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我生来就是镇上首富 > 015 老虎
 
  
查我的警察,查到了一些证据,而负责此案件的正是之前被我恐吓的清老板,那个女儿被我打了的清G。
清老板亲自找到我:“还记得我吗?”
这几年我见过的人太多,我说:“记不得。”
清老板说:“我记得你说过,如果不听你的,我恐怕再也见不到我女儿!”
我一下子回忆起来,我说:“对不起啊!过去了过去了,您大人有大量。”
清老板:“我之所以进了这个部门,就是要将你这种人抓干净!”
我:“那你有查到什么吗?”
清老板:“当然,我这回来是想让你自首!”
我哈哈哈笑起来:“让我自首,你有些狂妄吧!”
清老板:“虽然我现在还抓不了你,但我现在已经有线索,只要我继续查下去,你就难逃法网!”
我:“那你去查好了!我奉陪!”
清老板站起来指着我说:“是你太狂妄!”
我把两个腿放到桌子上,后仰说:“是又怎样!”
清老板很生气地走了。果然,没隔几天,有人要搜查我的别墅,是彻彻底底地搜查,100多个JC,翻箱倒柜,把我家弄得乱七八糟。除了蓝色小药丸儿和套套,他们也没发现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清老板绕着我转,指着彪形大汉说:“他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说:“他说他没家,刚好我也缺一个保安。”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嫌疑犯?”
我:“他充其量也只是个小混混。他的智商,也犯不了罪。”
可是,后来,他们还是以彪形大汉为突破口,查出了些东西。
清老板请彪形大汉吃饭,这个脑残答应了,我还不知道。
清老板说:“大汉,你有朋友吧!”
彪形大汉点点头,拿出来几张照片,这货竟然随身携带着链子,刀疤脸,美男子的照片。清老板一看照片,立马认出来链子和美男子。
他指着美男子说:“这是你朋友?”
彪形大汉点点头,清老板顿时有了头绪。
他转身离开,彪形大汉说:“你不要抓王富贵,他不是坏人。”
清老板自然听过王富贵这个名字,他说:“你再说一遍!”
彪形大汉这才发现说漏了嘴,急忙说:“你不要抓王教父,他不是坏人!”
还好,清老板不是那群老狼里的人。
回到局里,清老板让同事们连夜加班,查链子美男子刀疤脸的银行记录电话记录。
一查就发现我在股市获利颇丰的那段时间,他们的银行账户有大额资金往来,频繁和不同人通电话。他们梳理了这些人,发现有一些是职业操盘手,还有一些是无业游民。他们马上调查了这些人,询问出来他们将证券账户借给了其他人用,这样摸排下来,竟然发现刀疤脸美男子链子这几个人控制了300多个账户,美男子和刀疤脸已经死了,他们就去查链子。
链子讲义气,就说是他在操纵股票,他自己获利了。这个说辞清老板自然不信。通过银行流水发现,很多钱都流向了一个地下钱庄。而我的钱就是在地下钱庄洗白的,还好这个地下钱庄国内管不了,也没法查清楚,钱庄里面还有狼的钱,还有鬣狗的钱。
清老板拿着他找的证据又来见我。
我说:“找到东西了?”
他给了我一个名单,300多个名字。
我说:“依据这些也就能罚我一些钱吧,最多搞个股市禁入。”
清老板说:“确实。但我还掌握了你其他犯罪证据。”
我说:“比如?”
清老板:“行贿,胁迫他人。”
我:“你跟一个你认为是罪犯的人说这么多,你这算不算是泄密呢?”
清老板:“我知道你是谁,我希望你能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我:“打我开始做这些事情时,我就没打算要活过40岁!”
清老板摇摇头:“你在自暴自弃!现在的你不是真实的你!”
我从他话里隐约感觉到他在怀疑我的身份。
我说:“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
清老板:“主动赔偿股民损失,退回某企业收购南方园林的钱,主动道歉。”
我:“然后呢?”
清老板:“你就自由了!”
我呵呵笑:“这就是你的行为准则?按照刑法,我怕是要坐牢吧!”
他说:“不!做了这些,你就不叫王教父!”
我表情呆滞,盯着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清老板摇摇头。
我想了几秒钟:“我就是王教父!请回,不送!”
清老板:“好!法庭上见!”
果然我被传唤了,我交了保释金继续呆在别墅里。我做事那么小心,这种操纵股票的罪名,顶多也就罚罚钱,至于行贿,我怕那些鬣狗们,比我还着急吧!果然一大片鬣狗行动了。
终于,我还是被罚了钱,罚了100个亿,这个和我赚的比,毛毛雨啦!
清老板在鬣狗的围攻下丢去了他的位子,成了一个整天只能喝喝茶看看报的职员。
清老板终究感叹:“太黑暗了!”
我很快交了罚金,而且主动找到清老板:“怎么样!”
清老板摇摇头:“生不逢时!”
我说:“还要不要扳倒我?”
清老板说:“每天喝喝茶还是挺好的。”
我说:“这不就对了嘛!你招惹那些鬣狗干啥呢?”
我准备离开,刚跨出他办公室门。清老板叫了一声:“王富贵!”
我定住了。
清老板拿着一杯茶走到门边递给我,笑嘻嘻说:“真的好可惜啊!当年那么有豪情壮志的王富贵,如今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王教父!”
我:“谁是王富贵,我不认识!”
清老板:“别装了,你换了衣服,戴了墨镜,但你能改变你的血吗?”
我:“你知不知道,你叫我王富贵意味着什么?”
清老板:“意味着什么?”
我:“你快死了!或者,我快死了!”
清老板:“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倒是你那个大汉,管不住嘴。”
我一回家就找到彪形大汉:“你见了清老板了!”
他点点头
“你见他干啥!你…”我直拍自己大腿。心想这个傻球。
他说:“那个清老板不像是坏人,你也不是,我不想他抓你。”
我这是想骂他说不出口啊!
我:“我还不够坏吗?”
他:“虽然你让我们去打人,但你不坏!”
我说:“那我就坏给你看看!”
我开车带着大汉来到40公里外的海边,把他丢在路上,自己回去了。
禽兽爸李霸主那边在查伤害他儿子的幕后主使。刚好清老板之前也在调查美男子和刀疤脸他们,局长便找到了清老板。问他一些事情,清老板什么也没说,但这个他们在茶馆聊天刚好被走回来的彪形大汉看到了。
彪形大汉走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回来就说:“我昨晚看到清老板和一个JC聊天。”
我肯定担心啊!就马上找到清老板,问他:“你没说什么吧!”
清老板斜眼看了我:“我也猜到了,在这个世界,有能力让你隐姓埋名的人恐怕只有他了。看把你吓得。”
还好是虚惊一场。
可是,一件陈年往事,让清老板恨死了我。面条的手机再一次惹了麻烦。面条死了多年,他父母一直以为他失踪了,J方也一直在找,因为局长压着,J方一直也没找到线索,这么多年过去了,局长想想告诉隔壁市里的局长应该没什么问题,也就公布了面条的姓名,隔壁J方把这个消息告诉面条父母,想尽快结案。倍受打击的面条父母死活不愿意承认儿子死了,更没想到这个清老板竟然是面条的亲哥哥!
清老板托关系搞到面条的遗物,一个手机。还能用,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个视频,那正是记录禽兽作案的视频。清老板早早离家,自然不认识弟弟的女朋友,但他妈认识啊!
把这一连串事情串起来,清老板还原了事情经过,面条女朋友被Q暴了,割腕自杀,陌生人给面条发了视频,面条出离了愤怒,想报复禽兽,没想到被禽兽的人反杀。
这一下,清老板,恨死了禽兽,也恨死了把视频发给面条的人。
那个人还给面条发了短信:别窝囊了,去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吧!
面条爸妈告诉清老板一个陌生人每年都会给他们转钱。
清老板本来就是专门搞调查的,这随便一查就查出来是我在给他汇钱。
他找到我说:“你为什么要给我爸妈汇钱。”
我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面条有一个哥哥,他的哥哥正是清老板。我把当年和松鼠之间发生的事情给清老板讲了。
清老板说:“那面条死了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知道。”
“那你知道谁害死的吗!”
我说知道。
他:“正是李霸主,这个让你隐姓埋名的人!你就不想报仇吗?”
我:“我不正在努力吗!可是你一个某部门的人,不应该相信法律么,不该有这种想法啊!”
他吐了一口唾沫:“我相信个P。”
我说:“我现在还不能跟李霸主硬刚。硬刚就是死!”
清老板想起陌生人给他弟发的那句话,他对我说:“别窝囊了,去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吧!”
这不正是我给面条发的消息么?我惊讶地抬起头说:“你怎么知道这句话?”
清老板疑惑,看着我:“这句话怎么了?”
我急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清老板:“你给我说清楚,这句话怎么了?”
我:“真的没什么?”
清老板:“这是陌生人发给我弟的话,他就是因为那个视频和这句话才想着杀禽兽的!你这么激动,是不是你发的!”
我想起来小猫咪。
我说:“是又怎样!”
清老板崩溃了:“好啊!你和禽兽一样,都是杀害我弟的凶手!我这就去告诉李霸主,你就说王富贵!”
我:“去吧!你告诉了他,看谁还能替你报仇!”
清老板:“你死了,我一样开心!”他跌跌撞撞走向门外。
我对着他的背影说:“你可知道!我之所以变成王教父,也全是拜他所赐!我的老婆,也被他害了啊!”
清老板定住了。
他转身对我说:“为民除害!是我的责任!”
多亏他,我见到了这牧场里最厉害的猎手:老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