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愿者上钩 > 第7章 7
 
宋未来和程星河之间隔了些距离。

她低头吃着鲜嫩的鲍鱼蒸蛋,却依然能感受到四面八方探究的视线。

而备受瞩目的某人,正慢条斯理吃着面前的小羊排,动筷间没有声响,礼仪端正。

拿刀叉的手腕,腕骨清晰,食指抵着刀背,姿势比她某一小提琴家前任还要优雅好看。

他就像棵茂绿的青草,生长在种满花的铺园,稀少又珍贵。

你所窥探觊觎的,是我垂手可得的。宋未来很享受这种心态。

偏偏这棵嫩草还不自知,侧着脸问她:“她们为什么看我?”

无助的语气惹人怜爱。

宋未来视线勾勒着程深高挺的鼻梁,心想:因为你长得好看埃

上菜人时不时站在两人之间,就算已经极大限度地降低存在感,但还是影响到宋未来看帅哥。

“海鲜空运的吧,这么鲜……”梁锐泽吃的满脸感动,一转头发现宋未来,他名义上的女友,正光明正大地挪着椅子凑向身边的人。

看着自己这边距离越来越大,梁锐泽和上菜人四目相对,彼此之间都有那么点被人嫌弃的惺惺相惜。

程星河第一次参加这种盛大华丽的场合,很是泰然处之。

隔空对上母亲好奇的眼神,他不动声色地抬了抬茶杯。

宋未来怜爱心泛滥到梁锐泽饭吃不下,歪在椅背上瞪着她怕人第一次不自在,殷勤地忙前忙后。

梁锐泽冷切一声。

明明很小声,被宋未来“照顾”的男生转过头看他,眼神直视。

梁锐泽不怕死地回视,结果几秒后撑不住了。

程星河在宋未来转头看梁锐泽时淡淡收回目光。

“你干嘛呢?脸皱在一起,还嫌自己不够丑么?”

同性相斥,梁锐泽从刚刚压迫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对方不太友好的情绪。

梁锐泽冲她勾手,小声说:“我感觉他和你之前追的人都不一样。”

宋未来:“我也觉得。”

梁锐泽:?

“你没明白我意思,”梁锐泽刚败下阵,不太敢和程星河对视,偷瞄了眼继续小声说:“你确定是你把他压在墙上?”

宋未来黑脸,“你怀疑我的实力?”

“……我是怀疑你低估了对方实力。”

“我觉得他……”不简单!

梁锐泽话说到一半,有人过来这边。

“你是未来吧?”程妈转头对跟过来的周慧浅笑,“这孩子长得真漂亮。”

不用周慧介绍,宋未来也知道对方是谁,和周慧对视一眼,她站起身,甜甜的打招呼,“段阿姨。”

宋未来被程妈看的有些心里发毛,看自家孩子也没这么和善吧。

“我家星河脑子只有学习,无聊的很,还好有你和他一起”程妈开心说着,宋未来疑惑:“程星河?我还没见过他。”

还没

程妈顿了一下,很想转身但又下意识停住了,随即笑道:“总会见的。”

看着两人离开,梁锐泽扒拉她,“周姨竟然认识程家人?”

“怎么可能,”宋未来坐下,“周姨那双眼比你还迷茫。”

宴会冗长又乏味。

梁锐泽和别人开黑,宋未来也没了耐心,转头看了眼程深,后者低头看着手机。

宋未来凑过去瞄一眼,“你在这看实验?”

“因为无聊。”

“……”正常人不应该看实验才觉得无聊么。

“既然无聊,我们就找点好玩的事。”宋未来揣着坏笑,眉飞色舞地说。

程星河放下手机,“哪种好玩的事。”

半路出逃这种事宋未来很少干,因为宋永德会收拾她。但程深干干净净坐在那,她就想带他去疯狂。

可世事难料。

宋未来带人刚跑出宴厅,就被迎面走来的宋永德撞见。

“宋未来1宋永德几乎是咬牙叫她。

他发起疯来可不看场合,宋未来暗叫糟糕,手向后,推了推程深,“你先走,我这有事。”

没等程星河明白,宋永德已经大步走过来,毫不留情地抬手。

“啪”地一声脆响。

宋未来偏着脸,铁锈味迅速弥漫在口腔。

宋永德当着侍者的面,指着宋未来痛骂道:“这次宴会我费了多大的心思,找了你大伯和季家小子,才把程家请来!你以为我是让你来玩的?”

她舔了舔嘴角,笑了。

没想到在程深面前来了这么一出家庭大戏,宋未来多少有些没面子,她垂眸说:“你先走吧。”

“走?谁也不许走1宋永德不依不饶。

为了程家,连在外人前的礼仪也不顾,宋未来觉得他可真是好笑。

她想和程深说没事你先走,可刚要回身,程深上前,“没想走。”

身高的压势让宋永德不自觉后退一步。

“宋未来,你那点手段不给我好好用在正地方,现在倒勾引起毛头小子了?”

“管不住自己也要看看场合1宋永德气得不轻。

“正地方?”宋未来抬眼,轻蔑地看着用粗俗话形容自己的父亲,“勾引程家小子才算正地方?”

“那我奉劝您别想了,想攀高枝也得看看自己什么水平。”

宋未来话音未落,宋永德被她刺地再一次抬手。

从小的礼仪和恐惧已经刻在骨子里,尽管宋未来敢用话回击,但还是抬不起手去挡宋永德如风的一巴掌。

带着被凌虐的痛爽,宋未来抬起下巴。

可痛感没有袭来。

她看见宋永德被程星河抓住手腕,丝毫挣不开。

“我教育自己孩子和你有什么关系1宋永德推开人,将宋未来拽进没使用的包厢。

宋未来磕在椅背上,一边适应突然黑暗的视线,一边冷笑,“在这上家法,可没有你要的戒尺。”

刚说完,她的笑容僵在嘴角。

宋永德抽出皮带,在空中狠狠一甩。

“啪”地一声。

宋未来感觉后背绽开口子,火辣辣地疼。

灯光没开,宋未来脸色苍白,手指死死抠着胳膊。

小时的噩梦正一步步靠近。

像是在看一部慢动作电影,宋永德扬起皮带——

刺耳的铃声倏然响起。

宋永德低头看了眼,立马扔了皮带接起电话,“程总?在呢在呢,找我?好好我这就过去1

包厢门开了又关,宋未来才猛地喘上气。

她腿软地后退一步,摸着窗边才堪堪稳住身子。

程星河敲门进来时,看见宋未来缩了下肩膀。

程爸给他发微信:你让我找宋永德做什么?

他抿唇,头一次看到人名而感到嫌恶。

宋未来两指夹着烟,看着窗外繁华都市的夜景。她很感谢程深没有开灯,否则自己的狼狈无处可藏。

“没想到这还挺好看的。”她一笑,嘴角扯到伤口,疼的嘶了声。

笑慢慢收回。

身后的人没说话,宋未来也没心情解释。程深是个好学生,干净单纯,一看就是在有爱的家里长大。

碰见她这样的,估计吓得不轻。

看来以后是没戏了。

宋未来望着楼下灯景,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

她站在窗前发呆,直到身后人说:“走吧。”

她一愣,惊讶回头,“你还没走?”

“为什么走?”

程星河一本正经的反问让宋未来有些答不上来。

宋未来看着他走近,然后微微弯着脊背,认真看着她的嘴角。

程星河皱眉,“我们去医院。”

哈?

这点小伤去医院?还没到医院就痊愈了吧……

宋未来往后退一步,故作轻松地说:“小伤,习惯了。”

宋永德有一点说的对,这是对方的家事,程星河无权干涉。

看着宋未来已经肿起的嘴角,纯澈的狐狸眼满是灰败,程星河从阴影中走到夜景洒落的地方,“我们走吧。”

宋未来不知怎么就跟程深走了,但当走到药店门口时,她属实是没想到。

程星河回头,看着站在门口没进来的人,“怎么了?”

“没事。”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走在程星河身后,忍不住看他。

“你怎么才想起给我买药啊,”她摸了摸嘴角,“都快结痂了。”

“怕买回来你不在了。”程星河对着卖药小姐姐礼貌问药。

宋未来大喇喇站着,卖药小姐姐原本一直盯着程星河脸看,看到程星河指了指自己嘴角,她忍不住想瞄一眼跟着来的女生。

奈何视线刚飘过去,就被男生错身挡住了目光。

宋未来突然被挡住,莫名其妙又欠呼呼地从背后探头露出一双眼,正好对上卖药小姐姐。

狐狸眼好看但带了点厌世的凶。

小姐姐赶紧转身拿药。

活血化瘀的,胶囊的,药膏的。程星河一个一个看说明,最后买了盒止疼的和涂抹的。

前一秒还无所畏惧的人,此刻举着手机照嘴角。

哀怨声和蝉鸣一起二重奏。

“我会不会留疤啊?”宋未来坐在路边石凳上,盯着前摄像头,三百六十度观察嘴角。

“留疤了我怎么见人。”

宋未来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嫌弃自己道:“好难看。”

她噘着嘴,带着小情绪。

嘴角被凉凉的东西突然点了一下。

她怔愣抬头,看着程深蹲下身。

街上喧闹嘈杂,车笛声蝉鸣声还有人来人往的说话声。

可程深蹲下那一刻,好像有个无形的玻璃罩将外界的喧嚣隔绝在外。

嘴角凉丝丝的。

宋未来对上程深好看的眼眸,见他勾起唇,食指挤上药膏点在她嘴角,“不会,你很漂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