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高科时代的武术旋风 > 第八章,落在新人最多的地方
 
  
将惩罚运动做完了之后,丁力重新登入了游戏。进入游戏前,他正好看见了老爸洗完澡进了卧室休息。他蹑手蹑脚地走进门拿起那双假肢查看了一番。丁凯峰今天喝了许多酒,呼噜震天响,并没有发现进门来的丁力。
屋里面灰蒙蒙的,只有一滴滴泪水在屋外照进来的光亮下晶光闪闪。现代的高科技已经发达到能够制造出能够和人的身体神经连接起来的假肢,几乎和正常的躯体相差无几,不但外形可以按照客户的要求定做,就连动作也能做到像真正的肢体那样灵活,几乎影响不到生活。
然而,假的就是假的,靠这样一双假拳就能够把一拳打晕,如果是真正的神拳,又会有怎样的力气啊!
‘吱嘎!’门轻轻的关上了,一点光线都透不进屋子里面,一双假臂整齐地摆在桌子上,看不出有人动过。比黑夜还漆黑的眸子闪着漆黑的光,良久之后融进了黑暗里。
“再来一次!”丁力发了狠心,这次一定要完成一个任务。他决定先看看中央城市区找找有没有和他一样的新人一起组队。
“你先别走!你给我的呆在这,我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游戏。”丁力出现在小铁屋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那个慈祥的老爷爷大喊。虽说这个老爷爷只是一个人工智能,但是丁力总觉得自己就是被他从高空扔下去的。谁让现在人工只能都做得这么逼真了!
“老爷爷,您的原型是谁啊。”丁力眼珠一转,好奇地问。老爷爷听了他的话,果然端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丁力知道朱涛是一个蛮有情怀的一个人,像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工智能角色,大多数情况下,都在现实生活中有原型。
“世界之主是我的儿子!”老爷爷看着丁力,骄傲地说。
“独孤胜!朱涛的师傅!”丁力长大了嘴?眼睛也瞪得溜圆。
“正是!”独孤胜扶着下巴上不长的胡须,老态龙钟地说,神奇怡然,哪里还能看出人工智能的样子。
“怪不得!”丁力确实没想到朱涛会把已经去世的师傅带到游戏里,不过想想却也合情合理。他从老爸嘴里面知道了一些朱涛、张浩和独孤雁三个人的故事。这个在很大程度上是朱涛为了实现师傅的愿望而研发出来的推广武术、促进武术发展的游戏,把独孤胜前辈的人工智能放在这里对每一个游戏玩家进行登录和讲解,也算是一种别样的见证吧。
“老人家,能够给我好好讲讲这个游戏吗?”知道这个老爷爷是‘独孤胜’后,丁力把自己被扔下高空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尊敬地问。
“可以,你说。”独孤胜笑笑。
“这个世界有多少帮派啊。”
“全部加起来四百三十一个,欸?刚刚解散一个三人成虎,四百三十个了。”独孤胜一本正经地说,那叫一个认真。
“我靠,怎么会有这么多,中国历史上真正存在地帮派没有这么多吧。”现代中国人对于武侠最直观的印象大多停留在金庸小说之中,其实,金庸武侠小说里面很多武林帮派都是真实存在的,有史可查,有一些还在中国对外名族斗争中为国家做出过突出的贡献,比如崆峒派,就曾经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立过战功。不过这四百三十个是不是有点玩笑了啊。小铁房间的窗户射进来的阳光照着丁力再次张大的嘴。
“你看看这个‘三人成虎’就能明白了,无论是谁,只要是会了五门武功秘籍,就可以组建帮派或者世家。”
“哦哦,懂了,大部分都是凑合着玩的呗。等等,五门,这家伙,要求也太高了把。”
“要不然就不是四百三十了,说不定后面还得加个零。”丁力一愣,听得无语,这个人工智能竟然还会翻白眼,正在瞪他。
“那么帮派和世家有什么区别啊?”
“帮派依山而建,世家城内建府。”独孤胜解释道。
“除了帮派和世家,还有一些武者联盟,比如刺客联盟,新手联盟,猎人联盟林林总总。”丁力听到他这样介绍,稍稍一想便明白了。帮派依山而建,比如武当山是在武当山道观建的,崆峒派在崆峒山。世家应该就是武者世家了,和帮派差不多,只不过地址不同罢了。至于其他的林林总总的组织,可以慢慢了解,想多了也没用。
“这些帮派什么的离得近吗?”
“怎么可能,那不就打起来了。”独孤胜又给了丁力一个白眼,一脸这个后生脑袋不好使的表情。丁力顾不得无语,又问,
“那他们没什么竞争什么的吗?”丁力想的是距离遥远的,即使有功夫和系统附赠的‘武功’加持速度,赶路也得好长时间吧,那这个游戏还怎么玩。比如现实世界武当山和崆峒山之间便距离极远。想到这里,丁力眼睛突然猛地放光,似乎明白了什么。
“御剑飞行啊。”
“......”果然如此。
要说人类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每一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如果加上之一的话,飞行一定位列其中,没有一个人类不想像鸟儿一样飞上天空。丁力也不意外。
“传送我到新人玩家最多的地点可以吗?”丁力不再和这个逼真到让他分不清真假的老人家扯皮了,想要办自己的正事儿,至于最大的帮派世家什么的丁力早在看老爸丁凯峰比赛的时候听过解说员粗略介绍过,不用问得太仔细。他这次来是为了组队去杀妖兽,打怪升级的,这才是重点。
“不可以!”独孤胜说得铿锵有力,皱起眉头,不容反驳,好像丁力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一样。
“为什么?”丁力差点一个趔趄被光滑如镜的地面上绊倒,险些发作。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开玩笑!拜拜!”独孤胜向丁力招了招手。
‘轰。’熟悉的轰鸣声响起。
“快!!”第一声响起,独孤胜消失了,丁力没空和独孤胜玩,快步跑到窗边远望那个,上次来还有从高空向下好好看看,就摔下去了。
“我去,霸道啊!”丁力高中地理学的还不错,下方赫然是亚欧大陆的地图,虽然看不清全貌,但是轮廓却相差无几。开来朱涛的野心不只是打造一个无侠的世界啊。
‘轰’
......
‘砰!’
同样的套路,一天经历了两次,也是很无语了。铁屋子在轰鸣声中消失不见,丁力从高空飞速落下,猛地砸向了地面,他坐起来揉了揉了头,略有点疑惑。这一次他调高了痛感连结度,想让自己感受的真实一点,凛冽的罡风剐蹭着他的眼睛,一点也睁不开,只听见几声鸟儿的惊叫,便着了地。但是这次空坠落竟然并没有感觉到痛,屁股下面软软的,像砸到了毯子上,也许是适应了吧。他正想着拍屁股站起来去找队友,睁开眼,忽然感觉凉风嗖嗖的,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紧接着,
“恭喜玩家赛丁山成功击杀狂狮钢虎,获得一次随机抽取武功秘籍的机会。望再接再厉,能够早日在武林世界搅动风云。”幸福来得是这么的突然,系统的提示音响的是这么的不合时宜。丁力跺了跺右脚,狂狮刚虎的鬃毛长达半米,怪不得摔不疼,直接砸中它的脖子了——一击毙命。
可能吗?——当然不可能!
凉风再次吹起,丁力下意思地想要找帽子戴上,却发现古装没帽子,无奈地收回手,裤子上也没有兜,双手只能不自然的自然下垂着,冲着四周讪笑一下,弯着腰说到,
“大家好啊,大家继续忙,不要盯着我看啊,我会害羞的,你们继续继续。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啊。这大好的天,得好好散散步。山不转水转,日后再见哈。”丁力对着围绕他身边,密密麻麻德人群鞠躬说到,转身就要离开,可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帅哥,借个道呗。”丁力仰头笑道。他刚挪动几步,一个高大的身影横跨了几步,正好挡在丁力前面。荒草凄凄,两人含情脉脉地对视着。这处地方没有山,十一片平原,二十多人站在这里异常显眼。偶有妖兽要路过,探头嗅了嗅,竟然被吓得快速跑开了。空中的飞鸟同样绕空惊飞。红的白的蓝的绿的,还有的紫的,各种各样的神光围绕着丁力闪亮了起来,仿佛如熊熊烈火。
“好嘞,你接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轻声说,他身披琉璃紫金甲,脚踩琉璃紫金靴,手持方天画戟,一头长发迎风招展。丁力微微抬头看去,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吕布穿越过来了呢,倒真是威风,全身紫气萦绕。说话时,他也笑着看着丁力。丁力心里突然一阵发寒,
‘嗖嗖!’他想都不想,猛地向后爆退几步,带起猎猎风声,红色的光晕萦绕在身上,自然流转,几下便退到了几米开外。
恰在此时,
‘砰!’狂狮钢虎的身体直接被砸成两半,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岩石碎片瞬间四散纷飞。外形酷似吕布的男子将手中方天画戟抵在地面上,霸气外露,全身绽放着凶光。再看那方天画戟,戟尖外面仿佛镀了一层紫色的光膜,整个方天画戟放大了一倍多,气势如虹,仿佛能一击破天。
“你小子,你懂不懂规矩,我们就差最后一刀就能猎杀的妖兽,你竟然来抢。我们白白忙活了一个星期,二十个人啊!你拿什么赔我。”男子怒气冲冲,说这话,竟然有点抽泣,说到最后竟然哽咽了起来。狂狮钢虎是猎杀难度极高的妖兽,而且特别警惕,极少被人发现,他们团队前前后后连寻觅加猎杀,一个星期才了眉目。
“真是误会,我刚来的,选了新人最多的地方,就来到了这里。”丁力一面用余光在人群里面寻找逃跑的路线,一面向这人道歉。
“我管你,坏了武林的规矩,我们,我们,我们,你还敢跑!”长发男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就没见过这种误会,正要发作,却看见丁力忽然转身抬起腿想要背对他逃跑。
“揍他!我战吕布一定要灭了他。”哗啦啦啦,四周的人同样怒不可遏,听到这句话全都涌上前去,围住了丁力,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手提大刀,有的互动着流星大锤。各种各样的气团弥漫交错在一起,完全将丁力掩埋了。
“哼,我习武将近十一年,别以为我怕了你们。”丁力见到这种情况,自知没有办法轻易脱身,便镇定下来,半蹲着马步,握着双拳怒视众人,眼神似火,自身也释放出了气势。但是在这些人的怒火面前,宛如萤火与皓月之光,毕竟双拳难敌四脚啊,
“嗯!”战吕布和他的队友们对视一眼,全都放下武器,空着手上前,地面上叮咣一阵乱响。
“这就对了,万事已和为贵。”丁力笑了出来,学起古人向战吕布拱了拱手。
“干他!”
“别打脸!”
“啊!”
“轻点!”
系统规定,对战的时候不能轻易退出游戏。二十个人对着丁力拳打脚踢,每一拳都不出全力,防止丁力被打晕了,退出游戏,他们想要尽情体验虐待丁力的乐趣。
寂寥的荒原上,风萧瑟如秋,卷起阵阵尘土。这一片只有他们这一群人,再无其他。妖兽更是莫敢近前,日薄西山,夕阳如血,百鸟纷散,乌鸦嘎嘎嘎叫着,让人心烦意乱。蒿草之中,一只狮头虎身的巨大妖兽被拦腰斩断——妖兽死亡之后,身体强度便会急剧减弱。偶有些武者如飞一般地从荒原上跑过去,不知是不是找到了新的妖兽。空中有人仙一般御剑飞过,对着下方的情况理也不理。
丁力鼻青脸肿地看着西面火云,哭了,好像流出了两行血泪。
战吕布和他的队友们重新拿起自己的武器开始新的征程。
“这他妈还真的是落在新人多的的地方!”
......
“朱涛,你干嘛呢。”张浩刚刚跑完步回来,看见朱涛一脸坏笑地坐在电脑前面,疑惑地问。
“哈哈哈,老丁的儿子也进游戏了,我玩玩他。”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