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愿者上钩 > 第6章 6
 
晚风拂面,吹得人舒服。

宋未来想起女生听到“妈妈”时的样子,笑的越发幸灾乐祸,她转头看程深:“那女生好像很伤心哦。”

程星河双手插兜,“对人家没想法,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宋未来侧身歪头,“那你怎么不和我说清楚呢?”

程星河平静看她,“你对我有想法?”

想法当然是大大的有。

好学生实在单纯,她都把人压墙上了,竟然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但鉴于一分钟前女生的惨痛遭遇,宋未来还没尝上追到人的乐趣,不想早早被拒绝。她笑的人畜无害,狐狸眼弯着说:“那你呢,对我有想法么?”

风吹动枝叶,簌簌地响。

程星河抬手,摸了下鼻尖,“没有。”

宋未来被发红的手背吸引,“你手怎么了?”

程星河把手伸进兜里,说:“天气干,痒的。”

痒的?

宋未来眼睛一转,又有了别的心思。

她从包里拿出护手霜,拧开说:“天气干就得多涂护手霜,来,学姐给你抹1

前两天的触碰对宋未来来说一直是个梗,噎的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还专门跑去找梁锐泽测试,结果梁锐泽笑嘻嘻刚一靠近就被她踹翻。

她不明白为什么青梅竹马的梁锐泽不行,程深却行。

宋未来拉起程星河的袖子,在他手背挤了一坨护手霜后,两手伸过去。

停了两秒——

“还是你自己来吧。”她抬头冲他笑。

抗拒还在,她还是正常的。

宋未来暗自松了口气。

程星河低头,盯着一大坨护手霜看了半天,转头问:“擦哪?”

宋未来眨巴眼:“擦手。”

程星河抬手,非常不解:“这么多?”

“对啊1

看他不想擦,宋未来循循善诱:“你手都红了,多擦点润一润,很舒服的。”

程星河一脸拒绝:“我不擦也挺舒服。”

宋未来特喜欢擦润肤产品,皮肤纹理间都滋润舒服的感觉就像细胞喝饱了水,让她身心都愉悦。

但很明显程深并不愉悦,盯着那坨白色分分钟想甩走。

宋未来很急,又上不去手。

“小程同学,你这个人真的很没乐趣,”但还好长得好看!

她没说后面那句,板着脸刮走程星河手背最上层的护手霜,看他的眼神仿佛在威胁“你再说一个不试试”。

程星河有些好笑,不擦护手霜就是没乐趣?

他很想反驳,但觑过来的狐狸眼有些可爱,他垂眸,揉开那团仍然很多的白色。

从小到大,程星河学什么都能一遍上手。学业、公司、人际关系手到擒来,但此刻,做了无数生化实验的两只手是如此笨拙。

程星河不紧不慢地擦着,宋未来还在一旁指导。

她一身礼服本就显眼,长腿在高叉下若隐若现。

迎面走来两个男人,扫向她的目光谈不上单纯。宋未来受惯注目,不甚在意地往前走,却在即将和他们擦肩而过时,被拉到了路里边。

宋未来慢半拍地望了眼程深。男生靠近,和她步伐一致实际是为了挡住她高叉下的风光。

风里有青草香,还有揉开的野玫瑰香。

宋未来回头,走出好远的路人还在恋恋不舍地回头。她想了想,侧身对着男生,显摆顺滑凹凸的腰臀线。

“好看么?”

程星河眼也没抬往前走,“还好。”

宋未来:“”

很奇怪,她发现程深总是能轻易地激起她的胜负欲。

宋未来跟上在两步远等她的程深,抱臂不爽地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清纯的?制服短裙那种?”

程星河还是不说话,宋未来继续猜:“碎花裙?黑长直?”

“你的名字。”

微风带着雨后的润土香,吹开宋未来耳边的碎发。

宋未来一愣,看向他。

程星河等了会儿,发现对方是真的没明白,才叹口气,无奈地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但怎么可能呢,小狐狸那么聪明,不会不明白,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愿费心罢了。

宋未来恍然大悟,这么多天,她竟然还没和对方说过名字。

“我叫”即便程深是好学生对花边新闻关注不高,但“宋未来”这三个字后面属实都不是好词眼,宋未来想了想,“宋来来1

说完盯着程深看了半天,对方一脸平静,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走。

还好,好学生脑子里只有学习。

程星河在前面走着。

男孩子腿长步子总会下意识迈大,走两步再停住等着身后的女生靠近。

他穿的仍然是一身白。

纯白的运动套装,白鞋白袜。

脚踝的跟筋被白色包裹,凹出好看的线条。

干净的想把他占为己有。

“程深1她喊道。

程星河回头,隔着两步远,看到小狐狸歪着头笑问:“我对你有意思你看得出来吗?”

当时的氛围让她不自觉开口,“你觉得我怎么样?”

说过无数次的话,早就免疫了,但这次,宋未来竟觉得嗓子有些紧。

看着男生水杉一样挺拔的身形,立在路灯下,星光洒满全身。

宋未来鬼使神差的,“想看我跳舞么?”

程星河的眸色加深。

她笑了。

因为他想。

程星河回到家时,程妈正拿着水杯准备上楼。

她靠在楼梯扶手边,看着最近经常早出晚归的儿子戏虐道:“你最近生活很丰富嘛。”

话音未落,程妈神色闪过迟疑,跟在儿子身后闻了闻,“什么味,这么香。”

程星河打开医药箱,“护手霜。”

程妈讶然,“你不是不爱涂姑娘家的东西?小时候给你抹儿童霜脸崩的跟要你命似的。”

她看了眼药膏,“你过敏啦?过敏涂护手霜?儿子,你没事吧?”

言外之意是,儿子,你的常识呢?

程星河回头看她,程妈一点也不畏惧儿子的眼神压制,甚至还嗅到一丝八卦气息。

“护手霜是小姑娘的吧,你们今晚一直在一起?”

“程星河,你有喜欢的人了。”

-

宋未来接到让安的电话时,刚到家楼下。

“亲爱的,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宋未来下车,后背靠着车门笑的很甜。

让安是她高中同学,最好的朋友,她痛苦生活里的一束光。

宋未来可以有很多狐朋狗友,但让安是独一无二的。

对面声音慵懒,尾音轻轻飘飘散开,“等你主动找我,我还不得等到下辈子?”

让安太了解宋未来,知道这人爱玩朋友多,但其实最怕麻烦人,看着热情似火,实际骨子里疏冷。

你找我,我和你玩,你不找我,我也不会主动去找你。

宋未来就是这样。

有谁没谁,都一样。

让安还在加班,也不废话,调侃道:“小狐狸你最近的壮举都传到我们公司了,把人压到墙上亲,了不起。”

“起”字被让安说的极轻,生生带了别的味道。

让安笑,宋未来也笑。

“我多怂啊,没真亲。”

让安一愣。

她想到八卦是假的,因为宋未来排斥所有人的接触,就是她碰之前也要打个招呼才行。

“所以把人压到墙上是真的?”

宋未来挠挠鼻子,不知该怎么解释,毕竟她都不明白为什么。

“就是吧我当时脑子一热他还怪好闻的”

说完她都觉得自己是个老色批。

让安沉默了好久,才在组长催促好几次后坏笑着说,“小狐狸,春天来了。”

挂了电话,宋未来抬头看了看橘粉色的天,晃着车钥匙上楼。

看到宋永德在家,宋未来并不惊讶。

周惠在给他捏腿,宋未来懒得看,往沙发上一靠,“有事?”

宋永德不满瞪她,“小时候怎么教你的,坐没坐姿1

宋未来手撑着头,“没事我走啦。”

宋永德冷哼,将手边的礼服丢给她,“明天是繁星的周年庆,和我一起去。”

宋未来勾起礼服,粉色的中式风,一针一线都是手工刺绣。

“没兴趣。”宋未来说。

“我需要你有兴趣?”宋永德气得坐直了身子,连带着周惠差点没倒在地上,“不去就别想花我的钱!你自生自灭得了1

“”

那倒也不必

繁星的周年庆盛大又隆重。

是宴请,更是一场新一轮的人脉关系网搭建。

宋未来碰见梁锐泽才知道,原来季家请了程家来。

跟着侍者走到小辈席位,她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侧脸。

“程深?”宋未来兴高采烈地挨着程星河坐下,梁锐泽边扫着两人边坐在她另一边。

看着梁锐泽一直扒拉宋未来小声问他是谁,程星河还没说话,宋未来就先替他找了理由,“你是程家人?亲戚?”

程星河点点头。

梁锐泽:“他谁啊?”

宋未来怼开梁锐泽扒拉的手,笑着说:“我也是宋家亲戚,真巧。”

“什么玩意?宋未——操操操,脚,你踩我脚了!1梁锐泽痛的直拍桌子,一桌人都是同辈,看到是他俩,默默转头没敢说什么。

“我叫宋来来,记住啊1宋未来凑到梁锐泽耳边凶巴巴地说。

两个人几乎头挨着头。

梁锐泽还试图勾肩搭背和她闹,被宋未来一胳膊肘撞到趴在桌上呜呜。

程星河下眼睑抬了抬,侧头喝水。

前两天不像告白的告白似乎只是个玩笑,随口一提,宋未来没有问他答复和想法,甚至一点袒露心思后的无措也没有。

上流是个圈,随便对上眼神都能隔空碰酒,更别说同辈之间不断搭话试图凑上来的了。

不过身边某人气压有些低,宋未来时不时转头看眼程深。

梁锐泽被武力制服,此时正伸着脖子张望,“程家都来了,程星河会不会也来?”

“要来也是和咱们坐一起,但凡你眼神不在端香槟的小姐姐身上太久,我都会信了你的鬼话。”

梁锐泽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想抬胳膊搭宋未来肩,被宋未来一巴掌拍开。

“我靠,”梁锐泽呲牙搓胳膊,还不忘反驳,“你以为这场宴会为什么来这么多人,都是奔着程家人来的,程星河又从不露面,电视采访都给面子只采他老师同学的神仙,多少人盯着呢1

一说到神仙,宋未来又看向程深。

“我猜他肯定长的巨丑,就典型的学习”梁锐泽自顾自说着。

程星河终于在这场乏味又假意的宴会上找到了别的乐趣,食指摩挲着杯口问道:“你们认识程星河?”

他说的声小,宴厅又放着古典乐,宋未来想也没想把耳朵凑过去,“什么?”

从梁锐泽的角度看去,就像在交头接耳。

梁锐泽:“?!!1

我看你俩是不把我当人了是吧!

想到程深是程家人,自己开学又和程星河一个教授,为了凑近关系,宋未来眼也不眨点头,“认识。”

宋未来照着记忆中别人夸赞程星河的话,原封不动说出来,“我师兄!化学超牛1

宋未来眉飞色舞的神情停顿一秒,然后回归平静。

因为程深偏头笑出了声。

程深似乎很少笑,一心只有学习,剩下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可如今笑起来,漂亮的眉眼有了生气,好似那晚的星光。

明澈又夺目。

不知为什么,宋未来有种错觉,程深好像是因为她说了“师兄”才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