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剑赋平安 > (5)
 
离燕雀台封王一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一天,自周痊庸一事后原先各王可以拥兵一万,现如今足足被削弱到四千,魏无罡同时下令,各地藩王兵力不得超过九千,若有违反者便以叛乱造反的罪名处理。

  与此同时,皇子们被封王之后便不得再待在皇宫之中,除自在王魏九以外的七位皇子都陆续前往了各自的封地,未收到诏令不能擅自回京。

  自禁足令被废除之后魏九好不容易可以离开这关了他三年的皇宫,可谁曾想却被曲翰祥以皇帝默许的名义将他强行带入了那对他来说是枯燥乏味,全是书呆子的颂道院,并与那大他一岁的姐姐寻梅公主杨咏雪一同学习。就连几位皇兄要与他辞别也是相见困难,最后全都放弃了这个念头。

  其间杨咏雪曾多次向魏九讨教提词作诗或经典古学,有时被魏九一一拒之,兴趣来时便与她讨论讨论,诗词绝句更是娓娓道来。不过平日里大多数不是睡觉便是发呆,偶尔见一些看不顺眼的学士还揍过几次,这些学士弟子本是来这儿求学的,结果却成了为魏九端茶倒水的奴隶。曲翰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面上惩罚惩罚就罢了。

  多日过去后曲翰祥见魏九如此也是无奈,强扭的瓜不甜只好放他离开。

  走出这颂道院时别提魏九有多高兴,更别提这整座颂道院内的学士弟子有多高兴,就连有人在旁边放屁也是香得,那一天院内高歌欢呼,完全不像往常那样书声朗朗。

  不过曲翰祥却是十分的惋惜:“真是浅水养不了大鱼,小庙留不住大菩萨。”

  回到重乾宫,方盛强已经在院内候着了,又是来催促魏九早些前往自己的封地燕北地界为好。不过魏九不急,父皇也并没有要赶他走的意思,这燕北那是肯定得去的,但是自己穿越以来就被困在了这四面高墙的皇宫中整整三年,连这偌大的朝淮帝都都未曾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好歹也要先去玩遍这朝淮各处吧,毕竟以后不能擅自回京了。

  同时魏九也打听到今晚便是朝淮的花灯会,也是一年内皇帝允许没有宵禁的唯一一晚。历年的花灯会都是歌舞升平,灯火烟花更是通宵达旦,各色各样的大人物小人物都会在那雏赵河上放花灯或孔明灯,写上自己的名字以求福运。

  魏九拍了拍方盛强的肩膀,走到槐树边又给这棵大树施了点肥,随后便懒散的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平时在那些皇亲国戚身上的贵族气质在他身上硬是瞧不岀半分来,倒有些像是大街上的流氓地痞。说不定魏九若稍微作些打扮,换了件粗布麻衣再加上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连侍奉了他几年的苏樱也不一定能识得出来是她的主子九殿下。

  “强子,我听说今晚就是朝淮的花灯会了?”魏九眯着眼对面前的方盛强问道。

  “回殿下,的确。不过殿下,我觉得还是早些前往燕北地界为好,毕竟殿下如今已被封为镇守一方的王了。”方盛强回道,又是催促魏九早些动身。

  “啧,急什么,父皇也没赶我啊,真是主子不急下人急。也对,我已经被封做自在王了,以后得以王来自称,好了好了,本王今日便令你陪我去游游这朝淮的花灯会,不得违抗!”魏九坐起身来,严肃的发号施令道。

  无奈,方盛强也只好从命。

  夜间,朝准十里长街灯光辉煌,烟花在这片星夜中绽放,人声鼎沸。魏九漫步在这璀璨世界,细细观赏,栩栩如生的金鱼灯,形象逼真的荷花灯,古朴典雅的官灯各式各样的彩灯造型优美,装饰考究,做工精细,让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朝淮最热闹的便是这一年一次的花灯会,集中着本地人、外地人。本地人来这里开心,外地人来这里见识。街道两边是茶楼与酒馆香气纷芳,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的小商贩。

  “真是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

  魏九笑眯眯地,手中还拿着一盏花灯正打算等会到那雏淮河边许个愿放了。方盛强跟在魏九身后,陪同他一起游玩这热闹喧哗的夜市。本想着也带苏樱出来见见世面,可没想到找了她一下午都不见踪影,魏九也是奇怪,区区一个宫女能跑到哪里去,莫不是早已经偷偷出了宫?

  随后魏九又买了一个根冰糖葫芦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不过也没忘记身后的方盛强,并给他买了根。

  来到这雏淮河边,岸边许多百姓都在放着花灯,无论男女老少不许其数,各色各样,颜色鲜艳的花灯随着雏淮河向东流去,这河中每一盏花灯同时也代表着他们的一份心愿。

  正当魏九放完手中这盏彩色花灯时,眼角一瞥瞧见了那位江南大才女寻梅公主杨咏雪也在岸边放着花灯。见她只有一人,魏九没有多想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杨姐姐。”

  魏九上前打了声招呼,只是这寻梅公主一心在放着花灯压根没注意到身边的动静,魏九突然的出现吓的杨咏雪一跳,险些跌入这雏淮河中,不过魏九反应及时一把将她拉住给扯了回来。

  杨咏雪抚摸了下她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脯,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自在王殿下。”

  “啥王不王的,在颂道院内你还喊我弟弟呢,在姐姐面前我这个弟弟怎么也不能以王自称啊。”魏九挠了挠后脑勺,客气的回道。

  “在颂道院内你我皆是书香学士,但在外面便就不同了。殿下莫非也是来这雏淮河放花灯的?”

  “对啊,三年没出宫,今晚又正巧碰见了朝淮城一年一次的花灯会,当然得出来逛逛了。方才见姐姐一人,便想着来打声招呼,却不曾想吓着了姐姐,还望姐姐莫要见怪。”魏九连忙赔礼道歉。

  二人相约漫步在这夜市中,交谈甚欢。寻梅公主更是向魏九讨教了些儒家经典或文学典章的问题,不过都被魏九以吊儿郎当的口气所一一答复,当然他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答不上来的也就承认学识不济,并不像某些大儒士明明不知却又死要面子。

  魏九又让方盛强买来孔明灯,与这位寻梅公主来到开旷的场地许下愿望一同放之。天空中的孔明灯更是数不清,冉冉升起在这片夜空中,像一颗颗明亮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寻梅公主还询问那《咏梅十九首其一》当时是否是为她所作,结果魏九却说只是随随便便信口道来的而以。

  放完孔明灯后寻梅公主便被从宫中而来的太监宫女们接了回去,听了戏,吃了美食,饮了美酒,撩了姑娘,魏九也玩够了。正打算与方盛强回宫时路过一酒楼,无意中扭头望去,却发现当日在城头决斗的傲龙陈雨与魄虎桂雷正在这酒楼内对酒痛饮,没想到过去这么多日此二人居然还未有离开朝淮。

  魏九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那日二人打斗时的场景,嘴角上扬起淡淡一笑,吱呼了方盛强一声便向这酒楼内走去。身后的方盛强叹了叹气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以九殿下的性子估计八成又得惹什么事了。

  直接走过一二楼来到三楼,只见陈雨与桂雷坐在东南方的一个窗户前,二人有说有笑,只不过见桂雷那眼神还时儿看向陈雨那半系半松的裤带,估计陈雨自己也注意到了,但并没怎么在意。而那天下名剑则另有用处,剑雨梨花用来挑牙缝,浪淘沙用割大块牛肉,大大咧咧的动作甚是粗犷。

  瞧见这一幕魏九心中不由的暗暗骂了一声,好家伙,这俩货拥有天下名剑却居然拿它们割牛肉挑牙缝,真是不懂得珍惜,这是打不过若是自己也有那一身绝世武功,入了那天下榜排名,定要揍的他们俩个奇葩半死,然后再把剑给抢回去好好供着。

  快入小雪季节,方盛强将从宫中顺便带出来的锦袍披在魏九身上,很是关心道:“殿下已过亥时,小心着凉。”

  魏九嗯了一身:“记住待会喊我公子或主子就行,不必喊殿下。”

  方盛强瞧了下前面正在喝酒吃肉的二人又对魏九点了点头:“是,主子。”

  披好锦袍走到陈雨桂雷二人身边,微微一笑道:“想必二位便是人称傲龙与魄虎的两位大侠了。”

  陈雨二人也注意到了魏九,但并未理采他,继续喝着酒。同样也是因为九皇子在宫中足足关了三年,并且二人也是头一次来这京城,所以并不认识魏九。

  见此他俩并未搭理自己魏九便不再客气,直接坐在了他们的旁边,拿起酒坛子就是咕噜几口,用袖袍擦拭嘴巴简直痛快至极,后又将酒坛子递给了身后的方盛强:“哎呀,喝了几口热酒暖暖身子,舒服!来,强子你也尝尝。”

  方盛强很淡定的接过了酒坛,但并没有喝一口也没有放下,只是拿在手中并恭敬的向魏九解释道:“主子,我不会喝酒,从小就不会。”

  傲龙与魄虎俩人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时而有说有笑,完全将魏九当作了空气,由其是这桂雷吃相如饕餮之徒,狼吞虎咽。

  身为九皇子的魏九倒也不在乎他们如此无视自己,只是伸手欲要去摸桂雷那刚用来割完肉放下的浪淘沙,剑身之上满是油脂,但魏九并不在乎这些。

  显然用眼睛就能看的出来,这浪淘沙的做工并没有王权剑的精致,但一把剑看的是执剑人,就如那南地剑仙程去疾,以一把木剑入世而闻名天下,纵横这大千世界二十余载未曾有过败绩。

  就在魏九的右手离浪淘沙只有一两寸的地方时,桂雷一只手忽然用力拍在了这把重剑上,并紧紧按住。一双如深渊般的眼睛盯着吓的快速将右手缩回去的魏九,嘴中还不停咀嚼着,用那稍微有些粗犷的声音冲他大喊道:“干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