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撩夏 > 第7章 第七章
 
后续的工作,总算是顺利做下去了。

店长是个很善良的小姐姐,和她刚认识时一样,再听说她的身世后,恢复之前的态度,甚至更照顾一些。

夏芙能够理解,也不是说仇富,只是对待有钱人,总归是有点距离感。

下班后,店长将剩下的一只新蛋糕给她带走,夏芙拎着蛋糕,看见顾青宇居然还在等着她。

夏芙有一点感动,但她太累了,也实在没力气说什么。

顾青宇为表真心,将她送到楼道口,抱抱她便回去了。

夏芙整整站立五个小时,脚后跟酸痛,双臂也是酸麻无力,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上电梯,掏出钥匙开门。

好累埃

夏芙大字型躺在床上,暗想。

但是又很充实,想到月底就有两千进账,这还是她第一次赚到这么多钱,竟有些心潮澎湃。

她拧亮床头留下的羽毛灯,橘黄色光晕淡淡投下,拿出一个小本本开始记账。

一天65元,不请假,31天是2015元。

她不吃早餐,午餐学校食堂留有窗口,虽然选择不多,但是一顿最贵只要十元!

她可以打两顿饭,一顿装在饭盒里,打工前垫一垫。

而且她那天惊喜发现,饭卡上居然还有两百多元!应该是之前充值的,但她当时几乎不会在食堂用餐,所以剩下了。

夏芙算来算去,就算扣掉给周宁宁的水电费200元,一月下来也能存到一千四、五百元。

这些钱虽然也就是以前的一顿饭钱,但夏芙觉得,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暑假有两个月,一共能存下三千元,夏家所有财产全查封了,包括她的储蓄卡、信用卡等等,但她带走的储钱罐里,还有一两千元应急。

这样肯定能坚持到大四,然后顺利找工作、搬进宿舍、实习、转正…

不用再依靠顾青宇。

独立,好像也不是很难。

夏芙想到这里,充满了热血斗志,拿起枕头下的手机,给父亲编写了一段话。

微信上,父亲的头像始终是暗着的,也永远没有回复。

但这么写写,好像安心了很多。

夏芙将台灯关掉,对着父亲道了声晚安,抱着手机进入梦乡。

——

翌日清晨。

她是被小黑豆喵喵喵叫声吵醒的。

她揉着眼睛起来,才发现昨天忘记清理猫砂了,黑豆急得扒拉着她的被角。

夏芙从来没养过宠物,只在马场上养过一匹赛马,但家里破产后,赛马也被转卖了。她抱起黑豆轻抚它毛茸茸的头,起床帮它把猫砂盆清理干净,坨坨铲进垃圾袋里,打好结放在门口,然后去卫生间刷牙洗脸。

她正刷着,门外隐约传来脚步声。

像是从隔壁703传来的。

夏芙一惊,忍不住将屋门打开,走到防盗大门前。

虽说这样很像偷窥,但是夏芙还是忍不住,从猫眼偷偷往外瞄一眼。

他们的房门正对着电梯,夏芙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很年轻,穿着休闲,大学生的模样,看上去还挺好接近的。

应该就是他了。

夏芙想到那天的咳嗽声,心底十分感激,她整理了一下家居服下摆,确定自己装扮无误,轻轻推开了门。

那人听见门响声,也跟着回过头,露出一张阳光斯文的面孔。

和顾青宇那种俊俏公子哥儿的长相完全不同,男人有一张正派端正的脸,戴着副银边眼镜,很有亲和力及书卷气质。

这样的男人,确实是乐于助人的人。

夏芙暗想。

“您、您好。”

年轻男人有些诧异,但很和善地问:“你好,是有什么事吗?”

“噢,我、我是住在您隔壁的,702那户的——”夏芙说完,见他没想起来,道:“那天真的谢谢你。”

“什么?”年轻男人挠了挠头,还是没明白。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情,对方不提也是正常的,夏芙看见电梯卡在二楼,迟迟没上来,拉开房门,道:“那个,您在这稍等我一下,我有个东西给您。”

她快速走回室内,打开冰箱,将昨晚上那只芝士蛋糕拿了出来,这种芝士蛋糕冰上一夜是最好吃的,口感鲜嫩冰凉,又不似刚出炉那么甜腻腻,而且昨晚才出炉,也非常新鲜。

她将盒子打包好,回到走廊,“这只蛋糕送给您。”

年轻男人愣住了,有些莫名其妙,“夏、小姐,这……不太合适吧。”

何书钦不认识夏芙,但知道他是顾青宇的未婚妻,都是亲戚。

“你怎么知道我姓夏?”夏芙也呆住,有些狐疑,“是房东和你说过吗?”

何书钦动了动嘴唇,刚要解释,身侧电梯门嘀一声打开了,“表叔1

他像看到救星般喊道。

夏芙跟着转头望去,看见来人,背脊下意识一僵。

竟是那个男人!

顾京平也看见了他们。

电梯里还有一位老人和助理模样的年轻人,顾京平侧了侧身出来,助理模样的年轻人紧随其后。

随之男人的靠近,夏芙感觉略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也是她第一次,看清他的正脸。

光线清晰,男人有一张冷峻清瘦的面孔,有些许严肃,但五官异常俊美。清冷冷的凤眼,薄薄的唇,唇色是那种带点诱人的暗红。下巴上有浅浅的小沟,从下颌线到喉结的线条很漂亮,透着一丝不苟的禁欲感。

很,好看。

夏芙也说不上哪里好看,但就是感觉特别特别好看。

“表叔,开完会啦?”何书钦热情地道。

顾京平淡淡颔首,视线转向夏芙。

夏芙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慌忙垂下眼皮,不敢说话。

“那个,夏小姐,这是我表叔,也是你未婚夫顾青宇的三叔。其实我们都是顾家的亲戚,我姑奶奶就是你未婚夫的祖母,我们都认识你的,所以知道你姓夏。”

何书钦赶忙解释道,他说了一大堆亲戚名词,绕得夏芙头都晕了,困惑道:“你说什么?”

何书钦见她不理解,从裤兜里掏出名片递给她,道:“我是何书钦,我爸爸是何念波,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们的。”

夏芙接过名片看去,上面写着口腔医院的普通科医生,她在大脑里仔细搜索了一番,好像是记得南城有姓何的一家,是顾家的亲戚,不过顾青宇极少和他们来往。

她心下松了几分,“这么巧吗?”

“是很巧,这是我姑奶奶……也就是你未婚夫祖母拆迁后分的房子,没想到夏小姐就住在隔壁。”

这里的确是那种回迁房,夏芙又仔细打量他几眼,见他衣着谈吐都很得体,确非普通人…这才算是信了,就在她要张口说什么时,身侧男人道:“夏小姐,请让一下。”

夏芙顿了顿,脸色微红,意识到自己挡了那人的路。

她侧过身给对方让出位置,想了想,刚才好像听说他是顾青宇的长辈,什么“三叔”。夏芙从小就是极有规矩的人,微一思索,还是微微欠身,恭恭敬敬地叫了声,“三叔。”

顾京平步伐顿了一下,回头看她。

这一眼很淡。

但夏芙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胸腔里的心脏不知怎得也开始加速跃动,怦、怦、怦的。

一下一下。

几秒后,李特助帮男人打开703的门,顾京平眉目微垂,沉声道:“不必这般叫我。”

随后进门,将门直接关上。

夏芙愣在原地,呆呆地盯着门口,掌心上竟然涌上一层黏黏腻腻的汗水。

“那个——”何书钦以为她是遇到这样冷遇而不快,安抚道:“我三表叔和你未婚夫一家有些矛盾,我三表叔在平城,你应该也听说过的。”

夏芙摇了摇头。

顾青宇从未说过,她是听父亲说过顾家有位亲戚在平城,是大人物,但具体什么并不知晓。

她只是紧紧盯着门框,感觉有点呼吸不过来,好半天,才问:“所以住在这里的是?”

“是我三叔啊,还能有谁?”何书钦理所当然道。

“我是早上过来给他送早点的,我三叔他小时候一直在国外,后来在平城,这咱们南城的早点他还没吃过呢,我爸特地让我打包过来给他尝尝。”

夏芙手掌倏然攥紧,指甲几乎都陷进肉里,耳跟脖颈都跟着发红,“好、好吧。”

原来是这样。

“谢谢你。”

“夏小姐,你没事吧?”何书钦也看出她有点儿不对劲。

“没、没事。”

何书钦想多问,电梯已经再次从上面下来,他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歉意道:“那我得走了,上午还要值班,夏小姐,我们下次见。”

夏芙朝他勉强挥挥手,“下次见。”

电梯门缓缓合上。

夏芙在原地站了会儿,心底愈发凌乱。

也就是说——那天帮助他的人,就是刚才的男人?

夏芙一想到这里,还有那天的…动静,就面红耳赤,整个人想被火烧一样。

她低头看看手里的芝士蛋糕,踱着步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半晌,她深吸了一口气,还是下定决心,回头去写了张小纸条,贴在盒子边,再度将蛋糕放在703门口。

她礼貌地敲了敲门,不等里面回应,快速回到自己房间。

几秒后,她听见703的门打开,又关闭。

夏芙微微松了口气,可心跳得还是极快,一只手紧紧按在胸口,努力调整着急促的呼吸。

她这是怎么了?

“谁敲门?”

顾京平坐在客厅的老红木餐桌前,一边用着早点,一边翻看着手里的财经日报。

李特助狐疑地将门关上,拎起手里的奶黄色纸盒,“应该是刚才的夏小姐敲门,但外面没人,只有这个。”

他们刚才闲聊时,都看见夏小姐手里拎着的蛋糕。

顾京平瞥一眼,先前听见她和何书钦对话,已经猜到小姑娘的意思,微微蹙起眉心。

“三爷,这有张纸条。”

李特助看见盒子一侧贴了张小字条,他撕下来,递给三爷。

顾京平接过,展开。

一看就是小女孩的字迹,算不上好看,也算不上丑,顶多是清秀。

上面用黑色中性笔写着——

[顾先生,谢谢您那天帮助我,这是我兼职的蛋糕店,蛋糕非常好吃,欢迎品尝!]

后面还附了一个圆圆的笑脸。

顾京平看了几眼,将纸条放到一边,又望向那盒蛋糕。

“这位夏小姐还挺有心的嘛,知道您是长辈,还特意送来蛋糕孝敬您。”

李特助也有些意外,不过想想,这位夏小姐应原本就打算将蛋糕送给邻居的——这可能是习惯,发现是长辈后,不太好意思,只能用这种方式。

顾京平没说什么,脑海里却蓦地闪过她刚才站在走廊,手里拎着蛋糕的模样。

少女穿着格纹的衬衫家居服,头发有些蓬松,自然柔顺地垂在胸前,干干净净的素颜,很柔软舒服的模样。

他继续翻着手里的报纸,“罢了,先放进冰箱,等书钦来再说吧。”

“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