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愿者上钩 > 第10章 10
 
宋未来是第二次去项大的校长室,和青大花钱造出来的氛围不同,项大处处透着书香气。

虽然是暑假,但隔壁研三的导师和教授还在埋头处理学生们即将毕业的档案。

校长几分钟里接了三个电话,宋未来随便听了两嘴,似乎是有个什么采访因为约不到程星河,所以拜托他出面。

窗外一片澄碧的湖水,锦鲤成群。

宋未来走到窗边,看着偶尔路过的三两学生,不由想起昨晚风吹银杏树下,轻轻盖着她头的少年。

追我会开心吗?

那就追吧。

程深真的和她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干净,却让人摸不透。

宋未来找不到对症下药的办法。

怪让人产生征服欲的。

“这回档案齐了,”校长挂了电话回到办公室,继续刚刚的话题,他笑着指了指窗外:“怎么样,我们项大环境不比青大差吧?”

“各有各的特色,”宋未来最会见人说人话,“青大美在贵气,项大美在底蕴。”

“说的不错1校长被她说的心花怒放,“一代有一代人的精神,传承精神、奠定底蕴就是我们项大一直以来坚持的校训1

宋未来没想到随口的话夸到了对方的点上,很懵地被叫到书架前,校长一边赞赏地看她一边抽出校史册。

宋未来:

校长你怎么还认真了呢?

盛情太难却了,宋未来故作认真地听了会儿,视线扫到下一页,上一任校长身上的白蓝色纪念校服时,双眼一亮。

少年撑起衣衫的直角肩,在她脑中闪过。

“校长,”她指了指照片,“纪念服还有么?”

校长撇嘴,遗憾道:“没了,校庆50周年,上一任校长定制的,就那么几件。”

“我都没有。”

话外之意:你就别想了。

这么稀缺的东西,程深不仅有,还穿出了街。

宋未来颇为意外。好学生的优秀程度超出想象埃

校史册上记载每任校长和优秀学生代表,而人人称神的项大之光就在下一页,光科研经历和获奖情况就占了十页之多。

然而校长没来得及炫耀,外甥女开始夺命连环call。

他冲宋未来点点头,走到窗边去接,宋未来不好奇校史,只知道没有校服可拿

她合上校史册,准备等校长打完电话就走。

“试卷?试卷怎么在我这?”

“哦对,他上午来过。”

“可大伯走不开埃”校长扶着额头,被外甥女的骄纵搞得无奈叹气。

闲着没事,宋未来拍拍校长肩膀,又冲他指了指自己,表示可以为之代劳。

-

对着高档气派的祥瑞府大门,宋未来挑眉吹了声口哨。

城西地界最贵的富人区,听说程家就住这。

火红的跑车开进大门,宋未来降下车窗手肘搭着,目光四处扫着楼号,却瞥见一处别墅的隐蔽角落,三女两男围成个半圈,身上穿着初中校服。

其中一个短发女生,一手夹着烟,一手用力往前推搡着。

宋未来看了半天,才发现圈里还有一个女孩。

女孩被短头发推着一步步后退,最后拌在台阶上摔倒,宋未来听见他们发出奇怪猖狂的笑声。

短头发弯下腰,手在女孩不断躲开的头上拍了两下,拽着衣领按在墙上。

后脑勺被磕,柳思涵疼的紧闭双眼,双手护着脑袋。

短发女拍拍她的脸,语气无辜:“你这表情让我很尴尬啊思涵,我们是朋友才找你玩的,你不带我们参观你家就算了,一副被欺负的样子让别人看到会误会的。”

柳思涵被薅地后仰着头,想扯回头发,却敌不过对方的力气,只能死死抿唇看着短发女。

短发女又狠狠拽一下,“眼神真不错,看得我更想欺负了,柳思涵,你就是用这种眼神勾引我男朋友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谁,但追我的我都拒绝了。”柳思涵说。

所以是你男朋友倒贴,我还看不上。

短发女被她话里意思刺激,扬起手就要扇过去。

突然一道声音出现。

懒懒的,却存在感极强。

“都什么年代了,还玩霸凌这套?”

到底都是孩子,听到宋未来的话吓得匆忙回过头。

宋未来靠坐在车头,笑着冲他们动了动手指打招呼。

短发女扔掉烟头,眼神不善,“你谁啊?”

宋未来耸耸肩:“过路人。”

“那就路过吧,别多管闲事。”

短发女忌惮地扫了眼红色跑车,直觉对方不好惹,但也不想在柳思涵面前丢了面,于是硬着头皮装狠地瞪宋未来。

宋未来精着呢,看眼神就知道她什么心思,遗憾地说:“那不太行,你欺负错人了埃”

几个初中生面面相觑,短发女推开柳思涵,大有一副要合伙收拾她的打算。

宋未来笑了,狐狸眼看人都带着轻蔑,起身走到她面前。胸前的校徽很熟悉,项大附中的?

她越往前,几人心里越没底,忍不住后退。

狐狸眼明明弯着,却不带笑意,看得他们心里凉飕飕的。

宋未来心理苦笑,怎么好像欺负人的是她了?

“小朋友们,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接受完,就先别想着去少管所的事了。”

几人被她吓得不敢说话,宋未来朝柳思涵勾了勾手指:“过来,你大伯让我来的。”

一听是大伯,柳思涵迫不及待要跑过去,短发女不甘心轻易放她走,拽住柳思涵的后衣领,“她能保护你一时,但保护不了一世,柳思涵你等着1

这就是□□的威胁了。

柳思涵本能地看向宋未来,想找靠山,没想到后者点头赞同:“她说得对。”

柳思涵:用你说?就算这样想也不要现在说出来啊!!!

几个孩子一脸复杂,对他们来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明明是初中生,宋未来生生给他们上了一堂大学马哲。

“但是,”宋未来弯下腰,和短发女平视,指着后面的跑车,“你们做了什么,都录着呢。”

“好歹我也是她大伯学生,再找麻烦,我就把视频发给你们学校和父母。”

一提父母都慌了。

“等到了社会你们就知道,现在所做的,是最低级最幼稚的行为,”宋未来往前走,几个人被她气势压着,慢慢退到柳思涵身后,“如果你想毁了一个人,有的是办法,只要后果你能承担。”

宋未来勾着柳思涵的衣领拉到身后,对短发女说:“后果你能承担么?”

也许是她的眼神,也许是她的话,短发女和宋未来对视几秒,恐惧如海浪一样席卷而来。她猛然发力,狠狠推了宋未来。

还在吓唬人的小狐狸实在想不到,一个初中女生力气竟然这么大!

事发突然,她来不及躲,踉跄后退时,脚下又被石子硌着。

宋未来心里感慨,刚刚装的逼全都碎在了即将到来的屁股墩上。

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宋未来没等来疼痛,却撞在坚实的胸膛上。

柳思涵双眼放光:“程大哥1

她的生活真是无程不在埃

就好像主人□□小猫,会在喂食前叫她的名字养成习惯,宋未来现在一听到程字,下意识就会想到程深。

程深有毒。

带着此结论,宋未来抬头。

以她阅帅哥无数的经历,程深凭借优越的下颌线条将她的审美生生拉高了一大个档次。

宋未来震惊着两人的巧合度,没注意胳膊被扶着,就听见程星河掺了冰的嗓音:“小小年纪就欺负人?”

宋未来:(⊙_⊙)???

她看了看对面,又看了看自己,动用许久未用的大脑分析当前的局面,似乎只有她一人处境尴尬。

那谁欺负人?欺负的是谁?

小狐狸赶紧站好,两手都摆出残影了,为自己辩白,“他们没欺负我!你搞错了1

柳思涵:……这重要么?!!!

宋未来愤愤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奈何程深看向她的眼神不能说多信任,简直他妈一丁点儿都不信!

“我是路见不平的那个,被欺负的是她1宋未来指完短发女又指柳思涵,前后反差大到短发女几个人已经毫不惧怕甚至商量一会去网吧的事了。

“好。”程星河点头。

就一个字,还能说的再敷衍一点么?

宋未来深受打击,愤然背对他们蹲下身。

看着之前威胁他们现在在地上画圈圈的这位姐,短发女已经不知道给什么表情了,“咱们走吧。”

几个人晃晃荡荡故作气势地往门口溜,领头的男生被飞来的书包砸倒在地上。

“给小孩儿道歉。”程星河冷冰冰地说。

同伴扶起男生,“我们也是小孩儿!你跟我们一般见识干嘛1

程星河看着他们不说话,眼神不容拒绝。

俩女孩拉着短发女的校服袖子,哄了半天,才干巴巴地一起道了个歉。

脸都丢光了,他们只想瞬间消失。

结果程星河又发话了。

“还有她。”

孩子们看过去,对上蹲在地上幽怨瞪着程星河的宋未来,嘴角发抖,到底谁是小孩儿啊?

“对不起1

“对对不起。”

宋未来目送他们,一个还把鞋跑掉了回来捡走。

路肩不平变成了被欺负,天理何在!

她站起身,装作看不见那人,上了三阶台阶站在别墅门前。

她是真不想说话的,但柳思涵一直不过来开门。

她回头,手指下意识怼到门铃上,“你咋还不开门。”

柳思涵目光复杂,在宋未来手指按下的那一刻,脸色大变,“那不是我家啊!1

晚了。

女户主猝不及防地接了可视门铃,凶巴巴地问:“你找谁?”

宋未来盯着门铃一时语塞:我哪知道我找谁

“抱歉阿姨,我们找错了。”程星河站在宋未来身后礼貌回答,然后冲她勾手往下走。

宋未来下台阶时还听到对方似乎很意外,甚至有点高兴的哎了声。

差别待遇太明显了吧!

备受打击的宋未来还没忘送卷子的事,把卷子交到柳思涵手里,问程深:“你怎么在这啊?”

语气颇怨。

“给她补课。”程星河朝柳思涵那看了一眼,柳思涵立马抬头看天。

宋未来原地站了两秒,实在没想出留下的理由,“那我”回去了。

“走吧。”程星河先转了身。

宋未来愣愣看他,“去哪?”

“你不是想去她家?”程星河捡起书包拍了拍土,指着斜对面的别墅,“那个就是。”

“哦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