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HP致安妮丝 > 第40章 薄荷糖蛋糕
 
一进入休息室,安妮丝就看见两个胖兄弟在沙发旁边被德拉科训得一愣一愣的。

“你说你们两个!除了吃和睡还有什么出息!我训练回来,你们和我说安妮丝还没回来?!那我让你们跟着她是干什么的?!都这个点了!”德拉科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却能把比他高一个头的高尔和克拉布训得服服帖帖的,两个人低着头,什么话也不敢说。

高尔和克拉布看见回来的安妮丝,就像看见了救世主一样。德拉科喷完两人,正准备往外走去找安妮丝,转过来看见她进来了。

“你去哪了?你为什么丢下他俩自己跑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德拉科见到安妮丝就一通输出,根本不给安妮丝说话的机会。

“放心,德拉科,我是找麦格教授去了。有些东西没学明白,就留了一会儿,还是费尔奇把我送回来的。没事儿。”安妮丝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不然等到明天贾斯汀的事情被传出来,德拉科估计得再变出十个高尔和克拉布跟着自己。

安妮丝向来撒谎面不改色心不跳,德拉科也瞧不出什么来,只好打发了高尔和克拉布。两兄弟灰溜溜地去休息了,德拉科又和安妮丝反复强调了几遍不能乱跑,并且威胁乱跑以后没糖吃,而且期末魔药课还不能抄他卷子等事项后,才放安妮丝去睡觉。

安妮丝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德拉科的聒噪变得不那么讨厌了。

那个晚上的第二天,贾斯汀的事情就传遍了学校。但是哈利的日子在那之前就已经难过得不能再难过了,所以约等于没有变得更糟吧!

转眼就要到了圣诞节前夕,大部分学生都放假回家了——他们恨不得早点回家,没人愿意和会把人变成石头的斯莱特林传人待在一个城堡里。

让安妮丝感到惊讶的是德拉科居然圣诞节不回家,她之前一直觉得像马尔福这样的家族一定有什么每个圣诞夜一家人都要聚在桌子上吃同一只火鸡的固定节目——然而并没有,并且她说给德拉科听的时候还收到了他的一个白眼。

引起安妮丝注意的还有格兰芬多三人组,她发现昨天上魔药课的时候赫敏从米莉森身上捡了一些毛发——她要毛发干什么?

圣诞节当天,安妮丝依旧起了个大早,穿上了去年买的那套“新衣服”,别上胸针,戴上项链,虽然过了一年了,但是安妮丝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长高多少——看来明年真的要运动了。

她给霍普先生带上小帽子,拿着他到了公共休息室。今年留下了一些人,但是没看见德拉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最让安妮丝头疼的是,两个胖兄弟也在,自从上次他们跟丢被训之后,安妮丝就基本找不到机会逃离他们的手掌心了。

她看着圣诞树下一地的礼物,比去年的应该多了几倍——几乎都是德拉科的。

啧,万恶的纯血家族小少爷,等会儿帮他拆几个过过手瘾也行。安妮丝在休息室等了许久,一直没等到德拉科出来,问高尔和克拉布,他俩也摇摇头。

莫非已经起床出去了?怎么不等自己。安妮丝把霍普先生放回了床上,前往了礼堂,德拉科也不在,倒是格兰芬多三人组坐在一起,悉悉索索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最诡异的还是他们看着身后跟着高尔和克拉布的安妮丝,如临大敌一般。安妮丝和他们简单地打了一下招呼之后就坐下了,打算就在这呆到晚宴开始。

让安妮丝没想到的是,到晚宴快开始,德拉科都没出现。这让她有些着急了,虽然德拉科是纯血中的纯血,但是这么不声不响地消失一整天还是让人觉得非常担心。她正准备起身出去找人,就看见高尔看了一眼钟,又和克拉布交换了一下眼神,对安妮丝说:“德拉科让你晚宴开始的时候去休息室找他。”

“你们不早说!!”安妮丝没控制住语气,凶了他们一句,反应过来,他们估计也是被迫保守秘密。“对不起,高尔,克拉布,你们留在这吃晚宴吧,我一个人回去没事的。”

高尔和克拉布也是很想享受美食,于是便放安妮丝一个人回去了,安妮丝回到休息室,所有人都去参加晚宴了,就只看见一个金脑袋在桌子旁,从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左边,不知道在摆弄着什么。

安妮丝打算使点坏,她悄悄移动到德拉科的身后。

“呜哇!”然后突然大叫一声站起来。

德拉科被吓得一哆嗦,然后大叫一声“哎呀遭了!”

“你在干什”安妮丝站起来,打算嘲笑德拉科,却发现桌子上摆着一个蓝色的蛋糕,长得一言难尽,上面还用奶油歪歪扭扭地写着“toannies”,但是“s”似乎因为刚才的一声“呜哇!”,变成了“d”。

“这个高尔和克拉布!肯定忙着吃去了!怎么就把你放过来了,他们死定了!”德拉科咬牙切齿,手上拿着挤奶油的袋子,鼻子上还沾着一点蓝色的奶油。但是安妮丝知道人家俩人是掐着点的,明明就是他没有在时间内准备好。

“啊!s变成d了!该死!”德拉科很泄气的样子,“天知道为什么做一个蛋糕那么难啊!我看我妈妈做起来很简单啊!”

“噗,你怎么做的呀?”安妮丝看着德拉科的样子,觉得很可爱。

“我听我妈妈念过做蛋糕的魔咒,但是我不知道薄荷糖蛋糕的魔咒是什么!所以我就自己在原来的基础上尝试了一下。相信以我的天赋应该是能很完美的做出来的,事实证明,如果你没有吓我的话,成果还是很不错的!”

“你现在说话有一股洛哈特的味儿。”

“真的吗,我真的得好好和我爸爸说说这事儿了。”德拉科把挤奶油的袋子放下了,“你说你不过生日,那这个就算是圣诞节蛋糕吧,圣诞节快乐!安妮丝。”

安妮丝看着眼前这个花鼻子的小金蛋,心里感觉从来没有那么温暖过。

“虽然但是,还是许个愿吧!”德拉科把安妮丝拉到蛋糕旁。

许愿,许什么愿望呢?

就让我一直这样待在你身边吧,德拉科。

“许好了吗?”德拉科问,“许了什么呀?”

“不告诉你,告诉你就不灵验了。”安妮丝说,拿起叉子准备开动。“我可以开始吃了吗?”

“还挺神秘的,吃吧吃吧,虽然这真的是我做的第一样食物,相信一定很成功。”

安妮丝叉了一小块带着蓝色奶油的蛋糕,虽然这个蛋糕的意义很好,但是它本身真的散发出了恶魔的气息。她把蛋糕送进嘴里——确实是能尝出来是薄荷糖的蛋糕,因为,太甜了!安妮丝感觉自己牙都要化了。

“怎么样,好吃吗?”

“绝了,你赶紧尝尝。”安妮丝拿起叉子,叉了一大坨,往德拉科嘴里送。

“我就知道,让我尝尝。”德拉科毫不客气地一大口吃进嘴里,然后,安妮丝明显感觉他打了一个寒战。

“住以带难吱了!”(这也太难吃了!)德拉科去垃圾桶旁边把蛋糕吐了出来。“我再也不做吃的了。”

安妮丝看见德拉科的模样笑得倒在了沙发上,德拉科难堪地走过来,让她别笑了,安妮丝从沙发上爬起来,面对着德拉科。

“德拉科,谢谢你。我第一次有自己的生日蛋糕,圣诞快乐。”说完,安妮丝在德拉科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然后跑回了寝室。

德拉科在原地,愣了三分钟,眼睛直直的,坐到沙发上,拿起叉子,又吃了一口蛋糕,然后又去垃圾桶呕吐。

安妮丝在寝室待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脑子一热就以后还是不要学格兰芬多那群小狮子,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安妮丝的肚子饿得咕咕叫——自己并没有吃晚饭,只吃了一口薄荷糖蛋糕。她想起休息室还有一些饼干和巧克力,于是打算出去觅食。

不知道德拉科还在不在,安妮丝一到休息室,就看见德拉科已经换好衣服,很大爷地坐在沙发上,而高尔和克拉布又像两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坐在沙发对面。德拉科看她出来了,尴尬地咳了一声,调整了一下坐姿,把沙发的另一半空了出来。

安妮丝担心两兄弟因为自己又挨骂,拿了一杯巧克力就坐了过去,加入了谈话。原来德拉科并没有在训他们,反而是在和他们聊天,不过安妮丝注意到,高尔和克拉布有些不自在。

“韦斯莱一家哪像纯血统,那个穷酸样。”德拉科继续着和两兄弟的话题,看来他们又开始了日常的说坏话小活动。一般这种活动安妮丝是不会吱声的,不反对也不附和,就任由德拉科他们畅所欲言——因为安妮丝打赌被他们提到的人大多也会说他们坏话,人都是有势力和阵营属性的。所以除了安妮丝比较尊敬的人,比如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一般他们说什么自己都不会插嘴。

“真给魔法界丢脸,全家都是。”德拉科继续说。安妮丝喝了一口巧克力,然后看见克拉布在听了德拉科的话之后的拳头捏得紧紧的。

“你怎么了,克拉布?”德拉科也注意到了这个反常的现象,只见高尔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克拉布,克拉布咳了一下说:“肚子痛。”

德拉科白了他们两眼,继续说:“《预言家日报》居然没有报道学校袭击的事件,我猜是邓布利多想把这件事情压下来。我老爸说这间学校最不幸的事情就是邓布利多当校长。”安妮丝还没来得及用眼神警告德拉科,就听见对面的高尔大喊一声:“你错了!”把她和德拉科都吓了一跳。

德拉科和安妮丝对视一眼,表情都很疑惑,只见对面的高尔很心虚的样子。德拉科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高尔,安妮丝觉得事有蹊跷,于是打算先让德拉科自己处理看看。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里还有比邓”安妮丝装作不经意地踹了德拉科一脚,德拉科回看了安妮丝一眼,又盯回高尔,说:“那你说说,还有谁更糟?!”

一旁的克拉布摇摇头,高尔低下头,看不清表情,几秒钟之后,他抬起头说:“哈利·波特?”一旁的克拉布又疯狂点头。

德拉科斜着看向高尔,眼神中满是打量和思考,然后他冷笑一声:“说得好,高尔,你说得对极了。”他表情厌恶地说:“圣人波特!”

安妮丝感觉有奇怪的东西飞进了自己的杯子里,默默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不打算喝了。

“大家还真的以为他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听到这,安妮丝身体一僵,只得往沙发里缩了缩。

“那你一定知道幕后主使是谁?”高尔问到,面前的两兄弟真的太奇怪了,在一些问题上非常敏感,并且一直在引导德拉科说一些不容易被讨论到的内容。让她不禁联想到这么久以来格兰芬多三人组的异常行为,于是她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高尔,我昨天就和你说了,我不知道。”德拉科走到另一边,“但是我爸爸告诉我过我,那个密室50年前就被打开过了,他并不愿意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只说那个人被开除了。并且那个时候死了一个泥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所以这次出人命是迟早的事。”德拉科看向安妮丝,安妮丝没想到德拉科居然知道密室的内情,所以这就是他让两兄弟一直跟着自己的原因吗?

“至于这次,我希望是”德拉科脸上出现坏笑。

“德拉科。”安妮丝叫了他一声,提醒他不要过了。

“咳,希望不要有人出事吧。”德拉科翻了个白眼,说到。

高尔和克拉布一直没说话,安妮丝发现高尔的额头上似乎逐渐显露了一个疤痕,而克拉布的头发则正在逐渐变红。安妮丝眼疾手快,假装要拿起桌上的巧克力,然后一个手滑洒在了自己的腿上。

“哎呀,我的衣服!”

“你怎么笨头笨脑的,让我来!”德拉科看安妮丝原地“哎呀哎呀”的,抄起魔杖就是一个“清理一新”,帮安妮丝弄干净后,两人发现高尔和克拉布人也不见了。

“这俩人今天吃多了吧?”德拉科一脸嫌弃。“不管他们俩了,你是饿了吗安妮丝?”

“刚才吃了饼干和巧克力了,还吃了你的薄荷蛋糕。”

“别提了,我以后再也不做了。”德拉科想起来那个味道,表情更加嫌弃了。

“说起来,我给了你蛋糕,你给了我什么呢?我的圣诞礼物呢?”德拉科看着安妮丝,坏笑道。

“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吗?就在你的脸上。”安妮丝指了指德拉科的脸颊。

德拉科笑出声,“真不知道你哪里学来的这些。”

“都说啦!无师自通!时候也不早啦,我要去休息啦!”

“去吧,晚安,安妮丝,明天见。”

“晚安,德拉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