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高科时代的武术旋风 > 第六章,崩坏的战斗?
 
  
每当游戏玩家能够比较完美的学会一套武术之后,系统便会自动弹出来一些附加奖励,除了御剑飞行,还有凌波微步、金钟罩、狮吼功等等具玄幻色彩的招式。不过这种附加奖励对于玩家的学习武术的完成度要求较高,考核的时候动作必须做到和系统推送的演练的招式达到百分之六十的相似,每一位玩家往往都需要练习很久才有可能通过。
丁力看得目瞪口呆,在场外观战和自己亲自下场的感觉果然不同啊。果然有些事要亲身体验才刺激,丁力看着两个人激烈的交锋,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待在场上战斗的场面了。
“你躲个屁啊你,这还能打完了吗。”
“废话,你不打我我不就不跑了吗。”
“你废话,我不打你我上来干嘛来了。”
“你废话,就是知道你上来是要打我的,所以我要跑啊。要不然你站在那别追我,我去打你。”
“嗯嗯,好的。行个屁!”柳斩虎说着话又向文尘冲去,又不是傻子,站在原地等你打。两个人打了一会儿,不分胜负,扯了一会儿皮又继续开战。柳斩虎拳拳破风、招招致命,每一招都带有护体光晕,文尘刚柔并济,轻柔如风。丁力看着两人缠斗,羡慕不已。他之前只是知道武林风云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游戏,他也看过老爸的比赛,不过那时都没有亲自玩过,只是看见老爸和其他的选手被全息投影在巨大的平台上对战,对于武林风云的体验和认识都不深。场边做观众和亲自下场下踢球的感觉果然不同。
上一次是替老爸捧起奖杯,我一定要拿到自己的冠军奖杯,丁力握着拳头发誓。
“太酷了!”丁力知道,自己见识的精彩成分,还远不到这个游戏十分之一,其他游戏中打怪升级、探秘寻宝的套路在这里也是有的,如果每一部分都这么精彩的话,那确实如朱涛所说——这里是一个梦幻的舞台。
......
“抱歉抱歉,您不上啊,也是,你怎么好和我这个晚辈一般见识呢。万一输了,名声不就全毁了。”朱涛向惠文方丈拱了拱手,以示道歉。
“去外面吧。”惠文被气得脸色发紫,不愿意再搭理朱涛,向远山发话。远山闻言,向朱涛等四人拱拱手,请大家走出佛堂,到刚刚看路过的练武场上集合。一百多个和仍然一动不动的站着,双手握拳,拳心向上,提在腰际,风吹不动、雷打不晃。朱涛正睛看了看,他今天的对手就在这些人里面。惠文也站起身看向人群,不过站的很远,看来想要把比武全权交给远山。
“你随便挑一个吧。”远山钻研佛道已久,定力非凡,面对朱涛的时候还是动了一些恼火,冲着他轻蔑地说。
“姐夫,上!”朱涛退后把郑钧推了上来。
“......”远山的脸抽筋了。
“......”张浩、独孤雁和郑钧全都有茫然了,他们也没想到朱涛来了这么一下。
“......”下面的和尚全部微微晃动了一下,他们许多都是自幼学武,身体倍儿棒,听力也是非常好,早已经听到朱涛的话,本就窝着火气,这一下顿时有种想要群殴他的冲动。
朱涛全然不觉,反而露出一种阴谋得逞的坏笑。张浩看着朱涛两眼,眼珠一转,看了看站立着的年轻和尚,微微一笑,拽着郑钧去角落里避开了所有人,应该是叮嘱一些和比武有关的东西,半晌后才回来。
“好了?”
“OK,你们一起上还是单挑?”郑钧摆开架势,弓步开立,拳掌交错、一前一后,冲着一群和尚抛了个媚眼。
“你们有意思吗?”远山无奈,他知道这不过是朱涛等人想要坏他弟子门的心境,如果和尚们生气了,气急败坏地上场,出手肯定不如心平气和的时候稳重,朱涛等人的胜算也会大一些。可是这激将法也太明显了,把少林寺弟子真的当成傻子了不成。
“惩恶出列。”远山在人群里面扫视了一眼,叫出了一个距离郑钧最近的和尚。他虽然不屑于郑钧和朱涛的做法,想了想,却还是叫出了一个年纪最大、最稳重的弟子。这个和尚眉清目秀,也就将将二十出头,头上光溜溜的反着光,看起来更加年轻,仿佛十七八的样子。郑钧一愣,险些下盘不稳跌倒,这个名字,是把他当成恶人了?他真想大喝一声,我才是惩恶。郑钧之前是一个人民警察,本职工作正是维护社会治安、打击犯罪,只不过和朱涛等三人相识之后便辞职留下来帮他们了。
“是!”惩恶答应一声,嗓音嘹亮,迈出一步立好,他与郑钧几乎面对面,似乎察觉了郑钧神色的变化,快速打量他一下,然后转身跑到远山面前双手合十,低头行了一礼。
“你和他比一场。”远山冲郑钧使了个眼神。
“是。”这一声很轻,惩恶身走到郑钧身前,其余的和尚全都按照远山的手势后退,让出了场地。
“阿弥陀佛,施主请。”惩恶诵了一句佛号,向郑钧微微弯腰行礼。
“你们这一天天的,演戏似的,不累吗。”
“习惯了。”惩恶说着话仍然保持着双手合十直立在原地。
“哼!来了。”郑钧微眯起左眼,右脚在地面用力一转,用力攥了攥拳,然后猛地冲出去,探出右拳,炮弹似的,要将拳头送向惩恶的脑袋,惩恶眼神一凛,没有想到这家伙速度如此快,刚要出手阻拦,郑钧却脑袋向后一仰,接着整个身体又退了回去。
郑钧已经将双手提在胸前,双脚不停地起落着,在原地轻轻蹦跶,时前时后,时左时右,脑袋也是左右晃动,黝黑的瞳仁儿紧紧盯着惩恶,寻找攻击的机会。
惩恶没有想到郑钧的速度像炮弹似的快,郑钧同样也没有想到惩恶能跟得上他的反应。朱涛等人站在一旁认真观战,只是看郑钧试了这一招,便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下。郑钧本是退伍军人,受过专业的训练,学的是生死格斗技,惩恶竟然能跟得上他的速度,当真不简单。
“截拳道!”惩恶动了,他知道,截拳道打得就是快准狠,若是被郑钧占得先机,几乎没有办法翻盘。他双手变成鹰爪,随时准备捉住郑钧的拳头,右脚贴着地面,轻轻向前挪动。郑钧绕着惩恶蹦跳着,注意他的一举一动,惩恶同样看着他,鹰爪前探。郑钧见状,向后仰了一下,双脚不停地跳动,保持机动。
惩恶继续向前,后脚也向前挪动了一步,紧接着他确是双目瞪圆,他的后脚还没有踩稳,那个黑乎乎的拳头已经快要贴近了他的鼻梁,惩恶哪里还敢想他什么时候近前的,脑袋向右一歪又是一仰,并且急忙用左手变掌,左臂格挡并且一真,用暗藏的寸劲将惩恶的拳头震开,并且猛地击出自己的右拳攻击郑钧。以攻做防,以攻换攻。
惩恶的眼睛又是一瞪,好像快要滚出眼眶了。他差点苦笑出声来。郑钧完全不对他这样的拳头做出防御,只是将上身轻轻向倾斜了几寸,而后一只大黑皮鞋腾地而起,向惩恶的右腰猛地横扫过去。惩恶没办法急忙撤回右拳变掌,挡住他这左腿,谁料郑钧腿劲太猛,惩恶向后一栽,就在此时,惩恶突然看见了郑钧挑眉一笑,知道大事不好,猛地下蹲连带向后推走,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向前一倾,郑钧的右拳已经抓住了他的左臂。
惩恶的右拳抵住了郑钧的胸口,没有使出多少力气,郑钧的左爪却已经抓在了惩恶的脖子上。清风拂过,演武场寂静无声,刚过一分钟,比武已经分出胜负。这一下不光是朱涛等人,就连惩恶的师弟们都有种心惊动魄的感觉,有少数入寺不久的小和尚光头上还留出了一些汗珠。
“承让。”两人收回架势,面对面站立着,郑钧一句承让,已经赢了。张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只教了惩恶两句话,一是速战速决,因为少林寺地和尚们每日勤奋练武,耐力惊人,二就是利用身体优势。张浩已经大体将演武场上的和尚们观察了便,这些和尚大都十七八岁到二十刚出头,还没有完全发育好呢,郑钧却是一个将近三十的高大男人,身体的客观条件要比这些和尚好得多。
“你的速度确实快。”惩恶感慨一句,有种挫败的感觉,不过不重。
“你的胳膊还需要长。”郑钧又挑了挑眉。
“哈哈哈,施主说的是。”惩恶释然一笑并不介意。他的胳膊不如郑钧长,郑钧几乎不用防御,只要拉开距离就可以避过去,惩恶的拳头却可以打中他。惩恶的败势就是从攻击郑钧那一拳开始的。早前他打量郑钧时,发现了他的腿既没有郑钧的腿粗,也没有郑钧的腿长,所以不用腿,可是比武的时候,胳膊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用。客观因素,有时候也会影响到输赢。
“师傅,输了。”惩恶先是向远山无奈地说。
“不错,心态很好。”远山点点头,没有因为惩恶输掉了生气,反而赞许地笑了笑。待惩恶回到队列后,所有的和尚都面面相觑,不敢相信惩恶这么快就输了。但是即使如此,年轻和尚们也没有窃窃私语交谈,这纪律性快要比上军队了,郑钧余光一瞥,有些怀念。
“原来你是军队的人。”远山看着郑钧问,
“已经退役了,之前是特种兵。”郑钧铿锵有力地说,所有人都为之肃然。曾经作为中国的一名士兵,是郑钧一辈子的骄傲。远山直视郑钧,又看了看郑钧右手腕上若隐若现的伤疤,
“阿弥陀佛!”他双手合十,向郑钧行了一礼,
“阿弥陀佛!”慧文方丈和其他和尚全部向郑钧恭敬地行礼。郑钧一愣,骄傲地一笑,双手合十回了一礼,回到正在叹息的独孤雁身边,拍了拍她的肩。
“慧文方丈,签合同嘞。”朱涛蹦跳着跑回佛堂内。
“......”
......
丁力站在擂台边,左右转动眼珠看着空旷的街道,熙攘的行人,偶尔还回头看看身后。崆峒派和武当山的比武已经结束了有一阵子,崆峒派技高一筹,武当山输的也不算丢人,比武非常有看头。日薄西山,苍穹如血,清风卷起古道上的灰尘,为寂静的古城添上了一落寞与无奈。
“嘿嘿,我来体验一下。”丁力快步跑上了擂台,擂台百十平米,距离地面也不过一米多高,却让他有种恍然如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感觉。竞技,这是真正的竞技,根本就不是什么游戏,是能够亲身体验到的竞技!丁力站在擂台上活动活动了拳脚,打了一套少林罗汉拳,而后后看着巨大的城门发呆了半晌。
“我得赶紧做任务去!”城内的玩家都已经离开了做个古城出去做任务去了,有的去一些‘密地’寻宝,有的去做任务寻找武功秘籍增强实力。丁力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提升实力,别的不说,就单单那些附加的‘功夫’,已经让他羡慕得不行。
“去原始森林之中猎杀幽冥雪狐,成功可随机得到一本秘籍。”
“去原始森林之中擒获飞天鼠王,可到就近城市内换取一本秘籍。”
“去原始森林之中猎杀火焰狼王,取得炽焰狼牙,可作为打造飞剑的材料。”
“......”
丁力点开臂环上的按钮,一个小电子光幕出现在眼前,这个光幕也许是这个世界里面唯一的一个非古风的东西了。屏幕上的任务,密密麻麻的一片,看的人眼花缭乱。丁力总算知道为什么一片悠然地原始森林立在古城旁边了,因为大部分的任务都是围绕着原始森林进行的。其中也有一些诡异的,比如:玩累了的话可以到凉亭内与人对弈一局,赢的人可以听到丁皇亲情献唱一首。看到这个消息时,丁力一脸地无奈。
“去原始森林!”丁力跃下擂台,顺着古道,向城外的原始森林跑去,直觉告诉他,这座森林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