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李浩宇秦快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结局
 
  究竟怎样才能伤到他?秦快算是被李浩宇与刘久救下,抽身而退,看着文果快速愈合的伤口,心中产生了绝望。

  白雾一阵涌动后,文果被寒霜剑洞穿的胸口处竟是愈合如初,目光看向秦快,随即整个身体便是动了起来,空中一阵流光划过,下一刻秦快便是遭受重击,轰地一声砸向地面。

  白灵心中一阵惊呼,李浩宇与刘久怒目看着,却是无力再战,秦快如同提线玩偶一般被文果捉拿提摔,很快便是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随后文果像是玩腻了一般,就要对秦快使出致命一击,秦快的体内却是突然涌起一阵青光,将文果弹了出去。

  文果有些好奇,也不急着出手,便见秦快右手虚握,落在远处的寻踪剑飞寻了过来,秦快握住,剑身上突然延展开一道青线,如同青叶上的脉络延展而开。

  而秦快整个人身上同样是泛起绿意,浓稠的血迹在慢慢变淡,伤势也是在恢复中,文果耐心等待着,他也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一切,不然多无趣啊。

  不过让文果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一滴蕴含着大量真气的精血居然到了秦快身边,眼见着就要融入秦快体内,文果挥手驭出白雾想要将其拦下,却是差些被那滴精血上的力量灼伤,同时他也感知到了精血上蕴含的皇者之气,想到了什么。

  秦余一已是昏迷了过去,他体内的气息若有若无,文果眉头一皱,这秦快不是皇家之人,也是吸收不了这滴精血的,两种真气相冲他也是会爆体而亡,等等,秦快,他也姓秦,不会也是……

  文果想通这点的时候,那滴精血已是彻底进入了秦快的体内,文果冲了过去,一拳便是砸向秦快的脑门,秦快岿然不动,身体流转的青光突然一闪,化作了一块无形之盾,将文果的这一拳拳力抵消,文果又欲出拳,秦快也是动了。

  寻踪剑绿意盎然,散发着无尽的生机,对文果来说却是极为厌恶,剑锋袭来便想挥手打开,却不想其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紧跟而来,文果有些恼怒,轻喝一声,白雾席卷而来,秦快被逼退。

  吸收了青光与秦余一的精血的秦快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目光更加锋锐,出手间更加认真,不言不语,默默挥动着手中的剑,稍作停顿后又是扑了上去,一剑斩散白雾又是朝着文果的各处而去,一时之间两人竟是打得有来有回。

  秦快也是有些恍惚,像是回到了少年时期,与文果切磋的时候,不过一声厉啸将秦快拉回了现实,文果硕大的拳头发出音爆之声,从秦快的太阳穴处擦过,而秦快的耳中却是有鲜血溢出。

  秦快折身便是一剑,文果不退反攻,提腿踢向秦快的腰腹,此刻在秦快体内血脉中的皇者之气也是终于爆发,文果察觉到了,避让寻踪剑的同时收腿就要往远处躲去,秦快周身闪起的赤黄之光已是爆发开来,将他周身的白雾冲散。

  接着秦快出剑,文果架起双臂去挡,却还是被强烈的剑意冲了出去,倒飞砸在了地面上。

  文果从烟雾中冲了出来,手臂上也是出现数道细痕,便是被秦快的剑意所伤,烟雾还未完全散去,秦快又是俯冲而来,携着赤黄之光整个人也如同化身为剑一般,正面迎着文果就是劈了下去。

  一道数丈长的剑芒陡然出现在文果的头顶,文果目光一凝,双掌结印想要将其化解,却不想这也是秦快的虚招,那滴精血不但蕴含着秦余一的力量,还将旧周传承下来的对达尔巴德的封印之法传入了秦快的脑海之中。

  寻踪剑脱手而出,秦快左手泛红,右手泛黄,两掌同时印出,文果终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可剑意太盛,将他牵制在了原地,秦快的双掌已是落下!

  以师傅李浩宇和自己的剑意结合,作为压制,山河真气与周循真气封印而出,秦快早在先前便已作出了计划。

  剑芒砸下,文果陷入地中数寸,同时还在抗衡着两种真气对他的封印,秦快眉头紧锁,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未将他封印,就在此时,瓦砾中突然窜出一道黑影,径直刺向文果。

  一道半虚半幻的人影手持着魔影剑刺中了文果,剑尖点在文果的眉心上,那人回头看向秦快,笑了笑,又看向白灵,随即慢慢在消散,白灵看见那道熟悉的人影,想出声挽留,却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三种真气流转于文果身边,文果也是发出了不甘的怒吼,与剑意抗衡下抽调出的力量却是完全受制于三种真气,“啊啊啊!!!”

  随之便是炸起一道笼罩了整个岐城的白光,无声无息,将一切归于平淡……

  三年后,苍州玖城,天陆宫泰安殿中,秦余一穿着明黄色的金龙锦袍坐在龙椅之上,其左手下方为赵提兵,右手下方为勾冲,还有数位老人同样也是当年望苍村的老人。

  结束了例行的朝会后,秦余一留下了赵提兵,“赵相,可有秦快的消息?”

  “禀陛下,不知,自一年前有人在文家村见过苍秦王后,便是没了消息。”赵提兵稍稍有些发福,两鬓也是有些泛白。

  秦余一退了赵提兵后,却是自言自语,“帝皇留给我来当,你倒是去潇洒了呀,兄长。”

  文家村,文大牛白发苍苍,健硕的身子有些佝偻,一手环抱着一个婴童,其眉目间与文果有七八分相似。

  有人推门而出,比文大牛还要高了半个头,正是文果,“爹,秦快说他多久回来啊?上次回来还是去年了,半个月没他的消息了。”

  “秦快有他的事要做,哪像你,要不是秦快三年前把你带回来,算了,不说了,去去去,帮你媳妇打打下手,饭菜做好了就叫李老弟和王妹子过来。”

  “好嘞,爹。”

  秦快在蜀道旁卧龙村遗址简单祭奠了卧龙村一众后便沿着来路返回,故地重游,心情却是不一般。

  到了俞州江边的时候,又是想起了曾经听到的那首哀怨的曲子,不由得照着映像轻哼了起来。

  一名路过的少女恰好听见了,疑声问道:“你怎么会这首曲子?”

  秦快循声回头,看见少女模样惊了一下,眉眼中竟是与师傅有几分相像,施礼道:“偶然听过,姑娘知道曲名?不过姑娘倒是与在下认识的人有些相像,不知姑娘名讳?”

  “那当然,这是我娘亲谱的曲,名为昭昭,随便问女子姓名也不怕唐突,不过本姑娘不一样,我叫陈思羽,你呢?”

  “秦快。”秦快想起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不由嘴角泛起笑意。

  “你笑什么啊?秦快对吧,既然你对这曲子这么喜欢,要不要去见见我娘?”

  “恭敬不如从命。”秦快抱拳。

  便是跟着少女上了渡船,船身随着江面起伏,秦快也是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梦:

  他回到了仗剑少年的时候,骑着大黄马,所遇不平事便是以剑平之,好不快活。

  “你是来杀我的?”

  “嗯,我的剑渴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