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覆清1796 > 第六十七章 和珅之能
 
  直隶,景陵。

  归政数月以来,西南局势糜烂不堪,让耄耋之年的乾隆有些心绪不宁,故而来到景陵求圣祖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的点拨。

  在太监福喜的搀扶下,乾隆颤颤巍巍的来到隆恩殿,摘下帽子,上前上了三炷香,跪下磕了三个头后,才跪在那里双手合十的说道:“皇玛法,弘历今天来叩见您了。自从皇玛法当年在畅春园把着孙儿的手,一天一笔,整整写了八十一天,写下了,亭前杨柳珍重待春风,到今天,八十年过去了。”

  “孙儿接掌大位以来,一天也不敢忘记皇玛法的谆谆教诲,克宽克仁,皇建其有极,惟精惟一,道积于厥躬,蒙皇玛法在天之灵的眷顾,孙儿在位六十年,总算不负所托。”

  “在位六十年,孙儿做了不少事,成就了十全武功,编纂了四库全书,现在天下都称孙儿为十全老人。”

  “孙儿心里明白,好些事,还是没做好,主要还是当年您一直忧虑的吏治腐败的顽疾,这些人心不正,不好,是最根本的麻烦。如今西南局势糜烂,皆因如此。”

  “孙儿登基之时曾说过,当政不逾圣祖六十年,孙儿如今已经做到了,只是颙琰年少不更事,如今天下重担落于一身,孙儿担心他担不住。”

  “望皇玛法在天之灵保佑,保佑我大清江山万年,保佑颙琰能尽快戡乱西南。”

  说着,乾隆再次俯身磕了三个响头。

  满语称爷爷为玛法,称父亲为阿玛,所以管皇爷爷就是皇玛法,登基的皇帝爷爷辈分叫皇太祖。

  回到养心殿后,乾隆颤颤巍巍的抬了抬手对福喜说道:“让颙琰来见朕!”

  “嗻!”福喜应了一声后便连忙下去了。

  嘉庆来到养心殿时,看到乾隆满脸愁容的靠在龙榻上打盹,饱经风霜苍老的脸颊早已不复往日的神采。

  看到这里,嘉庆心里一酸,忍不住出声道:“阿玛~”

  乾隆闻言微微的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嘉庆后佯怒道:“都是当皇帝的人了,哭什么?”

  嘉庆见乾隆挣扎着想起身,连忙上前扶着道:“阿玛,您这是?”

  “无碍无碍,朕只是去见了见圣祖皇帝而已。”在嘉庆的搀扶下,乾隆坐稳后才说道:“你要记住,你是大清的皇帝,做什么事都不能小里败气的,要保住大清皇帝的体面,啊,要记住!”

  “是,儿臣记住了!”嘉庆连忙应道。

  见状,乾隆笑了笑说道:“好了,从现在开始,你阿玛要过几天悠闲日子了。”

  “儿臣初继大统,有许多事情,还得请阿玛扶儿臣一马才是。”嘉庆闻言心里虽然开心,但嘴上还是推辞道。

  乾隆闻言又半靠下去说道:“上次拟定的普免天下钱粮的这个事,你要放在心上,尽早的颁布诏书。”

  “是,儿臣记住了。”嘉庆一边扶着一边应道。

  乾隆见状拍了拍嘉庆扶着自己的手,笑着问道:“你知道阿玛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让你来颁布吗?”

  “回阿玛,儿臣知道,阿玛是想让儿臣这个皇帝做得风风光光。”嘉庆闻言点了点头回道。

  听到嘉庆的回道,乾隆笑了笑,道:“甫登大宝,风风光光,那是当然咯。你初登大宝,就普免了全国的钱粮,天下的百姓都会感激你,信任你,在如今这样的局势下,更加利于你戡乱,这才是朕所想的。”

  嘉庆闻言心中一酸,抿了抿嘴郑重的回道:“阿玛一心为儿臣着想,儿臣一定不会辜负阿玛的重望。”

  “好,好,好!”乾隆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挥了挥手道:“好了,政务繁忙,你去吧!”

  “是,儿臣告退!”

  回到毓庆宫后,嘉庆立马传来和珅、阿桂、王杰等人,商议普免全国钱粮的事。

  岂料嘉庆刚一开口,和珅便急忙打断道:“万万不可!”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和珅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请罪道:“奴才一时情急,请皇上恕罪!但是此时普免天下钱粮,确乎不可行!”

  “和卿不必如此!”嘉庆闻言只是笑着抬了抬手,说道:“朕倒想听听,怎么个不可行法?”

  “回皇上,眼下要用银子的地方实在太多,圆明园工程需要至少三百万两银子,热河避暑山庄的修缮扩建,用银也在一百万两左右;河南,湖北,陕西剿匪的军饷就需拨银六十余万两;西北的干旱、山东的蝗灾,救济银子也需二百万两上下;兆惠、海兰察又发来了催粮催饷的折子,饷银需一百万两,粮要五十万石;四川、贵州、湖南剿匪也要钱粮一百万两上下。”

  “这些钱,奴才原想,各省的漕粮,江浙的盐项,以及土地人口赋税加起来有两千多万两,收起后即可发放,可是如果免了今年的钱粮,这么多开销,该从哪儿出啊?”

  福康安在镇压苗民起义时病死后,和珅调正黄旗侍卫内大臣、镶黄旗满洲都统。说起银子来,和珅头头是道,今年的赋税钱粮还没收缴上来,就已经被他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了。

  嘉庆闻言深吸一口气,虽然有些不待见和珅,但他做事的能力确实无可挑剔。

  想了想,嘉庆说道:“西北、西南的军情刻不容缓,所需的粮饷尽快如数划拨过去吧,至于说其他用度,和卿,你就慢慢办吧。”

  “朕想,也不一定非得指望今年上缴的钱粮,是不是?”

  说着,嘉庆发现和珅脸色有些不好看,便问道:“怎么?和卿有话说?”

  “回皇上,莫说其他几项,光是西北西南的粮饷,奴才现在就拿不出来。”和珅闻言叹了一口气回道。

  嘉庆闻言一惊,有些不相信的起身问道:“什么?”

  “皇上,户部如今只有一百万两银子了。”和珅鼓着勇气回道。

  “怎么会这么少?”嘉庆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堂堂大清户部竟然只有一百万两银子了?

  和珅低头不语,阿桂见状起身回道:“皇上,这倒怨不得和大人,今年西南不靖,到处需要花银子,库银像流水一样的花出去,这已经是在节省着开支了。”

  “前些日子老臣几人粗略的算了一下,光皇上登基,送给前来祝贺的外国使臣的东西及京官外臣的赏赐,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皇上。”

  “所以我们正盘算着,如何一边的减少用度,一边抓紧先办重要的事情,可如今如果皇上又.........”

  后面的话阿桂没有说完,但嘉庆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

  嘉庆闻言一边渡步一边看了看几人,最后无奈的说道:“你们再想想吧,和卿,你是理财能手,朕信得过你!”

  和珅几人闻言正准备说话,嘉庆挥了挥手道:“好了,跪安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