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撩夏 > 第17章 第十七章
 
夏芙在短暂的愕然之后,道:“恭喜你。”

她不奇怪,顾青宇比她大几岁,早已是适婚年龄。

只是他这样迅速,在两人分手仅一个月后就订下婚事,让夏芙还是有点…感慨。

“对不起。”顾青宇垂下头,低声道。

他承认,在夏家破产后他并未想过和她真正结婚,但是现在他又要这么快订婚,顾青宇还是觉得内心上有点愧疚,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没事儿。”夏芙很快压下各种情绪,恢复平静,翻开,“新娘是谁?”

“临市风华集团的一位千金,你不认识。”

夏芙颔首,她确实不认识,风华集团倒是听说过,她挺意外地挑了下眉,但也懒得去问,“恭喜你。”

“谢谢。”顾青宇沉默半刻,“只是,我还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夏芙偏了下头,“什么事?”

顾青宇拿起桌上冰咖啡抿了一大口,稍有些说不出口,但还是道:“风华集团你是知道的,现在是临市发展最好的企业,如果我们两家能成,那就是强强联合。”

夏芙不感兴趣地听着,“你到底要说什么。”

“但是现在,风华集团的苏小姐知道了你我的事儿——”顾青宇脸上表情很是为难,“她不相信我们之间断了关系,他觉得我只是为了和她家族联姻,私下里还是喜欢你。”

“所以,她提出来,想要在订婚宴上,见到你。”

顾青宇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已经是非常非常为难了。

说句实话,他根本不想和风华集团的那位小姐订婚。但一来,他年纪不小了,二十五岁,父母都希望他早日娶妻;二来,风华集团财大气粗,如果真能和苏小姐订婚,南城和临市联合起来,说不定他就能抗衡远在平城的顾家。

南城除去过去的夏家独大外,其他都是平分秋色,且,南城势力太集中了,再在南城联姻,没什么用。

这也是顾青宇内心的真正想法。

夏芙慢条斯理地搅拌着手里的拿铁,淡淡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可以给你钱,”顾青宇认真道:“芙芙,我听说你很缺钱,你不用多想,你我其实早就没有关系了,参加我订婚宴也不是让你演戏什么的,你露一面就走就行。”

“你露一面,五六分钟。苏小姐信了,事情解决你学费我给你全包,不用打工,包到你毕业工作。”

顾青宇诚恳道。

夏芙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不说话。

“芙芙,”顾青宇声音有些干涩,“我是对不起你,但是当时你家出事儿,你们那些外债,也都是我爸爸——”

“一集一万两千元,四十分钟。”夏芙从手机前抬起头来,道。

“你说什么?”

“我说一个刚入行的小演员片酬,一集一万二,四十分钟。算下来一分钟三百元,五分钟一千五百元。”

夏芙摇了摇手机,道:“你不用给我全包,按照这个来,加上报销来回车费。”

夏芙想过。

她这一辈子,还会再和南城上流圈有交际么?

恐怕不太可能。

至于临市,她更不认识人。

反正这些人,以后也不会和她有任何交集,她露个面五分钟,就能赚到一个月生活费,有何不可?

再说她也不是故意演戏,她原本就和顾青宇没任何关系。

顾青宇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立刻道:“没问题,多一分钟三百,超过十分钟,我按照双倍给你结算。”

夏芙又抿了口咖啡,将咖啡杯嗒一声放在桌上,拿起请柬塞进自己包包,“那敢情好。”

“顾少爷,我们到时再见。”

平城。

今朝moma。

傍晚,落地窗外是寸土寸金的二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霓虹初上,正是下班高峰,马路上拥堵一片,红色车灯远远望不到边,远处黄橙橙的夕阳撒落,构成一幅光影交错的浮华画面。

窗内,却是一片寂静。

带点少有人烟的空荡。

一张紫檀木长方桌上铺着宣纸,顾京平正低头练字,淡淡的墨香飘散开来。

李特助汇报完今日工作,略微停顿,道:“顾少爷又要订婚了,准新娘是风华集团的苏大小姐。”

顾京平眉目不动,下笔稳而利落,笔锋遒劲有力,只是太过凌厉了些,少了点练字的宽和之气。

李特助继续说:“夏小姐已经同意出席订婚宴了。”

顾京平正写到笔画中的一个点,他微不可察地停顿,旋即继续。

字迹没有任何差池,依旧完美。

“和东城的会议临时改到了明天下午四点。”

就在这时,李特助手机响起,他低声应了对方几下,挂断电话道。

顾京平悬起手腕,轻轻颔首,示意知道了。直到十多分钟后,他写完这一幅字,道:“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四点。”

顾京平微微掀起眼眸,极淡地瞥他一眼。

李特助掩住心里暗笑,明明就很在乎,何必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十月六日中午,南城四季酒店。”

“他倒是够急的。”

“是,风华集团大小姐能看上顾少爷,是顾少爷高攀了,顾夫人当然着急。”

李特助说完后,又道:“对了,他们还说——”

顾京平眉目不变,仅眸色沉凉如水,换了张宣纸,笔尖蘸上砚台里黑漆漆的墨水,继续。

直到一盏茶功夫过去,李特助见自家老板都没什么反应,只问了时间,也没说去与不去。

如果只有夏小姐,自家老板一定会去,但这是顾少爷的订婚宴,牵涉太多,李特助不敢妄自决定……

“三爷,这……”

“他为何要和风华集团联姻?”顾京平手上动作不停,低声问。

李特助原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他是人精,稍一思索便明了,“顾少爷初生牛犊不怕虎,想拉拢临市势力和您抗衡,摆脱顾家。”

顾京平写完最后一笔,待墨迹干透,平声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李特助沉默了几秒,才领悟过来老板的意思,强忍住内心想笑的冲动,肃然道:“是,我这就给您订机票。”

——心里又不禁想,要是没有夏小姐,他还真不信自家老板会把风华和顾二看成对手。

“等等,”

顾京平将毛笔斜放在毛笔笔架,直起身子来,揉了揉瘦削的腕骨,“你去给他们备一份厚礼。”

十月六日。

夏芙在宿舍里简单打扮了一番,为保证不出风头,她特意用上新学到的化妆技巧,把眉毛刻意化淡了些,微微上挑的杏眼眼尾也往下压,嘴唇选了很淡的粉色。

夏芙是艳美娇丽的相貌,这样刻意清纯的装扮,能压下一点她的艳色。

但,美人就是美人,饶是如此,也只是没那么惊艳出众而已。

此外,她换了条普普通通的深灰色连衣裙,半袖翻领,也不是什么大牌,十分低调,下面是双小白鞋。

将头发扎了个不高不低的马尾,高了显活力精致,低了显温婉可人,也只有这种不高不低的马尾,跟学生头一样,平平无奇。

夏芙打扮完毕,到楼下全身镜给顾青宇拍了张照片,收到ok后,才往校外走去。

反正顾家报销,夏芙叫来辆快车。

十分钟后,她从车子上下来,望着酒店白色石墙和大门,沉默了。

她怎么都想不到,顾青宇会选择在这里办订婚宴。

整个南城除去夏家老宅外,她最熟悉,最有感情的便是这家四季酒店。

她从生下来有记忆起,每年的生日都在这里举办,就连去年父亲几乎破产,但还是强撑着给他的小公主在这里办了一场热闹的生日宴。

现在想起来。

那些浮光掠影,杯觥交错间的香槟泡沫,礼服裙摆带出的涟漪,都像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了。

夏芙叹口气,掩下心中的感伤,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往前走去。

四季酒店是纯中式的,借着南湖天然的地理位置,亭台楼阁,清雅园林,风景如画。

抵达大厅,门口铺着长长的红色地毯,两侧还立着订婚照。

夏芙瞥了一眼,算是明白顾青宇为何让自己扮丑。

这位苏小姐,的确是其貌不扬。

虽然有着富家小姐特有的贵气和好仪态,但五官平平,个头不高,身形也比较普通。

她很快收回目光,轻车熟路穿过大厅,往宴会厅方向走去。

此刻,订婚宴后台。

顾青宇在此前见过苏嘉颖几次,但每次印象都不深刻,苏嘉颖气度自然是不凡的,华贵的气质也是由各种名贵奢侈品堆积出来的,但五官,顾青宇一次都没具体看清过。

她要么戴大墨镜,要么戴口罩,要么就是浓妆。

刚才顾青宇实在按捺不住,趁着准新娘化妆的工夫,偷偷去化妆间瞄了一眼,心里霎时冷到了极点。

没有妆容修饰的苏嘉颖,脸型扁平,眼睛细小,也就鼻子嘴巴尚可,但也是普通人标准。

“儿子,你听妈妈说埃”一旁的李金枝看出儿子的不情愿,安抚道:“你爸爸被欺压了这么多年,就是等你长大了为他出一口气,把顾家给抢回来,咱们家呢就能回到平城了。”

“娶妻娶贤,老婆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但是她实用啊1李金枝自己也是个美人,嘴上这么说,内里也有点嫌弃。

顾青宇长叹了一口气。

想到上一次,也是类似的画面,镜前的美人比花还娇,一双水汪汪杏眼楚楚动人,这么久以来头一回,心里真切地蔓延上一丝悔意。

如果当时他不曾退让,现在恐怕已经结婚了吧?

“青宇,妈妈知道你舍不得夏家那个小丫头。你这样想,你和苏家强强联姻,夺回顾氏,到时候就再也没人能阻碍你,你想要什么没有?你再把夏芙追回来就是。”

母亲的话,给顾青宇的心里撒下了一缕光。

如果他真能夺回顾氏,还能得不到夏芙?

顾青宇攥了攥拳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妈,我知道了。”

“哎。”李金枝欣慰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打起精神来,对苏小姐好一点。还有一会儿夏芙来的话,你也要表现得正常些,别让人看出破绽。”

“是,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