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愿者上钩 > 第4章 4
 
宋未来这人欠乎儿,程深答应等她,她还嫌对方不说话太安静,总忍不住拿话逗他开口。

再抬手将被逼得无话可说要走的人拦祝

然后没两秒又板不住嘴。

“别走别走,巷子这么黑,放我一个人在这,你舍得吗?”宋未来手都抬累了,有气无力耷拉着手腕拦人。

她寻思自己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对方怎么也得怜香惜玉忍一忍吧。

没想到牛仔裤脚从她手臂上迈了过去,头顶凉凉的一句:“舍得。”

宋未来再怎么追人,对方也会看在宋家给点面子,结果程深不吃她这套。

她气笑了,该死的胜负欲也被程深淡漠的语气激了起来。

眼看人迈过去要走,宋未来想也没想就伸手——

等反应过来时,食指已经勾住了程深的裤脚。

程星河垂眸。

蹲在地上的人,瞳孔都在震动,不解的神情好像被勾裤脚的是她。

宋未来不爱与人肢体接触,梁锐泽那货凑过来她还忍不住想打。

所以她怎么就上手了呢。

宋未来震惊了,声音被不可思议填满。

就这时候,她还在强装面子,试着稳着声线说:“别走。”

话音未落,她闭上眼。

有些丢脸,怎么可怜兮兮的。

受不了自己,宋未来站起身,比程深还想快点走出巷子。

忽然腰间一道力。

她微微睁大眼,偏转着身子被带离了方向。

狭窄的巷子里,两人几乎面贴着面。

宋未来屏住呼吸,寒毛直立。

胳膊抵着结实的胸膛,想挣开腰间的手,可刚要后退,程深再一次用力。

下巴磕在程深肩上时,宋未来怎么也想不到挑了一件露腰宽吊带的结局是被人一把搂进怀中。

身后一声落地轻响和猫叫。

她皱眉侧脸,美丽的中国话都到嘴边了,却隐约闻到一股皂角香。

淡淡的,有些好闻,还有些熟悉。

宋未来瞄了眼程深干净利落的发尾,不自觉踮脚,鼻尖凑过去,空城旧梦的后门突然打开。

打扫小弟拎着垃圾迈出一只脚,一转头被上身紧贴的两人吓了一跳。

他瞪着豆大的眼睛在宋未来和程深之间来回扫视,那一脸“我撞到了奸情”的八卦气息,让宋未来有种被打断好事的不爽。

宋未来眯着眼正想把人赶走,被她压得贴墙的人转过头,抬起眼皮,凉飕飕的看得小弟一激灵。

“没见过?”

“没见过大白天就开始的。”小弟不敢看人,嘀咕完立马缩回脚关门。

等等,没见过?

这么骚的话要说也应该是她说才对啊!怎么还抢词呢!还有那小弟,你没见过世面么,脸红什么啊!!!

宋未来木着脸,盯着那门想把小弟再揪出来单聊一下,不然这场面要是传出去,别说那些前任,光梁锐泽就能烦死她。

她还在出神,温热的气息洒在额前:“你到底要什么时候起来?”

程星河一副受害者的语气让宋未来突然有种占了便宜的错觉,欠乎劲儿又上来了。

让她起她还不起了呢!

狐狸眼尾轻飘飘扫过程星河的发尾,像是要在谁的心上抓痒,“你脖子后面什么味?怪好闻的。”

宋未来凑过去,程星河却偏脸躲开。

“你有完没完。”

宋未来完全忘了一开始到底是谁主动的,现下看到程深紧抿着唇抵死不从的矜贵样,她只想耍流氓。

想蹭程深白皙的脖颈和发尾,去闻让她神清气爽的皂角香。

“你这么香,就让我闻闻嘛。”宋未来边抓着程深的手腕不让他抵抗,边坏笑道:“我学过跆拳道的好学生,你还是别挣扎了。”

透亮的双瞳瞪过来,宋未来心思更活泛了。但她也不是真的要闻,就觉得这样逗好学生,还挺好玩的。

空城旧梦的后门又开了,这次三颗人头叠着探出来。

好家伙,打扫小弟把老板和dj都叫来看热闹了。

三个人先是确认一遍她的脸,然后视线向下,同时捂嘴瞪眼。

神情惊讶的好像她是个禽兽。

宋未来不明所以地低下头,她自己都惊了。

挤进男生两腿间的膝盖是她的?

再看男生偏着头一副抿唇不得不受着的样子。

我也太禽兽了!宋未来在心里骂自己。

程深身上的是迷魂香吧!

对上老板耐人寻味的眼神,宋未来张了张嘴,老板冲她点头,一脸“我懂”的抠着另两人的脑袋关上门。

宋未来默默收回腿,在瞥到程深发粉的耳尖时再一次唾骂自己可真是个禽兽!

但不得不说,被逼着贴墙的程深更让她心痒了。

“那个我”话还没说完,程星河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出巷子。

宋未来紧跟其后,脸上没有愧疚,反倒有些疑惑。

她怎么就突然能接受肢体接触了?

程星河耳尖的粉嫩一直未退,宋未来眼珠一转,狐狸眼掺着坏,冲到他面前,“程深,你不会第一次和女生接触吧?”

程星河突然停住脚步,看了她半晌,“不是。”

不是第一次还这么纯情?

宋未来跟着他往街口走,不害臊地问:“那你们都干嘛了呀?”

程星河不理她,她就劲儿劲儿地跟着,直到看到咖啡厅的招牌,才反应过来跑车还停在巷子口,自己竟然小尾巴似的跟到了这。

乔新荣正苦大仇深地瞪着一本子实验数据,门边风铃响动,他回头,看到程星河后刚咧开的嘴,在宋未来出现后,倏地定格。

【乔新荣:世界要毁灭了。】

【任智文:?】

【乔新荣:星哥竟然带了女的来!还是宋未来?

【任智文:那还是世界毁灭吧。】

看着笑容明媚的女生,乔新荣一时激动忘了手指指人不好,“你你你”

现在撞人都这么猖狂了?还尾随?!

程星河坐进里面,拨掉乔新荣的手指,冲他勾了勾手指。

乔新荣立马也坐里面。

咖啡厅环境不错,椅子是半包的单人沙发座,座椅间的距离也让她很满意。

带着刚招惹了纯情小学弟的罪过,宋未来笑眯眯地亮出会员卡,“包常”

程星河眼皮也没抬一下,乔新荣无语:怎么这些有钱人都这么爱包场?

乔新荣给两人倒了冰水,刚要喝,宋未来把甜品单递过来,“你们吃什么,学姐我请1

什么玩意?

“学”乔新荣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踩了一脚。

悲了,他刚买的联名款!

乔新荣飞速翘起二郎腿,一脸痛苦面具地抽湿巾擦鞋。

点好单,宋未来去卫生间补口红,梁锐泽的电话打了过来。

简单的六个字,让宋未来的手一顿。

“康冰瑶回来了。”

下一秒,宋未来继续补妆,“回就回呗。”

“她说想见你,还说要为过去道歉,”梁锐泽笑了,“项城的圈子早没有她的位子了,竟然还妄想回来和你争。”

宋未来盖上口红盖,手指轻轻擦着唇,警告他:“她想争那就让她试试,但你给我老实呆着,别上赶着惹一身腥。”

“我知道,你说她还敢回来,也好意思”梁锐泽正说着,宋未来手机又进来个电话。

“她当然好意思,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宋未来看着屏幕,点了挂断并接通,电话那边沉默。

“怎么,没想到我会接你电话?”宋未来转身靠在洗手池边,嘲弄地问道。

手机里传来一声软笑,“未来,六年没见,你都不怕我了。”

宋未来也笑,“对啊,都六年了,你怎么还这么惦记我?”

乔新荣擦完鞋委屈巴巴抬头,刚要吭叽,程星河托着下巴翻开他的数据本,“闭嘴吧,下个月生日礼物补给你。”

乔新荣双眼瞪亮,“谢谢程爹1

有双限量款他看上半年了,难买不说,还被炒出天价!反正他等凡人是没机会买到了,但星哥行,星哥不是凡人!

程星河:“少说话。”

说到正题上了。

乔新荣前倾着身子求知若渴地问:“星哥,你学习不是不爱身边有人么,再说宋未来一看就是奔着你来的。”

乔新荣手挡着脸小声说人坏话:“她不简单!手段高着呢1

被劝的人好像没听进去,反而还挑了下眉。

乔新荣看着程星河非常负责地给他检查错误,心情有些复杂。

他哥还是太单纯!

程星河扫了眼数据,看到某处时,将本子转向他,两指轻点,“错了。”

“啊?不是吧1乔新荣崩溃了,“这数据我验算了五次啊1

桌面的电话突然亮起,是个未知号码。

程星河接了。

电话那边藏不住的开心:“星河哥哥,我是冰瑶1

乔新荣觑了过来,程星河没理他,回头看了眼,宋未来出了卫生间去了书架那边。

没得到回应,康冰瑶有些忐忑:“星河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邻居妹妹冰瑶埃

话没说完,这位神仙邻居匆忙道:“抱歉不记得了。”

连个多余的标点符号都不给就挂了电话。

程星河回到家时,爸妈都在。

看到儿子一身乖乖学生的打扮,程爸玩消消乐的手一顿,“换风格了?”

“前两天就换了,”程妈笑的温柔,看向程星河,“又去本部帮你导师了?”

“嗯。”程星河将刘海撩了上去,解开衬衫第一颗扣子。

程爸低头继续消消乐,“有时间也来帮帮我,你之前提的项目公司很感兴趣,开发部说约你约不上?”

程星河走到奖杯柜前,右侧玻璃柜里叠放着跆拳道服,上面三块金闪闪的奖牌。

“在忙,等有空了我联系他吧。”

程妈看了眼他拿着的书,“猫科专家教你驯服猫咪的一百种方法?”

程星河继承了爸妈外貌的所有优点,尤其一双眼,黑瞳中闪着细碎的光。

和他直视时,总是能轻而易举地看出神。

抬眼间,程星河笑意懒散又带了点柔和,“最近对猫比较感兴趣。”

二老呆愣半天,儿子都上楼进屋了,程爸才看向妻子,疑惑道:“他不是对猫毛过敏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