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望仙踪 > 8初见
 
  这一边,冷明华还在哀嚎着,着急的想着办法,而冷颜浔却将注意转移到人群中一个正在向这边走来的中年男子身上。

  此人外表40岁左右,面目端正,颔下有三寸短须,身穿洗的发白的青灰色长袍,有些落魄,却颇有气度。

  冷颜浔快步跑到男子身旁,努力向上伸手,拽住男子的衣袖道:“大叔,你就是公会炼药师吧。”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冷颜浔的表情却是一脸笃定。

  韩青书看着才到自己膝盖高度的冷颜浔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饶有趣味的问道:“小朋友,我可不是炼药师,你认错人了吧?你为什么认为我是炼药师呢?”

  冷颜浔听到此话,摇了摇头:“你不用说谎,我知道你就是公会的炼药师,你身上有药草的香味,还有天火的气息。”

  天火,是天地初开时遗落的火种,散落在个个位面。

  天火的威力各不相同,参差不齐,人们将天火按照威力,选择100种威力强大的天火组成百火榜。

  而如今韩青书身上的便是排名第98的蜂鸣凌火,此火燃烧时会发出如同蜂鸣的嗡响。发起攻击时,火焰会炸裂出亿万个火星,如同蜂群般袭击敌人,因而被世人命名为蜂鸣凌火。

  一听到天火两字,韩青书脸色一沉,目光略显凌厉的盯着冷颜浔,语气中带着些许阴沉:“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自己身怀天火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连父母双亲都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那些人已经开始注意自己了?

  “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帮我鉴定一样东西。”冷颜浔看到韩青书的表情,便知道他不想让人知晓他身怀天火的事,便不再提起天火。

  其实冷颜寻并不确定他身上是否有天火,只是感觉他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气息,并似乎看到一抹火焰的虚影,脑海中总觉得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那就是天火———蜂鸣凌火。

  韩青书盯着冷颜浔的眼睛,似乎在判断她是否说谎,但冷颜浔的眼睛太过清澈,他根本无法看出破绽。

  两人说话的功夫,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走到两人跟前,韩青书看到黑衣男子便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多说话。

  “两位,还是到里面去说吧!两位跟我来。”说着黑衣男子便往楼里面走,韩青书也跟了进去。

  看到两人往里走,冷颜浔抬脚便想跟上去,却被身旁的冷明华给拉住。

  “妹妹,咱们还是不要跟进去了,他们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冷明华虽然已经十岁,但仍还是个孩子,刚才看到韩青书阴沉的表情,便有些害怕,现在看到又跟他们进去,便更加不敢了。

  “可是现在只有他一个炼药师,必须得进去。”冷颜浔皱着眉头道。

  似乎是看出冷明华有些害怕,冷颜浔安慰道:“二哥,你别害怕,我们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佣兵工会是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他们是靠诚信做生意的。再说了,如果他们真想要对咱们图谋不轨,咱们就爆出冷家的名号,想来他们也会让几分面子。”

  “五妹,你到底有什么事啊?不如告诉爷爷,让他来做吧”冷明华明华皱着眉,仍然不想进去。

  “不行,这件事不能让家里人知道。”说着冷颜浔便不再解释,径直走进楼中。

  “妹妹,别……”冷明华还想阻拦,却没有拦住。看到冷颜浔已经走入楼内,冷明华咬咬牙也跟了进去。

  二楼雅间。

  慕钧郢端坐在桌旁,品尝着手中的香茶。

  一男子将三人带到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公子,人已经带来了。”

  慕钧郢端茶的手轻轻一颤,面上却没有变化。

  “进来吧。”

  四人进入房间,当看到慕钧郢的样貌时冷家兄妹两人都惊呆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盛世美颜?

  他的白色锦袍,一尘不染,头发墨黑,两者形成鲜明对比却又那么的和谐,似乎原本就应该如此。

  他挺直着腰杆,骨子中透出浓烈的自信却又不高傲,如同谪仙一般,让人想要接近却又遥不可及。

  冷明华正沉浸在慕钧郢的样貌中,冷颜浔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慕钧郢,或者和慕钧郢相似的人。

  冷家兄妹就这样站在一边不说话,而另一边韩青书走到慕钧郢身旁,微微弯腰行了一礼。

  “公子。”

  “嗯。”

  这时冷颜浔也是反应过来,走到慕钧郢面前,压住心中的异样“你就是炼药师大叔的主子吗?”

  慕钧郢看着眼前歪着头,眨着大眼睛问他问题的冷颜浔.心中总有一种想要冲上前去抱住她的冲动。

  慕钧郢平复了一下心情,笑到:“是啊,小妹妹,你找炼药师要干什么呀?”

  “我希望他可以帮我鉴定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啊?”

  冷颜浔看出慕钧郢似乎并没有恶意,便从袖口中拿出一个布包,从中掏出一块蜡烛,这是当初冷颜浔特意从那个读蜡烛上切下来的。

  “韩叔,你来看一下。”慕钧郢对炼药这些东西并不了解,也让韩青书过来帮忙。

  韩青书走到跟前,拿起蜡烛看了看,渐渐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将蜡烛放到鼻下,闻了闻,便问冷颜浔:“小丫头这蜡烛,你是哪里来的?”

  冷颜浔如实回答“是有人下在我房中的,我感觉这蜡烛不对,便没有点,你知道这蜡烛是来自哪里吗?”

  “妹妹,你是说有人给你下毒,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说啊?”冷明华一知道有人要海冷颜浔当场便急了。

  “都过去好久的事了,再说我不是没有事吗?”

  “那也不行啊,万一你出了点好歹可怎么办呢?必须要告诉爷爷他们……”

  冷明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冷颜寻拦住了“二哥,你先别着急,这件事回去再说,先听炼药师叔叔说完。”

  韩青书皱着眉,一脸凝重道:“这蜡烛来自中域的万毒宗,是由死人的尸油制成,毒宗修炼阴狠无比,是人人唾弃的邪宗,不过一百年前,万毒宗已经被其他宗派联手消灭了,所有邪物都已经销毁,不知道这蜡烛怎么会出现在这西北域。”

  “那会不会是当初遗漏下的呢?”冷颜浔问道。

  韩青书摇摇头,“这跟蜡烛明显是新做的,时间绝对超不过两年。”

  慕钧郢一下又一下的敲着桌子“那么就证明了一件事,西北雨一定有万毒宗的余孽。”

  听到这话,韩青书只觉得一阵恶寒,想当初众门派是废了多大力气才灭了万毒宗,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

  冷颜浔听着慕钧郢的话,首先想到的是那些万独中的仁已经有100年的时间恢复,如今恢复到什么样谁也不知道,那么他们给自己下毒,又是为了什么呢?

  冷颜浔总觉得有一个更大的阴谋是她现在还没有发现的,未来万毒宗也许会因为她一个巨大的威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