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我生来就是镇上首富 > 012 王教父
 
  
禽兽中毒后,他老爸下令彻查,局长马上就告诉了李霸主我给面条发短信和派私家侦探调查禽兽这两件事情。
我洗不清干系了,以前都是我把别人当棋子,今天终于轮到我背锅。
局长马上开始调查我。但我人在深圳,他鞭长莫及,不敢硬来。还好,我反侦察能力也不弱,当年的足迹都被我抹干净了。除了我发那条短信和我派私家侦探调查禽兽这两件事外,他们没查到任何其他有用的东西。
让我没想到的是,李霸主在黑道也这么有号召力。黑白通吃这一招被我学到了,且看我后面怎么用。
我被人蒙面带到了一个地下室。
一个彪形大汉摁住我,一个长发美男子拿着棒球棍问我话:“你是不是给面条发过短信?”
我:“是的。”
美男子捏着我的脸问:“连他父母都不知道他死了,你怎么就知道了?”
我心想这里可不是JC的审讯室,这要是回答地不合理,怕是保不住我的几颗大牙:“哥们儿,你别激动,你也知道我是富贵集团的老板吧!李霸主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我们可以商量商量哪个回答比较好,这样你回去也能交差,我这边也不用皮肉之苦。你两头都拿钱,多好的一单生意。”
多亏我这么多年练就的谈生意的本领。彪形大汉说:“大哥,2倍啊!这生意有搞头啊!”
美男子旁边的刀疤脸和铁链子也动心了,我一看有戏,就说:“我今天就付现金,而且你们放心,我不会报警。”
美男子示意刀疤脸给我松绑,还给我递了跟烟。我揉揉酸痛的手说:“那个李霸主的儿子是个禽兽,是个变态,专挑纯真美少女动手。”
我知道道上兄弟都很鄙视QJ犯,故意这么说。
彪形大汉说:“大哥,我看那禽兽是罪有应得啊!”
我接着说:“但是他中毒真的不是我干的。”
彪形大汉又说:“大哥,他说不是他干的,我们放了他,拿钱走吧!”
这个彪形大汉配合的好,孺子可教。
美男子问:“几个月前,那次绑架是不是你策划的?”
我说:“禽兽迷J了面条的女朋友,面条的女朋友割腕自尽,面条刚出狱,看到女朋友的尸体,悲痛啊!就去了北京。”
美男子:“那你怎么知道他死了?”
我装糊涂:“我不知道啊!我发短信是因为我不知道他减刑了,以为他还在监狱呢。他入狱是因为我,我当然要帮他照顾父母了。”我把他入狱的经过讲了一遍。
彪形大汉说:“大哥,王富贵是讲义气的人啊!我们以后跟他干吧!”
我这是有洗脑天赋么?要是搞传X,我能赚不少钱吧。人头这么好拉。
美男子:“那你为什么派私家侦探调查他?”
“水木航天这些年,一直亏损,我是怀疑他贪污公司资产。”
美男子:“查贪污去医院?”
我:“侦探不专业嘛,要不然他也不会泄露自己行踪。还把我供出来。”
似乎一切都解释清楚了。他们开车把我送回了家,走时彪形大汉还说了再见。
他们忘掉了拿钱,我后面转给他们了。
我们竟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小猫咪问我那是谁,我说,几个打工时认识的工友。
以为安全的我,去北京开了个会,会一开完,在我坐车去机场的路上,就被人拦下来,被绑到了一个小黑屋。这里像是黑帮专门审讯人的地方,他们连我的头套都不给摘。上来先是一顿拳打脚踢。
他们出手真狠,我都被打懵了。
一盆水泼过来,我清醒了些。
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问:“是不是你给李少爷下的毒?”
我说:“不是?”
“那是谁下的?”
我:“我不知道。”
“给我接着打!”
我:“慢,李霸主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李少爷祸害了那么多妙龄少女。他们的仇人怕是很多吧!你不能因为怀疑我就指定是我。”
被头套蒙住的我顿时被一根木棍重击,我撞到地上,感觉牙齿断掉,口里一股铜腥味,我吐一口,吐出两颗牙齿。
紧接着感觉肚子被人狠踢了一脚,疼得我蜷缩起来,一个人踩住我的头,我感觉耳朵和地摩擦,出了血,还有人用鞭子抽我的背。
几分钟后我疼昏了过去。
昏睡中感觉被人塞进了麻袋,我现在无力就像一团烂泥。
在被扔进河里的瞬间,被水激醒的我睁开眼睛,从麻袋的细孔里我看到了夜晚的灯光和水珠闪烁的亮光,我挣扎着要出去,手却被绑死,袋口也被扎死。
我使劲蠕动,挣扎,拴住麻袋的绳子那头应该系有石头,我不住地下沉,我使尽最后力气,往水面蠕动,我感觉到绳子断了,我浮起水面,已经没有丝毫力气的我,不知飘了多久。
在此感谢那位割烂绳子的人。没有他,我已经变成一个水鬼。
我醒来时,躺在一个老农家里,我睁开眼睛,无力地问:“这是哪里?”
老农的儿子说:“北戴河。”
我挣扎着要站起来,我对老农说:“大伯,我不能留在这里,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请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里,我不想给你们惹麻烦。”
我迈出一步,就瘫倒在地上,我已经疲乏地像一个盛夏阳光底的毛毛虫,我一看腿,全是疤痕,被水泡过的肉都烂掉了,泛出白色,我一摸耳朵,也全是伤疤,我回头一看,躺过的床上全是血迹,还有黄色的体液。
这帮孙子,是真够狠。
老农说:“你现在太虚,在这里养上两天,我们不告诉其他人。”
在老农儿子的伺候下,2天后,我能走了,我问老农要了2件衣服,头也不回,踏着刚播种的玉米地,走了。
老农喊到:“一路小心!”
我挥挥手,头也不回。
我来到电话亭,要打电话,发现没钱。
哪还顾得了面子,我蹲坐在路边,祈求好心人给一块钱打电话。
可能是因为我脸上的伤疤,没多久就被人施舍了1块钱。
我拨好了小猫咪的电话号码,却不敢播出,这个时候我再出现,怕是会害了小猫咪吧!
我垂下头,背靠电话亭,看着外面的大雨。
我给可乐打了电话,可乐问:“从帝都回到深圳啦?”
我说:“富贵已死。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王富贵这个人!”
可乐说:“你是不是被人暗算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我们现在的力量,在人家眼里就是一级的小号,你现在不要见我,我一会儿给你个账号,你给我打一点钱。”
我跑到超市,跟店员讲,我转钱给他,他给我现金。
店员:“不行,我很忙!”
我:“我给你1000块。”
店员:“不行,你快走!”
我:“10000块!”
店员看着我脏兮兮湿答答的衣服,看着我乱糟糟黑漆漆的头发,看着我满身的疤痕,对着保安讲:“快把他赶出去!”
我被推到门外,摔倒在台阶下,所有人都避而远之。我缓慢站起来,一步一挪走到旁边的垃圾桶旁的棚子下,这里刚好还有一个流浪汉。
他浑身臭烘烘的,看我来了,递给我一个一样臭烘烘的已经被啃了一半的鸡腿。
我2天没吃饭了,我接过鸡腿,看着那黑色的污垢,闭着眼睛咬着一点点硬吞下去。
朱元璋的珍珠翡翠白玉汤也是这个味道吧!
我本着试一试的心态问:“你有银行卡吗?”
流浪汉解开已经黑得发光的外套的纽扣,从胸口处掏出一个掉皮的斑驳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个崭新的银行卡。说:“有,这,这,这里。”
我接过银行卡说:“我去取钱!你在这里等我。”
流浪汉一直跟着我,我来到电话亭,发现没钱打电话,流浪汉这时已经掏出来一块硬币。
我给可乐打电话,让他转100万给我。
在ATM机旁边,我让流浪汉去取钱。
流浪汉:“没,没钱,里面,没钱。”
我:“我已经给你转钱了,你去取吧!我给你买鸡腿。”我说话很慢。
流浪汉去了,等了半天,取回来100块。
我说:“还有。”
他又取了100块。
我说:“还有,你可以一次,取1000块。”
流浪汉去了半天,又取了100块。
等我们取够2000块的时候,超市都关门了。
我带着流浪汉,来到一个大排档,点了几十串烤肉,10瓶啤酒。
老板看流浪汉过来,吓唬他让他走。
我拿出100块给他,说:“我跟他一起吃!”
流浪汉不敢坐凳子,小心翼翼的。
我说:“坐,没事,你是我的朋友,随便吃。”
他笑嘻嘻地,露出黑黑的,参差不齐的牙齿。
他吃得好开心,一直傻傻的嘻嘻笑着。
我喝了好多啤酒。
吃完,跟着流浪汉去他睡觉的地方,路过一栋很漂亮的写字楼。
流浪汉说:“这个,我的!我的!”
恐怕他也有一个很长的很悲剧的故事吧!
流浪汉睡在桥洞里,铺着碎草,他把他的床让给了我,说:“朋友!”
一股霉味,而且很湿,那一晚,我竟然睡得很香,直到第二天早上流浪汉叫我。
我们又去取了钱,这回他告诉了我密码,我自己去取的。
我们买了衣服,去澡堂泡了澡,泡澡时,我身上的伤疤很疼。还去理了发。当然,在理发前,没人愿意靠近我们,很少有人愿意给我们服务。一路上都是异样的眼光。
剪了新发型,洗得干干净净,穿上新衣服的流浪汉大变样。活脱脱一个成功男士的形象。
我换上衣服后去了诊所,涂了些膏药。
流浪汉一直跟着我。
我问他:“你有身份证没有!”
他拿出那个掉皮的钱包,我一看名字,震惊了!
我深深一鞠躬,叫了声:“前辈!”
拿着身份证去银行大厅取了剩下的钱。
我以前经常去的一个农家乐,我跟老板是朋友,我拜托老板照顾流浪汉,流浪汉帮老板打扫打扫卫生,老板给他一口饭吃,一间屋睡就行。
我走时跟老板说:“不要跟任何人讲见过我!”
因为没有身份证,我只能打车来到上海。我托朋友帮我搞到一个身份证,那个身份证的主人已经死了。他没有任何亲人。
我看身份证上的名字,这名字真符合我接下来做的事情。
身份证上写着:王教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