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回到反派黑化前 > 第101章 药丸
 
第101

日月挪转, 流云变色。

从中正十二司地牢出来,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夜风作祟, 荚蝶翩然,竹林中, 声声簌动。

中州苏醒,招摇并没有任职, 这天高海远, 日长人闲,眼下她并不在都城。

妖月和婆娑出去找人。

尘游宫的内殿门才阖上,湫十就发了脾气,她将手里的团扇腾的一下扔在地上, 提着裙角上了窗边的美人榻, 看着窗外的夜色一声不吭。

殿内的从侍是芦苇仙精挑细选重新招进来的,宋湫十闭关那十年里,秦冬霖因为朝堂之事,也会时不时回一趟中州, 倒是湫十这位帝后, 她们见得少。

而那被掷出的团扇,恰好落在君主的脚边。

伺候的人大气不敢喘, 乌泱泱跪了一地。

秦冬霖脚步顿了下, 半晌,他弯腰,将团扇捡起来。

流苏穗拂过掌心,他无声失笑,想,这样的狗脾气, 竟真是他一手惯出来的。

说实话,湫十性情不差,也不端着身份的架子,跟什么人都能聊得起来,真要生气了,也只意思意思哼几句,闹出点不大不小的动静,就得让人来哄着她,因此喜欢她的人很多。

可这个人,在他面前,最会得寸进尺,越纵着,就越闹腾。

“人没得跑,你气什么?”秦冬霖顺着她的视线看窗外,夜色沉沉,细雨蒙蒙,目光所至,远方是连成了天的灯火。

湫十没吭声,半晌,唇线往下压了压:“这根本不是人跑不跑得掉的问题。”

秦冬霖挑眉,在榻边落座,仿佛在问,那不然呢,能是什么问题。

湫十视线从窗外的芭蕉叶中转回,一看他满脸理所应当,满腔推心置腹的大道理顿时偃旗息鼓,她泄了气,懒懒地撑着床头靠枕,低声道:“我很信任招摇,我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可如果最后她真是,我会很难受。”

她抽过他手中的团扇,毫无耐心地扇了两下,又道:“若今日,你发现是婆娑,伍斐沾惹了血虫,还一直瞒而不报,你该如何?”

“看情况。”

湫十非要问到底,像是纯粹的好奇,又像是在提前试探他的态度:“什么情况,你都说说。”

“血虫来自域外,孚祗若能祛除,则祛除后酌情处置,若不能,当永世镇压。”

湫十顿时哽了一下,道:“伍斐听到这话,要哭的。”

秦冬霖不善言辞,从前一直不大爱说话,只有她在身边的时候话才多一些,这些年虽有长进,但若是让他哄人,无疑是在难为他。

他只能尽量将话说得明白:“婆娑眼看着中州覆灭,但凡还有些神智,就根本不会碰这些。而伍斐,在他知道前世你我为何而消亡之后,若还能生出这样的念头,那就证明,在他眼中,自幼长大的情谊,也算不得什么。”

“说是如此说。”湫十有些纠结地拧了下眉,“可若是为了她的家人呢?”

“朋友间的情谊,能比父母生育之恩还重吗?”湫十摇了下头:“若是真因这个,我无法责备她什么。”

讲不了情,就只能谈法。

湫十长长叹息一声,道:“现在讲这些也没用,等找到人,看招摇怎么说吧。”

秦冬霖点了点身侧的位置,嗓音清冽:“过来。”

湫十挪着身子靠过去,他腾出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满头青丝都落到臂弯里。

怀里的人,从头到尾都是香的,软的,她喜欢各种香,花香,果香,淡淡的胭脂香,可每回缩到他怀里时,都是一种淡淡的清茶味。

秦冬霖必须得承认,这人,这香,包括平时哼哼唧唧装模作样的每个调子,都精准无误踩到了他的喜好上。

就如此时,他本意只想抱一抱她,哄一哄难得发脾气的小妖怪,谁知近了身,就离不开。

“宋小十。”他拨弄她玉一样的手指,好奇地低笑出声:“是不是狐狸精,嗯?”他咬了咬她小巧的耳珠,气音旖然。

湫十懒洋洋的用扇子抵了下他的下颚,道:“快听,狐狸精在说别人狐狸精。”

“前夜,到底想跟我说什么?”秦冬霖语气软下来的时候,鸦羽似的睫也跟着往下垂,卸去一身君主威仪,举手投足间,便皆是潋潋风华,无边风骨,这语气,却越品,就越带着点难以察觉的无辜示弱。

自从知道她吃这一招,能屈能伸的男人便隔三差五的拿来试一试效果。

骗个吻,偷个香还行,宋湫十很少有瞒着他的时候,可这小骗子真要瞒起什么事来,嘴特严,旁人还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就像那年,她和云玄约架受伤的事,瞒着父母,瞒着他,也瞒着宋昀诃,愣是没叫人看出半点端倪。

“你少来。”湫十用手里的扇子拍了下他白得能看见细小经络的手背,道:“你这副样子,就该让他们多瞧瞧。”

闻言,殿内伺候的人脑袋顿时又往下低了一圈。

湫十起先还能分出些心跟他东拉西扯几句,到后面,大半夜过去,她心神不宁,胡思乱想,索性一个人趴在楹窗边发呆,一会想着从前那些温馨和谐的相处画面,一会又想,这事若是真的,该怎样处理,妖月会如何,皎皎会如何。

左右难全,心神不宁。

好在,赵招摇没逃,妖月和婆娑很快联系上了她。

她在得知此事之后,二话不说,即刻从与世隔绝的小城镇动身,前往都城。

听闻此话,湫十和妖月先后松了口气。

许是赵招摇的态度给了她莫名的底气,踏出尘游宫时,湫十的身上,又恢复了先前的活力。

她心情颇好地将那柄团扇交到芦苇仙手里,嘱咐道:“流苏穗上的珠子嗑了一角,你让灵宝师将我库里的鲛珠打孔穿上,流苏也换一绺,换成雾蓝,跟我上回那件祥云留仙裙同色。”

芦苇仙听罢,点头连声应是。

===

宋招摇是第二日正午入的宫,领她进宫的是妖月和听闻此事匆匆赶来的皎皎。中州才入秋,连日的晴雨交加,天气变化令人捉摸不透,今日没出太阳,天穹上压着一层浅薄的阴云,仿佛风一吹就能拨云见日,可事实上,风越刮越大,短短半个时辰,就已经有大雨倾盆的前兆。

她任何时候给人的感觉都很安静纯粹,遇到这样的事,神情也并不见慌乱,既不提前为自己叫冤,也不试图辩解些什么。

身着中正十二司官服的人跟在后面,其中一人手里捧着一副枷锁。

赵招摇长长的裙摆被风吹得漾动,她挽了挽鬓边的发,看向妖月,声音依旧温柔:“我跟你走。这枷锁,我不戴。”

妖月咬了下牙,心想自己怎么总摊上这种倒霉破事。

她摆了下手,低声道:“我知道,你若是不想配合,也不会这么快进宫。”

以赵招摇的修为,她若是成心要躲,在这偌大的中州地域,即使中正十二司和长老院本事通天,想找到人,也绝不是件简单的事。

妖月扫了身后十二司的人一眼,淡声道:“离远些。”

宫内不准用术法穿行,从小宫门到尘游宫,一行人走了一刻钟。天空中的阴云晕开墨色,像一柄巨大的可遮天地的伞,伞面描着山水墨色,变幻诡谲。

赵招摇和妖月,乃至一向最多话的皎皎,此刻皆是无声。

在真相没有查明之前,说什么都好像不合时宜。

三人心知肚明,这不是你一句不是,我一句相信就能轻松解决的事。

细碎的脚步声在耳边回荡,有人时不时踩过地上的枯叶,必然会有嘎吱一声脆响,像极了某种专攻人心的曲调,一声接一声,没完没了。皎皎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沉重的氛围,她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是安慰赵招摇,还是自己:“血虫出自域外,神主初闻此事时,已命人捉拿参与此事之人,也掌握了分离血虫的方法,程翌只剩神魂,都能被抽离出来,你这自然没什么问题。”

赵招摇唇角动了动,算是笑了一下,也没有多说什么。

小议政殿雕梁画栋的长廊下,才得知此事,匆匆赶来的宋昀诃无声站立,男子玉冠束发,温润清朗,已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可落在赵招摇眼中,就是处处都透着一股少年鲜衣怒马的生动和活力。

算一算,年龄本来也不大。

“妖月,我过去和他说两句。”赵招摇长颈微动,头一次开口,提了要求。

妖月和皎皎对视一眼,后者的神情简直难以理解:“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一个两个都喜欢这种年龄小的?嗯?滋味当真如此销魂?”

妖月一听到扯到曾经,也不干了:“你要说就说,能不能别扯到我身上,都多少年前干的蠢事了,你不提我早都忘了。”

说完,她看向赵招摇,道:“去吧,不过尽量快些,宫里人多眼杂,就怕有喜欢嚼舌根的。”

赵招摇下颌轻点,莲步轻移,一层层踏上台阶,站到宋昀诃跟前。

郎艳独绝的少年比她高了不少,赵招摇记得,他笑起来总十分好看,令人如沐春风,可今日站在这,他一身气势沉着,努力绷着一张脸,其实也做不出什么凶狠的神色,吓不着人。

“事情,都听说了?”赵招摇轻声问。

宋昀诃扫了一眼远处偷偷摸摸瞥向他们的妖月和皎皎,颔首,声线若沁水的冷玉:“血虫真在你体内?”

赵招摇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她想了想,问:“你信不信我?”

宋昀诃沉默半晌,轻吐出一个字:“信。”

赵招摇倏而笑了一下,脸颊现出两个小小的梨涡,女子身上浅淡的海棠香飘飘荡荡落在风里,同她人一样,是一种十分温柔的味道。

“我不知道血虫在不在我体内,我唯一能同你说的是,从头到尾,我毫不知情。”赵招摇字字如珠,“这件事,不论最后是怎样的结果,你,还有妖月等人,都别为我求情,血虫祸害众生,小十的身份最难做。”

宋昀诃哑然,道:“我知道。”

“回去吧,被人看见了不好。”赵招摇不知想起了什么,又漾出一个浅浅的笑:“其实中州秘境,我哼曲吵你的那段时日,并没有将你错认成什么人。”

她一缕神魂化身为鹿,在湖边饮水,鹿群见人来了,四散逃逸,唯独她悠闲自在,不慌不忙。远处,白衣男子安顿完手底下的人,踱步过来,伸手探了探湖水的温度,末了,将手擦干净,十分温柔地抚了下她的鹿角。

中州时,赵招摇什么样的男子没见过,出色如秦侑回,清隽如淞远,坚毅如婆娑,身边的人个个一等一的优秀,也有温柔的男子围着打转过,可性子好到这种程度的,确实还是头一次遇见。

许是岁月太长,再温婉的人在一日如一日的死寂和黑暗中,也有耐不住性子的时候。

起初,她哼曲逗宋昀诃的时候只觉得有趣,看他疑虑,惊诧,警惕,处处都是吸引人的鲜活。

后来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多少有点欺负人,见他拿着张图纸日日想着带人进剑冢,也乐意将赵家的东西交出去哄他开心。

她以为,自己再如何,也不能对一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少年郎下手。

可谁知,有些东西一再脱离控制,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特别是,前段时间她鼓起勇气说了那几句似是而非,引人误会的话,才说完,自己跑去小镇冷静了,再见,就闹了血虫的事,保不齐就让人觉得她别有用心。

这可真是,百口莫辩。

宋昀诃深深望了她一眼,道:“走吧。”

赵招摇不由失笑:“你要看着我受审?”

宋昀诃不置可否,率先踏进了小议政殿。

身为主城少君,中州帝后的亲兄长,自然无人敢拦他。

赵招摇等人进去的时候,左右和正中都已坐了人,除却一些熟面孔,还有专门负责血虫一事的十二司分部,领头者是游云。他们深受血虫之害,对这种东西可谓厌恶到骨子里,特别知道血虫出在熟人身上时,一个个气得要命。

秦冬霖居高座,湫十的座椅离得有些远。

这就意味着,今日这场审讯,她居旁听位。

赵招摇如何处置,全在君主一念之间。

见此情形,妖月和皎皎,乃至方才无诏进殿的宋昀诃,心里都不由咯噔了一下。

没多久,顶着一身风雨的伍斐也到了,这事跟他是真八竿子打不着边,可宋昀诃非派身边的人将他请过来。因而,一见眼前的情形,伍斐就懂了。

这怕是最后都要表决立场,他来帮着占个人数上的优势?

伍斐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娴静女子,笑容微滞,想,宋昀诃这怕是要来真的。

伍斐能看懂的事,湫十怎么会看不穿。

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看眼自家哥哥,后者面对她的目光,起先还镇定自若,在她看第二回的时候,宋昀诃没忍住,有些尴尬地眯了下眼。

其实赵招摇肯来,这件事,已经没想象中棘手了。

秦冬霖侧首,看向居右侧坐着的孚祗,道:“麻烦神主了。”

孚祗起身,手指中抽出几根绿色的枝条,颜色极为纯粹,宛若无暇的美玉,它们生长的速度很快,不多时,馥郁而清甜的生命气息已然覆盖整座侧殿,直到枝条落到赵招摇的手腕上,突如其来的浓雾将众人的视线遮掩住。

一息时间,眼前万物生,万物落,异象连连,仙光灿灿。

等那些嫩枝缩回孚祗的手指中,大家便纷纷收回视线,秦冬霖问:“如何?”

孚祗声音一如既往的和煦:“血虫确实在她体内,不过里面的力量并未被吸收。”

闻言,几颗提起的心稍稍落下去了些。

没有被吸收,就证明确实是不知情。

“血虫能否被祛除?”秦冬霖凝声,问。

“可。”孚祗眉目舒展,找到了最后一条血虫,不论是秦冬霖还是他,心里都松了一口气。这东西邪门,害人不浅,若是能全部摧毁,是再好不过的事。

抽出血虫,对于被寄生者而言,无异于抽筋断骨,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像是被碾碎了似的疼。

赵招摇脸色苍白,到了后面,跪都跪不住,下唇被无声压出一道道殷殷血痕,纤长的手指绷出浓烈而急剧的白,可从头到尾,吭都未曾吭一声。

湫十,皎皎和妖月先后别过眼。

宋昀诃搭在椅背上的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半晌,沉沉闭了下眼。

等终于抽离血虫,赵招摇无声软在冰凉的地面上,手脚都在打颤。

此时,以游云为首的十二司主事站出来,抱拳朝上道:“君主,臣等认为,赵招摇有接触血虫之疑,血虫从何而来也未交待清楚,需押下私狱,细细盘问。”

妖月冷声道:“游云,你是耳聋了吗?血虫力量从未被吸收代表什么你不清楚?”

游云被骂得懵了一下,旋即正色道:“妖月,你也该知道,当年中州审查力度如此之大,尚且还让这些东西搅出了大动静,中正十二司和长老院为此死了多少人,你难道都忘了不成?”

当年利用血虫想要突破到灵主境的都是些底蕴深厚的古老世家,中正十二司和长老院与其抗衡的时日,一旦外出,总会发生各种层出不穷,令人发笑的意外,到了后面,那些世家临死反扑之下,甚至连遮掩都不做了。

“当年如此,现在也不该松懈。”说完,游云再次抱拳,道:“君主,中正十二司上下一致认为,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

皎皎摇了摇头,也跟着出声:“都说不知者无罪,游云,你这一棒子打死,也未免太过武断激进,我觉得不妥。”

游云一本正经:“小公主此言差矣,当年的赵家便是参与者之一,赵招摇作为唯一存活下来的赵家嫡系,身上被查出血虫,若只说一句不知,说一句巧合,也未免太牵强。”

秦冬霖视线落在赵招摇身上,声线沉定,听不出喜怒意味:“你可知自己从何处沾惹的血虫?”

赵招摇手心里全是疼出的冷汗,她缓了缓,轻声道:“赵家入狱,我封棺前,前去看了父兄。”

临死前,他们将这要命的东西放到了她身上。

招摇,一生招摇。

如今听起来,满纸荒唐。

秦冬霖点墨一样的清冷瞳孔转了一圈,瘦削的长指点了下桌边,将方才游云的话重复了一遍:“中正十二司上下……你们也是这样的想法?”他望向婆娑和淞远。

妖月和皎皎齐齐看过来。

淞远起身,巧妙地将自己撇干净:“君主,臣不在中正十二司当值。”

从来公正无私,以严苛出名的婆娑大人嘴角扯了下,那一句“臣也认为,理当如此”在妖月又似威胁,又似乞求的目光中,愣是只绷出个“臣”字来。

良久,他闭了下眼,道:“臣等,全听君主圣断。”

游云微楞,不明白早就决计好的事情,为什么顶头上司会临阵倒戈。

秦冬霖似笑非笑,又看向难得沉着脸色的宋昀诃和一脸八卦的伍斐,问:“你们呢?什么意见?”

“臣也以为,不知者无罪。”宋昀诃道。

秦冬霖看向伍斐。

妖月反应迅速,反手给了伍斐一手肘,这十年,他们几个人玩成了一团,伍斐揉了下手肘,跟着像模像样地道:“臣附议。”

一大半的人,全在为赵招摇撑腰。

但最终决议,还是得看秦冬霖。

谁都知道,君王手腕下,全是铁血手段。

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英明神武的君王侧首,看了眼离自己有些远的帝后。

那一眼,意味再明显不过。

湫十甚至都能听到他问,这件事,到底是交给中正十二司还是长老院。

其实都没有差别,该查的事还是得查清楚,只是赵招摇落在长老院,至少会少受许多皮肉苦。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尖摁在袖口处绣着的一朵夹竹桃上,声音不疾不徐,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清冷意味:“即日起,赵招摇之事,由长老院接手。”

妖月和皎皎顿时松了一口气。

游云想说什么,又觉大势已去,只好叹一口气,再看之后妖月等人准备如何处置赵招摇。

事情既有了决断,坐着的人三三两两起身离去,最后只剩几张熟面孔。

妖月和皎皎将赵招摇扶起来,喂下修补灵力的药,湫十命从侍将她送回京都的院子。

人走之后,大殿之内,顿时陷入了一个怪圈。

伍斐拉住宋昀诃:“你等会,你先别走。”

“怎么回事?拉我过来给人撑腰?”说到这里,伍斐都觉得好笑,他一笑,双眼皮就成了单眼皮,眼睛看着小了一圈,“用完就走,连个谢字都没?”

宋昀诃拍了下他的肩头,好声好气地道:“下回请你上中州酒楼大吃一顿。”

另一边,婆娑抵着深邃的眉骨,沉声道:“妖月。”

妖月跟着他身后,去了外面。

“中正十二司不是你徇私枉法的地方,你好歹收敛点。”婆娑语气严厉,审犯人似的,但因为他方才的仗义之举,妖月没跟他计较,相反,十分乖巧,笑意盈盈地接:“好,都听婆娑大人的,大人说什么是什么。”

婆娑简直拿她没辙。

“没有下次。”婆娑越说越烦躁,觉得不仅她出问题,自己脑子里多半也有什么问题了。

妖月爽快道:“好兄弟,以后你有用得着长老院的地方,说一声就是,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婆娑面无表情拂开她的手掌,淡漠吐字:“我没有这么会惹事的兄弟。”

===

赵招摇的事落到长老院之后,在朝堂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第二日,许多闻言此事的臣子联合上奏,称血虫一事,赵招摇尚未洗脱身上的疑点,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该交由专审此事的中正十二司分部接管。

直到留影珠上中正十二司和长老院的人联合开审,帝后宋湫十坐镇,对赵招摇施展搜魂术之后,这种呼声才消了下去。

赵招摇虽然证明了自己清白,可血虫毕竟是凶险之物,湫十思虑再三,还是下令,五百年内,赵招摇居于府内,不得外出。

美名其曰囚禁,可吃喝住行,样样都没什么拘束,妖月皎皎等人时不时就去看她,陪她说话,喝茶,聊起一些奇闻趣事。

血虫已除,很少有人再提这件事。

岁月倥偬,一眨眼,半年过去。

秦冬霖和湫十婚期定了下来。

跟湫十那次小打小闹不同,这一次成亲,从策划,到筹备,都下了重功夫,流岐山和主城两位主母一同操持,任何一个小细节都经过再三推敲和思索,光是婚服,都准备了三套。

长辈们的心意不好推脱,礼部那群人更是往大了操办,因而终于挨得成亲前一日,湫十实在按捺不住,偷偷溜到了妖月府上。

赵招摇和皎皎这些时日也没闲着,该帮忙的要帮忙,此刻也都在妖月府上坐着。

从侍们奉上热茶。

湫十抿了一口,小声喟叹,眉目舒展:“太折腾人了。”

“喝盏茶,说几句话就差不多了,明日是你的大日子,早点回去。”妖月说完,曲着手指道:“若是深更半夜连累十二司来我这找人,婆娑又该对我摆冷脸,应付起来也挺愁人。”

闻言,湫十似是来了精神,问:“你与涑日如何了?我听说他府上的人日日往你府上送糕点,首饰,灵宝,心还挺诚。”

赵招摇和皎皎顿时也看了过来。

妖月摁了下额心,嘴一撇,道:“难为你大婚在即还有闲心关注我的感情史。”

湫十笑着推了下她:“你说说,详细说说。”

妖月干脆装死,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笑过闹过之后,皎皎神神秘秘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墨玉盒子,递到湫十手边,眼珠子左右转了一圈,道:“打开看看。”

湫十不明所以,看着妖月和赵招摇憋笑的脸,细细的眉往上抬了抬,手指挑开了锁。

一颗深褐色的浑圆丹丸出现在眼前,馥郁的草药香顿时蔓延开。

看起来倒还……算是正常。

她看向皎皎。

“我千辛万苦给你挑选出来的成婚礼,怕明天来不及给你,正好你来了,就当我提前送了。”

湫十:“这药,有什么用处?”

皎皎神秘兮兮地凑上前,低声道:“留给你洞房花烛用的。”

湫十顿时将盒子合上,还未来得及大义凛然严词拒绝,就听妖月慢悠悠地补充:“虽然药味明显了些,但你真有心哄,君主应当还是乐意服下去的。”

“服下去的人通体生香,手足无力,似我阿兄那样的九尾狐,尾巴都会露出来。”皎皎啧了一声:“你们不知道,阿远服下去之后,被我绑起来,那副□□涌动的情态,别提有多动人。”

妖月:“……”

赵招摇:“……”

“皎皎,你是真厉害。”

妖月竖了下大拇指,钦佩之意难以言表。

湫十可耻的心动了。

她从未摸过秦冬霖的尾巴。

要是他能红着眼,摇着尾巴撒着娇求她——

湫十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默默将那个小盒子塞进了袖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  小十即将迎来人生高光时刻。(狗头)

本章评论,前五十发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