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愿者上钩 > 第12章 12
 
项城大学周围原是一些老居民楼,墙体破败被长久的日照已经褪了色。但随着项大的实力和知名度提高,房价一跃而上,老旧小变成了高级公寓,越来越多的商圈在往以项大为中心的地界迁移。

为了方便,宋未来提前在项大对面买了套公寓。

楼层可以俯瞰整个项大,开放性阳台正对4公顷的绿坪操场,低头就能看到朝气蓬勃的男生们在踢足球。

水汽氤氲,随着全景环绕的音乐鼓点飘散出浴室,宋未来靠着浴缸,一双莹润亮泽的长腿架在上面,非常享乐地跟着音乐摇晃。还不忘发微信骚扰程深,但对方没回。

没一会儿,电话开始震动。

宋未来没注意到,正摇头晃脑跟着乱七八糟唱时,余光瞟见个什么东西,从换轮柜台震到边儿上,下一秒就能和她一起泡个裕

宋未来眼疾手快拿起电话,是个陌生号码。

“喂?”

“是我!事情紧急,”柳思涵忘了自报姓名,“昨天那几个人找到学校,说你霸凌他们!现在学校要报警,你快过来1

柳思涵一口气说到这,才反应过来电话里的音乐声比她本人都大,她扯着嗓子喊:“你听到我说什么了么1

宋未来翻了个身,翅膀纹身在阳光下半满半残,飘零的羽毛轻薄如真。

她也跟着扯嗓子喊:“没有啊1

柳思涵:

无奈只能再说一遍,“昨天那几个人找到学校,说你霸凌他们!现在学校要报——”

电话那边悠闲地哼起了歌。

柳思涵:???我说的是人话吧?

“你能不能把音乐关了1

话音未落,音乐戛然而止,柳思涵毫无形象的大嗓门突兀地传遍整个浴室,还带着回音。

手机连上蓝牙,宋未来从浴缸里站起身,真诚发问:“啥事?”

柳思涵手掐人中,牙缝里挤出句话:“反正你赶紧来我们学校,杨悦说你霸凌,要报警1

柳思涵急的跟什么一样,宋未来却先笑了,逗她:“你程大哥又不在,跟我注意什么形象埃”

柳思涵真想说你懂个屁屁!但年纪太小,也不是很敢惹宋未来,把话咽下去,不耐烦说:“你爱来不来,反正我也和程大哥说了,他一会儿就到1

“你程大哥也去?”宋未来转了转眼珠,狐狸眼笑眯眯的。她站起身,长腿迈出浴缸,在地上留下一片水泽,声音愉悦气得柳思涵牙痒痒,“那我当然也去啦。”

柳思涵:我扇我自己!

那边气愤地挂了电话,音乐自动继续播放,宋未来抽出一条浴巾围在身上,经过一面大的全身镜,视线往镜中自己的右肩扫去。

黑色的翅膀骨架下,隐隐看见不同于肤色的深肉色的鞭痕。

“简直是过分!法治社会还有人欺负学生1项大附中的年级主任手撑在腰后,大腹便便,头顶地中海残留的几缕头发跟着他挥舞的手臂弱小地翻飞。

柳思涵瞅着主任急忙慌地顺好那几根宝贵头发,又语重心长地对她说:“柳思涵,你大伯可是项大校长啊,勾结外校人员欺负自班同学,传出去对你大伯的名声多有影响!你也别怕她报复,学校肯定会保护好你,来你说说,那个人是谁1

“主任,咱们先了解了解事情经过吧,我听到的版本和您说的有些出入,我觉得先确定到底怎么回事再报警也不迟。”柳思涵和杨悦的班主任劝道。

平时在班级多少听说过杨悦故意敌对柳思涵的事,碍于两家身份,她也不好多说,只私下暗示过杨悦两次,没想杨悦欺负柳思涵更凶了。

而年级主任这么一口咬定柳思涵勾结外校人欺负杨悦,无非是杨悦的爸爸是项大附中的校长。

山高皇帝远,柳思涵的大伯再怎么牛也不如附中的校长牛。

“勾结外校你说谁对?”年纪主任指了指杨悦身边额头肿个大包的男生,“都给孩子打成这样了,李老师,虽然柳思涵的大伯是校长,但你也要按事实说话,不要偏袒嘛。”

李老师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这下没人敢拦他,年级主任得意地拿起手机。

“所以你是凭借什么认定我打了他们呢?”

众人回头,只见来人穿一身纯白的学生制服,懒散地倚靠在门边。

明明是最简单的款,却也最难驾驭,穿在宋未来身上却别有一番风味,配上她淡淡晲过来的狐狸眼,带了丝妩媚。

要不是对方说的话,年级主任看她第一眼还以为是个学生。

看来她就是欺负杨羽的外校人,年级主任牛气哄哄地拨开李老师,冲宋未来招手:“正好,等警察来了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说完又要拨号。

宋未来还真就见过这种老师,也见怪不怪了,手伸进包里,边走向他们边把东西拿出来。

几个人瞅着她手里的优盘,宋未来笑看向杨悦,很和善地说:“做了坏事就要有被留下把柄的准备,她晃了晃优盘,我和你说过的,妹妹。”

杨悦:??你要是早说过我还能傻到恶人先告状了?!!

杨悦心里没底,小跟班承受能力太低,不断瞟她,被她一眼瞪老实了。

年级主任半信半疑地拿过优盘,一时间插也不是不插也不是,万一证据确凿那不光帮不上校长的请求,还打了自己脸,但是不插,就说明他在包庇杨悦等人。

正犹豫不决,宋未来看热闹地说,“主任的电脑是不是坏了?”

这理由好啊!

主任忙点头,“是啊1

他把优盘还回去,手伸在半空中,宋未来没所谓地说:“没事,我来的时候看正在上课的大教室不错,还有投影仪,学生们也在,大家一起看呗。”

“或者咱们拿着去派出所啊,”她回头看了眼男孩的额头,有些可惜,“伤的不算严重啊,顶多是教育谈话,这样吧,我再找几个记者,把这事大肆报道一下,也顺便给贵校做做广告怎么样?”

程星河一进门,就听到宋未来的威胁发言。

再看年级主任,已经被气得头发丝乱颤了。

程星河从小在项大念到大,没人不认识他。

年级主任看到他进来时,还诧异了一秒,程程星河示意地抬了下手,年级主任下意识把名字吞下去,欣喜道:“贵客啊,你怎么来了?”

一听贵客俩字,和年级主任过于高兴的态度,杨悦脸色多变,宋未来则挑着眉饶有兴趣地扫着程星河身上的白色实验服。

跟刚从手术室出来一样,程星河山根高挺,上面还架着副忘摘的无边眼镜。

宋未来视线在眼镜和实验服上流连,粘稠地舍不得移开。

年级主任本想寒暄寒暄,结果程星河也没客套,上来就说:“我打的他。”

“哦你打的”年级主任还笑着重复,说到最后反应过来,一双牛眼瞪得跟铜铃一样看过来。

这可就难办了。

程星河什么人啊,别说项大,项城都对他保护有佳,每年高考必会宣传他的加油语,项大更是请他拍了宣传片。

要是打人的名声传出去,项大要完,项大附中要完,他也得完!

妈的还以为杨悦这事多轻松呢,没想到还引火上身了。

这还没完,程星河走到男孩面前,抬起他下巴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左侧颧骨说,“但我打的是这边。”

所以额头右侧的鼓包是别人或者男孩自己撞的。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在男孩身上,他家里没势,整天跟着杨悦只为了获得点关注,但年级主任他还是怕的。

想起之前说好的,男孩指着宋未来,咬定说:“就是她打的。”

年级主任眼珠一提溜,对着程星河讪笑道:“你放心,这事不会连累到你,而且小伙子挨一下也没啥,但你不行,”他又看向宋未来,脸变得可快,“这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是你能随便欺负的?”

宋未来看笑了。

年级主任的反应她早有预料,只不过表面义正言辞,手却偷偷摸摸把优盘揣了起来实在滑稽。

优盘又不止有一个,她不会备份?

宋未来懒得和他废话,在这纠缠还不如直接去派出所,只不过宋永德听了小道消息后指不定会把她想成什么样,估计还得叫她回去挨骂。

就这一点,她还挺烦的。

本想说别废话了赶紧吧,身前却突然笼罩一道身影。

“主任,我说了,是我打的他。”

宋未来一愣,看向背对着站在她身前阻挡年级主任想拉她的人。

年级主任也是一愣。

“小程啊,孩子们都看着呢。”

从年级主任的态度也看得出来程深是项大附中出来的,宋未来不想给好学生和母校之间造成不愉快,她拿出手机,“打电话是吧,我来。”

有什么事她去了派出所也照样能说,没必要让程深和学校僵持不下。

程星河点头,回头看她,“行,那我也去。”

宋未来按键的手一顿,哭笑不得:“你去干嘛?”

年级主任要哭了:“对啊,你跟着去干嘛啊1

程星河指着年级主任的右裤兜,说:“如果这份视频不能证明她的清白,我这也有。”

他也从口袋里拿出个优盘。

“小区保安那调来的,不光我看了,保安们也看了,”程星河淡淡斜了眼已经心虚的杨悦,“这里不光有当天的情况,上上个星期,他们几个抢柳思涵钱还辱骂她的监控也在里面。”

“您要是想去派出所,我建议把她爸爸杨校长也叫上,如果”

“没想到啊,你还有这一手1事已成定局,宋未来也不打电话了,凑到程星河身后明目张胆地幸灾乐祸。

气得年级主任说不上话。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后,程星河一时间断了思路,也说不上话。

宋未来真不是故意的,她自己都没意识到两人的距离有些过分近。但毕竟前科累累,二十分钟前洗着澡还问他要不要看的人,程星河实在没法相信她是无辜的。

众人等了半天如果,也没有下文,却见程星河无奈地转头,对护在身后眉眼弯弯的宋未来低声说:“别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