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悟苍之道 > 第十六章 一纸婚书
 
  一入府门,别有洞天。

  只见庭院深深间,多有绿柳垂幕,雕楼玉砌中,多有宝光耀耀。

  而那一路的回廊之中,则多有墙画,画中多有诗词,诗雅词韵,倒颇符合这位赵城主的打扮。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赵无想才站立住了身形,三人来到了府中正堂之内。

  堂内端坐着一名少女,候着几名丫鬟下人。

  只才一瞥,夭离便觉得心尖儿微微一麻,双目盯着那少女的脸,竟难移开。

  明艳无俦,灵秀天成!

  若是拿夭离此前所见过的女子与之相比,都似有不及,只可作为陪衬。

  那少女轻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中。

  夭离猛地回过神,讪讪一笑,露出了一股羞色。

  赵无想呵呵一笑,看破不说破,引着二人入座,命人看茶上糕点。

  只听得其笑着说道:“秦公、贤侄,这便是小女灵儿。”

  话音落地,那少女微微欠身,施了一礼,道:“灵儿见过世叔、夭离少爷。”

  秦知秀哈哈一声大笑,道:“赵兄,令爱果然人如其名!往后,咱可是一家人啦!”

  “哪里,哪里!”

  赵无想面露谦色,应声道。

  这时,已有丫鬟奉上了茶水糕点,赵无想举杯想邀,同秦知秀以茶代酒,拉起了家常。

  茶尽话落,那李如花也来到了正堂之内。

  将账目交予了赵无想,并在其耳边低言了几句。

  赵无想边听边点头,听完,开口说道:“秦公,小女自幼丧母,加之事发突然,家中长辈亦未能亲临洛城。故此,赵某想请这位李妈妈作个见证,为小女和令郎立个婚书,不知秦公意下如何?”

  “全听赵兄做主。”

  秦知秀恭声道。

  赵无想闻言起身,道:“还请秦公随我移步。”

  “好。”

  秦知秀应了一声,侧目看向了身旁的夭离。

  赵无想心通眼明,呵呵一笑,道:“秦公,我看不如就让贤侄留于此处,也好与小女相熟一番。”

  说完,便引着秦知秀出了堂门,李如花紧随其后。

  顿时,堂内变得安静异常,夭离双眼低垂,不知该做些什么好。

  就在这时,忽地听得一声人语:“哎呀!可把爷给憋坏了,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想出来了什么破规矩礼数,真苦煞了天下的女子呀!”

  夭离一听,顿时听出了是那赵灵儿的声音。

  还未等其抬眼,噗呲一声笑,又一人道:“小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被城主大人听去了,少不得又要责罚你了!”

  “哼!不就是仗着是我爹,修为又比我高了那么一丢丢,等我修为超过了他,看他还怎么罚我!”

  说话之间,语声渐近,夭离身前一暗,低垂着的双眼中,裙䙓飘飘,一双绣鞋若隐若现。

  夭离猛地抬头,只见赵灵儿俯身朝下,一双秀目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双眼,直盯得夭离心尖儿一紧,头皮酥麻。

  “小子,你我从未见面,你倒是说说,你瞧上我哪一点了?爷我改!”

  赵灵儿一改适才的柔弱淑婉之态,厉声呵问道。

  夭离心神微微一震,这赵灵儿呵问之间,竟然用上了元气之力。

  不过也只是一震,夭离并未感动其他的不适,正声回道:“灵儿小姐,此乃父母之命。”

  赵灵儿秀目微凝,轻咦一声,凭她贤道九品的修为,可以清楚地感知到眼前的这名叫夭离的少年只才有常道一品的修为。

  适才她所施压出的元气,竟然未能令夭离心神失守,直令她心中啧啧称奇。

  须知,城主府消息灵通,早就知晓了夭离天命内格的事实,也知道他得了洛神神恩,竟然成了一名道者。

  虽然还不知他身体之内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但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一试之下,果然叫赵灵儿察觉到了古怪。

  可是单凭如此的话,其父为何非要将她嫁与这名叫夭离的少年呢?

  这也是赵灵儿心中的迷惑。

  “灵儿小姐!男女授受不亲!”

  一声惊呼之间,那赵灵儿竟然抓住了夭离的双手。

  元气入体,一窥究竟!

  只见丝丝青色的元气自赵灵儿的右手指尖流出,徐徐没入了夭离左手寸口之内。

  “奇怪…五行依旧逆行…五脏空空…丹田都没成形!这黑色的元气是哪来的?”

  赵灵儿喃喃自语,只见那青色元气又从夭离右手的寸口流出,钻入了她的左手掌心之中。

  此时,只见夭离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但赵灵儿却仿佛没瞧见般,再次将自己的元气度入他的体内,仍旧心有不甘。

  这一次,夭离体内有了反应。

  那赵灵儿的元气才一入夭离的经脉之中,陡然遇上了一股吸力。

  那吸力好似一条恶蛟,一口咬住了赵灵儿的元气,沿着经脉,直奔夭离的双肾之间的丹田之处。

  原本空空荡荡的丹田处,这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越靠近漩涡,那吸力便越强。

  以赵灵儿贤道九品的修为,竟然动弹不得分毫,双掌仿若与夭离的双手生在了一起般,难舍难分,体内元气翻涌,正不断地自其双掌涌入夭离的体内。

  “反斗!”

  赵灵儿心中惊呼一声,朱唇轻启,却是张而无言。

  只才片刻,那赵灵儿便已香汗淋漓,面色酡红,气喘连连。

  而她体内的元气也已十去其一!

  夭离瞧在眼中,急在心中,若是任由如此,只怕眼前的这位佳人会与昨晚那灵脉一样,枯竭而殆。

  思绪飞绕间,猛地想起了昨晚左脚的异变。

  在吸收了整条灵脉之后,他的左脚脚掌内出现了一颗忽明忽暗的赤色小点,宛若天上的星星。

  隐隐之中,夭离觉得昨夜那疯狂吸收元气之事,与那赤色小点定有莫大的关联。

  现在自己丹田之内,出现了不知名的漩涡,定然也与它存有关联。

  一念及此,夭离将一缕神念附着到了自己的元气之下,顺着经脉直下,探向了左脚脚底。

  “这是……”

  夭离心神一震,今日这赤色小点竟然没有对他的神念产生排斥之力。

  介子纳须弥,赤色小点之内另有天地!

  猛然间,夭离双目之中闪出了一片清明之色,丹田中的黑色漩涡消失了。

  嘤咛一声,赵灵儿与夭离双手分离,身体猛地一颤,斜倒向了后方。

  夭离眼明手快,一个箭步向前,身体如陀螺般一转,一手揽住了赵灵儿的柳腰。

  温香软玉抱满怀,气喘如兰沁口鼻。

  夭离只觉得心跳陡然加速,全身气血都仿佛为之沸腾。

  赵灵儿羞怒难当,一记耳光便向夭离脸上搧去。

  啪的一声响,夭离正瞧得出神,顿时被搧了个正着。

  与此同时,赵灵儿秀眉倒拧,呵叱道:““小色鬼,放开我!”

  “好。”

  夭离呆呆地回了一个字,松开了赵灵儿的柳腰。

  赵灵儿身形一晃之间,便已落到了一丈开外,不过其酥胸起伏不定,显然还未平复好体内翻涌的元气。

  “哼!小色鬼,今日之仇,他日你爷我必定加倍奉还!”

  赵灵儿一甩裙摆,头也不回地带着丫鬟离开了正堂。

  人去堂空,夭离兀自愣在了一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打自己遇着了那个什么洛神,生活便乱了套,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就这样,呆坐了一刻,终于等回了秦知秀。

  秦知秀满脸喜色,显然大有收获!

  夭离心中微叹,虽然不知那秦元为何替自己顶了那绝灵脉的罪责,但这事始终是源于自己,只消能令秦家重获灵脉,区区婚姻自由之说,又何足道哉!

  他父子二人拜别了赵无想,便径直打道回府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