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44章 请圣人吃杀猪饭
 
火炕盘在祖母的卧室里, 这样每天晚上就能暖和安静的睡上一整晚。

火凳盘在了大厅,大厅宽敞,镇北王府的姑娘们都来了, 也坐得下。

火凳其实和火墙差不多, 在较冷的地区, 有人将一整面墙壁中间留了空隙, 等柴火热气烧起来的时候, 整面墙都是暖和的。

往上面一靠, 每天的日子赛过活神仙。

当然, 镇北王府的建筑不适合做火墙, 相当于重新塑一面墙,太费时费力了。

所以莫少珩改成了火凳。

也就是在大厅的内部边缘,砌上一圈联通的“小矮炕”,大概只有膝盖高。

能直接当成凳子坐, 被称为火凳, 因为围了大厅一圈,自然能坐下很多人。

大厅的风格肯定是变了一些,但火凳占的面积并不大, 变化也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火凳是用砖头砌的,看上去冷冰冰的,并不怎么好看。

莫少珩干脆让府内的绣娘用锦布绣了些如同沙发罩子一样的套子, 铺点布在火凳上, 然后用大方得体的罩子罩起来,愣是让大厅多了一圈沙发的感觉。

莫少珩搞这么大仗势, 府内的伯娘叔娘,还有一府的小姑娘,基本天天都来看情况。

“咦?这是用来坐的凳子么”

“感觉还挺舒适, 坐上去软绵绵的。”

估计就是沙发的感觉。

莫少珩心道,这才哪跟哪。

正好,府内的绣娘将缝制好的抱枕也送了过来。

这抱枕的布料有些特殊,是天妃将蚕丝织成了丝绸让人送来了一些,不多。

莫少珩想着,将丝绸给任何一个姑娘,都有些不公平,干脆让绣娘缝制成了抱枕,放在大厅里面,这样谁都可以抱着玩玩。

果然,四四方方的抱枕一放在火凳上,就有姑娘不自觉地抱在了怀里。

“这是什么?跟枕头一样,但好像又不是。”

丝绸上面绣了一些花色,看上去的确漂亮。

“咦?这布料好像有些不同。”有人发现了不一样。

引来了不少人围观,“这该不

会是天妃前两天让人送来的那匹丝绸吧?”

一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抱着抱枕,坐在火凳上,一群姑娘跟找到了什么新话题一样,唠嗑了起来。

这时,莫海棠从厅外走了进来,“我怎么看着我们堂屋外立了好大一个烟囱?”

她有些不确定,这里又不是后厨,立一个大烟囱干什么。

莫海棠身边跟着一个管事嬷嬷,管事嬷嬷走向莫少珩:“世子,现在天气渐冷,我们府上得添些火盆了,我们今年是购买余州的白桦木,还是经州的兰丝木?”

无论是余州的白桦木,还是经州的兰丝木,都是一般的无烟木,但价格可都不便宜。

再好一些的无烟木,镇北王府是不用的,节约开支。

“老奴打听了一番,听说今年经州的兰丝木价格偏贵了一些。”

莫少珩说道,“且等等。”

老嬷嬷一愣,要是再等等,就只能买到一些质量差的了。

莫少珩心道,现在火凳砌好了,正好试试。

刚才就让人去烧炕了,效果应该快来了。

想了想,让人去将祖母也叫来。

祖母来的时候,永安夫人还有几个伯娘叔娘也跟在后面。

“珩儿,找祖母可是有什么事情?”祖母问道。

莫少珩答道,“也无甚要事,只是这大厅的火凳砌好了,让祖母来掌掌眼。”

祖母的目光瞟向大厅周围的一圈“沙发”。

“咦?看上去还挺好看,就是感觉怪怪的。”

毕竟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东西,第一次看到肯定会觉得古怪,等看习惯了就好了。

莫少珩扶着祖母走向火凳。

“还挺软和。”

跟凳子上垫了个垫子一样,而且看上去更加的漂亮。

祖母突然道,“你这布用的什么料子,我怎么摸着好像透着火气。”

祖母刚从外面进来,稍微一点温度差就能感觉到。

莫少珩笑道,“就是普通的杭锦。”

“不过祖母倒是没有说错,这火凳里面流通着火气呢,传递到这布料上,自然能感觉到暖意。”

莫少珩继

续道,“我想着,府上每年都使用火盆,但火盆让人闷得慌,稍微有些烟气就熏眼,容易呛着人。”

“况且每年的无烟木的开支也不小,我干脆就弄了这么个火凳试试,安静暖和又安全。”

火盆不仅容易闷人,燃烧的时候还吱吱喳喳的响,还得时常让人守着,使用起来其实挺麻烦。

这时,突然又有好几个姑娘发出了声音,“咦,这凳子……这凳子竟真透着火气。”

估计是炕烧了一会儿了,温度透过砖头直接传递上来了。

一片惊讶声。

永安夫人和几个伯娘叔娘也走上前,一会摸摸“沙发”,一会坐上去试试,惊讶到不行。

“刚才在屋外身上还带了点寒气,这一坐整个人都暖和了。”

暖意传递到身上,让人暖洋洋的。

一时间,怕是都要忘记这是冬天了。

惊讶一片,所以她们世子做的火凳,不仅仅是一圈奇怪的凳子,最大的用处在这里。

莫少珩也摸了摸,温度差不多了,让人去将正在烧的火膛的门关上,只需要留一点缝隙就可以了,这样控制氧气的流入,直接就能控制火膛里面火的大小。

放上一灶膛的木材,控制着烧的话,就能烧一整天。

一群人还在那啧啧称奇,稀奇到了极点。

怎么看都比火盆好,不仅无烟无噪,还比火盆舒适。

离火盆远了,跟没烧一样,离得近了,又被那火灼得疼。

这个火凳就不一样,坐在上面,暖意直接往身体里面钻。

火凳因为隔了砖头,又铺了一层锦,温度的确温和得多。

没过一会,整个大厅都暖和了起来。

因为烧火盆,门窗是不能全关闭的,所以哪怕烧着火盆,冷风也一个劲往屋子里面透,但火凳就可以将门窗关严实了,保温效果增加了不少。

稀奇地感受了一番,不免又对火凳本身好奇了起来。

莫少珩不免要带着人去看看烟囱,火膛之类。

然后道,“现在正在给祖母盘火炕,和火凳差不多,不过要大一些,可以睡人。”

众人:“……”

睡在上面得多舒服,怕是都不想起床。

莫少珩说道,“等祖母屋子的火炕盘好,各房也给安排上。”

各房的确也得将炕盘上,当然火凳就不用了,一个大厅堂屋有就足够了,白天要是没事,也可以自己到堂屋,一大家子也热闹。

“以后倒是不用买无烟木了。”

各房都盘火炕的话,一次花费不少,但长久来看,节约得不是一星半点,当然也不全是因为节省,而是它真的好用。

几日,祖母房间的火炕也盘好了。

祖母笑得合不拢嘴,“以前每到冬天,我这胳膊就疼得厉害,今年倒是一点征兆都没有。”

“这炕啊,被子里面全是热气,睡一晚上整个身子都是暖洋洋的。”

哪怕是世家贵族,以前也没有这么舒坦的过冬。

晚上有火炕,白天有火凳。

莫少珩也赶紧让匠工们给各房给他自己以及南一的房间的火炕也盘上,眼看天气是愈发的凉了。

砖头一个劲往府内搬,让凉京的百姓还在惊讶,镇北王府这是在大兴土木?也没看修什么啊。

而此时,莫少珩正在炕他的冬辣椒。

他种得整个镇北王府都是的辣椒,因为播种的时间晚了些,所以到现在才收获。

现在正好放在火膛上面烤,烤成干辣椒好收敛。

收获的确多了一点,有姑娘还在奇怪这是些什么,好奇的咬了一口,然后脸都辣红了,眼泪直流。

莫少珩赶紧让人去端些茶水来,这些姑娘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就算种满了所有院子,肯定不是毒药,但也不能直接往嘴巴里面放。

还好只是咬了一口,多喝点茶就缓过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吓人。”

莫少珩一笑,“这可是好东西。”

想了想,全部烤成干辣椒自然是可以的,但新鲜的辣椒的用处更多,可以炒来吃,可以做辣椒酱。

正好让人去买点羊肉牛肉,趁辣椒新鲜,爆炒试试。

只是府内没有炒锅,得重新改一个炒菜的灶台出来。

几天后,乌衣巷。

南一正抱着一罐子蜂蜜吃得起劲。

这蜂蜜是他们院子养的那两箱子蜜蜂酿的,现在天气微冷,蜜蜂都不怎么出门了。

南一去抓蜜蜂练习针灸的时候,就发现了木桶里面好多的蜂蜜。

高兴坏了,捂得严严实实的,将两木桶的蜂蜜都给掏了出来。

说来也怪,要是野蜂,被掏了蜂蜜过后,蜂群就散了,不知道飞去哪里重新筑巢了,但他们这两桶蜜蜂古怪得很,依旧没有飞走。

赵景澄看着吃着蜂蜜的南一,“啥味?给我也尝尝呗?”

蜂蜜稀有,每年也就宫里能有一两桶贡品,但看看南一,吃得跟不要钱一样。

南一:“……”

赵景澄:“等会我请你吃酸菜鱼。”

南一:“不去,今天我们府里吃爆炒羊肉和爆炒牛肉。”

刷!

周围十多个学生,头顶的雷达跟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一样。

要是他们头顶有个感叹号,一定在不停的闪。

爆炒羊肉,爆炒牛肉,是什么?

南一都吓了一跳,“你们怎么回事?你们该不会……”

赵景澄羞答答的,“学生去老师家玩,天经地义。”

南一:“……”

半响,几个学生围着南一带来的蜂蜜吃得有劲。

南一:“……”

这一群小吃货,他的蜂蜜是准备吃好几天的量,“好吃吧,这可是真蜂蜜,一点都没有掺假。”

赵景澄等:“……”

这小道士又在胡言乱语了,难道还有假蜂蜜不成?不过真的好吃,甜中还带着花香。

“要是我们也能养蜜蜂就好了,就能经常吃到蜂蜜。”

莫少珩看着一群学生也是无奈的摇头,怎么就变成了一群小吃货了

不过……

“要想养蜜蜂也不是不可以。”

正好,他那两箱蜂群出现新的蜂王了,不分巢的话就会打架。

现在天气渐冷,分巢后,这个时节蜜蜂也是最懒得逃跑的时节。

当然也得注意保暖,不然得将蜜蜂冷死。

一群正将蜂蜜喂进嘴巴的学生:“……”

吞了口

口水,“我们也能养蜜蜂?”

妈呀,怎么突然感觉这么兴奋。

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龄,想到自己也能养蜜蜂,那兴奋劲儿是无法想象的,估计和第一次养宠物时的心情差不多吧,就是这宠物独特了一点。

莫少珩“恩”了一声,然后道,“不过也就能多分出来两个蜂巢。”

“还有人想养的话,就得等一等了。”

最后,赵景澄和范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在一群嗷嗷叫的学生中拔得头筹。

其他学生泪汪汪的,特别是赵御宁,他真想养啊。

莫少珩正好给他们讲讲养蜜蜂的注意事项,其他没有分到蜜蜂的人居然也听得特别认真,当成是预备学习,反正他们以后也是能养的,只是时间要晚一点。

果然,在感兴趣的东西面前,就没有不努力的学生。

一会儿后,十多辆马车向镇北王府而去。

一群蹭饭的小吃货,顺便去拿蜜蜂。

离开饭还有一点时间,莫少珩对南一道,“带他们去大厅,那里暖和。”

一群学生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没一会儿,整个大厅都传来惊喜的叫声。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一群学生简直恨不得抱在火凳上。

“也太暖和了。”

“这凳子……这凳子居然是暖和的。”

南一:“……”

他们的火凳的确好,但这些少年也太激动了一点了吧?

估计就跟家里有暖气和没有暖气的区别吧。

抱着丝绸的抱枕,坐在火凳上,小屁股一个劲的感受着温度。

搞笑到不行。

“也太好了吧。”

“南一,你是不是天天都坐在上面舍不得抬屁股。”

“还有这个枕头,抱着真舒服。”

南一摇了摇头,“不用,我屋子里面有火炕,睡上面比这还暖和。”

一群学生:“……”

哈?

那是什么神仙屋子?

眼睛滴溜溜的转,等会他们可得去瞧瞧,现在他们实在挪不开屁股啊。

一个个的,对什么都好奇,连手上

的抱枕,都得一人抱一会儿,不给抱非得气鼓鼓好久。

“这个枕头是丝绸做的?我们家也得了一块,我娘都舍不得用来做衣服。”

其实也就外面的套子是丝绸,里面塞的锦布。

一群穿着小袍子,坐在“沙发”上的小少年,看着呆萌呆萌的。

等莫少珩让他们吃饭的时候,都还舍不得走。

火凳留给他们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莫少珩说道,“喜欢火凳?”

“到乌衣巷的铺子上去找余匠师,他能给你们安排上。”

莫少珩本来就打算将盘炕做成生意。

这可是一笔大生意,相信见过火凳火炕的人,定是抗拒不了它的好处的。

世家贵族也能在大厅里面盘个火凳,房间里面盘个火炕,普通百姓,稍微富裕一点的,火凳或许没必要,但炕也是需要的。

等这些学生府里盘上了,贵夫人们经常互相走动,有了火凳,见客总得安排在火凳上了吧。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他就不愁没有生意。

甚至,家里的大厅如果没有会客的火凳,都不好意思 自称是世家贵族。

有钱人家哪里有不安暖气的道理。

这时,布菜的嬷嬷们也上来了。

府里的人对莫少珩的这些学生也熟悉,上次酸菜鱼的时候就蹭过一次饭了。

祖母笑呵呵的问了两句,琢磨着让这些少年多吃点。

饭菜布上来,就发现了两道香味扑鼻的新菜色。

爆炒的羊肉和牛肉,味道的确香,和平时水煮的大不一样。

完全属于另外的一个菜系了。

因为是第一次用辣椒炒菜,莫少珩怕大家不适应,所以放得并不多。

还将辣椒完全爆炒了一番,尽量让它更辛香。

夹起一块油滋滋香喷喷的肉放进嘴里,一嚼,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味道就出来了。

炒菜的一个特点就是,锅气,香,入味。

羊肉和牛肉独特的嚼感,被激发出来的肉香,加上辣椒的辛香,还有一点其他调料的香味,直接刺激在味蕾上。

羊肉和牛肉算是世家贵族最常见的肉食了,

但这种吃法却是他们第一次。

一群学生小嘴巴塞得鼓鼓的,太好吃了。

府里的姑娘们也是眼睛一亮,这吃法倒是奇特,美味,最近她们在她们闺中好友面前总是要说上一两句她们府上的新吃食,羡慕了不少人。

莫少珩也是感叹,终于吃上了炒菜了。

南一边吃边看向莫少珩,他记得少师说过,水煮都是减肥的人才吃,味道不好,他以前还不怎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但现在,他懂了。

炒起来吃,才有滋有味啊。

吃过饭,一群学生还吧唧着小嘴巴回味味道。

然后嚷嚷着,要去看南一的火炕了。

现在还没到烧炕的时间,南一不得不去将人叫来,烧上炕给这些叫得唧唧的少年看看。

南一的房间就在莫少珩的院子中。

炕烧了起来,暖意被捂在了被子中。

将手伸进被子中,就能感觉到那种暖洋洋的感觉。

南一还在道,“我们府上,都盘了这样的炕,暖和吧?坏处就是睡着太舒服了,早上一点都不想起床。”

一群学生:“……”

他们也想要这坏处。

赵景澄都已经将他的脑袋钻进被子里面去了,他不要出去。

南一正将人往外面拉,也忒不讲究了。

南一还在道,“烧炕用的是普通柴火,特别节约钱,少师说,普通百姓家烧不起昂贵的无烟木,盘一个炕也是好的。”

一群学生眼睛透亮,他们不仅要火炕,火凳他们也要。

这才是冬天该过的日子啊。

本来莫少珩准备让赵景澄和范慎将分好巢的蜜蜂带回去,但想了想,他还是明天去他们府上帮忙将蜂箱弄好保险。

本来蜜蜂就不多,养没了就可惜了。

这群学生走的时候,还有点舍不得,舍不得那暖和的火凳和火炕。

第二日,莫少珩按约定让人搬着蜂箱去镇西王府赵景澄家里。

没想到一群学生也在,“我们也得学学养蜜蜂。”

多半是来看热闹的。

特别的热闹。

莫少珩作为赵景澄的老师,

到府上来,仪王妃自然不会怠慢。

莫少珩客套了两句,然后就开始给赵景澄装蜂箱了。

镇西王府的人:“……”

他们昨天听他们小世子说,要养蜜蜂,他们还惊讶了好久,也有些不敢相信,蜜蜂还能家养?

可他们小世子说得振振有词,还说已经吃过家养的蜜蜂产的蜂蜜了,特别好吃,还带着花香。

听得他们一愣一愣,连仪王妃都有些不敢相信。

没想到,现在莫少珩直接来安养蜜蜂的箱子了。

莫少珩在赵景澄的院子里面看了一圈,然后选了一个光线不错,又不会被冷风吹太阳晒的屋檐角落,让人用木材钉了一个木架,然后将蜂箱摆了上去。

莫少珩对赵景澄说道,“里面的蜂王被困在小竹笼里面,别将它放跑了。”

“平时也别让人太打扰到它们。”

“蜜蜂冬天不会出巢穴,容易饿死,得兑一些糖汁喂它们,它们食量很小,一次别放太多,等天气暖和了,它们自己会飞出去采蜜。”

蜂箱里面是莫少珩分巢分出来的蜜蜂,不算太多,但等它们定居后,繁殖起来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

赵景澄高兴坏了,跟得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赵景澄的确喜欢养这些小动物,比如……以前的那只大漠鹰王。

又比如,赵景澄院子中的一只大公鸡。

莫少珩一开始还奇怪着,怎么在院子中养这么大一只大公鸡。

就听赵景澄在跟南一讲传奇故事一样,“这只大公鸡是我逛东市的时候买的,当时它还是一个鸡蛋。”

“真的,那人就摆在地上卖,结果我路过的时候,愣是从鸡蛋里面蹦出来了一只小鸡崽。”

“我就把它买了回来,你们说神不神奇?”

听得一群学生一愣一愣的。

赵景澄是真的将他的大公鸡当成宠物在养,看这长得威武雄壮的样子,就可以知道平时吃得不错。

给赵景澄安装完蜂箱,莫少珩还得去给范慎安。

镇西王府的人看着院子中多出来的一个蜂箱:“……”

他们府里真开始养蜜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