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为你筑梦 > 第十七章 三十六人的死亡仪式(16)
 
  我的声音里满是凝重,旁边的马小希也紧张了起来。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栽赃嫁祸!”

  我用简单的四个字做了清晰的论断。

  马小希智商很高,她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是说他们想把我们两个做成凶杀案的幕后主使人?”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大侦探和警局败类狼狈为奸,以民众性命为代价而出名而谋求暴利,这标题真是有够劲爆的!

  “那我岂不是还要当你的小三?”马小希似笑非笑道。

  “算了吧,我对我老婆忠贞不二!”

  我当即拒绝了她的玩笑,不是因为我真的对我老婆真的有多少喜欢,仅仅是为了先前的报复。

  “咯咯咯!”马小希笑得花枝乱颤。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等着别人把脏水盖到脑袋上吧?不过,和你这样的大侦探狼狈为奸,我怎么感觉我赚到了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先前的认真。

  我却没心情开玩笑。

  因为对方既然要让我当替罪羊,自然不会把我当普通人看。也就是说,对方很有可能知道我已经知道对方的用意。

  但对方还是这样做了。

  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幕后主使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想让我乖乖投降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我冷笑着开口。

  我清楚的知道,对方取走我的手机就是为了栽赃嫁祸。

  自然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了。

  “别开玩笑了,我们该做正事了!”我认真道。

  “首先要做的就是先从这箱子里逃出去!”

  我伸手朝着箱壁轻轻的敲了敲。

  咚咚咚!

  听着这低沉的闷哼声,我立即朝着其他方位试探。

  咚咚咚!

  咚咚咚!

  三面木箱的声音同样如此,我无奈的笑了笑。

  这家伙似乎早就算到了我要破箱而出,故而特地将木箱三面全都用硬物堵住了。

  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耳边却传来清脆的声响。

  蹦蹦蹦!

  天不绝我啊!

  我兴奋的叫了起来。

  可叫完我才意识到,那声响是由马小希敲动的,也就是说,这木箱最薄弱的地方在马小希的后背处。

  马小希毕竟是一个弱女子,让她用肉体撞开箱板,这要求实在是有些过分。

  可我隔着她又没有办法对木箱壁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这……这可怎么办?

  马小希没有说话,但是她却用具体的行动来表达了对我的支持。

  黑暗中,我清楚的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体钻进了我的怀抱之中。那温柔的感觉让我心里狠狠的一动。

  “得罪了!”我低声的开口,心里满是感激。

  要知道,马小希可是一个发育完全的妙龄少女,居然愿意和我如此亲密的接触。

  这对任何一个女生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要是不把我救出去,我就让你当太监!”马小希酷酷道。

  我裤裆一惊,旋即郑重道。

  “交给我!”

  我紧紧的抱着她,两个人艰难的在逼仄的木箱来回挪动。

  用了不少时间,这才面前转换了位置。

  我紧紧的贴在木箱便,勾着手指轻轻的敲了几下。

  蹦蹦蹦!

  确实比其他三面要薄弱的多。

  因为箱子里比较狭窄,我无法抬起腿,甚至连缩手都很困难。

  索性手肘还能来回移动。

  没办法,我只好准备用手肘来撞裂木箱。

  脑子里第一次浮现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

  手肘虽然是人体最硬的地方,可比起木箱来说还是有一段距离。

  能不能成功脱身我自己也没谱,可马小希牺牲在前,我就算明知道没希望,也只能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我缓缓的收回手肘,然后闪电般朝着身前的木箱撞了过去。

  砰!

  低沉的闷哼声响起。

  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肘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你怎么样?”马小希小声的问道。

  我皱着眉头道:“小意思!”

  旋即,再度撞了出去。

  一下接着一下,那倔强的模样仿佛自己的手肘是铁打的。

  马小希听着耳朵里,只是幽幽的叹气。

  我笑了笑,回应她的则是更为强烈的撞击。

  一连撞了三十多下,我的手肘已经开始发麻。

  没办法,这才又换另一只手再次进攻。

  又来了三十多下,我的两个手肘感觉都要废掉了,可木箱似乎完好无损。

  “别撞了,你打不开的!”马小希幽幽道。

  那惋惜的模样却激起我一阵傲气。

  “男人,就不能说自己不行!”我呵呵笑着,心里更是起了狠意。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接着将自己的右肘狠狠的撞了出去。

  咔嚓!

  清晰的声音在木箱里悄然响起,马小希的脸上满是兴奋。

  “大侦探,你成功了!”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还好是木箱,要是铁箱子,我就是怕自己撞死也不可能有半分机会。

  这时候,我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对方为什么不用铁箱呢?

  难道他们算准了我要逃跑?

  我心里闪过些许不安,可现在这情况,也只能先逃出去再说了。

  箱子已经被撞出一个缺口,接下来的工作就相对容易里很多。没过多久,我便彻底将木箱的一脚给撞开了。

  整个人顺着那残破的缺口爬了出来。

  当我和马小希离开木箱以后,才发现自己果然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

  在这地下室里还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和照片,他们被人用图钉钉在墙上,看起了很是压抑。

  我凑过去扫了一圈。

  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真是先前已经死去的陈卫国。

  在他那泛旧的照片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叉号。

  显然,对方正是想要用陈卫国的死来吸引警方的注意力,然后顺势将整个脏水全都泼在我的身上。

  我抬头看着那张照片,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照片有点不太对劲。

  随后的出来的马小希打断了我那原本就不怎么清晰的思路。

  “要是让人看到我们在这个地下室里,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马小希拉着我的手就要往外跑。

  “现在我的同伴肯定正在往这里赶,我们要是被抓住,那就全完了!”

  我当然知道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可离开的时候,我却鬼使神差的将墙上的照片取了下来,将其装到了衣兜里。

  出门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地下室的房门并没有上锁。

  我的内心更加不安了,

  可不等我张嘴,马小希已经率先跑了出去。

  我没办法,只好跟着上前。

  果然,

  我们刚出了小区大门,就看到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