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顽烈 > 第85章 NO.10
 
——“知识”还是“芝士”?

孩子成长的速度, 说慢也慢,说快也快。

有时候,大人会很气恼, 埋怨这小鬼怎么还不懂事, 怎么还这么淘气……

然而, 某个不经意地回头, 却发现小孩出门坐公交都要买票了, 再眨眨眼, 竟都要离开自己去外面闯荡了。

傅唯卿也渐渐学会说完整的句子,跌跌撞撞地学会走路……

好像也没过多久, 就到了适学年龄。

她要上幼儿园了。

在上学之前, 曾如初还挺担心她能不能适应。

因为赵允恬一直在跟她传递“负面”情报, 她家沈哆哆很不喜欢上幼儿园,现在上中班了都还时不时地抱怨两句。

也闹了许多笑话。

上学前半个月, 曾如初就开始跟傅唯卿沟通:“幼儿园里会认识很多小朋友哦, 还有很多小伙伴跟你一起做游戏……”

听到“游戏”,傅唯卿眼里有些期待, 像是对幼儿园的生活有点向往的样子。

曾如初趁热打铁:“去幼儿园了,我们还能学到很多知识。”

傅唯卿这回是真的期待了,她揪住曾如初的衣袖摇了摇, “幼儿园有很多芝士吗?”

“?”

从她这表情……

曾如初隐隐觉得出点不对味, 一时没敢轻易应话。

坐一旁的傅言真可太懂他女儿了, 无偿翻译:“应该‘芝士蛋糕’的‘芝士’。”

可不是“knowledge is power”里的“知识”。

曾如初:“……”

她其实也是想到了。

傅唯卿连连点头。

对对对!

芝士蛋糕!

她看着傅言真,馋得都快流下口水:“上了幼儿园, 我就能得到很多芝士蛋糕了吗?”

“…………”

—— “我不喜欢小朋友”

当傅唯卿知道此“知识”非彼“芝士”时,她对幼儿园的兴趣就失去大半。

甚至还表现出明显的抗拒。

她那日很赌气地说:“我要跟豆壳、豆花和小白玩。”

“我不喜欢小朋友。”

第一天上幼儿园,也确实不太顺利。

曾如初早上喊她起床根本喊不动。

最后是傅言真一把掀开她被子, 把她捞了起来。

傅唯卿被他抱着,眼皮都不睁开,困恹恹地。

直到傅言真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疼倒是不疼,就是怪没面子的。

傅唯卿这才睁开了眼。

然后,还报复性地放了一个有点气味的……

屁。

傅言真:“……”

傅唯卿一脸起床气,看人的眼神略有不善。

傅言真跟她大眼对着大眼。

父女俩谁都不屈服,气氛有点剑拔弩张的调调。

“你这是要篡位?”傅言真哼了声。

他先出的声,其实也意味着他先屈服。

听到这话,傅唯卿愣了几秒,在想什么是“篡位”。

她没什么文化,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但也抹不开面去“请教”,只把嘴撅得更厉害,看人的眼神也愈发不善。

傅言真把她抱到卫生间,“再过个十年八载再篡吧,就你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

傅唯卿看看自己的胳膊,又看看自己的腿,最后看了看傅言真的……

虽然她承认她是小胳膊小腿,但这语气让她不太接受。

“我会长大的。”她回了句嘴。

“所以,我不是让你再等十年八年吗?”傅言真说。

傅唯卿:“……”

傅言真把涂好牙膏的牙刷递给她,要她张嘴。

傅唯卿盯着这黄豆大的牙膏,终于找到出那心头一口气的地方:“多挤点啊?这么小气……”

傅言真眉梢一挑:“妈妈说要节约。”

傅唯卿默了默,硬着头皮接过。

气好像还没撒出来,心里头还是有点不舒坦,她抬眼看着傅言真,努努嘴,憋出一句,纯属找茬地来了句:“爸爸,你话好多哦。”

“可不可以不要说话了。”

“……”傅言真被她气笑了。

等把她牙刷好了,他阴恻恻反击一句:“你话也不少啊,傅唯卿。”

傅唯卿:“……”

两人四目相对,玩了一会儿“123”木头人的游戏。

傅唯卿路上还是困,一路都是闭着眼睛。

到学校门口也不愿意从座位下来。

曾如初一个人还不太能搞定她。

这丫头现在也有点沉了。

傅言真绕到后座,把她从宝宝椅上捞下来。

刚想埋汰她一句:“都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了……”

然后一看周围,好家伙,……

算了,起码他家傅唯卿还没搁这儿哭天喊地:“我不要上学!”“不要去幼儿园!”

有个小朋友哭得实在过于凄惨,把傅唯卿吵醒了。

她闻着动静睁开了眼,看着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朋友,一时有了很强的共鸣,忍不住主动去跟傅言真搭话:“爸爸,我也不想上幼儿园。”

傅言真:“……”

“妈妈……”傅唯卿见一路不通,转而看向一旁的曾如初,一脸哀求,“我不想去幼儿园……”

曾如初:“……”

最后还是来到幼儿园门口。

这里非常热闹,跟过节似的。

如此热闹的氛围感,全是第一次上幼儿园的小班同学们带来的。

来到陌生的地方,还要离开自己的爸爸妈妈,很多小朋友都是一路哭过来的。

情绪交叉感染,傅唯卿也慢慢红了眼。

也好像有点不哭不合群的意思。

傅唯卿其实不怎么爱哭,平常摔倒了都是自个人拍拍屁股就起来了。

突然看到她在那边抹眼泪,俩人心都软了。

一时间,很不忍心就这么把这小不点一个人“丢”在这儿。

跟他们情况相似的,还有很多家长。

有的家长看到宝贝在里面哭,自己也红了眼。

幼儿园园长经验丰富,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每年小班开学都是这样。

她出来安抚几句,先将家长们劝走。

家长在这儿多待一秒,其实就是多添一秒的乱。

路上,傅言真看到曾如初眼睛也红着,问了句:“舍不得啊?”

“她会适应吧?”曾如初问。

“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儿?”傅言真笑了声,其实他心里也是有点舍不得的。

曾如初被他这话逗笑,“不要脸。”

傅言真凑过脸去亲她的唇,“下午我来接她吧。”

幼儿园放学早,那个时候曾如初明显还在工作。

他的时间可以随意点,公司里可没人敢说他什么。

曾如初吸了吸鼻子:“我也来吧。”

毕竟是傅唯卿第一次上学呢。

——“傅唯卿,你裤子穿反了。”

可不得不说,傅唯卿的适应能力还挺好。

也就三四天功夫,她似乎就完全适应了幼儿园生活。

每天早上起来也不闹腾,曾如初喊她起来,她就听话乖乖地起来。

后面还越来越积极。

有天早上自己醒了,晃荡晃荡地下了床,看到曾如初搁那儿化妆,她忍不住催促:“妈妈,你快一点。”

曾如初手一抖,眉毛差点给画歪了。

她回过头跟傅唯卿解释:“时间还早呢,我们不会迟的。”

傅唯卿说:“我想做第一个到幼儿园的小朋友。”

曾如初:“……”

知道妈妈还要打扮,傅唯卿看向她爹,“爸爸,我们先走吧,不等妈妈了。”

曾如初:“…………”

还好傅言真给了她一点面子。

“爸爸要等妈妈。”他是这么说的。

“……”

傅唯卿最后让一步,“那好吧,妈妈,你快一点吧。”

过了两天,傅唯卿早上不光能自己起,她还能自己把校服给套身上了。

可是呢……

曾如初盯着她的小短腿,笑得嘴角直抽,“你裤子穿反了。”

傅唯卿低头看了眼,稍稍琢磨了几秒,其实没觉得这裤子前后穿反有什么大问题,穿上不就行了。

她是这么以为的,很快将头抬起来,神色坦然地回曾如初的话,“没关系的。”

曾如初:“……”

傅唯卿边提裤腰,边往门口跑,“爸爸,你快点啊。”

“你裤子穿反了,”傅言真绷着笑意,只得再次强调,“回来重新穿。”

“没关系的,爸爸,”傅唯卿催命似的,急得都快跺脚了,“我们快点走吧。”

曾如初决定今天不送她了,让她爸去送吧。

幼儿园门口。

傅唯卿很有礼貌地跟老师打招呼,“老师,我今天是不是第一个到幼儿园的小朋友?”

老师摇了摇头:“你是第二个哦。”

傅唯卿肉眼可见的不开心,她看着傅言真一眼,目光很是怨愤,因为都是他磨磨唧唧的,要不然她肯定能当第一名。

但很快又想到什么,目光再撇向老师,脸上表情很是期待:“老师,我今天是自己穿的衣服哦。”

“不信你可以问我爸爸。”

“是她自己穿的。”傅言真立马答话。

他也是头疼得要命,跟她说了好几遍,她都不肯换回来。

话说多了,她还板着张脸:“你好啰嗦啊,爸爸。”

老师看到她的裤子,没绷住,笑容过于灿烂。

傅言真只好拜托老师后面帮她换一下。

他走后。

傅唯卿却还在老师磨嘴皮子:“今天是自己穿的衣服,老师,我可以有小饼干吗?”

——“幼儿园的饭太好吃了。”

傅唯卿喜欢上幼儿园的事情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

赵允恬和沈逾带着哆哆来他们家玩,指着傅唯卿跟哆哆说:“你看妹妹上幼儿园都不哭不闹,你做哥哥的,现在可不能再闹脾气了。”

哆哆不答话,走到傅唯卿旁边,蹲下来,跟她一起玩着玩具。

赵允恬不得不感慨这优良基因的魅力,她知道她跟沈逾都是学渣,上学那会儿都没什么心思在学习上,有时候面对同样不喜欢学习的沈哆哆,还真的不好意思说什么。

这可不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早知道她应该给孩子找个喜欢学习的爹……

这傅唯卿一看就是遗传了她娘,小小年纪就展露了学霸的潜质。

日后肯定是当科学家的料。

看着傅唯卿乖乖巧巧的模样,赵允恬有些羡慕,忍不住问了句:“妹妹啊,你很喜欢幼儿园吧?”

傅唯卿点头:“喜欢呢”。

沈逾听到话后,一拍大腿:“哆哆,赶紧要跟妹妹学一学。”

沈哆哆跟没听到似的,并不理他。

沈逾自讨没趣后,也跟傅唯卿搭讪,“妹妹最喜欢幼儿园什么呀?”

傅唯卿放下手里的玩具,扭过头去看沈逾:“幼儿园有很多小朋友可以玩啊,老师也很好哦,还有……幼儿园的饭也很好吃!”

貌似是get到沈逾问题里的那个“最”字,傅唯卿提高了嗓门:“我最喜欢吃幼儿园的饭!”

她这幼儿园的饭菜做的确实很用心,从营养到品相都按照儿童的需求来,连盛饭的器皿都是很讲究的。可能大人看起来有些花里胡哨,但小朋友们都吃这一套,还别说每次摆盘都摆得精致,盛来的白米饭都会弄点东西点缀,摆成小兔子、小花猫等各种形状。

而且幼儿园人多,大家一起吃饭时,锅碗瓢盆咣咣当当地响,那叫一个热闹。

但这回答是让人没想到的。

沈逾:“……”

赵允恬:“……”

傅唯卿她爹和她妈:“……”

“幼儿园还有小饼干吃。”

“第一个到幼儿园的小朋友,”傅唯卿伸出手指跟大家比划,“会多一块小饼干。”

那块小饼干,就是她现在每天早上着急上火的根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哐当哐当、小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atuantuan 50瓶;奶花单杀天策 20瓶;桑延家的小可爱 6瓶;pp、55151621 3瓶;花花虹的nc实习生、oububu、li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