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26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窗边的荆轲,听闻余亮这一番言论,只感可笑。

一个退役将士,胆敢教训国士无双的龙骧之王?

按照荆轲对魁首的了解,若不是余亮有这么一段戎营生活。

他怕是早就被魁首一脚踹回娘胎里去了!

荆轲知道,魁首爱惜将士。

亦如他在皇家大院对着三位元老拍桌子,只因皇家对死的将士的家属补贴太少。

按照皇家的意思,只有对举朝做出突出贡献的英烈,才能获得更多的补贴款。

但叶无双不这么认为,因为此事差点没把兵武司后勤部给掀翻了。

最后,更是一人直接跑到皇家大院,跟三位参天元老撕破了脸。

与之炎夏,魁首叶无双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

他敢因为一件小事跟上峰翻脸,更敢违抗皇令将已然放下武器的外邦贼子当场处决。

于他而言,任何一个敢越过雷池,踏足炎夏土地半寸的外邦贼子,不允许活着离开。

就是这么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依旧披上了龙骧王的蟒袍,站在了国士无双之巅。

那么,余亮的这番教训言论,简直就是个笑话!

听闻余亮的这番话,叶无双便明白了。

这又是一个被灯红酒绿熏染的退役将士。

家仇国恨早已淡忘,纸醉金迷才是他们追究的逍遥生活。

说句心里话,叶无双更多的还是痛心。

“回吧!洗洗早点睡了……”

叶无双无奈叹息了一声,冲余亮摆了摆手,让其离开。

正如荆轲所想的,若不是余亮批过戎装,于叶无双这里,就冲他这说话的口气。

怕是早已被叶无双一巴掌抽死了。

一个在职,一个退役。

叶无双无权干涉一个退役将士选择的人生,那就让你自生自灭吧!

余亮:“……”

洗洗早点睡了?

开什么玩笑!

“你踏马当老子的话在放屁?”

“看来有必要给你松松筋骨,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摸过枪的铁掌钢臂!”

余亮怒喝一声,探手变爪,直接向着叶无双肩膀抓去。

这一招擒龙手,余亮练的炉火纯青。

同时,他还有将士的强悍底子。

这一身力量,相当爆棚!

平日里,他一个人收拾七八个小痞子,跟玩儿似的。

但,这一次,他怕是要栽了!

下一秒,不等余亮近身,一个巴掌翻涌来袭。

啪!

嗖嗖嗖!

余亮被扇的原地转圈,整张脸飙出血水,顷时血肉模糊。

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

真以为靠着退役将士这个身份,就可以换来叶无双再一次仁慈和饶恕?

叶无双不是这种人!

于他这里,给你一次机会,就要好好把握住。

“有些人,面子给多了,果真就觉得自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

叶无双郁气横生。

之于周浩这类权贵之子,他一向不会仁慈。

但对于余亮这种退役将士,他尽可能的收敛一些暴威。

只可惜,余亮还是惹叶无双生气了。

叶无双真正气的就是,余亮千不该万不该用戎营教给他的东西,反过来为权贵名流服务。

这擒龙手,自打兵武司创建,就一直沿用。

最初不叫擒龙手,叫擒拿手。

叶无双进行了创新,改了名字,创新了一些招式,变得更加实用。

哪曾想,余亮用这一手来对付自己。

这还是他亲眼碰到,之前呢?

莫不是靠着擒龙手,欺压过无数普通人?

“跪着!”

叶无双再进一脚,直接轰进余亮的膝盖,让其单腿折断,当场跪伏在地。

于是,整一个拍卖会内场,顷时弥漫了无限的杀意,更是死寂一片!

嘭!

直至,一声爆响从入场大门传来。

门是被人大力踹开的,足以见得入场之人的滔天愤怒。

来者,金刚商会会长周海潮。

“老子到底要看看,是哪家不长眼的东西,敢动我周海潮的儿子?”

咚咚咚!

周海潮三步并作两步,骂咧咧的来到了近前。

“周会长,快送我去医院,我替周公子出头,也被他打了……”

疼的五官扭曲的余亮,哪怕现在这个惨样,依旧没有忘记向周海潮邀功。

如此,叶无双只能当自己下手还是太轻了。

这种货,早已经不是让他有亲近感的戎马儿郎了。

“余组长也被打了?”

周海潮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他实在是没想到,对方已经狂到这等地步了。

得罪了金刚商会还不够,还要把海棠商会彻底得罪。

“你真踏马有胆,老子纵横津海城多年,头一次见你这么狂妄的家伙。”

周海潮面向叶无双,瞪着牛眼咬着钢牙,怒火喷张。

他带来的商会打手们,迅速闪开队形,将叶无双围了起来。

只等会长一声令下,便将这个狂妄之徒就地打废。

“我很想知道,你姓甚名谁,又是谁在你背后撑腰,让你如此狂妄行事?”

周海潮厉声喝问。

于他而言,偌大的津海城,他什么名流没见过。

可是眼前此人,很陌生,很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如今的津海城,金刚商会的实力有目共睹,单是一个名号就足矣让人望而生畏。

可是眼前青年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

不过是莽夫行为!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通天的权力面前,莽夫所为简直愚蠢之极。

“怎么,被本会长的虎威吓成哑巴了?”

周海潮冷笑道。

叶无双不言,周海潮以为这家伙怕了。

“我当是什么牛笔炸天的人物,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愣头青。”

“甚至于连大名都不敢报,真是枉我大动干戈。”

“也罢,如你这种货色,我周海潮不知道捏死过多少个。”

“你给老子竖起耳朵仔细听好了,自废双腿双脚,从这里爬出去,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然的话,你全家都要跟着遭殃……”

周海潮凛然放话,要叶无双自废四肢。

“几点了?”

叶无双开了口,不过这话自然是问荆轲的。

“晚九点二十三分十一秒……”

荆轲报时。

周海潮:“……”

在场诸人:“……”

连时间都要问下属,下属报时还把秒带上。

这踏马哪里来的怪人?

问几点又是几个意思?

“晚十点之后本王不喜欢在外逗留,联系一下海棠商会的负责人,问清楚我要的东西。”

“如果在其手里,今晚我要拿到。”

叶无双朝荆轲下了令。

他说的是要,从海棠商会嘴里要,不亚于虎口夺食。

但,他还是说了。

“是!”

荆轲恭敬回复。

周海潮:“……”

本王?

晚十点之后不喜欢在外逗留?

还要从海棠商会嘴里生夺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