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撩夏 > 第12章 第十二章
 
“来来来,快坐快坐。”

李金枝格外热情地拉着夏芙走了进去,仿佛回到了夏家过去没破产的时候。

一行人在圆桌上坐齐了,夏芙挺了挺背脊,简单环顾了一圈,就在今天早上,她还是把他们当成未来的亲人的,不过一天,全都变了。

她视线落在顾京水脸上,停了一秒,这几人间,只有顾京水胖乎乎的大脸上有很浅的愧疚,李金枝则是格外虚伪的热情,顾青宇则是不敢看她。

“芙芙啊,这个事情,都是阿姨的不是。”

菜是提前订好的,一道道精致的菜肴端了上来,李金枝先开口,道:“是阿姨之前太纵着青宇了,没好好教他,才让他着了那些人的道,把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

这话说得,好像顾青宇是出淤泥而不染,被人暗算似的。

夏芙低头吃菜,懒得回应。

“青宇,青宇,过来,还不给人家道个歉。”

顾青宇放下筷子,从座椅间站了起来,低着头走到了夏芙面前。

夏芙没动,也没看他。

“青宇,妈妈跟你说过什么。”李金枝皱起眉,咳了一声,催促道。

顾青宇还是没动。

按照母亲的话说,他是要和夏芙说对不起,然后理所当然取消婚约,千万千万不要和三叔抢人,不管三叔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他这边先撇清关系了。但是看着夏芙花一般的小脸,他怎么都说不出口了。他想跟她道歉,想求得她原谅,哪怕不订婚,但是也不想这么拱手让人。

“我们退婚吧。”

他不说,夏芙却没有这个耐心了,道:“顾青宇,很感谢之前你为夏家做得一切,但是我们没有缘分,算了吧。这件事,我也不怪你了。”

夏芙平淡肃然地说,看见顾青宇清俊的面孔陡然苍白。

“芙芙,这件事是我的错,你能不能……”

“咳1李金枝猛地打断他们,道:“那就这样吧,芙芙,还是你最懂事了,是我儿子他配不上你,他鬼迷心窍做错了事。”

“芙芙你放心,我们会澄清,说是……嗯,说是我儿子不懂事,婚前没跟你说清楚,你们早上发生了争吵,随后觉得年轻太小没考虑清楚,决定取消订婚,一切一切都是青宇的问题。”

夏芙说:“订婚是我取消的。”

“是。”

“问题出在青宇身上,但怎么说,你们自己处理。”

夏芙强调道,顾家帮过她,在夏家刚出事时顾青宇确实帮了她很多,包括一些外债。一码归一码,顾青宇名声不想败坏,她能理解,但是她的名声,也不能有问题。

“阿姨知道,阿姨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行了,那就这样吧,快吃饭,吃饭——”李金枝见儿子低下头,还想说什么,飞快将儿子拽回去,开始用餐。

一顿饭吃得很安静。

偶尔只有顾京水扭着胖胖的身体看过来,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芙芙,你等一下。”从酒店大门出来,顾青宇斜了母亲一眼,落后几步,走在夏芙身侧。

李金枝想着儿子估计是问夏芙和那人到底认不认识的问题,也没理会。

“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顾青宇低下头,认真打量她。

“行,”夏芙看着这张熟悉的俊俏的脸,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亭子,“我们去那里吧。”

“你要和我说什么?”

李金枝拉着丈夫去喝了咖啡,四周只剩下他们两个。夏末了,远处有沉静的湖,偶尔吹来一丝凉风,不像白日那般燥热。

“芙芙,你都没什么要问我的吗?”顾青宇低头看着脚尖,坐在了她身侧,声音里带点委屈。

夏芙听着想笑,“问什么,你孩子都有了要我问什么。”

“我……”顾青宇捏了捏拳头,知道这事儿不占理,但还是低声解释,“那就是应酬,当时喝了点酒,我被算计了就……”

夏芙比了个手势,打断了他的话。

夏芙从小也是大小姐,他们这圈子这种事儿的确很多,但是夏芙一直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但哪点不一样,夏芙也说不上来。现在想想,都一样的。

“芙芙,如果我让她把孩子打掉,我们还可能吗?”

顾青宇道:“不订婚也没关系,就像以前那样,咱们好好谈恋爱。”

夏芙侧过头,望着顾青宇。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桃花眼,像他母亲,微微上挑看人时特别的风流倜傥,但此刻那双眼睛里更多的是不甘,并没有多少爱意。

回想两人在一起,顾青宇身上更多的是什么?是少年真诚的爱意和喜欢吗?

不是。

是她南城第一千金的身份,是她漂亮的脸蛋和姣好的身材,是她第一美人的名声。

他看她,就像是看一件唾手可得的、非常值得炫耀的战利品,拼命想要得到她,以此来证明自己。

或许…或许再小一点的时候,两人还不懂那么多的时候,有过喜欢吧,只是后来,都变了。

顾青宇等待半响,揉了揉鼻子,也知道夏芙的答案,悻悻然坐了回去,“你和我三叔是怎么认识的?”

“他真是你三叔?”夏芙虽然早就知道,但一直没亲口听顾青宇说过。

“那不然呢?”

夏芙拨了拨耳边的碎发,“不认识,只是刚好碰到的,我求他送我回去。”

她说得是实话,两人在此之前,一共就见过两面,一面是刚搬家时碰到,一面是在走廊上认错人。但这些事她不想提。

“我猜就是。”顾青宇微松了口气,想了想,搓了搓手道:“芙芙,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有些事儿,我还是想和你说。”

“你说。”

顾青宇叹了口气,将这些年自家和三叔一家的恩恩怨怨讲了出来。

当然,在他讲来,他们一家都是受害者。祖父祖母去世后,父亲辛辛苦苦一个人将幼弟拉扯大,还带着幼弟一同去海外,想找个好学校读书;但很不幸,幼弟在海外走丢了。那时的父亲也不过才二十出头,人不生地不熟,跑遍了大使馆和警察局,也没将幼弟找回来。

再后来,幼弟——也就是顾青宇的三叔顾京平回来了,一口咬定这些事是他父亲故意做的,将他们赶出平城顾家,只能守几个小公司过活。

“我三叔……呸!顾京平那人,就是脑子有勃—他在国外亲情淡薄,总把人往坏了想,非说我父亲是故意丢下他的1

顾青宇说到这里,呸了一口,“我父亲当时才二十出头,他一个人在国外能怎么办,二十多年的事儿,那时候国外可和现在不一样1

夏芙听着,淡淡地绞着手指。

“芙芙,你也了解我爸这人吧?他对你可是不错的1顾青宇见夏芙不信,强调道。

夏芙望着远处的湖面,没有说话。

客观来说,顾家顾京水是不坏的,就连过去父亲也和夏芙提过,说顾京水虽然是平城来的,出身显赫,生意上没什么手腕,但人不错。要不然两家也不会走得那么近,订下婚事。

而且一直以来,怎么说呢,她也听说过顾叔叔年轻时名声不太好,但顾叔叔对她,还是真不错。夏家破产时有不少外债,顾青宇不经过父亲同意,怕是也拿不出那么多钱。

只是,大家所处阵营不同,人对不同的人,本来就很多面。到底是如何,夏芙当然也不知情,也不评判。

“芙芙,你不知道的,我们家看上去不错,但其实……每次都要我爸我妈去求那边,你看我爸现在那么胖,一身的病,都是压力搞出来的。都是顾家的人,都是亲兄弟,凭什么要我爸妈求着他生活?”

顾青宇一提到这事儿,就恨得牙痒痒。三叔真恨他们,和他们断绝关系就是,偏偏不这么做,让他们管理公司,如果拒绝,顾家的财产他们一分钱都得不到。但是干,就得仰人鼻息过活。

夏芙低下头颈,背脊有些冷,“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就是告诉你。”

顾青宇说:“我的三叔,他心理变态,以报复人折磨人为乐趣,你是我的未婚妻,他可能会故意接近你来羞辱我,来报复我们家。”

“在这之前,他有接近过你吗?”

夏芙一时恍惚,想到他就住在自己隔壁,没有遮掩好脸上的表情;顾青宇盯着她的脸,冷笑了一声,“果然有。”

“他就是故意的,芙芙,这个人有病,他只是想睡‘侄媳妇’而已,如果他主动接近你,你千万要远离他。”他故意将侄媳妇三个字咬得很重。

“你在胡说什么1

这话太难听,夏芙猛地站起来,脸上有些挂不祝

“我说得是实话。”

顾青宇眼底一丝冷意闪过,他不订婚可以,但是让他那个变态三叔得到她,想都别想!

“他名声很差,情人很多,都在平城,只是你不了解而已。”

顾青宇又给三叔加了把火,认真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