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撩夏 > 第8章 第八章
 
七月底,夏芙拿到了她的第一笔工资,2065元,还有50元的高温补贴。不需要扣税,这些钱一分不差地打进了她新办的一张储蓄卡。

夏芙立刻将钱提现到支付宝上,随后给周宁宁交了一百五十的水电,又给饭卡预存二百元。

看着余额上还显示着1,715元,她怎么看怎么高兴,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和安全感。

原来这就是自己赚钱的快感埃

八月的时候,周宁宁给她介绍了一个活儿,帮一对情侣画时装画,说是用在婚礼请柬和喜糖包装上,对方很喜欢她时尚的画风。

夏芙认认真真用彩铅和水彩画了好几张,最后去打印店扫描到电脑上,发给对方。

一个周后收到钱,400rmb。

余额重回到两千元往上,夏芙捧着手机傻乐了半天,第一次感受到知识就是力量。

但这种活少得可怜,夏芙还是认认真真打工,课余时间画画。

转眼,就到了八月中旬,即将迎来她和顾青宇的订婚宴。

那天闹完以后,顾青宇对她愈发不错,渐渐也理解她打工的目的,没有再多方面干涉。从去年开始,父亲就希望两人订婚,那时候父亲生意不好,也是对她归宿担心吧。

夏芙也不再犹豫,试了礼服,走了流程,准备订婚。

订婚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夏芙早早地抵达南城度假酒店。

酒店被装饰一新,宴会厅门口还立着两人的牌子,是前几日拍的订婚照——照片里顾青宇一表人才,夏芙娇美明艳,十分相配。

“芙芙。”

化妆室内,顾青宇双臂搭在她的座椅靠背上,惊艳又痴迷地打量着镜子中的美人。

夏芙很美,这种美不是寻常小家碧玉的美,也不是整容网红脸千篇一律的美。

她美得艳而不妖,姝丽娇贵,仿佛是温室里最精心培育的那株玫瑰,又带有江南一带的玲珑和水润。

这样的长相,打扮素净了好看,显得五官格外出挑,跟拍时装画似的;像今日这样奢华端丽的打扮,同样也压得祝顾家传统,她穿了件大红色旗袍,长发低低绾起来,插了一根凤凰金簪,发顶还戴了一只金色发冠。

“芙芙。”

顾青宇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好爱你。”

温柔俊俏的男朋友这样深情表白,夏芙脸也红了,“哦。”

顾青宇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又多亲了他两口,旁边化妆师咳嗽一声,“好了好了,顾少,您头发也得再整整,快去那边吧。”

男士化妆室在另一头,顾青宇的几个朋友也来了,都在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同顾青宇一同离开了。

“夏小姐真是好福气埃”

化妆师十分羡慕地道,谁不知道这位夏家破产了,顾少爷竟还能这般厚待她。

夏芙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化妆师帮她戴上繁复华丽的红宝石耳环,夏芙对着镜子照了照,见时间也差不多,想活动下筋骨,刚要起身,桌上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夏芙低头望去,发现是顾青宇把手机落在这里了,她拿起来想叫化妆小助理给他送去。

化妆师和助理还在忙活收拾东西,手里的手机又震了一下,夏芙下意识垂眸看了眼。

是一条微信。

[我已经到了,你不过来,我就把你儿子打掉。]

夏芙微微一愣,还以为是乱发的没多想,但微信一条又接一条。

[我在中心酒店顶楼咖啡厅。]

[你必须来,你不来,你信不信我去闹!让她知道!]

那边情绪似乎很激烈,震动声不止,夏芙攥紧了手机,只感觉有些烫手,心神不宁。

“夏小姐,夏小姐,怎么了?”化妆师问,“你刚才叫我吗?”

“没、没什么。”

“那个,男士化妆间在楼道口对吧?”手机还在震动,夏芙握紧了,问,声音有些小小的颤抖。

“是,不过夏小姐,您去那儿干什么?”

化妆师话音未落,夏芙便往那里跑去。

“夏小姐,马上仪式就开始了,这不合规矩埃”

夏芙在男士化妆间门口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最后看了手机一眼。

「青宇,对不起…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不该威胁你,求求你见我一面,哪怕讨论讨论我们孩子的事情,行不行?」

那边语气演变成癫狂后的哀求。

夏芙心沉了沉,再克制不住,伸手,敲响了房门。

她连敲几声,里面也没有人,她在原地站了会儿,估计是真没人在,沉默几秒,她跑到电梯口,按下上键。

酒店今天他们包场了,人不多,很快上到顶层。

夏芙穿过奢华的大厅,径直朝尽头的咖啡厅走去,咖啡厅都是玻璃墙壁,都清楚看见里面的人。

夏芙刚走到门口,顿住了。

在最边缘的角落,她看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她的未婚夫。

顾青宇今日出奇的帅,头发精心打理过,眉眼精致俊俏,穿着一身笔挺西装,透着公子哥的风流倜傥。

他身侧坐着一个…

夏芙感觉到身体都在轻轻发抖,一股子寒意从背脊扩散到全身,呼吸都有些困难。

但她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是一个小腹微鼓的孕妇。

说不上多漂亮,但五官清丽,眼角含泪,看上去楚楚可怜。

而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她的准未婚夫正在温柔深情地安慰她。只眉梢间那点极隐约的不耐烦,暴露了他的真心。

顾青宇确实不耐烦。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说不通?非要过来找他?他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他不会跟夏芙结婚,只是订个婚而已,是不会亏待她和儿子的。

但是无奈,这档子,顾青宇只能安慰柳莺莺,怕她一闹,自己的订婚宴彻底黄了。

夏芙是个眼里揉不进沙的人,顾青宇清楚。而且他铺垫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今晚…

夏芙躲在侧面,静静地观察一会儿,看见两个人紧紧拥抱、顾青宇轻吻着女人的额头,安抚着、低哄着……感觉胸腔里有一种破碎般的痛楚。

过去,她对顾青宇没有多少感情,但是在父亲这件事后,很多时候,她确确实实把顾青宇当成了依靠。

——她不花他的钱、不住他的房子、不接受他的支持;但是情感上,是一种依靠。

有这么个人。

在父亲死后,是唯一一个能关心她,在乎她,爱护她,并且不在乎她家是否破产的人。

她是真心愿意同他结婚的。

夏芙低下头,那股冷意蔓延过全身,喉头也在发酸,还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顶着她的胃,

她悄无声息地擦了下酸酸的眼角,低头看了看自己大红色裙摆,转身往外。

“哎,夏小姐!?”

迎面走来几个男生,都是顾青宇的朋友,看见夏芙,脸色皆是一变。

“夏小姐?1

夏芙脚上还穿着红色细高跟,仿佛没听见一样,奋不顾身往电梯冲去,又快速按下关门键。

电梯缓缓下落。

那头,顾青宇自然也听见朋友们的急呼,他神色一惊,猛地将怀孕的柳莺莺推开,往外追去。

隐约间,夏芙似乎听见了他的呼声,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掠过婚宴厅所在的三楼,按下一楼的按钮,手指都在颤抖。

电梯很快下到一楼,酒店门口还竖着两人的订婚合照,夏芙目不斜视路过,从旋转门离开,然后将细高跟脱下拎在手里,加快速度往外跑去。

酒店没选在市中心,而是选在市郊的度假酒店,说是环境雅致,依山傍水别有情趣。

夏芙绕过盛夏茂盛的草坪,想到从大门进来时还开了许久的车,她略喘口气,躲在树后,见身后似乎没人追来,活动一下脚尖,打开手机叫车。

附近没有立刻接单的司机,她握紧手机等待一会,心底很乱。

“芙芙1

“芙芙——我看见你了!你听我说——!你别走!芙芙1

刚放下手机,她听见身后顾青宇的声音。

夏芙顾不得别的,此刻,她只想冷静地想一下他们的关系,不想看见他,也不想听他那些可笑的解释。

夏芙没有任何停留,下颌线条绷紧,继续往外跑去。

脚下的马路都是滚烫的,她身上穿着又紧又窄的旗袍,行动极其不便,头上的珠饰金钗都在琅琅作响,她喘着热气,渐渐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脚后跟生痛,胸腔撕裂般,跑不动了。

眼看身后顾青宇越来越近——

一辆黑色轿车突然从大门驶入,夏芙往后看一眼顾青宇,也没看清那辆车是什么,几乎没有选择地朝那辆车招手。

这条路两边都是高大梧桐树,投下斑驳的树影,马路不宽,司机不得不停车。

夏芙往后瞥了眼,也顾不得旁的,一边急匆匆穿上高跟鞋一边跑到后座,不等内里的人出声,拉开门率先坐了进去。

“谢谢!谢谢你们1

夏芙跑得急喘,想说什么又喘不匀气,额头上都是晶莹的汗水,小脸通红,“我……我…”

她朝着远处顾青宇身影指了指,脸上有祈求之色,“拜托师傅,能不能…先、先开车。”

司机没有动。

眼看远处,顾青宇越来越近了,脸上带着点诧异、狐疑。

夏芙心狂跳到极点。

“开车。”

就在这时,耳畔传来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如大提琴低音区,极富磁性。

夏芙听见这道声音,全身肌肉却刹那间绷紧,望身侧看去。

下一秒,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