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灵异空间通关计划[无限流] > 第35章 音乐会
 
吃完饭以后池小雏带着许唯去办了一卡通,还领他去拿了一下学生证。

路上两人走了走,池小雏带他逛了逛校园。看了操场、羽毛球场与篮球场,经过铁丝网看了一下里面打球的同学,池小雏微笑着说:“我之前在省队,还和足球队的一起打篮球来着。”

许唯:“赢了?”

“别提了,输的好惨。”池小雏无奈,“笑死,根本抢不到球。”

许唯:“你也会输?”

池小雏疑惑:“当然会啊。”

许唯没说话,之前在青运会上他看到了他最后那一枪,给他的感觉如海潮如风云般袭来,即使池小雏站在那里没动,也好像万千兵马瞬间灭顶。那是无想的一枪,许唯这些日子以来多次想着自己若是能和他再比一次,是否有赢下的机会,但每次想到都缺乏信心。

体育竞技一怕没有天赋,二怕失了武心。许唯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不败的对象,他不曾言说,却心生敬畏……和一丝无言的妒忌。

“下次……”许唯顿了顿,悄悄握紧了拳头,“打篮球,带上我。我不会让你输。”

他不可以输,他还要等着被自己打败!

池小雏本想说你一个射击运动员在篮球上较劲干什么,但看到这孩子一脸认真的表情,他也轻轻微笑:“好啊,你个子高,有的玩一定喊你。”

下午的阳光灿烂干净,在校园里的青叶上反色一圈翠金色的影子,风声经过如同金铃一般莎莎婆娑。池小雏很喜欢这条林荫长路,每次走都觉得心情舒畅放松,他喜欢在生活中寻找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所以有了学弟也想带他来看看。

这时候在主干道边上有几个穿着网球服的同学经过。看到他俩以后,其中一个女孩挥了挥手:“小雏!”

池小雏认识他们,也跟着挥手:“学长学姐!好久不见!暑假过得好吗?”

同学们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拿着网球拍的学姐说:“小雏,你喜欢听音乐会不?”

池小雏头顶冒出一个问号:“还好啊?”

“平时老看你带着个耳机,你挺喜欢音乐的哈。”那个学姐大大咧咧的,“我二姨给了我一张音乐会的门票,时间在下周末,但我们网球队那天晚上有比赛,你要么?”

池小雏一怔:“谁的音乐会?”

学姐把票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我也不了解,好像是个很有名的钢琴家。但听说他之前一直在首都或者国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来南安城开音乐会了。”

池小雏看到那张票,突然间整个表情都生动了起来,他脸色有点红拿着票笑着看向学姐:“这个真的可以给我吗!”

许唯愣了一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出现这么开心的表情,一双眼睛都像是泡在蜜酒里闪闪发光的琥珀,盈亮得令人移不开眼。和这个笑容比起来,之前面对他的微笑就像是吹过湖面却翻不起什么涟漪的风。

学姐比了一个ok:“下次记得请我吃火锅。”

池小雏眼睛都弯了,等学姐离开以后,他拿出手机,找到离开西京市以后就一直没有联络的海兰歌:“哥哥!你要来南安市开音乐会么?”

海兰歌依旧没在微信上回他。

池小雏拿着手机笑了好一会儿,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的时候发现许唯一直在看着他。

池小雏:“咳,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

许唯收回目光:“是你喜欢的人?”

池小雏一下子脸红起来连忙摆摆手:“不是的,之前在西京市的时候是他帮我在酒吧解了围,还请我吃了饭,接着又把我送回宾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却感觉很熟悉,是个又高又好看又可靠的人,我总觉得他很亲切也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但是我不记得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他这种……”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发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呼出一口气失笑:“总之,现在离喜欢应该还有点早吧。”

许唯没说话,保持了沉默。

音乐会的时间是下周末,但池小雏从这个礼拜开始就感觉到很开心。

海兰歌一直没有回消息,池小雏晚上睡在宿舍的床上想,不过只是见过一次,为什么他会这么期待再次相遇?

就好像若在茫茫迷雾之中,不知所向,随波逐流,但只要他出现就可能会觉得安心。

池小雏脑子用力去想理由,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他若不是想和海兰歌拜把子,那就是和他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好玄幻。”池小雏在床上翻了个身,被自己手腕上那个一直带着的手环膈到了,他摸了摸上面那个梵文字符,“还是先拜个把子吧!”

说完这句话,他就睡得开始扯呼。

……

首都,一栋灯火通明的别墅内。

海兰歌独自坐在书房里,盯着桌子上的两样东西沉思。

那里,一样是一个铜镯子,上面用梵文写着“因”,另外一样是一个破了的小熊,棉花都开了,里面还有碎玻璃渣和血迹。

海兰歌拿起那个破了棉花的小熊,这已经是他家第二次多出东西来了,并且很确保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东西。这个熊身上的破口很大也很整齐,很像是被某种砍刀或者斧头劈开的。

他家安保设施很不错,不会有外人进出。海兰歌沉思,假设这个熊是自己拿来的。那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拿的?

他把熊放在桌子上,将袖口挽了起来。这段时间他每天都会在手腕上划一道痕迹,不深,但是足够醒目。可是前段时间他从昏迷中苏醒以后,手上那些划痕全都奇迹般消失了,连疤都没留下一个。

海兰歌想了一下,把铜镯带在手腕上,小熊也让保姆拿过去缝好,出于直觉叮嘱她们切忌不要洗掉上面的血渍。

被缝好的熊用一个黑布袋子拉紧封口装好,海兰歌把它随意放在床头,倒了杯红酒站在房间外的玻璃露台上心事重重。

这时候他家里的座机来了个电话。

海兰歌不喜欢用手机,他的耳朵从小过于灵敏,不太喜欢贴近耳朵的电流音。

按下免提以后电话里传来了他经纪人满口京腔的声音:“爷,您下周去南安的机票已经定好了,行程我通过邮箱发儿您,您记得打开电脑查收。”

海兰歌嗯了一声,刚想挂掉,经纪人就接着说:“不过我有时候真是不懂您呐,我的爷,之前推掉了所有外地和国外的活儿宅在首都不出来,像是在等啥人,现在又说要去南安开演出。说得不对您包涵,我瞅儿您别不是有内情吧。”

海兰歌一听就黑了脸,跟着也换了京腔:“甭废话。”

经纪人:“哟,瞧您这着急上火的模样,有谁敢在这首都城惹爷您不开心了,也忒胆大了点儿吧,我让人去收拾了他?”

“醒醒吧,封建主义早亡了,现在是21世纪。”海兰歌拿着红酒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久久没有说话。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

周末的时候池小雏快快乐乐地翻了自己一件白衬衫和黑色长裤出来穿上,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揣上手机和门票就出学校去了。

他打了个车去了南安市音乐大厅,到了的时候发现门口居然很是冷清,几乎没有几个人经过。他愣了一下,觉得这个画面和预想的不同,他心想:那个哥哥,长得那么好看,明明都可以靠脸吃饭了,居然还是个这么没人气的音乐家么……好可怜哦……

他不由得对海兰歌心生了一些怜悯,心想自己到时候一定要认真听,做他最好的观众。

音乐厅门口门可罗雀,进去以后里面也冷冷清清。池小雏推开演奏厅厚重的门,愣了一下走下去,他看着那一排排空空如也的沙发座位以及只放着一台钢琴的舞台,自言自语道:“咦,不是说开音乐会么,这里怎么没人呢?”

“因为音乐会是明天。”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由于音乐厅环形的结构让那低沉的声音如涟漪一般回荡。

池小雏回过头,看到人的一瞬间眼睛一弯:“海兰歌哥哥,你怎么在这!”

“海兰咯咯咯”走了下去,目含不快之色:“彩排刚结束。你连日期都能记错?”

池小雏:“今天不是27号么?”

海兰歌宛若在看一个智障:“今天26号。”

池小雏拿出手机来看,发现果然是这样,他却没有多沮丧:“这样啊,那是我记错了。”

海兰歌:“你那么开心干什么?”

“因为我是记错了,但是我没来错啊。”池小雏仰着头笑道,“我这不是单独见到你了么?”

海兰歌闻言看向他,目光微停滞随即眉头轻轻皱起。

池小雏双手在背后握住:“你下午彩排得如何?”

海兰歌:“过了下流程。”

“只有流程啊。”池小雏仰着头眼睛发亮,“那么我可以做你第一个听众吗?”

池小雏望着海兰歌的样子就像是个望着玻璃橱窗内玩具眼巴巴的孩子。

海兰歌觉得他很狗,只不过是那种刚足月尾巴晃起来都只有一揪揪的奶狗。他眯了下眼睛:“我很贵的。”

池小雏从兜里拿出门票,用两个手指捻着甩了甩:“我有买票。”

海兰歌看了他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伸出了手,把那张门票给撕下了票根:“入场吧。”

池小雏对他一笑,立即往前跑。现场那么多排座位他一个都没挑,居然直接跑上了台,在钢琴凳上坐下占据了一半的位置。

海兰歌缓缓地走下去:“你坐这儿?”

“我觉得这才是最好的位置。”池小雏手摸着钢琴琴盖,“在这里听最清楚了。”

“你倒是懂享受。”

海兰歌走上台,挨着他在琴凳上坐下。他把琴盖打开,接着拿出一条丝绸方巾擦了一下每一个雪白修长的指节。

他抬手,扫过黑白琴键落下一片音阶,就像是一片星星叮当坠落在了玻璃上。

池小雏:“哇哦。”

海兰歌平静垂眸问:“试试么?”

池小雏:“可以吗?”

海兰歌:“随便按。”

池小雏伸出手指,试探着在键盘上敲了大概四五个音。

海兰歌沉吟几秒,接着伸出双手在琴键上弹奏,竟是以他弹下的音符现场谱了一段悠扬动听的乐曲。

池小雏:“好厉害!”

“可以一起。”海兰歌垂着眼睛说。

池小雏多了些玩心,伸出手在键盘上按,无论他按的是什么海兰歌都会给他弹出一段和弦。他对音符的掌控力和创造力极强,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最后竟然成了四手联弹。

像是天上的星星一下子坠落,掉在了钢琴里,又叮叮当当地滚落在只有两人的演奏厅。又像是孩童手里七彩的水果硬糖,滚落在午后阳光透亮的玻璃上。

一曲罢辽,池小雏把手收回,只觉得奇妙:“真好玩。”

海兰歌不说话,嘴角不知何时也有了一厘米的上扬,神情有了一些放松之色。

池小雏叹息感慨:“虽然我和你到现在只见了两次,可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哪里已经认识很久了。这大概就是一见如故吧。”

海兰歌沉吟片刻:“如果这是真的呢。假如我们已经认识很久,只是现在彼此都不记得了,你会怎么样?”

池小雏歪过头:“感觉开心啊,不然还能怎么样?”

海兰歌偏过头看他。

池小雏坐在琴凳上,没有攻击性的柔和五官上被自上而下打下的光照得像是流金岁月里的剪影:“你是很好的人。如果能早些认识你,多和你说话,多和你有机会相处,当然会很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