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55章 逃出亚马逊(8)
 
【???】

【我看不懂, 但我大受震撼】

【卧槽我人傻了】

【牛哇牛哇】

【姬佬真人生赢家,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做女孩子的最高境界不是给男神生猴子,而是让男神给你生兔子(狗头叼玫瑰jpg)】

【而且不是一个, 而是三个同时】

【姬佬: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

弹幕彻底炸锅。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直播观众默默点开回放, 把时间线拨到打猎一行人刚遇到巫婆兔的时候。

那时天色渐暗, 没遇到什么大型猎物的覃果有些兴致缺缺, 懒洋洋地薅着路边的花花草草, 所过之处跟被除草机碾过一样光秃一片。就在这时, 他偶然抬眼一扫, 忽然发现远处飞快蹿过一丝雪白的身影, 快得就像一道闪电。

如此巨大的身躯,动作却轻盈快捷得不行,一闪即逝,让人忍不住怀疑那是不是眼花造成的幻觉。

要不是那一身毛发在绿油油黑压压的茂密雨林中太过扎眼, 他估计都发现不了。

“有东西!”覃果振臂一呼,瞬间精神振奋了起来,二话没说扛着枪就往那抹身影消失的方向疾冲而去, 两下就窜得没影了。

同一个队伍的同伴早就习惯了他说风就是雨的行事风格,条件反射一样抬脚就跟在他后面追了上去。

三人瞬间就将小黄小焦大茅全部远远甩在了身后, 徒留三个没来及反应的人留在原地一脸懵逼, 面面相觑。

小黄擦擦汗:“这也太快了……”

“人家的等级至少c级往上, 都是大佬。”大茅在原地清点了一下比以往都要丰富的猎物, 情不自禁地咧开嘴傻笑,“咱就在这里等?说不定他们回来, 咱就又有大家伙可以吃了。”

“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小焦有些担心,他不像大茅那样心思乐观,再厉害的玩家也是人啊, 而在这森林里,但凡长得招摇的生物都可邪门了,完全超出人类的认知范围。

那边覃果的动作非常快,金利微和容珍紧跟在后,照理说,他们是追不上那个不明生物的,可覃果一边猛追一边不忘抬枪盲狙,不知是不是手感逆天,那东西还真让他打中了。

中枪的巨型生物动作越来越慢,双方的距离渐渐缩短,离得近了三人才发现那是只大肥兔子,还是长得贼可爱那种。

容珍迟疑了一下:“这兔子能吃吗?”

金利微实时转播鉴定结果:“那是森林副本特产巫婆兔,是魔法少女兔的最新变异,长相可爱个性凶猛,攻击力强,肉质鲜美。”

【很好,鉴定没说这玩意儿会诅咒】

【最新变异,新到百科没更新?所以鉴定没鉴出能力?】

【破案了,怪不得有金利微跟着也中招了】

【命中注定要给鹿鹿生兔兔的嘿嘿】

“那就是好吃!”

覃果自动过滤了其他在他看来无用的信息,只留了肉质鲜美四个字在脑中回荡。他收起枪又拿出了棒球棍,他可不想兔子身上浑身枪眼,会影响食用体验的。

稍微活动了下手臂,他神情专注而凌厉,像只凶猛矫健的狮子一样爆发力十足地冲了过去,猛然一蹦窜起很高,把棒球棍在空中抡圆了就往兔子脑袋上狠狠砸去。

一旁围观的容珍不由得感叹:“和兔子一比,你看起来才是野兽啊。”

甚至都没要两人帮忙,覃果如同顶级掠食者一般凶猛而冷酷地捕猎,他沉着脸,一顿操作猛如虎,不一会儿就直接把兔子敲死了。

整个过程过分简单粗暴了,容珍和金利微都下意识捂住脸不忍心看……主要是兔兔长得太无辜太可爱,心里负罪感怪强烈的。

呜呜呜,对不起。

都怪你太好吃了。

顺利地捕猎到兔子,看着这好几人抬着也觉得吃力的巨大体型,他们都有些兴奋,丝毫没有察觉到有诅咒悄然降临在自己身上。

一路上他们各走各的相安无事,直到打猎组兴冲冲地回到小部落,因为打到大猎物而高兴得摇头晃脑走路带风的三人,第一件事就是和迎面过来的姬雪鹿击掌。

【如果他们一回来就和南总击掌,岂不是】

【太过刺激,禁止想象】

【一天到晚就知道雪鹿雪鹿,这下好了,怀孕了吧(狗头)】

【咳咳,只有我一个人好奇怎么生兔兔吗】

【花季少女喜当爹,国民男神竟揣崽,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关注大型奇幻连续剧《一胎十宝:□□大佬的三个带球跑娇妻》】

【要素过多】

时间线拉回现在。

为了整理现在混乱的情况,他们全都进了容珍的空间,超大的豪华浴房。浴房里有着清冷又干净的香味,能让人稍微冷静一点。

耳边的嘈杂渐渐远去,姬雪鹿极力控制着自己骂人的冲动,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里嗡嗡直响。五人面面相觑,无语凝噎了半晌,终于被迫接受了这个荒唐至极的事实。

南熙永手里还拿着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烤肉,他随便拍了拍灰尘就机械地塞进嘴里,原本香喷喷油滋滋的烤肉也丧失了它应有的吸引力,他神情呆滞,味同嚼蜡。

好家伙,他以为自己要帮助孕妇顺利生产已经够离谱了,没想到游戏总能一次又一次地颠覆他的世界观与认知。

半个月内不解除诅咒就会生兔子……这像话吗?况且怎样才能解除,敢不敢给点线索?!这支线任务根本就是两眼抓瞎嘛!

姬雪鹿神色复杂地扫过表情一个比一个难看的队友,顿了顿,强自镇定道:“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这兔子生不出来。”

深受打击的三个男人绝望地瘫倒在地板上,一副世界坍塌魂不附体的模样。

容珍慌得连瞳仁都晃个不停,呼吸都有些凌乱了,他的理智几近崩溃:“不对,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功能!它骗人的吧!”

“森林副本怎么会出现魔法?!”

“串台了啊!”

覃果深深地自闭了:“让我死……”

而金利微傻乎乎地捧着肚子,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不过他的关注点显然不同:“因为和恩人击了掌,所有就有小兔子了吗?那……我是妈妈了?不对,我应该是爸爸啊……”

或许是受了诅咒的影响,容珍的情绪变化很大,平常温柔细心偶尔崩坏的成熟男人,此刻像个被强迫的良家妇女一样指着姬雪鹿,连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他看起来又气又委屈,眼睛和脸颊都红了一片:“要是你不摸我,我,才不会怀啊!”

“容哥,是你要和雪鹿击掌的。”南熙永听不过去了,忍不住提醒选择性失忆的队友。

“我不管,”容珍委屈巴巴地把嘴巴一瘪,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南熙永,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怀兔子的又不是你!”

“好好好,我错了哥。”

南总一个头两个大,根本招架不住。

怀孕魔咒,真是可怕。

连性格也会变化这么大吗!

姬雪鹿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伸手放在金利微的腹部感受了一下,底气不足地说:“你想想,不和人接触是不可能的,不是我还会是别人,所以还不如是我,对不对?”

容珍红着眼睛瞪她,不说话了。

而金利微的神情渐渐由怀疑人生变得平静温和,甚至有一点点温柔的错觉,他将大手覆盖在姬雪鹿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上,轻轻说:“如果真的要生,我会不会死啊。”

“想什么呢,不可能的。”姬雪鹿认真地看着他,赶忙否定他的胡思乱想,她坚定道:“我会尽快帮你们解除这傻缺诅咒,相信我,最坏的情况一定不会发生。”

“你愿意生,我还不愿意当爹呢。”

还以为有了她的保证,金利微会和往常一下变得心里有底一点,但他这次却一反常态地愣住了,艳丽的欧式大双和羽毛一般浓密的睫毛忽然染上了红晕和湿意。

他抬起眼,用从来没有过的受伤与心碎的眼神望着她,长睫一颤,像掉珍珠似的落下了一颗泪:“你不愿意……”

“可,我都有宝宝了……”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们了?”

晕期的反应,除了身体上的变化外,心理上也会变得脆弱敏感情绪化,过分多愁善感。还他妈假孕诅咒,这根本比真孕还真!

金利微突如其来的眼泪让姬雪鹿倒吸一口凉气,她像是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连连后退几步,瞳孔地震:“太可怕了……”

她一把抓住南熙永的手臂,用求救的眼神看他:“南总,怎么办!”

南总:“……”爱莫能助jpg

“大家冷静。”姬雪鹿硬着头皮,试图唤回他们的理智:“稳住别慌,你们现在都被诅咒影响了,拜托清醒一点,至少努力抗拒一下!”

金利微闻言浑身一颤,他双手抱膝,像极端缺乏安全感的受伤小动物一样把自己慢慢缩成了一团,默默地把脸埋在膝盖上轻轻抽泣,看起来格外可怜。

【爷怜爱了】

【快说你愿意!快说你爱他!】

一见金利微默默流泪,容珍也不知怎么被带动起来,汹涌的复杂情绪一下子上了头,他控制不住地也跟着哭了起来,两个大美人黯然神伤,梨花带雨,哭的让人心碎。

【呜呜呜娇娇哭包老婆】

【姬佬怎么忍得住啊我的妈】

【我有罪,幻肢支棱起来了】

【u1s1,鱼圈顶流哭的真漂亮,想狠狠欺负,小脸通黄jpg】

【弹幕人均lsp实锤】

南熙永深吸一口气,脑门上有两股青筋在突突地跳,他无可奈何地轻轻推了姬雪鹿一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要不……哄哄?”

姬雪鹿:“……”

哄你大爷。

“你们多学学覃果,”姬雪鹿被两个大男人哭的头痛不已,她伸手指向躺在地上一言不发不为所动的覃果,恨铁不成钢道:“你们俩看看人家的心态,多稳,一点都不受诅咒的影响!”

“我想开了。”强心脏覃果飞快度过崩溃期后,平静又呆愣地盯着天花板出神,他喃喃道:“不就是几只兔子,有什么大不了的。”

姬雪鹿:“就是!”

“姬雪鹿不愿意,我生下来自己养。几只兔子又不是养不起。”覃果用类似看渣男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头一次连名带姓、语气不善地喊她。

姬雪鹿:???

作者有话要说:  踩点!

么么啾感谢在2021-09-13 20:53:29~2021-09-14 23:56: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年糕精 30瓶;咿呀 4瓶;飞飞、claiii、十六夜、来瓶儿橙味汽水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