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越农女养家忙 > 第三章 出发
 
  折腾了一上午,江小雪也感觉有些累了,于是就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江小雪是在一阵叫骂声中醒过来的,此时炕上已经没有江友孝的身影。“不要币脸的小贱人,以为自己是千金小姐,还想躺在屋里等人伺候吗?”江黄氏那尖利难听的声音飘荡在江家院子的上空,同时也飘进了江小雪的耳朵里。

  江小雪疑惑,江黄氏这是在骂谁?貌似自己就是在屋子里躺了一天半,难不成是在骂自己?

  紧接着李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娘,雪儿受了那么重的伤,身体还虚着,您就让她再养两天吧!”“养什么养,村里哪家的孩子不磕磕绊绊,就她娇贵,还得养上两天,她不去打猪草,猪饿死了怎么办?”

  江小雪气结,合着她还不如一头猪。院子里,小明涛背着一个比他还大的背篓,奶声奶气的说:“奶,你别骂姐姐了,我去替姐姐打猪草,一定不会让猪饿着的”“你替个屁,你去打猪草谁来挖野菜?”说着扭头对着二房的屋子骂道:“死赔钱货,还不赶紧起来去给老娘打猪草,还要老娘亲自去屋子里请你吗?”

  江小雪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老太太也太能骂了吧。这样想着江小雪挣扎着下了地,穿好鞋。还行,能站稳,就是头有点晕。

  她扶着墙慢慢地走到门边,打开门,对着还在骂人的江黄氏说:“奶,你别骂了,我这就去打猪草,顺便也让村子里的孩子看看我头上的大窟窿,告诫他们千万别惹家里的大人生气,不然的话头上会被打一个大窟窿。”这是江小雪自穿越以来第一次见到江黄氏,江黄氏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灰蓝色粗布衣,上面倒是没有补丁,黑亮亮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在脑后盘成圆髻,长条脸,薄嘴唇,脸锋鼻,一双三角眼看人时比毒蛇还要阴冷。

  江黄氏一听,这还得了,被别人知道自己把亲孙女头上打一个大窟窿,出去以后不一定怎么被村子里的人指指点点,今天万万不能让小贱人出去。于是咬牙说到:“既然伤还没好,就回屋里好好歇着吧,打猪草的活儿让你大堂姐去。”

  “是,奶奶,那我就回屋歇着了。”江小雪恭敬的回道。说完关上门向着炕边走去。另一边,属于大房的东厢房里,江翠翠气得咬牙切齿:凭什么让自己去打猪草,自己这双手可是用来绣花的,以后还要嫁给富家公子当少奶奶的,都怪那个该死的江小雪。

  尽管江翠翠再怎么不想去,那边江黄氏已经叫喊开来:“翠翠,还不赶紧去打猪草,把猪饿死了,我看你们这一大家子喝西北风去。”江翠翠只能不甘不愿得背着竹篓出了院门。

  二房屋里,江小雪思考着明天该怎么办,虽然江黄氏今天不让自己打猪草,但以江黄氏的性格,是不会允许自己闲着的。既然这样,那明天自己就去山脚下打猪草吧,顺便看看山上有什么能吃的东西。自己的这具身体可能是失血过多,自她穿来以后总觉得身上冷和头晕。她也得看看山上有没有什么补血的食物或药材。要不然把身体搞坏了,她就是有再多的发财计划也没有机会去实施。

  古代农村晚饭吃的早,基本家家户户都在天黑前吃完晚饭了,江家也不例外。吃完晚饭就是洗脚上床睡觉了,江小雪家现在进行的就是洗脚这一项目,只见江小雪的一双瘦巴巴的小脚放在深约十一二厘米的木盆里,李氏蹲在地上用手轻轻搓洗着江小雪的小脚丫。江小雪刚刚说要自己洗,可是李氏说她头上有伤,坚决不让她自己洗。江小雪无奈,只能由着李氏。江小雪洗完,就轮到江明涛了,小孩子坐不住,一开始怎么都不肯洗,后来李氏和江小雪好说歹说才答应乖乖洗脚。江明涛挖了一天的野菜,早就累坏了,洗完脚后就盖着被子睡着了。接下来是李氏自己,因为江友孝下地干活脚是最脏的,所以排到最后。

  等到所有人洗完脚,李氏端着木盆把水倒进院子里挖的用来排水的沟渠,回到屋里,上好门栓,把木盆立在墙边,然后就打算上炕睡觉。李氏扭过身来,发现江小雪呆呆地坐在床上,“雪儿,你怎么了?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哦,”江小雪应了一声,乖乖睡下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江小雪突然想到二房一家人是睡在一张炕上的,这张炕就相当于现代一张双人床加一张单人床那么大,没有很挤,但也没有多宽敞。江明涛还好,只是个小孩,只是面对江友孝就有点尴尬了,毕竟自己内心是个26岁的成年女性,幸好中间还隔着李氏和江明涛,要不然自己今晚真要变扭的睡不着觉了。侧耳听了听,李氏和江友孝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已经睡着了。

  虽然他们的女儿已经不在了,但是自己会代替原主孝顺他们,带他们过上好日子,这样的话原主应该也能放心了。这样想着,江小雪闭上眼睛,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早晨,江小雪是被李氏穿衣服的动静叫醒的,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没有亮,大概4点多。她坐起来,麻利的穿起了衣服。

  李氏看到她的动作,疑惑的问道:“雪儿,你起这么早做什么?”“娘,我要去大别山打猪草,顺便看看山上有什么吃的。”“雪儿,猪草娘去打,你伤还没好,再睡一会儿吧。”“娘,我不睡了,正好在屋子里躺的头晕,我就当是去散步了。”“那好吧,雪儿,如果感觉身体不舒服,就马上回来。”“知道了,娘,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李氏得了她的保证,放了心,轻手轻脚地下了炕,江小雪紧随其后,母女两个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栓出了房门。

  院子里,李氏轻声对背着背篓的江小雪说道:“雪儿,猪草能打多少就打多少,别逞强。”“知道了,娘,那我先走了。”接着在李氏慈爱的目光下走出了院门。

  江小雪走在山村的小路上,呼吸着晨间微凉而又甘甜的清新空气,心情不禁变得美好,古代农村的空气就是好,远非现代被污染的空气可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