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六道仙尊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幕后之人
 
  第六百二十五章 幕后之人
吼!
一股强烈的波动瞬间将毕凡掀飞,就连毕凡身上的龙鳞护罩都险些被打破,光芒也黯淡了一些。
但毕凡并没有理会,他的眼睛直看着黑天。
他看到,黑天昂天咆哮,发出野兽一般的叫声,修复的双手紧掩着额头的眼球,浑身抽搐,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有用!”
毕凡的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这染满龙血的一掌,比他施展太乙二式乾转时还要好使十倍。
他能够感受得到,黑天身上的魔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减弱。
毫不犹豫的,毕凡身法催动,划过一道弧线再次向黑天疾射而去。
黑天似乎感受到了危险,一只手掩着额头,一只手放下,眼睛充满杀意瞪着毕凡,口中大声叫喊道要杀死毕凡,并且举起手向毕凡挥击而来。
黑天的力量很强,每一次拍击都有混沌神尊巅峰的力量。
虽然毕凡的龙鳞能够硬扛这一击,但毕凡并没有硬扛,他利用灵活的身法闪过黑天的攻击,来到黑天面前,气血剑势斩出。
将黑天的脸连带着掩着额头的手都斩出一道血肉模糊的深痕。
魔气疯狂漫出,修复着伤口,但毕凡的速度更快,伤口还没有修复,他的第二剑,第三剑便已经落下。
直接将黑天的头连带着手都劈开。
那眼球再一次露出来。
眼球看着毕凡,猛地一缩,似乎很惊恐的样子。
毕凡手握太乙剑,轻轻撕拉,鲜血酒在太乙剑身上,将剑身都染上了一层淡金色,一股股莫名的波动自太乙剑身上散发出来。
眼球看着沾满了龙血的太乙剑,疯狂地扭动,竟然像是要逃跑一样,并且有一股股冲击波向毕凡压来,要将毕凡压退。
毕凡身上龙鳞护罩出现,将一层层冲击波抵挡在外面,他靠近眼球,在眼球那似人化的惊恐目光中,狠狠地将太乙剑插在其中。
“啊,毕凡,我和你势不两立!”黑天双眼翻起,瞪着将太乙剑插在他额头眼球的毕凡,开口大叫,他全身疯狂扭动,身体像是要化成液体又像是要凝固起来之间不断徘徊。
他的双手举起来,虽然不断幻化,但依然狠狠地要向毕凡拍下。
就在双手举到一半时,蓦然停止。
黑天的瞳孔瞬间失去了焦距。
这是将他解决了?毕凡一直用神识笼罩着黑天,自然感受得到黑天的举动,感受得到黑天的生命波动正在快速下降。
他的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天碑核心应该就能解脱了吧?
毕凡心中暗道。
“什么?”
突然,毕凡感觉到黑天那快要消失的生命波动蓦然回浮,变得强烈,与此同时,黑天身上的气息也是瞬间变得磅礴,深不见底。
一股极端恐怖感觉涌上毕凡心头。
毫不犹豫的,毕凡拨出太乙剑,身上更加强烈的剑势绽放,将周围空间引爆。
太乙二剑,乾转!
轰!
恐怖的爆炸之中,黑天的头连带着那眼球瞬间爆碎,化成一片黑色粘液后被气血波动净化。
虽然将黑天的头都打爆了,但是毕凡的心情却依然凝重,那股极端危险的感觉还没散去。
突然,毕凡身法展开,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在他残影消失的那一瞬间,一双大手紧紧地拍在他刚才所站立的位置上。
距离黑天百丈开外,毕凡看着没有了头的黑天双手合在一起,眼神凝重。
“那眼球不是魔气核心吗?怎么打爆了那魔气还在?”
毕凡眼神越发凝重,他感觉中, 那魔气波动越来越强烈,而且那魔气的气息也似乎变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感受过一样。
魔天的身体化成黑色粘液,粘液流动,修复着魔天的身体。
另外,还有另一股波动自魔天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似乎是被排斥一样。
毕凡看到,一枚发光的球子自黑天身上飘出,闪烁着荧荧光芒,正是天碑核心。
但现在的天碑核心之上布满了黑色纹路,散发出来的波动,更多的是邪恶,诡异。
身体修复着的黑天伸出手,抓住天碑核心,他身体的皮肤衣服也逐渐成型。
那并不是黑色衣服,而是纹有复杂纹路的黑色锦袍,而黑天头部,他的脸也变了,那是一张妖异的脸,脸上有一道痕迹一直漫延到左眼处。
在看着那张脸时,毕凡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后咬牙彻齿地瞪着那张脸。
“宿!囚!神!”
此时的黑天的脸,已经变成了宿囚神模样,而且身上的气息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感受着那有些熟悉的气息,毕凡知道,这正是宿囚神。
宿囚神目光看着毕凡,眼中有些惊讶,随后,他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个弧度,“我想是谁差点抹杀我的魔种,没想到是你,你竟敢来到十一空间,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
宿囚神虽然是笑,但是毕凡却能感受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无尽压力,那股压力压得整个试炼空间都似乎要崩塌,此时的宿囚神比在天渊时给毕凡的压力更大。
只是站在那里,毕凡就有一种蝼蚁面对大象般的错觉。
太恐怖了。
“这里的魔气,是你留的?”毕凡开口。
“当然,除了我,谁还有这种能耐?”宿囚神似乎很高兴,并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炫耀似的对毕凡问道:“你可知这天碑是什么吗?这是太古时期一个大宗的镇宗灵宝,八十多万年前,我曾经要将这灵宝收服,没想到这灵宝却难以收服,我只得种下魔种,一点一滴的吞噬灵宝,终于将灵宝完全镇压,成为了我的手中之物。”
一边说着,宿囚神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天碑核心。
毕凡心中惊讶,他没想到,这天碑竟然是来自太古时期。
“那黑天也是你派来的?”毕凡开口道。
“那家伙?”宿囚神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洒下一枚魔念恰好让他得到而已,他得到魔念的时候,却毫不自知,生命已经掌控在我手中,成为我的魔仆,只是没想到,他差点就让我的计划失败,真是该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