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剑赋平安 > (6)
 
魏九摸了摸鼻头戏皮笑脸的对这位天下榜排名第二十二的魄虎说道:“嘿嘿,这把剑便是那名剑浪淘沙吧,大侠拥有这等名剑真是羡煞旁人。”

  “那是那是,”桂雷听魏九这么一说倒有些沾沾自喜,自己也挺爱听这些吹捧。

  魏九嘻嘻的笑了两声,乘胜追击的继续拍着桂雷的马屁,显然这人称魄虎的桂雷已经彻彻底底陷入进了这甜言蜜语中,更是无法自拔,傻笑了两声被魏九说得有些不亦乐乎的用那满是油渍的左手挠了挠后脑勺,并同意将通体黝黑的佩剑浪淘沙给魏九摸个够。

  见桂雷将浪淘沙主动递了过来,魏九高兴的伸出双手来接,谁知这把剑的重量并不是整日在纸醉金迷中的九皇子轻轻松松就能拿起来的,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魏九身后站着的方盛强摇了摇头,小声叹了口气,先不说殿下不能完全拿起这把重剑,而且居然连坚持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看来是平日里缺少锻炼,既没力气骨头也软了。

  “早就听闻这天下名剑重达九九八十一斤,今日一试果真名不虚传。”魏九有些尴尬道,试了几次怎么也拿不出来,只得蹲下身子来细细欣赏它。

  起初方盛强还想阻拦,在他眼里九殿下乃是龙子,千金乃至万金之躯怎能在这些粗野之人面前弯躯下蹲,不过后来魏九对他做了个手势,压根就不给方盛强阻止的机会。

  魏九将这浪淘沙全身上下都给欣赏了个遍,虽然现在天气有些冷,但不知为何只要一将手放在这浪淘沙之上便就像一杯热酒入肚的感觉,身子瞬间暖和了起来,可只要手一拿开这重剑,周围便又恢复了往常的寒冷。

  赏够了这重剑浪淘沙魏九又把瞄头指向另一旁正喝着酒的长发男子,陈雨一脸冷漠,轻蔑的向魏九撇了一眼。

  魏九与这天下榜排名第二十一的傲龙轻轻对视一眼,忽然一丝寒意传来不禁让自己打了个冷颤。方盛强见主子缩了缩身子连忙关心道:“主子,小心着凉。”

  说着便要将自己身上的白鹤锦袍披到魏九背上,然而好意却被九殿下拒绝,并说了句“无妨,天气寒冷你自己披着,我身上有一件了,不用太在意我。”

  方盛强没管殿下说的这些话,硬是将白鹤袍披在了魏九身上,心里想着哪儿能不在意,九殿下就如同他的在生父母,当初方家九族被诛时方盛强诛命悬一线,若不是九皇子出手相救请求父皇放过十六岁的方盛强,如今的他早已经是个无头狂鬼了,也因如此为方家留下了最后的一条根。

  魏九啧了一声无奈只好披好这件白鹤袍,同时他也明白了这傲龙陈雨与魄虎桂雷不同,用糖衣炮弹去轰炸他的防线几乎不可能,但魏九又不甘心,欣赏了这浪淘沙莫非摸不得这长剑剑雨梨花了?

  魏九笑眯眯地拿起酒坛子恭敬的正要向陈雨倒酒,对他来说就算铁再硬,一直软磨硬泡就不行这块铁化不了。

  陈雨见魏九手拿着酒坛欲要向自己杯中倒酒,忽然剑光一闪,剑雨梨花瞬间向魏九刺去。

  “砰!”

  酒坛碎裂,坛中美酒溅洒一地,三楼上的客人正喝着欢了,忽然听见动静纷纷向东南方向投来好奇或疑惑的眼光。

  只见这剑雨梨花的剑尖在距离魏九喉咙只有一寸的地方停住,定睛一看方盛强左手食指与中指居然能将剑身死死按住,而他脸上却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好似能按住天下榜排名第二十一傲龙的剑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见这一幕魏九也是惊讶,方盛强居然有单手双指按住陈雨剑雨梨花的本事。

  然而魏九并不知道的是方盛强本就出生在勋贵武将世家,小时就在兵营生活,后来被一位游历至江南一带的白鹤道人看中,见方盛强底子和筋骨不错,倒是个习武的好材料便将他收为弟子。从此后方盛强便与这位白鹤道人一同云游四海,风餐露宿,习得师父亲自传授的武功秘籍《无名功》,因为白鹤道人一生无忧无虑,也没去想这功夫叫何名称,因此与他交过手的人都称其为无名。随后师父又将毕生内力传入方盛强后留下一席白鹤袍不久便驾鹤西归了,一生清淡来一生清淡去,有人说他是天下榜前五的绝世高手,也有人说他一生不曾入那天下榜,更无人知晓白鹤道人的姓名,就连其唯一的徒弟多次询问他都不曾告知。师父死后方盛强很是悲痛,为记念师父便将这本武功秘籍起名为《仙鹤经》,而那时的方盛强才刚满十五却早已经有了杀入天下榜排名的强悍实力,但他紧记师父教悔就连找江湖人士比武之事也是少之又少,所以基本上也无人知晓方盛强有这等上乘功夫,一年后回家时谁知父亲被安上了个逆谋造反的罪名诛夷九族,危在旦夕之时被正与六皇子在朝淮赛马的魏九所救。

  方盛强淡淡的看着这剑雨梨花,时隔多年他的内力变得更加雄厚,左手双指只是微微用力便将那剑雨梨花震的脱离陈雨的右手,而此时的陈雨整条手臂更是被这股霸道的力量震得阵阵发麻。

  魏九不可思议的看着身前的方盛强,这么多年他还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居然隐藏了位绝顶高手,心中不知是喜是怒,毕竟方盛强骗了他这么多年,但却死死压住不能表显出来,不停默念淡定淡定。

  一阵狂风莫名呼啸,桂雷霎时间拔剑,黝黑的重剑浪淘沙如下山恶虎般向他俩劈来。

  方盛强不露慌张之色,依旧是单手双指接之,惊人的臂力加上那雄厚纯粹的内力瞬间震散了这浪淘沙上的层层剑气,猛力一甩连人带剑一同扔了岀去,《惊阙二十五式》第一式无霸顷刻间被破,毫无压力但也并未有伤到桂雷分毫。

  方盛强面对他们二人表情尽是冷淡,而面对九殿下时则不好意的笑了笑。

  三楼的客人更是拍手叫好,全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唯独那闻动静而来的酒楼店家见这么多破断砸烂的桌椅酒坛快要吓晕了过去,还好有店小二搀扶着。

  “店家放心,这里砸烂的一切都由我赔,保证帮你翻新!”魏九站起身来冲快晕死过去的店家喊道,说完便扔了一袋子金子到店家面前。

  这店家倒好,捡起一袋子金子立马拿出一枚放在嘴里咬了下,又听到这句话立马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更是说:“好嘞客官,你们尽管打尽管砸啊,千万别客气!”

  陈雨倒是蛮实诚的,只见话音刚落剑雨梨花飞起,一剑化七剑,陈雨双手双剑连同另外五剑不停向方盛强刺来,剑剑刺向要害,一招更比一招凶狠。而方盛强则是不停闪躲,双手双指接剑,手臂划过留下数十道残影。

  一声怒吼,桂雷好似拔地而起的地魁,尽使惊阙前四式,挥起被浓厚剑气所包裹其中的浪淘沙狠狠砍向方盛强,方盛强仍以一抵二不曾落下风,惊阙前四式又被他破两式,但也吃不到什么好骨头。方盛强抓住机会,纵身一跃飘逸的身法形同鬼魅般在陈雨与桂雷之间来回穿梭,突然双臂猛力挥出,两人反应也是极快转身千钧一发之际挥剑横劈竖刺,三股雄厚的内力相撞,空气中泛起层层波澜。

  “停!住手别打了!”魏九大声吼道。

  三人停手与众人一样眼睛都投向来疑惑的眼光,此时的魏九抓起一边桌上的酒坛咕噜喝了几口,又再次大声喊道:“不就一坛酒么?至于这般拳脚刀剑相向?!”

  方盛强很听话,对魏九的任何命令几乎都是唯命是从,而那陈雨与桂雷也没趁人之危收起了佩剑,与面前这位绝顶高手对视着。

  魏九有些不甘心,看来是欣赏不到那柄剑雨梨花了,虽方盛强武功高强,但要彻底打败傲龙与魄虎还是件困难之事。

  魏九小声嘀咕道:“算了算了,还是回去欣赏那王权剑去吧。”说罢便扭头带着方盛强离去,走前还不好意思的对陈雨二人道了个歉并替他俩付了酒肉钱,毕竟是魏九先来打扰他们喝酒的,自己也是理亏。

  出了这酒楼后魏九搂着方盛强肩膀,笑着调侃道:“可以啊强子,身藏不露啊,隐瞒了我这么久,原来你小子也是个绝顶高手。”

  方盛强微微有些脸红,这也是魏九第一次主动靠他这么近,但又立马便的严肃起来:“殿下放心,只要我方盛强一日健在便会护殿下一生周全。”

  “行了行了,回皇宫吧。”魏九会心一笑,依旧搂着方盛强的肩膀。

  然而他并未发现放盛强的左手已经悄悄的藏在了袖袍当中,时而还会滴洒鲜血。在方才的打斗中所有人都以为方盛强的实力在陈雨与桂雷之上,毕竟刚刚他也是以一人之力压抵挡住了陈雨桂雷。然而其实不然,对手毕竟是天下榜排名前二十五的傲龙与魄虎,实力并不是虚吹的,不然又怎么能入这前二十五名呢?

  魏九回到重乾宫,抬头瞧瞧那星空中的一轮白玉盘,皇城外依旧烟火通鸣未曾停息。此时了魏九刚好来了尿意,很自觉得走到槐树下,仍旧似飞流直下三千尺。尿完了后魏九摸了摸这棵长年在他尿的爱的滋养下成长的槐树:“明天本殿下就要走了,还有点舍不得,今晚是最后一泡尿了,以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回这重乾宫给你施肥了,说到底还是挺舍不得你的。”

  说完,魏九打了个哈欠,回到屋中脱去身上的白鹤袍与衣服,静静的看了这袍上的红顶白鹤一眼,接着便倒在床榻上挠了挠屁股呼呼大睡,很快院子中便充满了九殿下的鼾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