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越农女养家忙 > 第十章 吃饭(4)
 
  说完讨好的对江黄氏说:“娘,小孩子难免贪吃,回去儿子会好好说她的,您就不要再生气了。”

  江小雪不禁对这个便宜爹有些失望,他终究还是站到了江黄氏那边。

  他低声下气的哀求并没有减轻江黄氏的怒火,反而是他把窝窝头让给自己儿女的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江黄氏的双眼。

  在江黄氏的心目中,二房除了江友孝都是下贱的东西,给自己端屎倒尿都不够资格,根本就不配吃窝窝头那样金贵的东西。江友孝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向她发起挑衅。

  她目眦尽裂地对江友孝说:“老娘是造了几辈子的血孽,才生下你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娶了媳妇忘了娘,好好的粮食非要给两个赔钱货,自己饿着肚皮耽误了地里的活计还不得你几个兄弟替你干,那么大的人了,你还要不要脸皮,让你几个兄弟养着你们一家吃白饭的?”

  “娘,你别这么说,雪儿她们是我的孩子,不是什么赔钱货,她们也有帮家里干活,儿子是真的不饿,不会耽误地里的活计的。”江友孝满脸无奈地说道。江友孝也很头疼,为什么自家亲娘那么不待见自己的媳妇和孩子。

  江黄氏见儿子为了这两个小贱人跟自己对着干,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她劈手夺过江小雪和江明涛手里的窝窝头,说:“不饿就拿回来,正好省着晚上吃。”

  江小雪手里拿着窝窝头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就被江黄氏夺走了,心里要多气愤有多气愤,死老妖婆,江小雪在心里大骂。

  “奶,那是我爹的口粮。”江小雪小脸扬的高高的,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意思很明显,赶紧把老子的窝窝头还回来。

  江黄氏看到江小雪这个样子,更加怒不可遏,“死赔钱货,谁允许你跟老娘这么说话的?小小年纪就不知道尊重长辈,长大了还不知怎么败坏我们老江家的名声。”

  “奶,尊重长辈也得长辈值得尊重才行,都快饿死了谁还有闲功夫去尊重长辈,尊重长辈能有命重要吗?”江小雪一本正经的争辩。

  江黄氏看着江小雪那副无法无天的样子,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老二,还不快管管你家的小骚蹄子,老娘供她吃供她喝,还惯着她跟老娘顶嘴,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娘,那窝窝头是我给雪儿和明涛的。”江友孝弱弱的说道。

  “你给的怎么了?你给的也是老娘……管着的粮食,老娘才是这个家的当家人,粮食给谁还轮不到你来做主。”江黄氏气势冲冲的说道。

  江黄氏终究还是没敢说粮食是她一个人的,万一让自己的男人和孩子寒了心,那她现在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可就到了头。毕竟她能在家里发号施令,作威作福全凭自己男人的纵容和几个儿子的孝顺。

  江友孝被江黄氏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吓了一跳,身子不由得抖了抖,江黄氏长期的打压使得他内心深处对江黄氏有着深深的恐惧。

  但他余光瞥到自己饿的面黄肌瘦的两个儿女,再看看吃的白白胖胖的小妹和大房家的大侄女,心里越发难受的紧,也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勇气,低声对江黄氏说:“娘,您就给雪儿她们分个窝窝头吧,好歹他们也是您的亲孙女,小孩子扛不住饿,再这么下去儿子怕他们的身子坚持不住。”

  “放你娘的狗屁,乡下人哪家不是这么吃的,就你生的两个赔钱货娇贵,你以为家里的粮食是大风刮来的,有粥吃就不错了,还想吃窝窝头。”江黄氏见江友孝还想要自己的窝窝头,斜吊着一双三角眼,恶狠狠地说道。

  在江黄氏眼里两个窝窝头可是一个成年男人一顿的口粮,怎么能进了两个赔钱货的肚子呢,简直是浪费。

  江友孝被江黄氏骂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出来,只能呆呆地看着自己老娘。

  江黄氏看到江友孝迟钝木讷的样子就觉得厌烦,自己其他几个儿子个个都是能言善辩,机灵圆滑,唯独这个二儿子老实愚蠢,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要不是看他种地肯出力,江黄氏都恨不得没生过这个儿子。

  江小雪看着江友孝被江黄氏怼的哑口无言的样子,心想,自家老爹对上江黄氏实在是不够看,还不够江黄氏塞牙缝的。

  看来,要想江黄氏以后不克扣她们二房的饭菜只能靠自己了。

  “奶,你的意思是我们家已经贫穷到没有粮食的地步了,那为什么大伯母她们都有窝窝头吃,就算要节省粮食,也没有道理只克扣我们二房的粮食吧,要节省也是大家一起喝米汤。”江小雪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江黄氏,丝毫没有因为面对的人是江黄氏而有一丝怯懦。

  “砰!”江黄氏把手中拿着的铜勺重重地往桌上一扔,伸出手指指着江小雪大骂:“老娘才是这个家的当家人,粮食怎么分配由老娘说了算,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老娘冲。”

  江小雪看着眼前指着自己的手指,江黄氏的手很瘦,手指又黑又长,上面还留着又长又尖的指甲。

  此时,江黄氏的长指甲就在江小雪鼻子一厘米处,差一点就要戳到江小雪的鼻子上了。让江小雪有一种想要把它狠狠扳断的冲动。

  但江小雪清楚地知道她不能那么做,不说江黄氏是她的长辈,动手打长辈是被大魏朝的律法所不允许的,就是自己的爷爷和几个伯父也不会坐视不理,搞不好今天什么都得不到不说,还得挨一顿胖揍。

  于是她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躲开江黄氏的手指。抬起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瞪着江黄氏:“奶,要不要把村长叫过来,问问他给躺在屋里什么也不干的儿媳妇稠粥和窝窝头吃,而每天在家里忙里忙外累的腰都直不起来的儿媳妇只有一碗米汤,这样对不对,要是村长说对的话,我以后就再也不闹了,你给我们二房分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