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娇宠文里的正妻 > 第130章 第 130 章
 
姜瑶把早餐端进屋里, 萧协正在洗脸,晶莹的水珠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的五官更加深邃。

她站在那里, 定定的看着他,直到他转头。

“我做了早饭。”她赶紧道, 这大概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

“嗯。”萧协的视线落到那碗白粥上,目光中闪过些惊讶。

“用了你的米。”姜瑶道。

“米?”

“就是那种黄色一颗一颗的东西。”

萧协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 原来那些东西叫米, 他无意间在几颗植物上找到的,要不是今天姜瑶说, 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东西了。

两人坐下, 一起吃饭。这个世界基本都吃肉食,姜瑶开始还怕萧协吃不习惯这白米粥, 后来发现, 他把白米粥都吃光了, 却几乎没动那些煎肉, 她雀跃不已。

吃完饭, 姜瑶一直注意着萧协, 发现他要出门狩猎的样子, 她立刻过去道, “能带我一起去吗?”

她准备了一大堆说词,比如她就是想去看看, 如果情况不对,她会立刻回来等等,结果萧协什么都没问,直接答应了。

姜瑶都想抱抱他,觉得他真是太好了。

“我们现在就走吗?”她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出门要用的东西, 一个背篓,里面有水、干肉还有石刀等东西。

第一次出门,她满怀期待。

“嗯。”萧协只带了一把短刀。

两人出门,往村里唯一的出口处走去。

这个时间,村里的狩猎队也正要出门。他们正聚集在村口,清点人数,加做准备工作。

“牧炻呢,难道他今天又起晚了?”一个人问。

“我去叫他一下。”有人道。牧炻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猎手,有他在,狩猎队的存活率会高一点。

这人说着,就往村里跑。

很快,他就发现,牧炻根本不在自己家里。

他四处寻找,然后寻着血腥味,发现了死在山洞里的牧炻,他身首分离,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人大惊,是谁杀了牧炻?

忽然,他意识到,这山洞似乎离那怪物的大石屋很近……似乎也只有那怪物,才能这么轻松的杀死牧炻。

连滚带爬,他回到了村口。

“怎么吓成这样,牧炻呢?”有人笑呵呵的问他。

他好半天,才把看到的事告诉众人。

姜瑶到村口的时候,狩猎队的人都忌惮的看着萧协,甚至眼底还有一抹隐藏很深的憎恶。

当然,他们也看见了姜瑶,今天的姜瑶几乎变了一个人,褐色的头发编成一个麻花辫垂在身后,肌肤白皙,脸色红润,眼中满是神采,就那样背着一个背篓站在那里,就像山里的精灵。

有人疑惑,他怎么在村里从没见过她,有人则纳闷,她这是要干什么?

萧协似乎根本没看见他们,径直往前走去。

姜瑶赶紧跟上。

他们出了村子,往山下走去。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姜瑶要跟萧协下山去。

山下有多危险,没人比他们更清楚了,萧协竟然带着一个女人下山?他是自己不想活了,还是想拿姜瑶当诱饵?

盘角有些着急,张嘴要喊姜瑶。

“你还真看上她了?”旁边一个人拉住他道。为了一个女人,惹恼那个怪物,不值当的。

盘角甩开他,再想叫姜瑶,哪里还有她的踪影,他站在那里,呆愣良久。

一直往山下走,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周围开始出现绿色,姜瑶看得新奇不已。

路边一颗巴掌大的仙人掌样植物,竟然开了一朵金色的花,煞是好看,她伸手想去摘那朵花。

“别碰。”萧协拦住她。

姜瑶诧异。

就在这时,那金色的花底爬出一只二十厘米长的黑色蚰蜒,浑身赤红色,不时的晃动着触须,一看就有剧毒。

姜瑶后怕不已,不敢再乱摸乱碰。

随后,她对山下的危险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看着人畜无害的藤蔓,竟然会吸血,还有各种巨大的或者成群结队的毒虫四处出没。

然后就这,看萧协的意思还不算什么。

等到到了山脚,看到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还有挂在树上的一条水桶粗细的巨蟒,姜瑶庆幸自己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不然她早死不知道多少次了。

“小心。”就在这时,萧协忽然拉着她,躲到一颗大树后面。

能让他如此小心的东西,姜瑶不敢怠慢,屏住了呼吸。

他们刚藏好,树林里就传来窸窣的声音,不一时,一个三米多高,浑身覆盖满鳞片的好似迅猛龙样的东西就跳了出来,它快速打量着四周,并没发现什么,又跃入森林消失不见。

“这长脚龙一只不算什么,可它们往往是成群居住在一起,而且十分记仇,杀了一只,它们就会不死不休。”萧协解释道。

姜瑶咽了口口水,这一只就够把她撕成碎片的了。

接下来,几乎五步一危险,十步一险象,姜瑶开始动摇了,她觉得她做的准备根本不够,还是先回去的好,免得连累萧协。

萧协却不以为意,带着她继续向前。

她以为他要去猎什么东西,也不好阻拦,便一直小心的跟着。

又穿过一片密林,忽然前面豁然开朗,蓝天、白云,碧绿的湖水,配着周围的茂密森林,美的仿佛人间仙境一般。

“好漂亮。”姜瑶叹道。

“我有时会来这里。”萧协道。

所以这里是他的秘密地点?意识到这点,姜瑶心里甜丝丝的。

原始森林的水源边一般都比较危险,但萧协似乎对这里很熟,带着姜瑶绕到一个隐蔽的凹坑。这里水又清又浅,又能欣赏到整个湖泊的美景,真是一个绝妙的地方。

尤其,“螃蟹?”姜瑶看到水边的东西,惊喜道。

“你说这些?”萧协用短刀挑起一只,问。

“嗯。”姜瑶不住点头,好大的螃蟹,一个足有甜瓜大小,她脑中瞬间出现无数关于螃蟹的食谱。

“这东西能吃?”萧协皱眉,觉得这些叫螃蟹的东西好丑。

什么叫能吃,保管你吃了一只,想第二只。

姜瑶凑近那只螃蟹,只见短刀插入的地方,竟然有蟹膏流出来,她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直接把背篓全装满螃蟹,她准备回去以后做顿好吃的。

两人原地休息,姜瑶把脚放进湖水中,来回划着水,萧协则站在旁边看着她,清风吹来,安静而美好。

“密林那边是什么,你去过吗?”姜瑶问萧协。

萧协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听说那边有其他人,本来,我打算过些天就离开这里,去那里看看的。”结果昨天碰见了姜瑶。

“去看看,那你还会回来吗?”姜瑶紧张的问。

或许会,或许不会,对于萧协来着,这村子什么都不是,但现在不一样了,这里有她。

“你想一起去吗?”他没回姜瑶的问题,反而问她。

姜瑶眸色明亮,“想。”只要他愿意带她。

萧协笑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遇到一只巨大的黑豹,萧协轻易将它击杀,姜瑶看的惊讶,人类的速度跟力量,能达到这种程度吗?

但她也没好意思问他。

回去后,姜瑶立刻生火蒸螃蟹。

等所有螃蟹变成好看的红色,一股鲜甜味溢满整个村子。

掰开螃蟹,金黄的蟹膏好似在流油,即使不加任何调料,也鲜美的能让人把舌头都吞下去。

还有那细嫩如玉的蟹肉,姜瑶似乎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随后几天,姜瑶努力的在适应这里的生活,而且看起来,她适应的很好。

她已经开始准备远行的东西了,反正,她也不喜欢这个村子。

这天,她去山后的泉眼边取水,一个人却忽然拦住了她。

是盘角,姜瑶抱紧手里的罐子,警惕的看着他。如果有什么不对,她会立刻大声呼喊,萧协肯定会来帮她的。

“你真要跟着那个怪物?”盘角盯着姜瑶道。

这些天,他不时能看见她,她变得越来越漂亮,而且会做各种好吃的东西,现在村里经常能闻见她饭菜的香味,还有,自从她住进那个大石屋,那大石屋几乎换了个样子,是所有人都想要的样子。

盘角后悔了,一开始就是他先发现的她,当时他就该直接把她扛回家去,或许,现在站在她身边的人就是他了。

“他不是怪物。”姜瑶认真的道,在她心里,萧协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好。

“那是你没见过他发狂的样子,还有他的身体……”说到这里,盘角似乎回想起什么恐怖记忆,连声音都不自觉得低哑了。

“他的身体?”姜瑶疑问。

“就是……”盘角刚要说什么,却忽然满脸惊慌的向后退了两步。

山后走出一个人,不是萧协还是谁。

他看向盘角,眼眸幽深。

盘角忽然打了个冷颤,“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他匆忙离开。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他猛然停住,他刚才在干什么!一拳捶在山壁上,他觉得姜瑶不选他,也是对的。只不过萧协……

水泉边只剩下姜瑶跟萧协,姜瑶不知道,刚才的话,他听见没有。

他的身体,她上下商量,觉得好像没什么异常。

“回去吧。”萧协感觉到她的目光,垂眸掩住眼中的情绪道。

“好。”姜瑶道。就算他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她也不会离开他的,如果是病,她会陪着他找人去医治,就算治不好,她也会一直陪着他。

姜瑶心里这么想,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自那天后,萧协似乎一直在避着她。

她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跟他说这件事。

直到这天傍晚,狩猎队的人回来,却没什么心情理会村口那些男女。

那些男女感觉到,似乎发生什么事了。

整个村子都变得紧张、静谧起来。

姜瑶在大石屋里,远离村子,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把饭做好,正要叫萧协吃饭。

外面忽然传来尖叫声、怒吼声,其中还夹杂着各种嘈杂的声音。

姜瑶出门查看,却看见恐怖的一幕。

几百只长脚龙,它们从四面八方涌上来,撕咬着村里的人。

到处是鲜血,到处是断臂残肢。

姜瑶吓得浑身发麻,当即要跑回去关门。

可是已经晚了一步,有一只长脚龙正好就在旁边,它立刻扑向她。

姜瑶顿时被扑倒在地,长脚龙的两只爪子如铁钩般抓入她的肩膀跟胳膊,鲜血顿时喷溅出来。

疼,撕心裂肺的疼,可是姜瑶根本无暇顾及了,因为那只长脚龙已经朝她伸出了嘴巴。

她能看见它满嘴尖锐的牙齿,闻到它嘴里的腥臭味。

它这一下,就能咬断她的脖子。

姜瑶双目园睁,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何谈自救。

这时,萧协听见动静,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看到眼前这一幕,瞬间双眼变得血红一片。

一股狂风卷过,接下来这个画面太过震撼,姜瑶终生难忘。

只见如血的残阳下,萧协双眼血红,身后长出三对黑色的羽翼,那羽翼反射出一种迷人的光芒,衬的他好似地狱的恶魔。

确实,他就像个恶魔,因为接下来的,周围瞬间变成了修罗场。

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那些长脚龙便被一只只的撕成了碎片。

到处是它们临死前的哀鸣声。

当最后一只长脚龙化成血肉飞溅到草丛里后周围静悄悄的。

那些村民一点也没有获救的喜悦感,他们都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怪物。

萧协悬浮在那里,猩红的眼睛如深渊一般。

姜瑶这下终于知道,大家为什么私下里叫他怪物了,原来,他还会变身的。

忽然,萧协抬起了手。

村民吓得颤抖不止,紧紧握住了手中的武器。

萧协嘴角勾起,笑的狰狞,而好看。

好看,是姜瑶觉得。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

萧协的笑容顿住,他看向姜瑶。

“我们走吧。”姜瑶道,到密林的那边去,她会永远陪着他。

萧协紧紧的盯着她,似乎要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里。

姜瑶就那么笑着看着他。

萧协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意,他眼中的红色渐渐退去,恢复成那双黑色的眼睛,他抱着她,飞向远处。

等村民反应过来,往那边看去,只看见他们的背影,在夕阳中越来越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