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苍渊剑 > 第十五章 剑起剑落
 
“辰子你真要去参加那啥宴会啊?我看那老东西就没安什么好心!”

  “就是呀小师弟!还是不要去了!”

  “不碍事,这半年多那姓吴的没来找事,看来都算计到明日了,躲不掉那就去碰一碰,仇怨已经结下了,看他到底要如何!”

  分别送走刘玉婵和李高义,张辰径自回了住处,今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他准备今夜冲击最后一个隐穴,同时将修为突破至二印神使境。

  ……

  夜间,外门总办事处。

  “二叔,您说那张辰到底会不会来?”

  “会!”

  “老夫断定他一定会来,仅仅是一个意气风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人,跟老夫玩!哼!还嫩了点呐!”

  吴永才抬起手臂捏紧拳头道。

  ……

  次日傍晚,张辰独自赴约,背后是他那把巨剑苍渊。

  “张小兄弟!哎呀有失远迎!吴烽,还不引张小兄弟入座?”

  刚至门口就听到吴永才高亢的嗓音出来,完全没有了昨日那种沧桑感,如同遇上什么大喜事一般。

  “吴烽?”

  听到吴烽这个名字,张辰很是诧异,难不成吴烽那小子康复了?自认为当时下手不轻啊,那可是断了不知多少肋骨。

  但令张辰意想不到的是,迎出来的少年还正是吴烽,而且一副激情高昂的样子,哪有半点损伤。

  “莫非是用了什么稀有疗伤丹药?”

  张辰这样想。

  “张兄,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许久不见,张兄风采依旧啊!”

  “吴烽兄弟伤都好了?”

  张辰笑眯眯的问道。

  “托张兄的福,好了!”

  吴烽说话时眼角很明显跳动了下,而一旁的吴永才脸都黑了下来,张辰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令张辰意想不到的是,席间还有他人在场,那是一位锦衣华服少年,面容消瘦,目光轻浮,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但明显能感觉到吴永才对少年很是恭敬。

  “老吴,这小子谁啊?”

  少年翘着二郎腿斜着眼问道。

  “禀公子!此人正是文一剑的亲传弟子张辰?”

  吴永才恭敬的说道。

  “就是打了吴烽的那个张辰?”

  锦衣少年皱着眉道。

  “张小兄弟,忘了介绍了,这位是……”

  “介绍什么介绍,本少的名头岂是这种乡野村夫配知晓的?”

  还没等吴永才说完,锦衣少年就怒斥道。

  “请问吴管事,这是哪来的野狗,能不能牵出去!”

  ……

  内门,文一剑阁楼内。

  “什么?糊涂啊!”

  文一剑骤然起身,大喝道。

  “怎么了师尊,小师弟应该没事吧?”

  刘玉婵小心翼翼问道。

  “什么没事,有大麻烦了!你可知道不日就要举行宗门年终大比?”

  “知道啊,哪有有什么关系?”

  “那你可知道每年年终大比都有些什么人来?”

  “难道?青霄宗?”

  “没错,正是青霄宗来人,每年宗门大比他们都会派出几名门内弟子前来观礼,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那怎么办啊师傅,小师弟会不会惹到他们的弟子?”

  “既然是那吴老杂毛算计好的,张辰必然会进圈套,我先赶过去,希望还能来得及!”

  文一剑说完直奔外门而去。

  ……

  “待我弄死你,倒要看看文一剑能将我如何了!哈哈!这是你自找的,小小一印还如此猖狂!看招!”

  锦衣少年说着起身持剑直指张辰,剑招中竟夹杂着道道剑气,一瞬间便至张辰近前。

  “哼!”

  张辰也不敢马虎,有了剑气很明显已到了二印境界,还好自己早有准备,经过昨夜的冲刺总算是到了二印,五道隐穴齐齐贯通,实力已是今非昔比。

  来不及攻击,张辰立马将巨剑苍渊直杵于地板,侧身以肩抵剑身。

  “嗡”的一声,紧接着“咔擦”一声巨响,锦衣少年的剑气不仅没有伤到张辰分毫,而是直接倒飞了出去,背后桌椅齐齐断掉。

  谁知那少年不惊反怒,再次携着剑气呼啸而来,这次招式明显比上次的要强上不少。

  张辰是真的怒了,剑身后摆,撤步,双手紧握剑柄,紧接着巨剑从身侧直直向下劈去––竖劈!巨剑苍渊携着剑气呼啸而下,“咔擦”又一声巨响,屋内已是一片狼藉,丫鬟仆役抱头鼠窜,就连吴烽那小子也被吓得抱头趴在地上。

  再看锦衣少年,已是全身血肉齐齐炸开,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是张辰第一次亲手杀人,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惧,反而很镇定,既然别人要你死那你就没必要手下留情,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只有活着才有权利说话。

  “啊!”

  “大胆张辰!你可知道他是谁?这次就算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只见吴永才退至墙角,看到锦衣少年命丧张辰之手时已近乎癫狂。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知道此事都是因你而起!”

  “事已至此那我就送你们叔侄二人上路吧!”

  “再送你们一句!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只有活着才有权利说话!”

  剑起,剑落,吴永才卒!

  突然,张辰发现半年多以来从未有过任何变化的胸口处‘胎记’竟有了动静,似乎又在成长,而这一次的成长格外强烈,似乎要破茧而出一般,还好没有持续太久便再次回归平静。

  “你呢?”

  此刻吴烽头也不敢抬,依旧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嘴里已是语无伦次。张辰站在吴烽面前,剑尖指地,问道。

  “张哥!张爷!求你放过我一条狗命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唉!何必当初呢!”

  剑起,然而却没能落下来。

  “徒儿收手吧,麻烦已经够大了!”

  来人是师尊文一剑。

  “你可知道此人来历?”

  文一剑指着锦衣少年的尸体问道。

  “不知道却是猜到了,要么权势滔天要么背景深厚!”

  “那你……糊涂啊辰儿!”

  “师傅!徒儿给您惹麻烦了!”

  “弟子恳请师傅将弟子逐出师门,一切因果由徒儿一人承担!”

  张辰一手持剑单膝跪地。

  “混账!当师傅是什么人了!走!回去!”

  “回去再教训你!”

  文一剑怒喝一声,携着张辰转眼即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