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前任他什么都不好 > 第68章 【番外·8】
 
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

“不行呀……”

纪柠下意识回答。

徐听眠的脸上, 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

对,没错,就是为难。

仿佛“女生拒绝让他付钱”这件事, 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纪柠低着头, 小声说,

“我也不是没吃, 总不能只让你一个人付钱。”

徐听眠:“……”

半晌, 男生回答道,

“你不愿意, ”

“那就算了。”

纪柠:“……”

唉……?

明明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分担出来玩的吃饭费用,

为什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却像是, 让他很受委屈了一般?

……

徐听眠也低下头去吃鱼,有好的鱼肉,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 会给纪柠挑好了转到她面前去。

纪柠心脏砰砰砰加速跳着,一口一口捞鱼肉。这家水煮鱼做的是真的太好吃啦, 纪柠吃了好多, 沾着红油的鱼肉滋滋滋流入肚子里,

她却竟然没觉得有什么罪恶感。

反而每次徐听眠抬起筷子夹鱼肉那一瞬间, 刚好她也在找肉片,两人的筷子尖端碰撞在一起,

纪柠就会感觉到幸福感,瞬间在心脏中炸裂。

一顿饭,吃的很沉默, 但沉默中,涌动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两人吃完了饭,徐听眠去付钱,纪柠既然拿到了徐听眠“准许”她aa的许可,于是便鼓起勇气上前去,在徐听眠准备付账那一瞬间,伸出手指,拉拉他的衬衣。

徐听眠侧了一下脸。

纪柠将手中那张五十块,递给徐听眠。

“……”

这顿饭一共吃了六十几块钱,11年那会儿,在一个十八线的小城市里六十几也算不上多么贵。徐听眠一愣,站在原地看着纪柠手里的钱好一会儿,哑口无言。

纪柠以为他又反悔了,小声喃喃道,

“你同意了的……”

徐大佬这才缓了一下神,又恢复了淡淡的表情,接过纪柠手中的五十块毛爷爷,

拿着,顿了半天,

开口道,

“不是说好的aa吗……”

这一问,纪柠也傻了,六十八块钱的饭,纪柠给了五十,那不就等于徐听眠只付十八块钱?

那还算什么aa?

两个a市一中,数学轻而易举满分的“巨佬”,

就这么、站在爬满绿油油爬山虎的红瓦砖陈旧小店里,

陷入了沉思。

……

……

……

纪柠:“那要不、下次,你再请我?”

纪柠:“这次……就当作、我请你了?”

“……”

徐听眠:“……”

水煮鱼店的老板,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

这俩娃是第一天约会、紧张的脑子傻掉了吧?

老板笑眯眯地看了眼正拿着钞票、陷入沉思的少年,

“小伙子,你再给我五十块钱,然后我找给你俩三十二,你们再平分一下,不就可以达到aa的目的了嘛!”

“……”

“……”

“再不济,”老板又给出了planb方案,

“你填上十八块,然后你俩私下里算一算,这位小美女应该是多付了……十六块钱!小帅哥你再给这个小姑娘16块钱,不也成?”

徐听眠:“……”

纪柠:“……”

对哦!

好go die的脑子!

纪柠和徐听眠纷纷觉得社死,呜呜呜,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们怎么就没转过来弯?数学老师听了后肯定会说“出门别说数学是我教的”!

两人拿着老板找的钱,红着脸,一前一后出了水煮鱼店。

尴尬,好尴尬……

纪柠都忘记了今天自己吃了超级多的东西,肚子也鼓鼓的,完全违背了一个减肥人该有的“节制”。但她却觉得十分满足,吃东西本来就会让人幸福,并且还是在跟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吃饭……

徐听眠在前面慢慢悠悠走着,秋风吹过,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飘下一片片泛了黄色边缘的树叶,这种树种满路边大概是大葱省特有的一道风景,纪柠记得小时候住在老校区,家旁边的水泥路旁,种着的法国梧桐已经高到了她们家所在的那栋楼的六楼。

地上落着一些棕色的小球球,应该是法国梧桐的果实,徐听眠走了一会儿,突然停下脚步,

弯腰。

纪柠还在心脏加速跳动,头低着一点一点往前跟随徐听眠的步伐。徐听眠猛地停下步子,纪柠一个愣神,

差点儿撞到他的背上。

“……”

!!!

徐听眠直起身,转过头,

看向身后正在脸红着仰头看着他的少女。

傻乎乎一小只。

纪柠的脑袋“轰”地一下子,炸开了花。

太……太近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天啊天啊,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她真的好喜欢徐听眠,喜欢的人正在和自己这么近距离地互相注视,他的呼吸还那么炽热地在与自己交织……

徐听眠将手中拾到的东西,摇晃在她的眼前,

“这个挺好玩的。”

是法国梧桐的果实。

纪柠:“……”

徐听眠又把那东西摇了两下,似乎是想引起纪柠的注意,然后见纪柠没有任何动静儿,以为她不喜欢,

又把手垂了下去。

侧过身,看向对面铺满一地圆球球的路边,

“这儿,我小时候经常来。”

“小时候没什么朋友,天天一个人在这条路上玩。”

这条路,是老市政府办公地点前面的马路,十几年前能天天来这里,父母绝对是市里非富即贵的人。

纪柠一直知道徐听眠家里很厉害,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雄厚的实力。这种家庭出身的小孩居然肯老老实实蹲在a市这种十八线小城市里念书,没被送到省实验或者直接出国,

也是很令人费解。

“你想不想,吃烤土豆?”

徐听眠突然问。

纪柠:“……”

“啊???”

……

……

……

徐听眠真的带着纪柠去老市政府后面的荒原里刨了五六颗土豆,徐听眠给纪柠解释,这块地以前是老城区那些当官的闲着无聊开垦的一块地,后来搬迁,这块地就荒废了。

小的时候的徐听眠,经常跟着父母来工作单位玩,他们这种政府要员的小孩,不像纪柠等教师子女,寒暑假都有爸爸妈妈陪,很多节假日都是家里没人,大葱省又响彻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最积极,徐家只有徐听眠这么一个小孩,

所以肯定宝贝啊,于是就带到单位里,看在身边。

十多年前的机关单位,什么好玩的都没有,徐父那一辈,同事生女孩的又颇为多,小徐听眠被带到单位里去,也不太愿意跟女孩子在一起玩。

五六岁的小听眠,在寂寞而又漫长的寒暑假里,就学会了在机关单位叔叔伯伯开垦的小田原里,种土豆刨土豆。

那个时候,土豆最便宜,也好养活。

他种了好多好多土豆,到了后来老市政府搬迁,园地荒废了,他依旧会每年都骑着自行车回来种土豆。种出来的土豆抛了后,用清水洗一洗,然后在旁边土堆下挖个坑,

堆上一堆干枯的树叶。

……

徐听眠熟练地将小纸盒里的土豆洗干净,甚至连上面的泥巴怎么抠都很清楚。他的衣服沾上了土,头发也蓬乱了不少。纪柠蹲在旁边,双手扒拉在小白鞋上,看着对面的男生、十分不切实际地,

烤土豆。

她整个人还是震惊的,因为真的实在是太不像“徐听眠”了,在她的认知中……不,应该是是所有人的认知里,徐听眠应该是那个永远高高在上的少爷、不食人间烟火、回答问题举止之间都透露着贵气的少年。

而不是,和她蹲在草丛旁,用小木棍戳着坑里的烂树叶,看看土豆有没有烤熟!

纪柠:“……”

徐听眠用小木棍戳了戳埋在树叶里面的土豆,感觉到能穿透,便找了一根干净的竹签,将穿透了的土豆捻了出来,

放到旁边树杈子支起来的架子上。

“可以吃……了?”纪柠很不确信地问。

徐听眠洗干净手,等到那个土豆外表皮冒的热气没那么明显了,才用指尖掰开。

里面嘟嘟噜噜,跑出来一大团一大团金灿灿的土豆瓤。

他自己先尝了一点点。

“熟了。”

纪柠:“……”

纪柠哭笑不得地接过烤好的土豆,虽说她已经吃过很多酸菜鱼,按照减肥的信念,她不应该再继续吃了。

但在那一刻,她似乎完全忘记了她是一个减肥的人,她感觉自己应该吃,吃下去这一口很正常,没有任何其它想法。

土豆糯糯的,带着些许焦香的味道。

“好好吃哦!”

徐听眠笑了笑,或许是因为两个人都很狼狈的模样,纪柠并没有察觉到,这是徐听眠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笑容。纪柠扛着土豆在旁边啃,徐听眠又把剩下几个土豆都给清洗干净,埋进树叶堆里,全部烤熟。

傍晚的夕阳渐渐往地平线下落。

纪柠摸着圆乎乎的肚子,默默往车站走。徐听眠走在前面,深红色的阳光将二人的身影在旁边裂开的柏油马路上拉的很长很长。

这一带出租车也很少,但是有公交车。纪柠站在车站台上,手里捏着一块钱的钢镚,

望着徐听眠抄手在牛仔裤口袋的里的背影,

她后知后觉才发现,

今天过的好快呀……

qaq。

虽然说,没有正常约会中,男孩带着女孩去看电影吃西餐泡酒吧玩抓娃娃,

也没有什么浪漫的走啊走。

但,

她还是觉得好开心!

=w=!

仿佛让那个永远高高在上的徐听眠,一下子拉近了和凡人之间的距离。

公交车还没来,纪柠往旁边的石板砖上跳了一个格子,抒发着自己开心的内心。

徐听眠默默地站在旁边,什么都没说。11年那会儿,站台都还是塑料板里贴着公交过站告示的,没有电子版显示哪一辆车到达了哪个地方。纪柠跳了一会儿格子,见自己等的那辆车怎么还不来还不来啊,

刚往前探出一个头,胳膊却突然被人拉了一把。

纪柠哎哟了一声,脚下没站稳,

猛地被人圈入了怀抱。

徐听眠绷着脸,把她扶稳了,然后侧开身,扭过头去,硬邦邦地道,

“当心有车来。”

纪柠:“……”

可是你看这空荡荡的马路,哪有个车嘛!

今天一天,似乎徐听眠这种无厘头的反应,格外的多。

包括连最基本的算钱,都能算错。

纪柠嘟了一下嘴,但还是老老实实站回了站台里面,两人之间没了声息,周围秋虫的叫声,还有风扬起沙土飒飒的声音,

逐渐扩大。

徐听眠别在耳后的头发,被微微拂起。

一天的约会就这么结束了……

纪柠很不舍得,随着离别渐渐接近,她越来越不舍得,虽然过不了两天,他们又会在学校里见面,

可,现在、此时此刻,

这是属于他们二人,独有的时光。

对面七路车,终于缓缓驶来,纪柠坐七路车便可以直达家门口。公交车在最后一个十字路口停下,纪柠将攥在手里的一块钱硬币往外露了一点点边缘。

……

……

……

就在红灯再一次转成绿灯那一瞬间,

一直沉默不言的徐听眠,

突然背对着纪柠,

淡淡地、开口说道,

“你今天、约我出来,”

“没有,其它的、什么事情了……吗?”

公交车真的快要来了。

纪柠猴急,往前踏出一步,虽然还是很不舍,但是她的确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呀。

“没有啊……”女孩摇摇头,往公交车驶过来的方向想要举起胳膊示意有人有人!

下一秒——

胳膊突然被抓住。

徐听眠拿过她的硬币,然后自己也摸出一个一块钱,公交停稳,少年将硬币都投入投币箱后,拉着纪柠,

强行找了个最后一排的位置,

坐了下来。

“那现在换我来说了。”

纪柠还在懵逼中,徐听眠突然坐在了她的身边,这辆车开往的方向虽然跟纪柠家顺路,

但是绝对跟徐听眠的家,不顺路!

纪柠看着徐听眠,下意识想脱口而出,这辆车跟你家不一个方向……

徐听眠转过身,一只手撑在前面车座的靠背上,

将坐在窗户旁的纪柠,整个人笼罩在身影下。

夕阳朦胧了窗外的风景。

“纪柠,”

少年盯着女孩细腻的脸庞,好半天,才像是憋出来般,一个子儿一个子儿地从嘴里,往外蹦字,语气十分硬邦,

“我没给别的女生,烤过土豆。”

“真的,烤土豆是我唯一会的属于自己的本事。”

“所以,”

“我能不能,追你?”

作者有话要说:  纪柠:我当年就是被两个土豆给骗走的tvt

下一章高中部分就写完啦,然后就是现在时=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