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撩夏 > 第9章 第九章
 
竟是顾青宇那位远在平城的三叔。

这个角度,夏芙只能看见他的侧脸。

线条俊美又有些凌厉,鼻梁直挺,嘴唇暗红,衬衫领口地规整翻折下来,下颌到喉结的线条清冽漂亮,透着冰冷的寒意。

他和每一次见面时一样,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修长双腿交叠,姿态闲适,神色间带着点漫不经心。

夏芙看了几眼,便匆忙收回目光,但跑步时喘不过气来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夏芙先前着急,也没怎么注意这辆车,现下坐了进来,才看出这辆车的不同凡响来。

夏芙自小也是千金大小姐,父亲也有许多豪车,但没有一辆比的上这辆,每一只皮革头枕上都用暗色丝线绣着龙图腾,手工精湛,低调含蓄又矜贵。

夏芙瞄了下便收回目光,心底愈发忐忑,双手都紧紧绞在一起,大气都不敢出。

“三爷,咱去哪儿啊?”

先前三爷让走,司机只能顺着路往前开,但现在看这样,很显然是不能去酒店了。

顾京平眉目不变,只淡淡扫她一眼,“夏小姐要去哪儿?”

“我、我……”被这么一问,夏芙更紧张了,额头上愈发多汗水涌出,“回学校吧。”

学校,是她现在觉得第一安心的地方。

顾京平吩咐司机,“去南大。”

司机余光向后斜了斜,也不敢多问,从小路上岔开,往酒店的另一出口开去。

夏芙盯着窗外,顾青宇的身影早就看不见了,那家古色古香的酒店也越来越远。

夏芙心里微松了口气,双手却还攥着拳,恭敬道:“谢谢三叔。”

顾京平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倒是前面司机从车内后视镜看见了她的局促不安,缓声安抚道:“夏小姐,旁边有纸巾您可以擦一擦,前面还有矿泉水,这天太热了。”

“谢、谢谢大叔。”

夏芙由衷感激道,她身上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赶忙抽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脸上的汗。

顾京平听见“大叔”两个字,短密眼睫隐约动了动,嘴唇微微抿起一个细小弧度。

夏芙并未注意到任何不妥,在司机大叔关照下,将矿泉水瓶盖拧开,小口小口喝了起来。

离开酒店大门,车速平稳,车上只有她小口小口吞咽的声音。

耳边仿佛还有她对着司机的那一声甜甜软软的“大叔”。

顾京平捏了捏眉心,还是缓缓睁开眼睛,侧过身。

夏芙没想顾京平会突然转过来看自己,差点呛到,连连咳嗽了几声,将矿泉水拧紧,捂住了嘴唇。

车内宽敞,少女坐在靠窗的位置,离他还有一段距离。

但那股少女特有的恬淡香气,却飘散过来。

外面很热,她脸颊还有些先前奔跑的红,精心绾好发髻也有些乱了,那根凤凰金簪垂在一边,簪下缀着的金色流苏随之她的动作轻轻摇晃,一下又一下,流光溢彩。

顾京平略停半秒,平淡地收回视线,沉声:“为何逃婚?”

夏芙就猜到他要问自己,只是先前让自己缓一下,却没想他会这么直接。

不过想来,就算顾京平和顾青宇关系再僵,那也是人家的亲侄子。

夏芙咬了下唇,不敢说出真相,“不是结婚,只是订婚,我…我还是有点没想好。”

顾京平不置可否。

夏芙也觉得这理由不太可信,只能道:“我开学才上大四,我想等学业结束后再订婚。之前是我一时冲动了。”

顾京平黑眸看了她一会儿,二房侄子的事儿,他懒得管,更懒得拆穿,视线转回窗外。

夏芙被那双如鹰隼般深沉的眸子看得浑身发凉,总感觉他似乎什么都知道。

但他不提,她也不必说。

夏芙的手机上车后就调成了静音,但屏幕上还是一亮一亮,都是顾青宇的电话。

她已经将顾青宇的手机丢到咖啡厅门口了,这是她的手机,夏芙按掉电话,还不等将人拉进黑名单,电话又来,夏芙忍了几次,烦躁地干脆关机,总算落得耳根清净。

那头,顾青宇简直要气炸了。

他一遍遍给夏芙打着电话,直到那边显示关机,他将手机狠狠丢到一边,坐在化妆间沙发上,用力地扯着自己打了发蜡的头发。

他当时发现自己手机落下,就猜到这个可能性。

但是朋友们已告诉他柳莺莺人已经过来了,情绪很不稳定,让他赶快过来。

如果柳莺莺一去订婚宴上闹,一切都完了。

顾青宇只得让朋友们去找夏芙拿手机,但愿她没有看到,一边赶快去安抚柳莺莺。心里也想着,万一夏芙没看到呢?夏芙那种人,也不是会看他手机的人。

而且就算看到,柳莺莺毕竟没闹起来,他真诚找夏芙悔过,可能就…

顾青宇想到这么两个月心血变成这样,肺都要气炸了。

就在这时,房门嘎吱一声打开,是顾青宇的一个狐朋狗友——

“怎么样,查清楚了吗?”顾青宇坐直一些,赶忙问,“那辆车上到底是谁?那个车牌号又是怎么回事?”

顾青宇不认识那辆车,但认识那辆车的牌子,金标劳斯莱斯限量款,他以前没听说南城有过。但偏偏,车牌号也是南城当地的,还是0000那样的特殊号码,更加罕见。

车上的人非富则贵,所以顾青宇才没敢拦。

“顾少,查清楚了。”阿明有些欲言又止。

“到底是谁?难道夏家还有其他亲戚?”顾青宇急了,“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不是,不是夏家的人。”阿明有些吞吞吐吐,而且不知为何,顾青宇感觉到他似乎有点害怕。

“是——是您的三叔,顾京平。”阿明只好硬着头皮道。

“你说什么?”

顾青宇脸色猛地一变,还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谁?怎么可能?1

“顾京平,您的三叔。顾少,我们核实了两遍,那辆车的车主就是顾京平,车是四五年前买的,当时上了这边的牌照,但一直都没上过路。”

顾青宇看着阿明的眼睛,知道阿明不可能拿这种事骗自己,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勉强恢复镇定,坐在旁边的位置上,揉了揉额头。

怎么可能呢?夏芙和……三叔?

夏芙逃婚,三叔接了夏芙回去?

夏芙认识三叔?三叔认识夏芙?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以前就认识?还是正好碰上的?

无论是哪一种,顾青宇越想这事儿越觉得不简单,母亲的确告诉过他三叔会来参加自己的订婚宴,但那是很久之前,而且顾青宇根本没放在心上,来就来呗……

现在……

顾青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阿明道:“你把我母亲找来。”

他想了想,又直接起来,“算了,我自己去。”

“顾少,那柳莺莺那边…还有夏小姐,我们还追吗?”阿明问。

“追什么追1

顾青宇说完,皱了下眉,感觉这样好像自己在害怕那位三叔似的,轻咳一声,“现在订婚宴时间已经过了,追回来也没什么意义,等着我自己亲自去找吧。”

早在十分钟前,女方跑了的消息就传遍了,顾父顾母闹不清怎么回事儿,只让人看着柳莺莺别惹事,维护住顾家的声誉。

再追回来,没意义。

更何况,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半个小时后。

车窗外的风景渐渐熟悉,从人烟稀少的市郊驶向高楼林立市中心,南城大学位于市中心附近的老城区,百年老校,校园大门古朴美丽,又兼具江南水乡特有的旖旎风光。

“谢谢三…顾叔叔。”

夏芙原想叫“三叔”,但一想她和顾青宇再无可能,再叫三叔,实属不合适,便改了口。

“不必。”顾京平语气凉淡。

夏芙点了点头,朝他感激地笑了下,刚要拉开车门,又被他叫祝

“夏小姐打算穿这身回学校?”

夏芙动作猛地顿住,低头看了一眼,脸颊霎时绯红,当时问她时她昏了头,只下意识答一个最安心的地点,现在才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大红真丝旗袍,绾着雍容发髻。

“我……”

“回南江家园。”

顾京平直接替她做出决定,南江家园是夏芙暂时住的出租屋,就在学校边上。司机打了个方向盘,往校外道路绕去。

“抱歉,谢谢,我刚才是真的忘了。”夏芙真诚道。

“没事儿,都很近。”司机大叔热心道。

五六分钟后,劳斯莱斯平稳地驶进南江家园,停在熟悉的单元楼下。

夏芙从车上下来,理了理窄窄的裙摆要再次道谢,却见另一边顾京平也拉开车门,下车。

司机也是没想到,跟着慌忙下去,顾京平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叔…顾叔叔也要上去么?”夏芙惊诧问。

顾京平嗯了一声,神色冷淡。

夏芙也没再问了,猜想他肯定是有别的事。她还穿着那双尖尖的细高跟,走路极慢,只跟在男人身后,走进有些陈旧晦暗的楼道。

也是怪了,往常这楼道灰扑扑的,还有些老人堆放的杂物,夏芙每次都只想快快路过,但现在前面走着一个高大挺拔、西装革履的男人,夏芙竟不觉得那么乱了,反而好像还希望能多走一会儿似的。

这感觉微妙,一瞬之间。

两人走进电梯,司机没再跟上来。

电梯狭窄逼仄,梯内还有镜子,两人走进去时,必不可少看去。

就连顾京平,都不由被吸引了一刹,多看了几眼。

小姑娘就跟在他身后,走进来时离得极近,一身大红嫁衣,那旗袍很紧,是卡着姑娘家的身段订做的,线条窈窕柔美,腰肢纤细。隐隐的开衩,露出白皙如玉的小腿,肌肤莹润。

黑发如云,沉甸甸绾在脑后,脸蛋红扑扑的,前面几缕碎碎的鬓角,映衬得一张小脸美如芙蓉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