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模因界 > 第一章 林秀
 
  冰冷,抖动

  虽然道观的门是木制的,但关闭的已经很紧了。而且香炉也在缓缓冒着青烟,屋里的温度也有24.5°。

  可是林秀依然觉得寒冷无比,身体仿佛感觉不到了一样。

  “这次,怕是真的…熬不住了。”

  林秀,男,29岁,浙州绍市人。他在18岁的时候被医生诊断出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ALS)。也叫渐冻症,没错,和霍金同款的那种。

  在他听到医生诊断自己活不超过两年的时候,他感觉一切都好似一场梦境,自己不可能得这种病。可是医生再三确认,因为这种病症的罕见,医院的很多领导都亲自观察确认没错。

  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变成彩色的电视剧在播送。而自己,就是一场黑白哑剧,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从小的时候看到自己家养的狗狗老死的时候,他就对死亡有了一种强大的恐惧。看到充满活力的生命慢慢沉暮,消失,属于它的痕迹也在世界上慢慢消退,到最后自己连记忆中形象都变得逐渐模糊。

  他恐惧,他怕自己有一天也会消失,甚至和老狗一样被遗忘,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知道。可惜上天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渐冻症,世界四大无法根治疾病。纵使霍金那般的名誉和地位也找不到治疗自己的人。

  父母八方寻觅治疗方法,纵使知道无法治疗,也想让林秀能活的更久一点。可是这种生命一点一点消退的感觉,身体越来越僵硬的感觉让他愈发恐惧。

  在经历了半年时间的各种治疗,正规的.偏门的,不仅没有效用,身体也越来越僵硬。而这时,为了活下去,林秀已经不局限于现代科学的医术了。他探索各国神话,古籍,企图能有治疗自己的方法。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科技世界,神神鬼鬼的不过是过去人书中所写的神话传记罢了。在探寻的过程中,他试过拜佛,信神,求过圣水,也被法师开过光。买过赎罪券,也做过善事积过德。然而并没有用。

  直到,在一座没什么香火地私人道观中,看到了一点希望。观主是位耄耋之年的老道,然而其神采奕奕,双眼丝毫浑浊都没有,一眼望去,真是让人不禁赞叹好一位道长。

  因为林秀的苦苦哀求,道长收下了他,但是告诉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治病救人长生不老之术。只不过是对调养身体,修身养气略有心得罢了。

  从那天起,林秀就留在了道观。道长传给了他一篇内丹养气法诀,说是法诀,其实和什么修炼法门没有任何关系,世界上也不存在这种事物。只不过是调理身体的经书。然而,这法诀确实真的对他的身体起到了作用。林秀依照法诀的补身养气之法,每日以子午卯酉四次,每次一刻钟,静坐养气换身。不过数月,身体的僵化竟然有了减缓的效应。在配合一些体操锻炼,每日默诵《黄庭》,拜天地二字。调理身体。就这样,被诊断活不过两年的林秀竟然生生的坚持了十多年,如果让当初看病的医生知道,或许会怀疑人生。

  然而,终究是撑不住了。

  “我才29,竟然没撑过师傅。唉,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甘啊,好在当初让父母又生了个弟弟,或许,已经没有牵挂了吧?我也会和大黄狗一样,在世上的痕迹一点一点消失吧?”

  “不甘心,那么,消失之后还会有感觉么?我是谁…我在想什么。啊,怎么越来越黑了,咦,黑是什么?我有点不理解……我……又是什么?”

  伴随着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暗,世界好像扭曲了一样。最后,双眼合闭,一切都成了虚无。

  某处莫名的空间,这里似乎没有颜色的定义。似乎是黑,似乎是白,似乎是混沌色,又好像没有颜色,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别扭。但又很顺其自然。这空间的大小仿佛也无法定义,只见得一块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板材定在空间之中。在这似乎可以被称呼为陆地的板材上,竖立着九座同样材质的方形门板。为什么说是门板呢?不知道,似乎定义就是这样的。

  时间,似乎也没有了定义。好似一秒万载,好似一瞬永恒。某一刻,其中一块门板猛然一震,光芒,似乎在上面亮了起来。是彩色的光芒,可以被定义的光从门板上发出,整个空间似乎也因为这光芒而活动了起来,空间中的色彩开始运动。

  “我……是谁?我在哪?”

  哲学两问,一抹能思考的意志被震动的门带到了这里。

  “想起来了,我是林秀。我在道观,我没挺住。”

  一团彩色的光球在门上飘了起来,在四周游荡。

  “这里就是死后的世界?原来真的有冥界,或者说是阴间。我现在是鬼混状态?太棒了,有鬼,有魂魄,就说明了人死后不是一片虚无,。还能感知自我,明白我是我。呜……”

  林秀很想哭,像个29岁的大宝宝一样哭,可惜光团并没有泪腺。也没有眼泪。

  “嗯,这似乎无论和哪个种族神话中的阴间都对应不上。这九座大门怕是有几百米高了,咦……我怎么知道这是门?算了,不管了,似乎是投胎的门,我是不是进去了就能投胎了。不同的门对应不同的物种,有可能。”

  名为林秀的彩色光团在四周飘来飘去,并且颜色一直在变化,光团一直在抖动,似乎其中的意志思想在运动。

  “喂……这里有人么?有阎罗王么?有死神冥王么?我可以做一个打杂小鬼么。我不想投胎,我听说投胎后记忆全无,我就不是我了。好不容易死了没消失,我可不想主动洗去记忆。”

  光团在喊到,然而并没有声音传播出去。

  “怎么回事,什么人都没有。莫非这里不是冥界。这些门是什么,都是没有颜色的,倒是我身后这个亮着光,不会是它把我摄过来的吧。”

  拥有颜色的门再次震动了起来,一缕缕信息化作光芒在像外扩散。

  林秀看着散发光点的门扉,主动触碰了上去。一缕信息出现在了思维当中,虽然无法描述,但是却能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听懂含义。

  “真理……门

  启动,第二大数……超脱……开始。上一……大数……失败。

  重启……选择……

  选择确定,超脱者,多元伟大种,目标确定拥有一次不可思量。模拟,同化,融合……”。

  “这,这是什么声音。直接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不对,现在我没有脑海”。林秀惊讶道。“在道观的时候到是看过一些网络书籍,经书里也有机缘一说,不会是什么机缘吧。”

  想了想后,林秀对着大门喊道:“你好,真理什么门,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门上的光点突然划分出更多,朝着彩色光团飞去。这是在传递信息,林秀理解了。

  “超脱者阁下,代号真理之门,向你问好。”

  “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么?你能说说原因,目的么。我想我很乐意听到你的话语,如果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我会努力做到的。”话闭,林盛在心里小声说到。无论有什么目的,我好像也没法反抗,说不定我自己都是被人家救活的。顺其自然吧。

  “超脱者阁下,吾之代号,真理之门。被创造与此,在吾的数据库里没有创造者的概念,仅留下一个超脱的信息。吾于无限多元诸天世界寻找超脱之谜。”

  原来如此,有点类似于神话传记中的器灵。林秀想了想再次说到:“好的,真理先生。你称呼自己为我就可以了。吾的话有点小尴尬。那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原因又是什么。”

  “谨遵超脱者阁下命令。超脱者阁下拥有一次不可思量,用阁下的理解方式来讲就是你是一个无穷大到无穷小的变量。在时间无限恒长的条件下,空间不变的情况下,拥有一丝超脱的机会。而这机会就是超脱所需要的。宇宙无垠,但是总体的量是固定的,生命无限,但是无论是强是弱,寿命短暂还是亿万。都不过是被限制在了这茫茫的大宇宙之中。就像被限制在了鱼塘里的鱼,永远没有脱离鱼塘的可能。因为鱼塘就那么大。但在我的核心中,记载了原初超脱者的事件。”

  林秀听的很震撼,什么茫茫宇宙,生命万千,超脱世界。自己不就是怕死才进的道观么。可惜自己的世界是科技的世界,根本就没有长生。但是听完这一番话。明显宇宙生命不少,甚至有长生超脱的可能。这真理之门无论如何选择自己,这都不是属于自己的机缘么。无论如何都要把握住机会,活着,长生,超脱。

  长生,是一个充满了魔力的词汇。古今中外,多少帝皇天骄对这个词汇求而不得。它满足了一个生命最本能的欲望。因为只要拥有长生,那就一切皆有可能。金钱,权利,力量,进化。都包含其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