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明皇家参谋部
 
  刚开始的时候,赵玫说宣府会攻破,因为缴获颇多,京师有播迁之祸。

  杨洪一万个不信,他就在宣府,即便是没有大明的驰援,他也能够耗的瓦剌人弹尽粮绝。

  作为戍边四十余年的大将,杨洪有这个信心。

  之后,范广说大明对建州女直人进行扫庭犁穴,尤其是李满柱和董山,在不断扰边的情况下,大明可以大获全胜。

  他已经有些相信了,因为董山和李满柱正在扰边,大明要是对建奴扫庭犁穴,范广的这个课题很有意义。

  之后,范广话锋一转,就说到了抚顺丢失,抚顺怎么会丢掉呢,抚顺丢了,整个辽东都司无险可守,进退失据。

  但是范广的意思很明显,非五十万大军征战,而不可剿灭。

  因为拿下了抚顺,就代表着建州女直已经初步的完成实力上的积累,绝对不是二十万大军可以剿灭的。

  因为他们将海西、野人、建州女直全都纳入了自己的麾下,甚至包括了部分的蒙古人后裔,科尔沁等部。

  这代表着建奴将会有自金国以来,最高的组织度。

  代表着大军进剿,他们就会推出关外,大军退,则再破抚顺。

  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不妙。

  当罗通拿着自己的课业本,说到了大明因为种种顾虑南迁应天府,这事儿真的差点就发生了。

  当时很多官员的家眷都逃了!六师新丧,皇帝叫门叩关,如此种种…

  “言南迁者斩,已经没有了吗?”杨洪低声问道。

  朱祁钰点头,那是战时条例,战后自然作废了。

  罗通非常言简意赅的说道:“我们假设,当时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南迁应天府,我们有理由怀疑,至南京城后,立刻就会陷入党争之祸。”

  罗通十分确信的断言,若是瓦剌南下时,大明南迁之后,必然立刻陷入党争之中,主战和主和,立刻变成朝堂上的两股洪流,任何人都不可幸免。

  罗通的语气是极其沉重的,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彼时,瓦剌必挟持稽王尊为伪帝,天下旧臣惶惶不安,一个大明,两个朝堂,三个声音。”

  罗通指着堪舆图说道:“以最乐观的估计,在朝臣们及陛下的殚精极虑之下,三年到五年之内,平息党争之祸。”

  “介时,淮河秦岭以南,皆沦为焦土,两京两帝,两道诏书,天下思动。”

  “以陛下之宏图伟略,以十年之期,梳理朝政,再图北伐大事,攻襄阳、开封、济南等重镇,则天下大势稍成。”

  “以太祖高皇帝之神武,自起兵至正十一年起,至洪武二十四年,方平定天下。”

  “然而太祖高皇帝亦是历朝历代以来,唯一由南向北,定鼎天下。”

  罗通的课业本很长很长,大约分为了几个阶段,除了最开始的南迁,再到后面的拔掉几个军事重镇,罗通的课业还讲的有些头绪。

  到后面的北伐定鼎,就越讲越模糊,越讲越糊涂,甚至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

  大明是如何定鼎江山的?

  除了洪武大帝的神武,一众武勋的拼死力战,还有刘福通三路军北伐,将整个元朝打了个稀巴烂!

  在刘福通之前,红巾军甚至可以追溯到前宋时候!

  罗通不是神机妙算,他压根就算不到那么远,他根本都算不到。

  对于一个在延庆卫,在居庸关拦住了敌人的进攻,甚至有定胜之功的罗通来说,那是一个绝对不可以接受的结果!

  他的一生、无数大明将士的一生、无数百姓的一生,都是一个笑话罢了,刻字为奴,日盼、夜盼王化,而不能。

  而且他无论怎么算,都算不出大明有成功北伐的可能!

  而且罗通仅仅是从军事的角度去计算,他想要一个北伐成功的答案,但是他得不到。

  但偏安一隅,北伐仅仅是个军事问题吗?

  南宋初年就有北伐的实力,可是从未能打进开封城里,夺回南宋京师。

  整个礼堂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静悄悄的,有的人眼神中怒火冲天,有的人咬紧牙关、有的人攥着拳头指甲盖已经扣在掌心之中。

  没有人愿意看到那个场面。

  “好了,罗侍郎,你不要再讲了。”朱祁钰站起身来说道:“朕诚不如太祖高皇帝英武。”

  朱祁钰说的是事实,从布衣到大一统的皇帝,只有两人,汉高祖刘邦,明太祖朱元璋。

  他说自己不如祖宗即是事实,也是礼制。

  朱祁钰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京师之战大获全胜,将瓦剌人赶出了京畿,备操军、备倭军、延庆卫、宣府两卫英勇鏖战,我们赢了。”

  “这只是个假设,你看你们,一个个低着头,仿若是那一幕就在眼前一般。”

  “既没有泥马南渡,更没有神州陆沉,没有不堪回首,疮痍满目,也没有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没有恨平戎良策,无人再读,也没有金冰河铁马,心似铁,妄补天裂。”

  朱祁钰这一段话,说了赵构南渡,神州陆沉,说了岳飞在绍兴十年,在开封城下撤退的恨,朝天阙的遗憾,说了辛弃疾平戎良策无人读,心似铁,欲补天裂而不能。

  “都振奋点,课题本就是假设。”朱祁钰再次拍了拍手说道:“下一个。”

  “兴安,归档讲武堂库。”他说完便坐下了。

  罗通的情绪好久都没能平复。

  之后就是讲武堂的各种课题,比如麓川之战南甸宣慰司,比如交趾失地,比如河套失地,比如哈密卫等等,都在讲武堂的课业本上出现,讲得好坏,朱祁钰说了不算,由坐在下面的教习们评断。

  朱祁钰是皇帝,他坐在这里,看讲武堂武官讲评课题,若是教习们打的分太低或者太高,皇帝是会不乐意的。

  有一些比较大逆不道的比如范广的抚顺败,则国危、罗通的大明南迁等等课题,那就得朱祁钰钦点入库了。

  一直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中间休息了一次,这才算是结束。

  朱祁钰走在前面,杨洪、石亨等人缀在后面,他笑着说道:“昌平侯一路舟车劳顿,还听了两个时辰的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倒是让昌平侯见笑了。”

  杨洪却是有点意犹未尽,脸上的笑容从未听过,听到陛下说话,他赶忙连连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他们讲的都很有想法,很有特点,这半年的讲武堂没有白待。”

  “陛下这讲武堂,办得比我在宣府设学要好得多,臣为大明贺!为陛下贺!”

  “那这讲武堂的祭酒,昌平侯可愿为朕分忧?”朱祁钰问到了之前入门前的问题。

  杨洪看着这讲武堂,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若是陛下不嫌臣愚钝,臣自然愿为陛下献犬马之劳。”

  “好!”朱祁钰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还给杨洪准备赐席,不过不是大宴赐席那么多人,主要就是京师的总兵、副总兵、指挥使坐下来一起吃吃饭。

  饭菜比较简单,但讲武堂也是军队,不得饮酒,只是热闹一下,尤其是询问一下边方诸事。

  “这是何物?”杨洪看着朱祁钰和石亨拿出来的兵推棋盘,奇怪的问道。

  朱祁钰笑着说道:“消遣之物。”

  这次,还是宣府之战的地图。

  他还是执瓦剌,石亨执大明,双方开始了对弈,石亨是特别为难,总不能大明败吧,所下了两次,石亨都吃掉了朱祁钰的大龙,获胜。

  但同样,石亨的大龙也被拼光了,胜也是惨胜。

  这张地图,朱祁钰执瓦剌,下了十几次了,多少有点样子。

  石亨也是全力以赴,谁让他手头的兵力就那么点呢,物资再多,有人用才行。

  “昌平侯来下一次?”朱祁钰乐呵了的说道。

  他是皇帝,执瓦剌能吃掉石亨多数军队,已经很不错了,现实是,也先扔了三千尸体三千俘虏,狼狈逃窜。

  于谦、石亨、杨俊都说杨洪最厉害,朱祁钰自然要试试。

  在棋盘山,阿噶多尔济率领的鞑靼部可不会逃跑,这张图打多了,他多少还是有点心得。

  在这种理想状态下,应当不会死的太难看。

  杨洪看了两盘也明白了规则,笑着说道:“陛下这兵推做的,颇为有趣,居然还有夜不收。”

  “那臣恭敬不如从命,与陛下手谈两局。”

  兴安依旧是裁判,没过多久,兴安就高声喊道:“起大雾了!”

  堂而皇之、十分明显的作弊,兴安也多少看出来了,不作弊,陛下输的就太难看了!

  “北,大风!”兴安立刻深吸一口气说道。

  这作弊的频率实在是有点太高了些。

  朱祁钰挠了挠头,不知不觉中,他的大龙已经被吃掉了,但是他的斥候,连对方的主力布置在哪里都不清楚…

  朱祁钰没过多久就投旗认输了。

  随后,他不服输的他又开了两把,依旧是执瓦剌,但是结果都是被迅速的吃掉了大龙,还摸不到北,唯一一次就探到了主力在何方,仅此而已。

  这怎么打!

  他要是也先,他也跑,这一共没两刻钟的功夫,他朱祁钰就输了三次。

  杨洪俯首说道:“陛下,臣对宣府太熟悉了。”

  “而且臣以为,这兵推棋盘不过是消遣之物罢了,比如战场之上,其实有近三万余义勇团练,加入守城,有近七万余百姓,参加了土方作业。”

  “这是在这兵推棋盘上绝对看不到的。”

  朱祁钰点头,随即问道:“昌平侯,以为这讲武堂如何?朕打算将打不动了的将军们,都集中在这讲武堂里,平时负责授课、研判。”

  “若是等到了战时,则研判这仗该不该打,该怎么打,调集多少粮草,又要调集多少军备,总不能每次瓦剌来,就急哄哄的京师出塞,然后折戟沉沙。”

  朱祁钰又在抄方法了,大名皇家参谋部,由经年老将组成,负责为皇帝出谋划策。

  类似于五军都督府类的机构,至少给出皇帝一个该怎么打的大概轮廓。

  他没打算给自己设限,只是让老将们发挥自己最后的余光,再照耀一下大明。至于以后子孙时候受限,那就不是他能管得住的事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他管不了那么多。

  杨洪却面色颇为犹豫,他试探的问道:“是文渊阁,还是翰林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