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团宠娇宝纯欲风,宁爷一吻沦陷 > 终章(下)
 
两周后。

江城。

临近春节,到处都是张灯结彩。

昨晚刚刚下过一场新雪,映着冬日的暖阳,到处都是雪雕冰琢一般。

为这座摩登又不失韵味的古老城市,平添几分节日的氛围。

天宁酒店,贵宾厅内。

花团锦簇,温暖如春。

在座的宾客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洋洋地带着笑容。

主桌边。

宁老太太坐在主位上,旁边则是荣家众人。

今天是宁慎和荣慎的订婚宴,宁老太太也是特意换上一套新做的暗花旗袍。

对面荣家人,当然也是盛装出席。

“这都七点半了,荣枭怎么还没来啊?”裴云舒抬腕看看手表,“小御,打个电话催催你哥。”

荣御笑着转过脸,向母亲晃晃手机。

“放心吧,刚问过,小酒姐说了,一会儿就到。”

正说着,就听不远处响起清亮的女声。

“老三,你是不是又在说我坏话?”

众人转过脸,果然看到荣枭与秦酒正一起走进来。

女孩子一身酒红色旗袍,张扬出众。

荣枭也是一身正装,越显得挺拔帅气。

“我哪敢啊,我哥还不突突了我!”荣御调侃一句,一桌人都笑起来。

“来!”裴云舒笑着向秦酒招招手,“小酒,快过来坐!”

二人走过来,在桌边坐下,裴云舒就转过脸,瞪一眼两个儿子。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还不给小酒倒杯热茶。”

“看到没?”荣御坏笑,“二哥,咱们在家里的地位,可是越来越低了。”

荣瑾帮秦酒和荣枭倒上热茶,“这个你不用担心,你赶紧给我找个弟妹,肯定就是老妈的香饽饽。”

“本人还小,不着急。”荣御回他一个白眼,“二哥还是别操心我了,赶紧关心一下自己吧!就算按顺序,也得你先!”

大家正笑着,旁边已经有宾客惊呼出声。

“哇,好漂亮!”

几人一起转过脸,就见宾客厅一侧的休息室廊道里。

宁慎和荣惜并肩走出来。

今晚,荣惜身上是特意订制的,手绣银杏叶旗袍,盘起的长发,恰到好处地遮挡住之前手术的伤口。

精心装点的脸,明媚而灿烂。

一向总是一身黑的宁慎,今天也是少有的添上几分颜色。

黑西装里是一件与荣惜旗袍同色的衬衣,领带上精心挑选的银杏叶纹,刚好与她相配。

俊男美女,一出现就成为全场的焦点。

大家都是站起身,笑着鼓掌……

小心地扶着荣惜的胳膊,走上主席台。

宁慎环视四周,笑着向众人抬抬右手。

“诸位请坐!”等大家入座,他才继续开口,“很抱歉,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这个订婚宴一直推迟到现在,我和惜惜非常大家能来。”

司仪送过准备好的香槟,宁慎伸手接过,递一杯给荣惜。

“别的就不多说了,这一杯酒……我们敬大家!”

荣惜抬起酒杯,“干杯!”

“干杯!”

“恭喜恭喜!”

……

大家说着,笑着,一起将酒杯高高举起。

喝完第一杯酒,酒宴也正式开始。

宁慎和荣惜一起到桌边,给宾客们敬酒。

秦酒从二人身上收回目光,看一眼身边的荣枭,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脚。

“人家小惜都订婚了,你这个当哥的是不是也得抓点紧了?”

荣枭没说话,只是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在桌下递给她。

秦酒接到手里,展开。

一眼就看到文件最上面的黑体字——

“申请结婚报告表”。

下面的表格,写着她和荣枭的名字和资料。

最后一页,盖着大红的印章。

秦酒笑了笑,将文件折好塞进自己的小手包,凑到他身侧。

“你这是什么意思?”

“咱们不是说好的,现在,我已经申请完了,你什么想结婚都行?”

“那……你这次回来几天?”

“这次,我有一周假,能呆到初五。”

见旁边其他人转过脸,秦酒装着没事人似的,重新抓过自己的筷子,另一只手就拿过手机看了看。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这功夫,宁慎和荣惜已经回到主桌边。

接过周砚青手中的酒瓶,宁慎亲自帮大家倒上酒。

“来,咱们大家喝一杯!”

众人都站直身,捧起各自的酒杯。

“宁慎。”荣御笑着调侃,“咱们可说好了,你要敢欺负小惜,我们哥几个可不答应。”

“没错!”

几个人都是笑着附和。

荣惜刚刚出院,不能喝酒,宁慎特意给她倒上一杯果汁。

随后,他捧起酒杯,两手举到半空。

“谢谢你们,把惜惜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我先干为敬。”

抬手,他将杯中酒一口饮尽。

“干杯!”

“好了,坐下吧!”裴云舒笑着拍拍身边的空位。

“对对对,小惜才刚出院,别累着了。”宁老太太也笑着附和。

大家一起入坐,边吃边聊。

眼看着酒过三巡,秦酒笑着站直身。

“我和荣枭也敬你们一杯,祝二位平平安安,百年好合。”喝完酒,她笑着开口,“另外,我们还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你们不介意吧?”

荣惜转过脸,看向荣枭,“怎么了,哥你有任务啊?”

“不是他有任务,是我要给他安排一个任务。”秦酒笑着扶住荣惜的肩膀,将杯子与她的果汁碰了碰,“这次小酒姐欠你一次,等你和宁慎结婚的时候,小酒姐姐一定好好陪你们喝一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向手中的酒杯向大家敬了敬,秦酒抬手,将酒水一口饮尽。

她弯下身,将荣惜低语一句,拿过手包拉住荣枭的胳膊。

“快走啊!”

荣枭看她急匆匆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向大家道别一声,跟着她走出宴会厅。

一路被秦酒拉着,走进电梯,他抬手将秦酒的大衣披到她身上,一脸疑惑。

“你之前不是说,这几天没工作吗,是剧组有什么急事?”

“不是剧组,是我!”

“你……”荣枭担心地摸摸她的额头,“不舒服,还是……来例期了?!”

“去你的!”秦酒抬手将他的手甩开,顺手挽住他的胳膊,“你先跟我回去拿证件。”

“拿证件做什么?”

“笨蛋,当然是结婚。”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秦酒急匆匆拉着他走出电梯,“今天是最后一天工作日,明天民政局就放假了。”

荣枭停下脚步,“你要现在去结婚?”

“不是你说的,我想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

荣枭没说话,伸手拉住她,大步冲回电梯间,按下向上的按键。

“干吗?”秦酒转过脸,“你后悔了?”

“还说我笨蛋!”荣枭转脸,笑着看她一眼,“我喝酒了,不能开车,我们打车过去。”

叮——

电梯重新回到酒店一层。

不等电梯门完全分开,荣枭已经牵着她冲出去。

秦酒笑着,跟着他,踩着高跟鞋冲出酒店大堂。

拿证件、照照片……

等到二人终于站到民政局,结婚窗口前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五点。

再晚几分钟,工作人员就要下班。

看到站在门外的秦酒,年轻女工作人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您是……秦……秦小姐?!”

“不!”秦酒看一眼身边的荣枭,“从现在开始,我是荣太太!”

工作人员定了定神,认真为二人打好钢印,两手捧着结婚证递过来。

“恭喜!”

接过结婚证,认真看了看,秦酒小心地将证件收回手包,再次牵住荣枭的手掌。

“快走!”

“去哪儿?”

秦酒拉着他,大步向前。

“买戒指!”

别的男女结婚,或者要挑个好日子,提前计划一番。

但是,她不需要。

只要两个真心相爱,哪一天都是好日子。

重新坐到出租车上,秦酒拿过手机,拍下二人的结婚证,发到荣惜建的家友群。

【烈酒灼喉:报告诸位,本人已领证。】

荣枭看看她的手机,也取出自己的手机。

【荣枭:@所有人,没提前通知大家,父妈、秦伯伯,几位别生气啊!】

【车手荣御:哈,恭喜恭喜。@andy,二哥,看到没,人家这才叫速度】

【andy:@荣枭,哥,被绑架你就眨眨眼。】

【秦酒:@andy滚!】

【舍予:果然还是我们小枭给力,@烈酒灼喉,欢迎小酒加入我们的大家庭。】

【荣斯年:@秦烈,哥,晚上去我家吧,商量商量酒席的事?】

【秦颂:我草……@烈酒灼喉,姐,你那结婚证不是p的吧?】

【荣枭:@秦颂,是真的,我做证!】

【荣御:@秦颂,在这群里说脏话,找揍是不是?】

【秦颂:鬼脸(图片)一时激动一时激动,哎呀,我突然发现,我爸怎么不在群里,我去把他拉进来】

……

天宁酒店,顶层套房。

因为刚刚出院,她还需要多休息。

午餐吃完之后,宁慎特意将她带到楼上客房休息。

被手机的声音吵响,她摸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消息,怔了怔,人就笑出声来。

左右看看不见宁慎,她揭被起身,披上一条毯子来到客厅。

客厅里,宁慎正站在落地窗边,压着声音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晚一点再打给你,放心吧……我会亲自主刀……好。”

挂断电话,他转过脸,看向荣惜,忙着迎过来,帮她把毯子拉紧。

“睡醒了?”

“恩。你看!”荣惜将手机递到他手里,“我哥和小酒姐姐领证了。”

宁慎拿过手机看看聊天记录,也笑起来。

“难怪,午饭吃到一半就走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工作日。”

荣惜接回手机,在群里发一条恭喜的信息。

“对了,我准备了一个订婚礼物给你。”

将手机放到桌上,她转身走向书房,走到书房门口,又停下脚步。

“闭上眼睛,不许偷看。”

“你自己小心点。”

提醒她一句,宁慎将眼睛闭紧。

脚步声走动,随后是细碎的声音,宁慎还在好奇,荣惜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

“好了,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宁慎睁开眼睛,一眼就不远处的荣惜。

她站在落地窗前的光影里,手里提着一把小提琴。

宁慎一惊。

抬起左手,将小提琴放到肩上,荣惜将琴弓搭上琴弦,手臂轻移。

行云流水的旋律,立刻从琴弦上流淌起来。

她演奏的,正是六年前,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演奏的那首曲子。

注视着面前,专注演奏的荣惜。

宁慎仿佛瞬间回到六年前,回到那个初见她的初秋午后……

她终于,又开始拉小提琴。

他也终于,重新有勇气站上手术刀。

他们都失去过,难过也,颓废过……

好在,他们一起携手,走过了那最难熬的时候。

一曲终了。

宁慎走过来,接过她手中的小提琴,抬手将她拥到怀里。

“惜惜,谢谢,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嘭——

门外,传来声响。

两人同时转过脸。

半空中,一只烟花正灿烂盛开。

拥着她,宁慎帮她把毯子拢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想要什么礼物?”

荣惜从窗外的烟花上收回目光,转脸看向他。

“你!”

宁慎扬眉,“你确定?”

荣惜转过身,抬手勾住他的颈。

“确定!”

四目相对,两人相视而笑。

这一间房间,正是他们正式见面的那一间。

那天晚上,他们也有过同样的对话。

这一次,不用荣惜主动,宁慎已经低头,吻住她。

玻璃窗映出二人相拥的身影。

窗外。

万家灯火。

依旧初见那一晚。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