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攻了那个炮灰男配[快穿] > 第181章 星月寄锦书12
 
“报——!”

“启禀将军, 我军攻打梁军大获全胜,已接连拿下三城!”

梁国境内总共十几座城池,一口气丢掉三座, 已经足够让他们感到肉疼,确实值得高兴。

郁止夸奖鼓励道:“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

“末将不过听命行事, 不敢居功。”副将推脱道。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拿不走, 这一个月以来,你做得可圈可点,待到回京,再行奖赏。”

副将心中一顿, 当即用更洪亮更激昂的声音说:“是,末将多谢将军。”

没什么比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更令人振奋人心的事, 有郁止的话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 副将做得更卖力。

待人走后,郁止才再次打开木盒,将里面信纸取出。

【逐月, 我回来了。】

叶逐月学校放假,他没有去销假, 家人希望他不要出门, 好好保重身体, 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考虑出门的事。

所幸叶逐月也不想出门, 他每日都守着木盒, 不知道对方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先生去做了什么,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为此, 叶逐月便一直待在屋里。

他想第一时间得到郁止的消息。

而今天,终于等到了。

他下意识松了口气。

明明历史没改变什么,他却依然忍不住担心。

【先生,你去做什么了?】

郁止并未回答,只问道:【你身体如何?可有好转?】

叶逐月心中一动,抚摸着信纸的指尖在轻轻颤抖,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之前的猜测似乎成了真。

【先生……是你救了我吗?】

郁止这回没有避开问题,【恩,所以逐月愿不愿意让我知道我的努力成果?】

叶逐月不明白,明明不在同一个时空,先生却能帮到他,回想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科学的存在——木盒,才有这种能力。

难道真的是木盒吸收了自己的营养?那先生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木盒停止这种行为?

会不会……是一命换一命?

想到有这种可能,叶逐月对这个木盒的戒备和排斥达到了顶峰。

【先生,你不要跟魔鬼做交易。】

郁止看着便是一愣,随后轻笑道:【没有,你想多了,这个世上没有魔鬼。】

叶逐月不明白了。

【那你……那你到底做了什么?】

郁止眸光下垂,选择略过了这个话题,只是一笔带过。

【一些很简单的事。】

看出他不想说,叶逐月便也没再追问。

注定见不到面的两个人,若是在说话聊天上还咄咄逼人,那他们的感情一定会被消耗殆尽。

网恋尚且可以跑路,何况是在这两个时空中唯一的连接点,只要木盒一关,他们再也找不到谁。

然而忍了又忍,叶逐月心中却还有一件事必须说,不说他心里憋屈又不甘。

于是,郁止很快收到了一封质问他的信。

【先生,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郁止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这应当是他的身份被发现了。

回想之前看的那些信,分明是询问的语气,但他心里知道,这已经是肯定。

【你想听什么?】郁止将选择权交给他。

叶逐月见他不被明目张胆地拆穿,竟还后着脸皮当做仿佛没发生过一般,非要他说明白是吗?

他抿唇咬牙写道:【你究竟是郁星,还是郁止?】

郁止不知道回答是能不能通过木盒传过去,他想了想,回道:【你觉得是谁,那就是谁。】

信传过去了,但郁止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他没有说明白,还是因为叶逐月已经知道,所以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可无论是哪种原因,郁止都不在乎,只要结局是好的。

他的回答,无疑是承认了叶逐月的猜测。

叶逐月重重喘着气,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明明早就有所猜测,甚至已经暗地里认定,可现在看到郁止的信,他才终于有了一种石头落地的感觉。

原来……真的是他。

当答案明确时,他再追溯过往,便发现其实一切早就有暗示,并不突兀。

比如先生曾让他多看将军的画像。

比如先生轻而易举地接受了自己喜欢将军的事实,从不嫉妒。

又比如在他对先生展现出将军魁梧壮汉的形象的第二天,历史上郁止的真实画像便出现在这个世界。

“先生……你能改变历史?”

这个问题其实显而易见,因此郁止并没有再详细回答。

叶逐月却根据这个条件,想到了自己。

为什么郁止明明是在另一个时空,却还能救他,让他摆脱这种怪病?

唯一的解释大概只有……先生改变了有关于他,有关于他的病的历史。

叶逐月不知道这种行为会不会导致许多麻烦,会不会对郁止有影响。

他想问,可他也知道,郁止给他的未必是真的答案。

郁止静静等着,等着叶逐月接下来的反应。

叶逐月轻笑了一声,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心情,可他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

或许是因为先生帮了他许多,又或许是因为他太喜欢这人,舍不得生太久的气,在这段没能联系的时间里,他其实已经经历了震惊、不解、委屈……等一系列的情绪。

他心中的气,早在之前便消耗完了。

此时此刻,他更想知道,郁止是不是真的没事。

一杯茶彻底冷透,没有郁止的吩咐,端茶倒水的丫鬟都不能进来。

他好奇问道:【你什么时候怀疑的?】

叶逐月嘴硬道:【这还需要怀疑吗?】

然而事实就是他从前从没怀疑过。

郁止也不再试图拖延,直接道:【逐月,此事并非我本意,是这木盒有些消息和物品不能传递,我无法对你说出我是谁。】

郁止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推卸责任,毕竟叶逐月又不在这里,又如何得知自己的话是否为真。

且他也并未说假话,木盒不能传递一些东西是事实,他无法对叶逐月说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也是事实,听着便没有半点问题。

冷茶的味道并不好,和冷掉的茶水还会对身体有些影响,然而那又如何,左右他的时间都要快于叶逐月,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

叶逐月看着回信,心中半信半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可信不信似乎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他本就没想再生郁止的气。

但看着对方解释的模样,设想一下对方此刻的表情,叶逐月便笑眯了眼。

【可你还是骗了我,你说过,不会再骗我的。】

这是上回郁止为了从叶逐月这儿坑到病情才许下的承诺。

郁止不是言而无信之人,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有些无言。

承诺的时候,他早就用郁星的身份在叶逐月这里挂了号,提都不好提。

但他知道,要是这么说,叶逐月肯定更气。

于是他想了想道:【那我让你一回,你可以再骗我一次。】

这样,大约就是公平了吧。

叶逐月:“……”

他深吸一口气,要是郁止在他面前,他一定要让他知道,有些事能动手就不动口。

郁止莞尔一笑:【开个玩笑。】

叶逐月:“……”

一点也不好笑。

但不可否认,此时此刻他又没了脾气,似乎只这人在,只要他对自己说说话,自己便能轻而易举地忘记那些不愉快。

叶逐月想了想,归根结底,还是不舍得,

他们沟通的方式本就艰难,他们相处的时间本就不多,若是再把时间花费在这上面,那也太无趣浪费了些。

郁止不知道,叶逐月早已经通过自我说服而消气,但他也知道,这人不会很久不理他。

他一边处理军务,一边时不时看一眼木箱,一心二用,却游刃有余。

【先生……】

郁止:【嗯?】

【我想你了。】

简简单单四个字,郁止却放下了笔,视线定定落在这四个字上,不由回想起叶逐月几天前也写过的信纸。

里面也有这四个字。

可这都没有他亲眼看见这话从叶逐月笔下写出来的过程更令人触动。

他有些遗憾,不能看一看这辈子的爱人,不能全然了解他的性格喜好生活环境,不能看看是怎样的山水土地养活了他。

然而这些再遗憾,他也无法强求。

【我亦然。】

夜月变天的消息传了出来,正在和周国交战的梁国满心惶惶然,其他几个国家也不例外。

这个郁止,一个周国还不够他玩的,还要坐拥天下不成?

他们一直以为,郁止并没有收复天下称帝的野心,毕竟这人明明能够轻而易举地把小皇帝推翻,全周国人的簇拥下登上皇位,可他没有,他一直都只是将军。

因此,众人也只是以为他喜欢打仗而已。

然而夜月算怎么回事?

有查到内情的人知道,是周国的丹华公主差点被夜月谋害,一尸两命,为了她,郁止才会放下正在要紧关头的战事,亲自前往夜月。

当然,他们没人相信郁止此行单纯只为了一个孩子,还是个什么也做不了,未来还能有许多个的孩子。

于是,众人口中出现了另一个版本。

郁将军喜欢丹华公主,所以才为了她不顾大局。

对比,丹华公主只想说你在放屁。

这个可怕的男人要是能喜欢她,她还会被送去和亲吗?

宫里的公主多的是,为什么偏偏选了她?

或许郁止是真的对她态度特别,不过这个特别是特别讨厌。

因而听到这些流言,她心中还有些不安,要是郁止真信了,以为是她做的,那她该怎么办?

好在郁止并没有这么认为,他让人查了一下,才得知是其他几个国家一起搞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他名声尽毁,挑动周国内乱。

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有那群中了蛊的官员在,周国不可能内乱,这场算计永远也只能是一场空。

而丹华公主为了不惹郁止生气,自发辟谣,虽然效果不太明显,但她要展现的就是态度,只要有这个态度在,郁止便应该不会找她算账。

郁止何曾不清楚她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不过他没计较,只要这人好好活着,把那孩子养大,就足够了。

又过了两月,梁军在周国军队的追击下,溃不成军,他们新上任的皇帝因为这件事,差点被赶下台。

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皇帝招来大臣们,冠冕堂皇,故作悲伤。

“朕登基不过一载,却接连战败,皆是朕的错!”

“眼见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是朕无能,护不住百姓。”

他说得声泪俱下,情感充沛,是个极好的演讲苗子,就连朝堂上的大臣们都忍不住跟着他的话共情感慨同情。

“陛下仁德,此战败必定是奸佞之过,又有周国的奇淫巧技,才让我们的军队猝不及防。”

“我们已经派人去查那些工具武器的模样,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制造出比周国更厉害的武器!”

皇帝心中冷笑一声,腹诽道:真等你们制作出来,梁国早就没了!

“爱卿所言有理,可咱们研制出武器也需要时间,若是我们还没做出,周国却已经有了更厉害的,岂不是我们永远在追赶他们,却永远也够不上?”

群臣鸦雀无声,皇帝又才捏着金丝龙纹手帕假模假样地在自己脸上擦眼泪。

“朕知道,众卿皆是为了朕,为了梁国,可朕要为你们,为百姓负责。”

“百姓苦得够多了,血也流得太多了。”

“朕欲冒着大不韪的名声,向周国求和。”

很快,消息便传到了郁止耳中。

听着探子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郁止不由轻轻一笑,眸中闪过一丝嘲讽,稍纵即逝。

别人都认为是梁帝性情仁善,爱民如子,郁止却觉得不尽然,若是真的那样,这梁帝又怎么可能在一众兄弟的乱斗中,一路走到了最后。

抛开一切来看,其中获利最多的便是梁帝,名声有了,帝位稳了,虽然城池或许收不回来,可梁国不需要继续打仗,消耗国力,等休养生息后,再卷土重来,一定会一雪前耻。

因而他才想要用自己帝王的颜面向周国一个将军求和。

然而议和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郁止不答应时,梁国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强撑。

为了补给军需,百姓赋税加重,大部分青壮年都被抓去充军,一时间梁国境内怨声载道,百姓苦不堪言。

而这时,郁止每打下一个地方,都会安排人驻守治理,不收赋税。

一时间,竟是有不少人家愿意包袱款款去郁止占领的城池中生活,没有赋税着一项,便足够让他们心动且行动。

“将军,这几座城里没有赋税,那日后我们该如何补给军需?”副将担忧地问。

他打心底里佩服郁止,无论是用兵如神,还是对于内务的娴熟,都让他不得不佩服,可有时候就是太想当然了,难道将军还以为会有人给他送钱吗?

然而没多久,还真有人给他们送钱送粮,副将目瞪口呆地看着络绎不绝的装着粮草的马车,转头又两眼放光地看着郁止。

郁止淡定道:“看,来了。”

从京城运粮草恐怕来不及,可要是从附近搜罗,还是多少能找到一点。

而这些粮草的出现,也彻底表明了郁止的态度。

他不同意议和。

一方不同意,另一边当然也不能唱独角戏,只能硬着头皮上。

郁止每打下一座城,都会吩咐士兵不得扰民,不得屠城,不得伤害百姓,否则一律按违反军规处置。

军中向来纪律严明,而被他们打下来的城池中的梁国人,在见到这些周军没有伤害他们,没有烧杀抢掠,甚至还维护治安,安抚百姓,时间一长,大家便都不怕了。

想着最近皇帝又要征兵加赋,大家宁愿留在被周国人占领的城池中,好歹安稳。

一时间,许多没被占领的梁国城池中的人甚至开始期盼郁止快些来,看着其他人已经过上了安稳日子,他们心中也各种羡慕嫉妒。

不止百姓,还有军人,所有军人看着郁止给了那些梁国人安稳的日子,他们心里也向往。

他们已经知道,只要输了,他们就能活下来,可如果继续打,那死掉的人会不计其数。

两相对比,哪个更好还需要说吗?

至此,梁军失去了拼搏的动力和勇气。

人都是向往安稳的。

梁帝眼看着自己的国家百姓被人瓦解,变得没被气吐血。

他才做了皇帝多久,这就要亡国了?

早知如此,他还争什么皇位,一个大梁末帝谁爱要谁拿去!

“将军,我们抓到了梁帝!”

准备逃跑的梁帝被人发现,进而带到了郁止面前。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既然已经被抓,不如硬气一点。

郁止:“我何时说过要杀你?”

梁帝懵了,“什么?”

郁止没再解释,让人带他下去。

梁帝心中忐忑不安,既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撞到哪儿,又担心自己一觉醒来会不会发现自己男性象征没了,成了太监。

实际上,郁止根本没想把他们怎么样。

虽然是软禁一生,却也好歹有命在不是?

短短一年,梁国便不复存在,并为周国,一时间,其他几个国家纷纷人心惶惶,猜测郁止下一个会对谁动手。

郁止也在想。

不过不着急,等彻底吃下梁国再定也不迟。

地盘打下来并不代表接下来可以安枕无忧,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吞并梁国需要的时间有时候比攻打的时间还要长。

但是周国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花费的时间是要少许多。

他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将木盒拿出来,看着里面好几张信纸,零零碎碎竟也有那么多。

多是叶逐月关心他,担心他出事的话。

看来他是知道自己最近在做什么,才会这么担心。

哪怕知道他不会有事,依然担心得不行。

【已经忙完,不必别担心。】

叶逐月松了口气,他在史书上查到目前郁止在做什么的消息,便不由提着心。

古代战场刀枪无眼,若是哪里出了意外,医疗水平又不好,那该怎么办。

没事就好……

【先生,过几天我要去学校上学,白天大概不能与你聊天,你要是想我,就把我的照片拿出来多看看。】

郁止莞尔一笑,【好。】

【你也是。】

叶逐月不由也笑了,耳根微烫。

【对了先生,你怎么回信都不写日期了,这样我都不知道你那边过了多久,我会担心的,】

郁止笑容微敛,片刻后才写道:【最近太忙了,未来可能还会更忙,来不及写。】

听他是因为忙,叶逐月想想这会儿郁止正在做的事,说一句忙也是应该的,他并没有怀疑到别的地方。

郁止并没有多说,毕竟多说多错,不如就这样,让他真的以为是自己太忙也不错。

过几天要上学,叶逐月格外珍惜这段时间,经常要与郁止聊一整天,而郁止也不厌烦,反而十分认真地陪聊,他不觉得累,叶逐月却替他累了。

【先生,明天我要上学,今晚不熬夜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郁止知道他所想,也没有拒绝,而是笑着回了一句:【好。】

【在学校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身体有什么异常情况,记得尽快告诉我。】

叶逐月见他认真,便也认真记下。

【我知道的,先生晚安。】

郁止这边还晚安不了。

经过一个月的清除和治理,梁国境内的百姓已经安定了下来,梁帝成了阶下囚,不过他是被囚在一个宫外的宅子里,得知这里以后还会住更多的末帝,梁帝的心情骤然好了起来。

一个人倒霉怎么能够呢,自然要都倒霉,才不愧是与他同身份帝位的人。

至此,他每天都在等着其他国家的皇帝过来,安安静静,倒也不生事。

郁止接手梁国,举办了祭天大典,向天下人表示,从今往后,再无梁国。

周国的小皇帝不在,便由他代理接手祭天事宜,在看见百官跪服,万民朝拜的景象时,他只觉得有股天地之气在周身萦绕,进入体内。

郁止不由挑眉,眸光微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3 23:58:23~2021-09-14 23:58: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美人为1 20瓶;时迩 10瓶;癌症晚期的朋友 2瓶;千矢、qaq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