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愿者上钩 > 第3章 3
 
一颗三分球撞在篮板上,“嘭”的一声。

乔新荣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摆摆手,脚步发虚往旁边座椅走,“不玩了不玩了,天天虐我,你怎么不找星哥跟你打呢。”

任智文捡起篮球,瞥他一眼,“我还没有自虐的爱好。”

“也是,和星哥那不叫玩,叫陪练,一点参与感都没有。”任智文躺在长椅上,枕着胳膊还想翘二郎腿。

任智文走过去,居高临下笑着问他:“实验做完了?数据都对了?”

乔新荣原地一个仰卧起坐,“我忘了!任狗这种事下回能不能早点说1

看他左右扭头,任智文:“找什么呢?”

“程神啊!学霸霸啊!希望星哥能看在多年来服侍他还算到位的份上,能救救儿子我。”乔新荣掏出手机,又一顿。

“又怎么了?”

“星哥最近有些奇怪,总是问我有没有去空城旧梦,虽然作为兄弟我很感动,但管我管的未免也太严了点儿,搞得我最近都不敢联系他了”

任智文无情拆穿:“想让星哥管你?我劝你做梦比较快。”

乔新荣:“”

虽然扎心,但以他对程星河的了解,任智文说的好他妈对!

乔新荣木着脸,“那星哥为啥问我去没去空城旧梦啊?”

“刘导真有福气,小程都快研二了,还回来帮忙。”

应用化学的李老师进门,看见男生坐在椅子上,一手搭在桌面,一手在纸上写着什么。

李老师教过程星河两年,印象中的男生眉清目秀,总是一身运动装坐在最后一排,前额的碎发稍稍遮眼,话也很少。

今天却是白t牛仔裤。

跟个傲挺的小白杨似的,干净又清爽。

“小程换风格啦?”李老师拍拍程星河的肩,顺便看了眼他手边规整有条理的草稿纸,本还想凑凑热闹,但一看程星河右手边的中级物理化学书,无声后退几步。

年纪大了,大脑经不起折磨。

刘导看破不说破地笑着,想到了什么,转头问程星河,“肖院长最近身体还好么?”

以前设备不好,实验又多,院长落下不少病根,前几年退了院长之位,开始带研究生。也因为身体真的不如从前,精力太少,选学生的要求就极高。

全学院学生削尖了脑袋想进,最后就只有程星河达到了他的苛刻要求。

“老样子。”程星河没停笔,抬起头回答。

提到这事,李老师想起昨天听到的八卦,转头向院长唯一的亲弟子求证:“听说院长又收了个学生?还是青山大学转过来的?”

程星河笔一顿。

刘导忍不住插话问道:“转学得是有特殊情况才能转吧,手续很复杂。”

李老师高深莫测的点头,小声说:“可不嘛,而且还能让院长收做学生,听说是宋家的1

言外之意是:背景强到院长都能买通!

刘导觉得这话不合适,不说对方背景如何,院长的人品他还是相信的。

他刚准备把话题打岔过去,就听程星河淡淡开口:“不会的。”

“教授不是那种人。”他转头,对上李老师微怔的视线。

很奇怪,明明对方脸色平静,可李老师内心还是忍不住缩了一下。

李老师今年四十五,比院长还大两岁。意识到自己竟然怕一个学生,难免有些过不去,可又忌惮程家不敢说什么。

当下的脸色相当不好。

怕他再说程星河不爱听的话,刘导赶紧打岔道:“李老师,您不是在sdk学术期刊投了论文么?怎么样,有回复么?”

一提这事,李老师也没心思想别的,沮丧地叹口气,“没过,对方太严了。”

没想到自己又踩雷了,刘导连忙安慰道:“sdk算是大刊了,权威性强,能通过肯定有难度,您再接再厉。”

说完没忍住,他又问一句:“审稿人是谁啊?”

李老师:“h。”

刘导一愣,余光瞟向仍然在算数据的男生。

“我猜这个h是个大牛1李老师突然认真道。

“为啥呢?”

李老师煞有其事地夸赞起审稿人卓越的理论实力,“审稿新人都不好意思驳回,所以每次驳回都要附大段的解释,写的比投稿人还详细。但h就不,就我这篇文,几句话直逼要害,又简洁又老辣1

程星河出来时,李老师已经把h夸上天,并猜测他俩年纪相仿,有了适合做朋友的痴心妄想。

他拿出手机,看到乔新荣的求救和一长串霸霸,程星河想了想,回了个“好”。

【乔新荣:程神您看地点哪合适,图书馆?咖啡厅?】

【乔新荣:创新街新开了家创意图书馆,咱们去那?】

【程星河:去空城旧梦。】

【乔新荣:?】

“你可真是身残志坚,胳膊都成这样了,还能玩?”宋未来停好车,转头扫了眼梁锐泽打着石膏的左胳膊。

“生产队的驴都没你敬业。”

梁锐泽正对着镜子检查自己帅气的容颜,听到宋未来竟然拿驴比喻自己,抗议道:“你个白眼狼,我这胳膊因为谁埃”

上次打酒鬼打太猛,对方没怎么样,梁锐泽先把自己胳膊打挫了。

说到这,梁锐泽侧着身,坏笑看她:“那天那帅哥,你俩怎么样了?”

梁锐泽眉飞色舞,话里有话。

宋未来把车熄火,头一次没露出成功者的笑容。

“难。”

“什么?”梁锐泽像是没听懂。

宋未来的追人手段在他们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只要是她看上的男人,没人敢和她争,因为争不过。

从小到大没有人能逃得过宋狐狸的示好。

没想到她也有翻车的一天。

梁锐泽那天光顾着互啄,也没看男生长什么样,但以宋未来现在可惜的神情,估计对方是个天菜。

“你不是留他电话了,没打?”

宋未来震惊地看他两秒,“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追不上你女神了。”

“追人这种事,第一印象很重要,一上来就打电话,不挂了你的才怪1

虽然没打电话,但宋未来按照号码加了微信,嘘寒问暖了两天,对方除了刚开始关于他的伤情简洁回复外,再多余的话题他就不回复了。

非常高冷。

宋未来是有点可惜,但不至于没他不行,毕竟帅哥千千万,看上哪个是哪个。

只不过好久没遇到这么有挑战性的,与其说惦记,更多的是想要征服他。

越是高冷的人,从爱答不理到舍不得离开你地叫你宝宝,这种地位对调后的反差,很是吸引宋未来。

程深的朋友圈都不用逛,一进去就是空白,让宋未来有一种是不是把她屏蔽的错觉。

她甚至还托人打听过程深这个人,但一无所获。

要不是程深的长相很难让人忘记,就他这高冷程度,宋大小姐分分钟都会把这号人物忘于脑后。

“所以呢,酒吧也不去了,借着喂猫的名义来这堵人了?”梁锐泽听完全过程,直白地拆穿。

“顺序错了,”宋未来解开安全带下车,“喂猫,顺便来堵人。”

忘了是谁空运的三文鱼,宋未来今早拆箱后就给猫伴了饭。

到底是不忍心,想给三只小奶猫喂点好的。

但没想到,怎么都撩不动的人,就在空城旧梦后门的窄巷里。

巷子太窄,光线照不进深处。

男生双手插兜,靠着墙垂眸安静地看着三只小奶猫为了抢罐头而互相按头。

宋未来要是没看错的话,男生的嘴角在微微勾着。

完全忘了刚刚在心里放下豪言说分分钟把人忘于脑后,宋未来笑着跑过去,装着三文鱼饭的饭盒叮当响,“程深?”

程星河怔了一下,转头看她,又看了眼她手里的饭盒,“好巧。”

“对啊好巧1宋大小姐的双眼亮晶晶,“你也来喂猫吗?”

程星河点头,“你也喂猫?自己做的?”

“嗯,”宋未来追人之久,有些话不用多想就能顺口而出,“等有机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做饭很棒的1

哪有什么手艺,这顿猫饭她都怕猫不给面子。

宋未来笑的脸不红心不跳。

巷子很窄,也就一人半的宽度。

程星河看她要喂猫,将放在一旁石柱子上的课本拿起,“你喂吧,我先回去了。”

宋未来没让开,看了眼书后面的演算纸上印着项大的校标,她只想感叹这就是天意!

“原来你是项大的,”宋未来笑的狐狸眼微弯,“我开学研二,本部和研究生都在一个校区,到时候我们就能经常见面啦1

程星河低头瞥了眼草稿纸,想了想没说话。

宋未来故意看了眼他身后有些暗的巷子,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拽了拽程星河的衣角,“这巷子好黑,你能不能等我喂完再走啊?”

偶尔装装小白花那不是追人必备么。

面前的人看了身后,想了想,如她所愿地说了声“好”。

得逞的小狐狸快乐地蹲下身,打开饭盒放到小猫面前。

猫罐头再好也不如品级一等的三文鱼美味。

三只小猫嗷呜着埋头吃鱼,面前的女生裙边轻扫着地面,跟着主人愉悦的心情晃动。

那一瞬间,程星河觉得,宋未来缺条猫尾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