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30章 大哥,你往榆林跑呀
 
  为了好好教训崇祯,同时狠狠大抢一笔,此次入关的兵马,为历史之最。
  十月初,皇太极召集蒙古八旗聚集,同时征发汉军八旗。
  由于宁远和锦州已经归于满清,皇太极下令汉军聚集锦州, 蒙古军集合于宁远。
  到十一月时,三万蒙古八旗,四万汉军八旗,火器营汉军一万,加三万满清人,全军十一万, 再次入关。
  皇太极这次集合这么多兵马也有一个打算,若再遇到丁毅,必与他决死一战, 决不再退缩。
  因为他有了个想法,国内粮食这么缺,他们现在兵马这么多,不如与丁毅决一死战,消耗点蒙古人和汉军,缓解下粮食压力。
  不得不说,皇太极很有想法,且做了两手准备。
  遇不到丁毅的兵马最好,能多抢一点,万一要是遇到了,就往死里打。
  历史上这次指挥是阿巴泰和图尔格,兵分两路, 左路军从界岭口(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县)毁边墙而入,右路军从雁门关黄崖口攻破长城入关。
  但现在情况全改变了,皇太极出兵仔细研究过。
  界岭口抚宁县,在蓟镇防区, 现在驻守蓟镇的,正是丁毅部下大将徐敷奏。
  徐敷奏参与了松锦之战,也是唯一给清兵重创的明军,这次肯定不能从那走。
  而且历史上清兵是往山东打,甚至最远都打到后世江苏连云港了,但现在皇太极知道,山东济南和临清有丁毅的兵马,去不得。
  于是他改变路线,还是想尽量先抢点东西再说。
  全军从雁门关黄崖口攻破长城入关,进来之后再兵分两路,左路由阿济格率领,让他们分出一部去假装打蓟镇,吸引徐敷奏,主力往下继续横扫京城附近,皇太极给他们目标,最远到山东德州,不要深入,以防丁毅兵马回击。
  右路军由图尔格率领,分出一部往西假装攻打大同,吸引丁毅的注意,主力一直往下, 从顺德, 大名这条他们曾经走过的老路往下,然后进山东兖州,从山东再进徐州邳州到后世江苏地盘上去抢一笔。
  这次路线因为要防丁毅,所以规划比原历史短了点,没有打到连云港。
  皇太极给的任务是速战速走,抢到就走,尽量不要打坚城,一天打不下立马转移,他们全是骑兵,就算丁毅的兵从后面追来,也只会和上次入关一样,很难追上他们。
  十一月,清兵再次入关,震动京师,崇祯赶紧下令天下兵马入卫京师。
  但和历史上一样,四周无人响应,大伙都紧闭城门,只想守好自己的地盘,明军号称调集四十万大军,却无一支兵马出战。
  这也让丁毅的部下们,彻底看到明朝的无能和明军的腐烂。
  十二月,徐敷奏接到命令入卫京师,他带兵驻守蓟州,然后按兵不动,每天对着城外放炮,天天上报斩杀清兵多少。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明军在和清兵连场大战。
  其实清兵出关的路线就在蓟镇边上,徐敷奏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堵住清兵。
  但丁毅没有命令过来,而且就凭他的兵马堵清兵,没有其他明军来帮忙,肯定要死伤惨重,他当然不动。
  十二月七日,临清王卫忠接到入关命令,他带兵移驻德州,然后同样按兵不同。
  他这往德州一移,等于又给清兵腾挪了空间,清兵原本不愿从临清走,不想碰丁毅的兵马。
  因为王卫忠移驻德州,清兵浩浩荡荡直接从临清城外通过,但也没有攻打临清城。
  因为上次他们打过,同样没打下来,这次换了丁毅的人,他们自然更不愿意打。
  十二月八日,驻守天津的沈世魁也带兵往北,移驻通州。
  他算是明军各部中跑到距离京师最近的一部,把崇祯给激动的,还是有忠臣的啊。
  但没多久,接连赶来无数总兵,刘泽清,唐通,周遇吉,黄得功,全部聚集在通州,数万兵马挤在里面,无人敢出兵,而原历史上,这边也是如此,明军数万人马聚集通州,连一箭都没有射出去,一骑没有派出去,可见这时明朝已经畏惧满清到了什么地步。
  大伙就眼睁睁看着清兵在境内肆虐。
  清兵入关的时候,丁毅在干啥呢?
  丁毅在逮借口搞榆林姜氏兄弟和左光先。
  图尔格的右路军从黄崖口入关后,昌平总兵唐通的兵马云集在昌平一动不动,等清兵走后,又跑到通州,还是一动不动。
  图尔格先带兵横扫密云县四周,抓到的人畜直接先送出关,然后再破怀柔。
  唐通这伙很怕死,把昌平镇所有兵马聚集在昌平保护自己,且城门紧闭一个难民也不放。
  清兵到处横扫,其他地方几乎无人防守,先破密云,再破怀柔,三破顺义,如无人之境。
  图尔格打破顺义之后,绕过京师不攻,沿途狂抢,然后往南,进入良山,房山,再涿州,图尔格打涿州半天未下,立马兵分两路,其中一路为汉军两千,蒙军一千,由弟弟伊尔登率领经过易州,打紫荆关(保定总兵驻地)末下,立刻往大同境内的广昌县而去。
  伊尔登所率三千全是精锐骑兵,其中有松锦战役投降的两千辽东铁骑,一千蒙古骑兵。
  他们的目的就是在骚扰大同,牵制丁毅的兵力。
  进入大同之后,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往西,不打一城,不攻一堡,专门到门跑,摧毁粮田,火烧民屋,想把丁毅的兵马钉在大同。
  十二月八日丁毅接到入卫京师的命令,但很快又接到伊尔登进入大同的消息。
  当时京师的传令人还在,丁毅无奈道:“满清建奴已经杀入我大同,本镇职责所在,必要先灭了这部人马才是。”
  京使无言以对。
  因为一路上他经过各地,召集各路总兵入关,大伙的答覆千篇一律,先要保护好当地百姓,有守土之职。
  因为每次入关后,崇祯都要砍一批文臣武将,常用的理由就是败兵、失土之责。
  要么吃败仗,要么丢城镇,反正只要犯了这两事,就算不死在满清手上,也要死在崇祯手上。
  打发掉京使后,丁毅就开始调兵遣将。
  伊尔登进入山西后,一路往西,从广昌到灵丘,然后浑源,应州,马邑、朔州,简直就和进来旅游似的。
  丁毅的哨骑完全追不上他们的步伐,跟在他们屁鼓后面追都来不及。
  丁毅一看就知道皇太极打大同是假,想拖住他的兵马是真。
  这正合了丁毅的心愿,顺带给了他机会。
  他让周光宝带三千骑兵,严雄带三千步骑(步兵骑马),六千兵马在后面跟着追。
  一路把伊尔登往榆林赶。
  这下两人是王八对绿豆对上眼了,伊尔登的目的就是牵着丁毅的兵马走,丁毅的目的就是把他赶向榆林。
  两支兵马一前一后,在山西境内到处跑。
  但这伊尔登不上路子,开始尽在大同,太原、汾州几个府跑来跑去,后面周光宝和严雄追的急死,就差派个哨骑告诉他:大哥,你给我往陕西榆林跑呀,离我们很近啊。
  双方追跑了两个月,还在山西境内。
  伊尔登闲时就对着众将大笑,说丁毅也不过如此,还说他最善用兵,老子带着三千骑兵,在他地盘到处纵横。
  更提到当年岳托三千精骑在朝鲜被丁毅包饺子,惨败而回,言外之意,他伊尔登牛逼的不行。
  现在岳托死了,他怎么说都行,众将只能附合。
  周光宝在和伊尔登玩追逐游戏时,另两路清兵主力已杀入明国腹地。
  明朝当时关内外并建昌平、保定两总督,又有永平、顺天、保定、密云、天津五巡抚。山海、蓟镇、中协、西协、昌平、通州、天津、保定八总兵,守军可谓星罗棋布,无地不防,但多无战心,且事权反不一。
  警报一到,崇祯急征诸镇入援,各镇却都按兵不动,清兵如无之境,分道南向,河间以南多失守。
  所谓屋漏偏运连雨天,崇祯已经被满清扰的心力憔悴,突然又传来农民军声势大振。
  崇祯十五年(1642)闰十一月十四日李自成率诸将,连营五百里,进攻汝宁,总兵虎大威中弹而死,城被攻破。前总督侍郎杨文岳、兵备佥事王世琮、知府付汝为等俱死。时河南郡邑残破,朝廷不再设官,百姓多结寨自保。各寨或降义军,成受朝命,又互相吞并。
  这什么意思?河南已经彻底乱了,朝廷都不再设官,因为去一个死一个,没人愿意去,现在也没人去的了。
  明廷已经彻底失去对河南的控制,当地老百姓只能结寨自堡。
  这些寨,有的还能听命朝廷,有的就投降农民军,还有相互攻伐,吞占。
  总之这时的河南已经大乱,在部份地区属于无政府状态。
  但这还没完。
  崇祯十五年(1642)十二月初四日,李自成攻陷襄阳。
  原本左良玉在朱仙镇战败后,就退驻襄阳,李自成这时乘胜攻井左良玉至白马渡,左良玉一看大事不妙,赶紧移营于南岸,守浅洲。
  但李自成四十万兵马不给他缓气的机会,立马组织渡河,左良玉这混蛋一看,不行啊,赶紧跑,稍微打了下,果然不敌,然后拔营而逃,往武昌去。
  李自成渡过白马渡,遂长驱进至襄阳,这时襄阳官吏都已逃走,李自成轻松占据襄阳。
  元朝时,襄阳可是抵挡元军六年的,要再往前点算,可以算守了三十八年,如此重镇,在左良玉手上坚持了四天就失陷。
  李自成一进襄阳,手下谋士宋献策和牛金星、顾君恩、杨永裕等,还有武将王卫国、刘宗敏、李岩等纷纷过来劝他。
  宋献策先说,我观河南到处残破,朝廷无官,百姓结寨,是无主之地,咱们打了这么多年,该占领一块地盘,依为根基,凝聚人心。
  牛金星更直接一点,闯王竖旗吧,不竖旗,如何聚人心?大伙兄弟跟着你干,不就是想做开国功臣吗?
  武将也纷纷相劝,更加来劲。
  李自成终于在这时有了占地为王,进而攻取天下的心思。
  之前他造反是为了争口气,为了弄口吃的,为了活命,谁知道现在这事业越干越大,越干越大,连李自成自己也没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
  当然了,他更没想到明朝会腐败成这个样子。
  即然如此,明失其鹿,当由我逐之。
  李自成很快决定,把襄阳改为襄京,举起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旗,自任大元帅,并于河南、湖广占领区设置地方政权,将之前所占领的各州县都改名、设置官吏进行管辖。
  李自成还命人修理襄王王宫,并且设立官职,自称“倡义大元帅”,为一品,并依次设立权将军、制将军、果毅、威武等将军名号,一共九等。地方则设立防御使、府尹、州牧、县尹,中央则设立六政府(相当于明清的六部)侍郎、郎中、从事等诸百官,还宣布“三年不征,一民不杀。”以拢络民心,未来大顺政权的雏形隐然显现。
  为了确定下一步的战略方针,李自成和部下进行了商讨,形成了著名的“襄阳决策。
  原本历史上时,在商讨战略方针的时候,李自成的部下一共提出了三个方案供李自成选择,但这次却有了改变。
  十二月下旬,李自成召集文武百官议事,商讨下步战略决策。
  首先牛金星提出“先取河北,从河北直走京师”的大胆方案,牛金星说的也有理有据,他说,当年靖难之役,朱棣就是直取京师,不再乎一城一池的得失,大军直接压到京师就可以。
  此时明廷在河南已经基本失去控制,从襄阳到河南几乎全在李自成兵锋控制下,一路可到河北,然后直达京师。
  按牛金星的意见,最快一个月,就能兵临京师城下。
  但他的意见马上被人反驳,人家朱棣打下京师能当皇帝,因为他本身姓朱,咱们就是这么快打下京师,崇祯可以往江南退啊,万一短时间打不下,被人断了后路,包了饺子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