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悟苍之道 > 第三十四章 牛刀小试
 
  这一剑。

  夭离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秦素心竟然使上了几分飞剑太乙的力量。

  这力量之强,显然超过了他所能催动飞剑分光施展出的所有力量!

  果然还是人比人,气死人。

  适才,他体内的飞剑分光自行运转,顺着其经脉到了他的后背,抵挡住了那剑气的冲击之力。

  而那剑身的力量,则全有赖于他背后的胎记。

  那道红芒正是出自于他的胎记,力量之强,竟然抵挡住了那一剑七八成的力量!

  “天下无无源之火……”

  夭离的脑海之中,又回响起了那黑莲前辈的话语。

  秦素心闪身到了夭离的身前,看着他呆滞的双眼,关切地问道:“哥哥,你没事吧?”

  一声未落,一声又起:“夫君,你怎么样了?为何要做这般的傻事,替我挡那一剑?都是奴家心直口快,惹怒了心儿妹妹,那一剑实该是我自己受的……”

  “嗯哼”一声,夭离回过了神来,却是未有言语,拉着秦素心的玉手,将身一纵,跳到了一旁。

  等身形落定之后,才徐徐说道:“多谢心儿妹妹手下留情,也还望灵儿小姐自重!”

  说着,又拉起秦素心向一旁走出了十来丈之远,才停住了脚步。

  至此,一场赵灵儿巧意设计的闹剧落下了帷幕。

  夜凉如水,静谧如常。

  星月隐没,鱼肚乍现。

  试炼第二天悄然而至,该是破那“幻影流光阵”之时了。

  天色稍亮,便有道生结伴而出。

  夭离领着秦素心,倒是未急着入阵,而是看向了赵灵儿。

  此女一路上可谓是用心险恶,三番两次想致夭离于死地,当真是叫人不可断了防人之心呐!

  赵灵儿见此咯咯一笑,却是未有言语,单手召过新收的结伴柳三通,亦跟着前人入了那“幻影流光阵”。

  不消片刻,那一众道生便走得只剩下了一人,是那郭明。

  “夭离师弟、心儿师妹,不知我可否依旧与你二位同行?”

  郭明径直走了夭离兄妹二人身边,开口问道。

  夭离呵呵一笑,道:“郭师兄何出此言?我们本就是同队呀。”

  “多谢夭离师弟,心儿师妹。”郭明抱拳道。

  夭离一乐,心道这郭明倒是有几分眼力,瞧出了他兄妹二人实力不俗,已然是铁了心赖上了他二人。

  不过转念一想,这郭明心眼不坏,反正有五个名额,算他一个也无甚大碍。

  说着,三人便也入了那阵。

  此阵主金,随天色而变幻,有两个极端。

  一则为夜晚,能与夜色混为一体,管你施展何种术法,也别想瞧出其端倪,故此若是贸然进入,只会久陷其中。

  二则为午正,此时阳光最盛,此阵亦可与天色混为一体,虽然此时的阵法联合之力不是最盛,但阵中单个幻影却可借助强盛的阳光,发挥出十二分的战斗力。

  这就好比蚂蚁虽小,却能合于一处,发挥出惊人的力量;老虎虽强,却各自孤立,难成大势!

  故此,这最佳的入阵和破阵的时机,便是在这破晓时分。

  才一入阵,夭离三人便瞧见,一个个黑色的幻影在天边白光的映衬下开始泛出了淡淡的白色。

  此幻影不同于那水行幻阵中的水鬼,其内并无封印的魂魄,有的只是一道“聚金灵符”。

  通过此符,便可无限制地调用藏在此山中的五行之金,依着灵符的变幻之力,幻化出可与人搏斗的物什。

  此时站在阵中,夭离才瞧得清楚,此阵的布置者竟然还在聚金灵符外,还加了一道金甲灵符,只待有人闯入,便会激发而出。

  夭离抬眼望去,只见一尊尊手持宝剑、身披铠甲的灵将正在徐徐流动着,错落有致,暗藏章法。

  “跟紧我!”

  夭离轻呵一声。

  此阵的厉害之处在于一个“流”字,阵法每时每刻均会随着这些灵将的流动,而变化无穷。

  但此阵却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单以目前夭离三人的修为来说,便是趁着这阴阳交割之际,寻出此阵的流动规律。

  而后依着此规律,以火驱之,以水引之。

  火能克金,水乃金生,但凡自生之物,必会与其留下出路。

  但又因万物皆有其护犊之心,这阵中之水该当是藏得十分隐秘,是为暗水!

  如此看来,五行主木的修士倒是派上了用场,木乃水生,其根入地,自会循着水源而找去。

  此阵虽然主金,但细细推来,实则是囊括了五行之力,怪不得出发之时,元老先生还一再叮嘱万莫乱了队伍,看来是早有深意。

  只见夭离左三步,右三步,前两步,后两步,带着秦素心和郭明二人在阵法之中穿梭。

  而此时,天边逐渐明亮了起来,这一个个的灵将开始变化起了颜色,伸胳膊蹬腿的,似乎在舒展着筋骨。

  忽地,夭离停在了脚步,对着身后的郭明说道:“郭师兄,以我右脚尖第三趾处向前偏三寸,你且用木引之术试上一试。”

  郭明依言照做,只见他聚元于指,对着那夭离所说之处射出了一道青色的元气,无声无息地没入了地下。

  一尺,两尺,三尺……

  “找到了!”

  约莫片刻的功夫,郭明现出了一丝喜色,欢笑道。

  夭离微微颔首,道:“郭师兄,吸它上来,让我的元气附着在它的上面。”

  郭明闻言回了一声:“好——”

  可未等他“好”字说完,他的脸色猛地一变,指尖元气一岔,其元气所过处的泥土忽地一并,切断了他的元气已那暗水的联系。

  “不好!有人在一侧做手脚!”

  郭明一声低呼,扭头看向了一侧。

  夭离顿时也有所察觉,暗道一声:“土属元气!赵灵儿!”

  “哥哥小心!”

  秦素心双掌齐出,扣住夭离和郭明二人的肩头,将他二人急急拉出了数丈。

  轰然一声,几把明晃晃的宝剑砸落到了他二人适才所站之地。

  顿时,所落之处扬起了一大团尘雾,地面之上被砸出一个不小的凹坑。

  那暗水受到了扰动,自然惊动了四周的灵将,阵法已然发生了变化。

  夭离三人落定身形,四下一瞧,只见前路已隐,后路已断,自己三人已然被那一众灵将团团围住。

  “哥哥,要我出手么?”

  秦素心传音道。

  夭离回以眼色,道:“不急,心儿!你需防备着那赵灵儿,她还不知你的底牌。这里便让我来试上一试。”

  说着,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像模像样的自己其腰间摸出了一张聚火引元符,然其暗中却偷偷地念起了“九元玄功”中的心法。

  语落,符出,闪出了耀眼的红光,正好迎上了劈来的数十把宝剑。

  呼!呼!呼!……

  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那数十把宝剑赫然被那灵符所产生的火焰熔为了金水。

  牛刀小试!

  夭离暗暗窃喜,就在他适才挥出灵符的一瞬间,他在那灵符之中附着上了几丝红莲业火。

  这些灵将虽为死物,但修为却已拥有常道三品,若是单以那张灵符的威力,是断然不会有此效果的。

  这一击,愈发坚定了夭离要不断变强的决心。

  郭明见识浅短,自然没有瞧出其中的猫腻,只当夭离的灵符厉害。

  秦素心却是微微一喜,知道其中的缘由。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夭离虽是牛刀小试,但这一击却叫整座大阵一同产生了变化。

  此阵的布阵者,竟然在这阵上还隐刻了一道别的阵法,可令这些灵将因敌强弱而产生变异!

  夭离三人微微一愣,只见那灵将忽地互相撕咬了起来,未及片刻,周围数十个灵将就只剩下了几个,不过依旧将他三人围得密不透风。

  夭离暗暗咽了口口水,此时眼前的灵将每个均有一丈之高,修为也赫然达到了常道六品。

  不仅如此,那些原本深藏在地底的暗水,竟然全都涌到了地面之上,回到了灵将的身上。

  暗水交织缠绕,在灵将身上附着上了一件黑水铠甲!

  夭离苦笑一声,看来这都他那几丝业火惹得祸啊!

  这下可好,暗水变明水,阵法已乱,没了章法,显然只剩下硬闯一条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