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心有千千结万暮烟邢泽恩 > 第七章离去
 
意识仿佛陷入了无穷的混沌,万暮烟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这里……这里是哪里?

触目所及之处,一片洁白,万暮烟有些茫然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女人。

那女人轻轻闭着眼睛,海藻般的长发无风而动,露出她小巧精致的面孔。

这幅面容!万暮烟睁大的眼睛,她简直太熟悉这张脸了!自从在白绯玉的身体中醒来之后,她每天对着镜子看到的都是这张柔弱而温柔的脸!

“你,是白绯玉?”万暮烟开口询问。

那女人睁开眼,眸中满满的悲伤:“是的,我是白绯玉,不要惊慌,现在,我们是在你的意识中。”

“那你是想……”万暮烟有些紧张,难道白绯玉是想拿回这副身体?可是她还没有报仇,她还想要回到万家!

“不要紧张。”白绯玉的声音空灵而动听:“我只是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清楚了邢泽恩的心。”

“我已经彻底绝望了,他真的不爱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继续留下来了,,我……要走了。”

从脚尖开始,白绯玉的身体渐渐消失,化作无数莹白的蝴蝶,飞向遥远的地方。

“请你帮我照顾好我的母亲,这算是我留下的,最后的嘱托了。”

白绯玉将一只蝴蝶托在指尖,送到万暮烟面前,带着清澈而难过的笑容。

下意识的,万暮烟伸手去捉那只蝴蝶,在触碰到蝴蝶的一瞬间,她仿佛被什么强大的吸引力吸附,扯向了另一个未知的空间。

水光潋滟,月色皎皎,这里是……她出事的那天晚上,她被万令娴和秦嘉和推下去的那个湖泊!

她记得很清楚,当时,是秦嘉和在晚宴后约她出来,而且是明知道她在晚宴上喝了许多酒的情况下!

万暮烟站在高高的空中,冷漠的看着万令娴把毫无防备的她,一把推下湖泊!

“娴娴……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秦嘉和看起来还有些心虚,带着些慌张,张望着四周。

万令娴气定神闲的拍拍手,完全没有刚刚谋杀了一个人的惊慌:“不会有问题,这个计划,我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想了!”

她的笑容带着阴狠和满意,万暮烟一死,万氏的所有东西,就都是她万令娴的了!

想到这儿,万令娴更加无所畏惧了,她颐指气使的使唤着秦嘉和:“快点,去把刚刚我指的那块大石头搬过来,把这个女人留下的包包什么的全都绑上去,丢进湖里!”

厌恶的转过头,万暮烟不再看着处理‘案发现场’的两个人,她接近湖面,隔着水波,恍若隔世一般看向湖水中缓缓沉没的‘万暮烟’茫然的眼睛,不自觉的,想要伸手合上那双有些惊恐的眸子……

触碰到湖水的一刹那,场景再次切换了。

万氏的总裁办公室,万思明老爷子一脸阴沉的看向悠闲坐在会客室的,万暮烟所谓的‘父亲’。

“爸,别再找了,小娴不也是您的亲孙女吗?”那个男人翘着腿,似乎无所谓一样,漫不经心的翻着一份报纸。

“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找暮烟一天!”万老爷子哼了一声:“小娴?我万思明,绝对不会承认万家还有这个人!”

“爸,您还固执什么啊,放权给我吧,我会像暮烟一样发展好万家的……”那男人似乎毫不在意老爷子的辱骂,腆着脸凑上去。

“滚!滚出去!别再想从我手里拿到任何东西!”万老爷子拐杖重重的敲在地上。

“着什么急啊,等他死了,这一切不还都是我们的……”门外,一个颐指气使的暴发户打扮的女人,昂着头推开办公室的门。

看着爷爷佝偻下来,拼命咳嗽的背影,万暮烟焦急的想要去扶起爷爷:“爷爷,爷爷!”

不要,不要啊!那个她所谓的‘父亲’,凭什么想要染指万氏,那个登堂入室的小三凭什么这么气爷爷!

“不要,不要!”万暮烟挣扎着睁开眼睛,却并不在万氏的办公室了。她仍然在邢氏的总裁室里,半靠在沙发上。邢泽恩正皱着眉头,低头看她,眼中有些关切。

“不要什么?我看你倒是不要装可怜。”看到万暮烟醒来,邢泽恩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让我关心你?天真!”他不屑的坐回了办公桌后面:“我邢泽恩,不需要一个只会装可怜的女人陪在身边!”

万暮烟坐起来,一言不发。在邢泽恩再次对她冷言冷语的时候,身体也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剧烈的反应。看来,白绯玉是真的走了。

那么,她的‘爸爸’欺负爷爷的事情,也是真的了?

万暮烟眼神一凛,那个男人!以他的眼界和心胸,做出什么事情万暮烟都不奇怪!等着她回到万氏,一定会问他和他的小三讨个说法!想气死爷爷继承家产?门都没有!

感受到万暮烟身上凛然一变的气势,邢泽恩挑起俊眉,这女人,是刚刚梦到什么了?看来,她身上还是有许多神秘的东西啊……

“你收拾一下,跟我出去。”邢泽恩突然开口。

“可是,这边的工作……”万暮烟迟疑的看了一眼电脑,现在才刚刚不到中午,早晨她浪费了太多时间了,有许多工作都还没有做完。

“明天再说。今晚有个晚宴,作为我的情人,你得收拾一下。”邢泽恩审视似的扫了她一眼。

万暮烟最终还是同意了,既然是慈善晚宴,她会不会见到爷爷,万令娴母女心思恶毒,她怕爷爷会被她们害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