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望仙踪 > 43追杀
 
  “那是当然。”

  裁判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虽然他是城主府的手下,但他也没有忠心到要为城主送命的境界。

  霍家出了一个邪修也并不能代表什么,但问题是前脚冷家说霍家和苏家两家是邪修,现在霍家就有人被证明确实是邪修,这是巧合吗?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

  苏家和霍家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而沐阳城主近日来与苏家来往频繁,定是在做着什么交易。

  自古邪不压正,万毒宗当年就差点被灭宗。城主和他们交易就是飞蛾扑火,与虎谋皮。

  现如今冷家如日中天,家中弟子也是能文能武。是他投靠的好去处。

  最重要的是冷家那位面生的少年。他手上的的绯迷戒也显示着他的身份,在他身上裁判能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总之,这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人。冷家也不是他可以惹的起的人。

  心中思绪万千,裁判也不再多想,走上高台,宣布道:“这场比赛,冷家冷浩玄胜。”

  “慢着,”霍家家主站起身来,指着冷浩玄质问裁判道:“谁知道是不是冷浩玄将这蛊虫弄到我儿身上,并联合幽家家主欺骗大家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与人联合起来骗人?霍家家主,我幽家向来光明磊落,我说的没有半句假话!”

  幽家家主被霍家家主气的胡子都竖了起来,双脸通红的冲着霍家家主怒喊道。

  “呵”

  霍家家主一声轻呵,满脸不屑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毒宗早已消失许久,久到人们对它们已经没有的印象。你却能把他们的蛊虫能说得如此细致,难不成你见过?还是说你才是万毒宗的邪修?是你把毒蛊给冷家,让冷浩玄来害我孩儿?企图吞并我霍家,好称霸青阳城?”

  “你血口喷人。”

  幽泉被霍家家主的话记得无法反驳,想动手却又害怕被百姓认作是恼羞成怒,因而只得坐在那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以此泄愤。

  与此同时幽家弟子也上前劝说,这才让幽泉渐渐平静下来。

  裁判这时也出来打圆场:“擂台上生死归天命,霍平川输了是事实,冷浩玄胜了也是实质名贵的。”

  “实至名归?”

  霍家家主看着裁判一脸冷笑道:“好一个生死由命,实质名归,你给我等着。以后我会告诉你,你今天的话是多大的错误。”

  说完霍家家主便头也不回的别离开了,本来这场比赛也是今天的最后一场。

  听到霍家家主的话,裁判也是有些慌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找自己报仇吗?

  小心地用余光扫了一眼沐阳城主,却发现他正用毫无波动的目光看着自己,裁判当即心中一凉。

  不行,他今天不能回城主府了,不对,是以后也不回城主府了。

  他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比如说佣兵公会又或是冷家,没错,他可以去冷家。

  他可以用手中的情报来换冷家保护他,如果冷家不同意,他就去佣兵公会,然后离开青阳城,想好退路,裁判的心就没有那么忐忑了。

  向台下观众交代好今天的比赛结果和明天的比赛次序,裁判便宣布今天的比赛结束,沐阳城主再一次上台总结:夸奖了赢的人,鼓励了输的人,便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高台下,人们陆续离开。裁判看着冷家人离开的背影,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跟上去。

  他在城北宅子中留了一份物证,是沐阳让他做坏事的罪证,三年一共90多件。现在他要去取回来一并带去冷家,希望这些可以帮助自己使自己今晚顺利。

  裁判安排好一切后便转身离去,但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场万分凶险的追杀。

  冷浩玄比赛的胜利让整个冷家都十分喜悦,然后便决定全家一起吃大餐。

  厨房中大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整个冷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阴谋已经开始。

  外面天昏地暗,大风在屋外咆哮着,雷轰隆隆的响着,一时间风声雷声树枝折断的声音不断地回响着。

  一道闪电照亮了冷颜浔的眼,紧接着又是一阵轰鸣,人冷颜浔莫名有些心慌,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怎么了?慕钧郢走过来,轻轻抚摸着冷颜浔的小脑袋,柔声问道:“怎么了?是害怕打雷吗?”

  “不是,只是突然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冷颜浔摇摇头,皱着眉说道。

  慕钧郢嘴角微微上扬,柔声说道:“冷府我早已让人保护起来,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而且今天比赛,你不是也看到了吗?那药对万毒宗的邪修有用,我们赢得概率很大,你又在担心什么呢?好了,别担心了,冷爷爷他们还等着我们去吃饭呢。”

  “嗯,你说的好像也对。”

  冷颜浔点点头,压下心中的担忧。

  冷颜浔慕钧郢高兴的去吃饭,一家人围坐在巨大的桌子旁,享受着桌上的美味和这份宁静的温馨。

  而此刻冷府外正有一群人在雨中狂奔,管墨吃力地用手捂住肚子上和腿上的伤口,雨水不断冲刷着伤口,一时血水混着雨水染红了管墨行过的路。

  恍惚间管墨好像看到了那些想要谋杀他的杀手的脸,逃逃逃,他要逃走,他要活着,管墨眼中爆发出一股火焰,那是求生的渴望。

  没错,管墨就是今天主持比赛的那个裁判。

  此刻,他正被苏家派来的人追杀。

  距离冷家还有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但管墨却觉得无比漫长,双腿好像被灌了铅一样。

  管墨艰难地挪动着。他已经受了重伤,就算暂时找个地方躲了起来,没被杀手发现,但是用不了多久,他也会被发现的,所以他必须逃到冷家才能安全。

  “怎么跑不动了吧?管墨城主待你不薄,你这么忘恩负义,死的不冤。”一名杀手冷笑道。

  “不冤?没有恩,没有义,哪里来的忘恩负义?”

  管墨一声冷笑,许是流血过多,管墨一阵头晕跪倒在地。

  因为这暴雨,街上空无一人,连个可以求救的人都没有。

  管墨躺在地上最终放弃了。自暴自弃的说道:“来吧,给我一个痛快。”

  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