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36章 出嫁(15)
 
在江社雁心里, 生生这次的确不乖。

起初江社雁不为临江楼一事起疑,但闻人樾有意操控流言,哪怕那几个纨绔痛哭流涕, 说他们连闻人樾的面都没见到,怎么可能害宰辅受伤。但手握权柄的人, 只手翻云覆雨, 流言既成事实。闻人樾告“病”修养,爪牙却在朝堂横生。几个纨绔趁一时口舌之快, 然祸从口出, 最后变成闻人樾党同伐异、攻击世家的借口。

江社雁都被闻人樾借了势。

因为蔺家,江社雁起先的确有私心,想给那些纨绔子弟一个教训。但他察觉不对后, 却发现明面上是闻人樾对几世家的不满, 可在京都府把人押着迟迟不放, 却是因大理寺卿的名义。

江社雁、闻人樾与昔日的西靖王府关系本就千丝万缕,再掺杂眼下江社雁亲审蔺其姝一案,渐渐,朝中风向突变,竟向皇帝进言, 在此案中江社雁理应避嫌, 要撤了江社雁主审的资格。

显然,幕后真凶不愿江社雁继续追查, 而江社雁有充分理由怀疑闻人樾。特别是当江社雁发现,蔺怀生竟开始与晏鄢接触,两人已往净慈庵去,他终于明白,衙门里押着迟迟未放的晏侍郎的儿子, 实则是闻人樾有意设下的局。

江社雁快马加鞭,公事、私心,促使他插翅欲飞,终于在夜里赶到蔺怀生面前。

但这些话不便与蔺怀生说,甚至刚才他说的那句“不乖”想来也不该出口。晏鄢的嘲笑言犹在耳,而江社雁这一生的确还没学哄人的本事。

黑暗替男人遮掩他的无措,火光又将他窘迫的嘴唇暴露无遗。蔺怀生只能看见江社雁的唇和下巴,也因此,小郡主才发现他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地注视过这个他称为“姐夫”的男人。

对方的下巴原来有一条浅浅的美人沟。

小儿无赖与物是人非1,年岁难经思量。

男人说他不乖,但夜里的小郡主合该乖得不行。他好像忘记了此前和与江社雁的所有不好,现在也不同他闹脾气。

蔺怀生拽了拽

男人的袖子。

“姐夫,放我一马吧,求你了。”

他心里视江社雁如父兄,又是自小习惯了对亲近撒娇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江社雁却有些狼狈地扭过脸。蔺怀生不明白缘由,但见江社雁果真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原本卖的乖便只好收敛,拽袖子的手也松开。

男人不会说巧话,心思却敏锐。他似乎明白此刻若不再说几句话,就白白错失了什么。

江社雁握上蔺怀生的手腕。

他很高,骨架也大,两指一圈攥住蔺怀生绰绰有余。血肉与骨,铸成人间凡物里最柔软的枷锁,拷在蔺怀生手上。

蔺怀生问:“……姐夫?”

江社雁抿着唇。

“难道还要再撞几次?”

他说不出真话,就无师自通说假话,说到连他自己都信服。

蔺怀生也信了。

江社雁手持火折,另一只手握着蔺怀生,多不过十步路,他走得稳重又照顾。蔺怀生跟在他身后,的确无比安心。两人到桌边后,江社雁直接用火折点了蜡烛,顿时一室光亮。

“诶——”

江社雁扬着眉,疑问。

“怎么了?”

蔺怀生这才想起,他黑灯瞎火又蹑手蹑脚,为的是不被面前这男人发现。可江社雁有什么好怕的,他名正言顺着呢。小郡主坐下来,矜持道:“没什么。”

江社雁神态自若,翻起两个茶杯给他和蔺怀生各倒了一杯茶。蔺怀生这才知道自己是自投罗网,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江社雁抿了口茶。

“好了,说说为什么夜里非偷溜来这里不可。”

江社雁是锯不开的葫芦,但因他的性情,他心思有时候又分外好猜。他见到蔺怀生在这里,当夜就一定会守在蔺其姝屋子里候人,蔺怀生哪怕卖乖求饶,江社雁也不会真的轻易揭过。到此为止,一切和所预料的大体不差。

“你怎么不算数——”

话才刚出口,蔺怀生就懊恼地闭上嘴,他们确实没有约定,只是他心里免不了计较起

来。

江社雁被蔺怀生这模样逗笑了。他的耳朵里反反复复出现着晏鄢说的那句话。他这张嘴不中用?不会说惹人开心的话?倘若与蔺小郡主相比,他的确自愧不如。而蔺怀生最高明的,是他从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就能让别人多开心。

“生生。”江社雁语气含笑,“你说了,我才知道能不能放你一马。”

蔺怀生被江社雁的话挟住了。

但他不能透露有一个人想要他性命与字条的事,因为还牵扯到他隐瞒性别的秘密。最后,蔺怀生想了个不错的由头。

“晏鄢告诉我,姐姐屋里有写给我的信,这总是我的东西了吧。”

江社雁说:“偏要夜半来拿?”

蔺怀生回敬道:“我不来拿,你定当全是证据,一齐带回大理寺了,怎么会还给我。”

说完,蔺怀生期期艾艾地求情。

“姐夫,要么你陪我找吧。你一张张地看,总知道能不能给我了。”

他还顺势使唤上了。

江社雁看着蔺怀生,半晌,桌子上那一叠压着的手抄佛经原封不动地到了蔺怀生手里。

“自己拿好了。”

看来江社雁早就查过一遍了,但他情愿陪蔺怀生再找。蔺怀生表面上向他感激地笑,但又有意露出一丝闪躲,江社雁是敏锐的猎手,当即就咬着钩来了。

江社雁知道,生生有事瞒着他。当年那个一路吃着桂花糕的孩子终于也学会骗人,江社雁明明看穿,但又情愿配合。他出格的好奇心,实则是不该有的执着。

两人翻找,翻的不只是蔺其姝的屋子,似乎还有江社雁的思绪。他眼光为的是寻证据,余光里又却不是证据,但留下证据。

烛光到底照得有限,江社雁便手持蜡烛。两人分开来找,又在烛光之中离得不远。深夜孤男寡“女”,他们不约而同,都恪礼守节与对方有一点距离,但地上的影子又亲密无间。

江社雁问。

“你方才说,端阳给你写了信?”

“嗯。”

信只是假象,但哪一个

蔺怀生都演得很好,演一个心中藏忧又无意泄露的姑娘。他身上的忧愁就如他身上香,初时不觉,又无处不在。江社雁后知后觉,蔺怀生身上是有熏香的。

长夜漫漫,他被笑无用的嘴开窍,鼻子也才灵光。身边那人不再是蔺小郡主,不再是有名无实的妻妹,当蔺怀生只是蔺怀生本人,江社雁闻到他的女儿香。

江社雁懊恼自己的放肆。他屏息,香气却久久萦绕记于心间。

这时,男人又多一个责怪蔺怀生不该来的理由,却是那么得私心,那么得放肆。

蔺怀生并不知。

他只意在试探江社雁,他想借江社雁验明字迹真假。

“姐夫……”

“怎么了。”

“我总觉得姐姐有些不一样了。”

江社雁知道这是蔺怀生今夜反常的根源,他适时地沉默,给蔺怀生足够组织言语和思绪的时间。

“我心里姐姐好像还是西靖王府的大郡主,爹娘疼爱的掌上明珠,我总想这六年是假的,是一场梦……醒了以后,我和姐姐、还有姐夫你,我们都还在当年王府的院子里、书房里,我就是吵了你们作诗,你们也都不发脾气。”

“明明姐姐在这间屋子里待了六年,但我一厢情愿,我希望这里住着一个陌生人、是我不认识的人。”

“分离太久……我连姐姐的字迹都不敢认了。”

江社雁没有提出反驳。蔺其姝年少时字迹便是这样,可窥胸中沟壑,但西靖王府事变影响了她,郁结于心,告佛千万遍仍无用,一页佛经是一页纸怒。

这六年,端阳郡主修了一颗杀心,全泻在字里行间。

江社雁定了决心,他对蔺怀生说道。

“生生,别太相信闻人樾。”

“你们的婚事不要管了。等回京后,我想办法接你出来。”

话要出口才知自己内心也有希冀。江社雁一瞬未眨眼地紧紧注视着蔺怀生。他在期待蔺怀生给予何种回应?应他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所以蔺怀生给的那道目光也似千言万语。

也就在这时,两人

发现柜子里竟有隐藏的暗格。这是江社雁第一遍寻找所忽略的。

两人对视一眼。

谨防意外,江社雁让蔺怀生先退开些,他自己仔细地打开暗格的屉子。观其模样,这时蔺怀生才确信,江社雁有武功傍身。

江社雁拿出帕子,包裹着把暗格里的东西拿出来。

他蹙眉。

“是端阳写的信。”

“是姐姐给我的么!”

蔺怀生快步走近。

江社雁抬头,眼神复杂地望向蔺怀生。

“不是。”

与抄写佛经的字迹大体一致,两边能相互作证,都出自蔺其姝之笔。

蔺其姝不知写给谁,信又不知何故未寄。当蔺怀生看到信上内容,只觉字字泣血。

[王府四百二十人命,爹娘之不瞑,我之受逐,此等深仇,不报不休。我要任何一个害过我家人的拿来性命。]

[闻人樾忘恩负义,我必除之。]

再之后,几乎不像是信,狂乱字迹泄露蔺其姝的心绪。

姐姐没有修成佛,她发了疯。

江社雁猛然抽走最后一页,可来不及,蔺怀生手攥住了另一角。

信纸裂成两半。

[生生不愿和他成婚,待在闻人樾身边一定很辛苦吧,那我送生生下去陪父亲母亲。]

作者有话要说:  1“小儿无赖”出自辛弃疾《清平乐·村居》的“最喜小儿无赖,船头卧剥莲蓬。”

抬头看了眼小红花,我竟然日更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日更这么久过!我要转移压力!我要推小阿芬的《漂亮炮灰》!我最爱的漂亮乖乖小甜心傻瓜受和无论什么属性最后都疯批的恶犬攻,小傻瓜被欺负了也傻乎乎帮忙数钱,搞得想欺负他又不忍心欺负到底,绝对的清纯钓系,我能爱这个配对一辈子!我最喜欢和佩服的是芬芬对手戏描写的性张力和那种暧昧氛围的把握,目前已经40多万字了,喜欢这种类型的朋友们可以看一看,所有副本里我最喜欢的是跟踪和溶洞这两个副本!当然,肯定很多人都看过了,我以前也在微博上推过,甚至当初写这篇文,也亏了芬芬帮忙

推文,才能认识许多小天使。今天和大家再推《漂亮炮灰》,只想大家帮我催一催王艳芬:你说好的每周更新4、5天呢,说好的和我一起码字呢,可恶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