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剑赋平安 > (2)
 
众人见傲龙与魄虎坐于城头之上,也听不清他俩此时在说着什么。

  魏瑤岁摇了摇手中折扇,笑眯眯地向魏九问道:“九弟,你说城头上的此二人方才一战究竟谁胜谁负?”

  “三哥,九弟我眼拙看不出来,只知道他们手中的佩剑模样倒是不错,至于谁胜谁负那就只有上天知晓了。”魏九挠了挠后脑勺,笑回道。

  “怎么?九弟喜欢他们的佩剑?”魏法晨连忙问道:“不如六哥将此二人手中的佩剑夺来赠于九弟如何?”

  对他们来说若是想要夺取陈雨与桂雷的佩剑倒也不难,毕竟这里是帝都,偌大的朝淮中不知还隐藏了多少像傲龙与魄虎这般绝顶高手,且为皇朝效力的更是多如牛毛。

  “六哥,还是算了吧,我等贵为龙子怎能去做这种卑鄙无耻之事呢?”

  “咦?没想到这话竟会从九弟嘴中说出来,六哥我可记得九弟当初可是与我同称大姚混世小霸王呢。”魏法晨笑眯眯地调侃道。

  “嘿嘿,八哥那都是以前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嘛。”

  魏九不好意思的尬笑回道,先不说这身体原先主人都干过什么缺德事,但自己也干过不少坏事,就比如一年前自己因为饭菜不合胃口,一怒下烧了整座御膳房,最后被父皇一顿暴打,但绝不认错,就跟头一根筋的倔牛似的。

  “说起这二人佩剑可都是天下名剑。”此时的魏瑤岁又道:“不过比起父皇的帝王剑天命,与大哥的天子剑仁治还是稍微逊色了些。”

  “三哥,同为兵器而已哪来逊色一说,无非只是美观上的问题罢了,若是用剑之人强悍即使木剑也可有断河劈山的威力。”

  “哈哈哈,六弟所言甚是。”

  片刻后,城头上的二人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桂雷拔起浪淘沙,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决斗还要继续下去的时候,只见桂雷收起佩剑:“不用比了,惊阙二十五式十二式被破,终究是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众人惊叹,没想到绝顶高手魄虎就这样认输了。

  陈雨见状收起了剑雨梨花,同时也松了口气,方才十三道剑气表面上只是轻伤了他,然而重伤的则是内劲,倘若再打下去必定讨不到好结果,不是你死我亡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这剑法《惊阙二十五式》果然名不虚传,一式更比一式精奥,且威力巨大。不然桂雷又怎会在这大千世界群英中脱颖而出,登上这天下榜二十二的位置。

  正当陈雨放松警惕暗中调动内力疗伤时,桂雷突然向他狂奔而来。

  不好!偷袭!要打!

  惊慌失措中剑雨梨花从鞘中飞出,一剑化七剑,剑尖对于桂雷头颅。

  可又让所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七剑快要刺中桂雷头颅时却发现在离他脑袋只有一寸距离时停了下来。此时的陈雨双脸通红,稍微滚烫了起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桂雷居然弯着腰在为他系着裤带。

  不过隐隐还带有点异味,估计是撒尿时不慎沾上了一点点。

  看见这一幕让马车中的魏九哭笑不得,直呼“六六六,牛掰牛掰!”

  见决斗结束魏瑤岁同魏法晨相继离去,城外的众百姓倒有些不甘心,本以为是龙虎相争,必死一伤,结果谁曾想竟然是小打小闹,甚至有些人还对城头上的二人做出了鄙视的手势,也不怕自己的头颅会被他们倾刻间削去。

  陈雨与桂雷见了也不在乎,在他俩的眼里没必要与跳梁小丑一般见识。再者说,这里毕竟是帝都皇城,头上三尺有青天,也是有王法的。

  看热闹的百姓都已经离去,魏九也回到了重乾宫,他对这些江湖侠士能来皇宫城头决斗并不奇怪,当初皇帝弑兄上位靠的就是这些人,所以称帝以后便允许了子午门以外的地方可以成为这些人小打小闹的场所,而帝都中的百姓也能来去自如的观看。

  魏无罡也不担心会有些鼠辈趁机潜入宫中,在这偌大的皇城里不知有多少藏于暗中的高手,且魏无罡登基以后重修皇城按奇门遁甲之术排踪列阵,其间死门与生门变幻莫测,若没有正确的引导,就算是天下榜前十的高手也定让他有来无回。

  回到重乾宫后魏九越发觉得无聊,蹲在金丝楠木大门下看着天上向北宫飞去的鸽子,回想起这几天打下让他吃掉的鸽子也不少,咋还有鸽子往北飞。与此同时八皇子魏仁夜在框怀宫院落悠闲喂着自己养的鸽子时,细数几次很是纳闷,怎么平日里的鸽子越来越少,莫不是飞走了?

  魏九打发走了侍奉他的宫女回到床榻上挠了挠屁股便呼呼大睡。被尿憋醒后走到院落里的一棵槐树下随便撒了泼尿,嘴里还迷迷糊糊的念叨着:“给你施点肥,让你长的再壮些。”

  冷天里的一泼尿如一泻千里,让魏九舒爽至极,撒完后魏九打了个哈欠朦胧的双眼看了看天空,发现已是黑夜,没多想立刻回到榻上继续做他的那春秋美梦。

  从昨日下午一觉睡到今日天亮,果然体质非凡,一般的人睡这么久早就迷糊了。

  又是无聊的一天,魏九吃着水果在皇宫中随便转悠着,有时逗逗宫女嬉耍太监。有时去找皇兄他们下下棋,只是下的是他从地球带过来的象棋,由于皇兄们不曾见过此棋,且都是刚刚入门不久,无一不被他杀的惨败。不久后这象棋被皇上得知,悠闲时也会沉迷其中,慢慢的以楚河汉界的象棋传遍了整个大姚王朝,再加上那惊心动魄的楚汉争霸的故事就连天下榜的绝顶高手也被其深深吸引,就比如傲龙陈雨与魄虎桂雷见面若不打架的话便会坐下对弈他个几局。世人皆知此棋乃九皇子所创,也让以前那些满朝文武大臣对平日里不学无术,吊儿郎当的魏九稍微改变了些看法。

  又是毫无意义的渡过了一天,魏九躺在榻上,婢女苏樱正在给他捏着腿。

  这苏樱本是一名贫穷百姓家的子女,五年前的一次陪同六哥外出狩猎时,魏九撞见她正在河岸边清洗衣物,看此女子身姿婀娜,秀色可餐,且有倾城之色,正如《诗经•硕人》中所说“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魏九一时被美色所迷住二话不说便将苏樱给虏了回来做为婢女,随之又赠于苏樱父母黄金百两。三代贫穷的家庭哪见过这么多金银财宝,顿时财迷心巧愿将小女送于九皇子殿下,说是送倒不如是卖。

  之后苏樱也并未挣扎反抗,而是专心侍奉这位主子,本想着若完全得到魏九青睐说不定等殿下被封为王时自己还有机会成为王妃,麻雀展翅变凤凰。可谁曾想到自从魏九身体换主之后这三年来便再也没碰过苏樱一次,只是将她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婢女罢了。如今的九殿下又被皇上下了终生禁足令,更别说封一郡为王或者万户侯了,麻雀变凤凰的美梦也因此而破灭。

  “苏樱你为何一脸忧愁?”

  魏九见苏樱忧伤挂面,甚是好奇是不是被别的宫女或太监欺负了。

  “回殿下,苏樱忧愁是因为殿下。”苏樱假装哭泣,将自己最娇弱的一面完全展现在了魏九面前。

  “为我?”

  “殿下被终生禁足,一辈子只能待在这座四面高墙的皇宫之中,苏樱每每想到这里便为殿下悲痛万分。”

  “哦~这有什么,本殿下可是迟早要出去的,这皇宫关不了我一辈子。”魏九自信的拍了拍胸脯,并安慰着哭泣的苏樱:“放心,等了到那日,本殿下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定会带你一同去游遍这大千世界。”

  “嗯~”

  苏樱娇滴滴的应了一声,虽然表面如此,但心里面却一直只想着做王妃。

  正当魏九和苏樱有说有笑时八皇子魏仁夜突然跑了进来,嘴中不停念叨:“老九!大喜啊!大喜啊!”

  见八哥迎面冲来惊的九皇子一个激灵,立马从榻上跳了起来。

  “喜?八哥喜从何来啊?莫非是又有龙子龙孙降世?!”

  “不是不是,”魏仁夜连忙赶走了婢女苏樱,对着弟弟兴奋的不得了:“老九,三日后除大哥外,父皇就要给咱们八兄弟封王了!等了七年终于要熬出头了,这难道不是大喜么!”

  “封王?”

  “对,三日后便是良辰吉日,父皇今天上朝时告知满朝文武,天羿壬辰龙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将在燕雀台设宴裂土封王!”魏仁夜越说越兴奋,毕竟都已经等了七年了,和老九一样老待在皇宫之中早已经令他产生了厌倦。

  “这么说我这禁足令也有机会废除了?!”听八哥所说魏九更是喜出望外。

  “八九不离十了,九弟三日后你可别再出什么乱子惹父皇生气了。”八哥严肃的叮嘱魏九,以前他就总与父皇对着干,几次还殴打文武大臣惹怒父皇,干的坏事不说用所有手指,就算再加上所有脚指头都数不完,结果也因此被下了终生禁足令。

  “放心好了八哥,重要场面我还是分的清的。”

  魏九在八哥面前做了个保证,毕竟是关乎自己将来的自由,他又怎敢乱来。对魏九来说在皇宫中苦苦待了三年终于要熬出头了,等到出了这皇城的那日,头等大事就是游遍这大千世界,阅尽这天下美女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