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58章 泥菩萨(10)
 
当蔺怀生不由自主从油纸伞下迈出时, 他就意识到不妙。

但归根结底是他掉以轻心,以为他离得够远、并且没有与神像正面迎对就不会受影响,但忘了这尊神像与他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是蔺怀生第二次经历死亡的过程。

神明的死亡没有痛苦, 禅心禅意来解,不过是一场花谢,这是天地给神明的仁慈。可没有痛感并不意味着解脱, 反而丧失了濒死时能够因为痛苦而做出的挣扎和反抗。这也是为什么蔺怀生从不主动向这个游戏讨要屏蔽痛觉能力的原因, 他不需要这种安眠。

现世里, 他为他自己取名,他的名字是他最大的野心,生生不息。而这个名字在这无尽游戏里是他唯一拥有的不变、他矢志不渝的初心。他不可以忘记。

如同黑暗空间的混沌猛然震动, 这里束缚着一个即将泯灭的强大灵魂, 金色如长须的神魂一路延伸至此, 和这个灵魂遥相共鸣。它在泥身里盘踞, 也在神魂前叩门,它一点点蚕食裹挟走这个灵魂的死气, 也在等这个灵魂自救的第一步。蔺怀生发现了它,将它扯进自己的领域。

金色的长须爬满整片混沌的黑暗, 将蔺怀生彻底裹入其中。彼此相依相贴, 蔺怀生感受不到它的温度, 却想喟叹舒服,当蔺怀生伸出手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此刻也并非人类的形态,而是金色长须的同类。

它将蔺怀生缠紧, 来救他,蔺怀生就变得贪婪,肆意变换着形体, 同样把金色的神魂主动纳为自己的部分。

更多的金色触须涌入蔺怀生亲自撕开的豁口,混沌空间内再无黑暗,唯有金光与银耀彼此纠缠。触须没入蔺怀生的神魂,以温柔的贯穿为融合,随后又在新的另一处探出须尖。渐渐,本来如根茎一般粗的神须变幻成为细线,密密麻麻的针脚,是无数次出入的修补,缝合着每一块破碎泥身里的灵魂。

蔺怀生感觉到了潮气,湿漉漉将他浑身包围。他已有了菩萨的习惯,下意识抗拒,但水汽润湿他神魂形体的每一处,包容他的脾气,安抚他的创伤。

泥于水化,可干涸破碎的泥身畏惧水的同时,又因为水而捏合重塑。它甚至让蔺怀生这副躯体不再惧水。

一阵阵接连的激荡,由汹涌到柔和,银耀的魂体招摇,但每一根柔软的魂须都被金色拉扯、覆盖,它们强势地灌输,想要救活这个灵魂,就心甘情愿上当,在某一个瞬间被假装柔弱的银耀反向缠住,汲取源源不断的生机。

它们将蔺怀生缠绕,又或者蔺怀生将他们吞食,通通无所谓。

蔺怀生感到些许窒息,但窒息感将他推向生的方向。原本是他拉扯这个神魂进来,现在变成它牵引蔺怀生出去。

寸寸而上,五感逐渐恢复,就像他刚开始来到这个副本时由神坛走下,众生百态似乎也在此间复生。蔺怀生尝到了谁的温存,他畏惧过又无惧的水泽,他起了一点好胜心,想给对方一点“小教训”。可对方警惕,总是迅速侵占又撤离,更不肯把一点水液留给他。这时,唯有金魂最明白蔺怀生心意,它来帮忙,扯来那个敢在蔺怀生口腔里作怪的活物,替蔺怀生辖制,任蔺怀生耍玩。

蔺怀生探出银色的魂须,胆大但非莽进,魂须很软,还有一点细小的颗粒。蔺怀生以为这是旗鼓相当的敌手,却未想到他第一次出击就叫对面逃地慌不择路。

蔺怀生觉得没意思,这是金魂就像他最甜蜜的挚友、爱人与长辈,为他所行的一切鼓掌叫好。纵容他,还为虎作伥。它在那个活物被吓退的间隙,见缝插针地和蔺怀生亲昵拥吻。

但很快,那个活物又猛然撞了上来。这次他的炽热与气息更为强烈,又有着最朝气的生命力,不管不顾的莽撞中带着孤注一掷的疯狂,而这些通通都是蔺怀生喜欢的,蔺怀生是个疯子,永远在和疯子共情。

他们交缠,这时候金魂就退居一旁,它丝毫不担心蔺怀生会输。蔺怀生吞吃走这个活物的热烈、信仰和爱,由死转生的菩萨此刻贪婪无厌。

汪旸的舌根被吃得隐隐作痛,他无法推拒这个在浑噩间的菩萨,而操纵他的河神也无条件地偏心菩萨。也许他复活的根本不是一个神明,但世间谁规定菩萨要冷心冷情。他得到一个红尘里有着男欢女爱的菩萨,有什么不好。

于是他变得孤勇,强势地和蔺怀生在唇舌的战场上交锋,也不容许蔺怀生从他口中夺取一丝一毫的涎液。他只要这个菩萨活,不要他死。倘若对方不知好歹地贪要,汪旸就更强势地碾压过去,叫不安分的舌头不能作怪。可事实上,他的隐欲菩萨的贪欲,难舍难分,无数的涎液都争相逃出这个战场。

汪旸记得这些是杀菩萨的凶手,想要在它们再次杀死菩萨前先将它们扼杀,可倏然间,莹白的双臂搂上他背,不肯他从唇齿的战场撤离。到此为止,汪旸才真的敢相信,菩萨活了过来。

他不知为何有点想哭,可菩萨连眼泪都不肯他流,菩萨只要他的吻。汪旸又一次吻了上去,自欺欺人菩萨要的的确是吻,而不是透过他的吻,去和河神讨要生的可能。

白皙与麦色交缠,汪旸觉得手臂硌得有些痛,迷乱之间去摸,原来是蔺怀生金色的臂钏。菩萨的手臂也被他欺负,连环的臂钏,每一圈的空隙都盈满菩萨的皮肉,最刚好的堵,是汪旸的手骨。

蔺怀生缓缓睁眼时,与这样的汪旸四目相对。

“你在做什么?”

菩萨他问得平常,汪旸却如负千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人交叠,蔺怀生听到蓬勃有力的心跳,但耳边的来自汪旸,他心里的却另有其人。蔺怀生只能想到一个可能,但……

这时,蔺怀生方才注意到汪旸身体内密密麻麻的金线,它们喜悦地纷纷从汪旸身体里撤离,汪旸就像完成使命后报废的傀儡,被动配合了另一个神祇的心机,退位让贤。

蔺怀生扶了汪旸,但华袍的主人握住蔺怀生的那只手。他允许自己的菩萨对信徒施予怜悯,但也仅限如此。

顺着交握的手,蔺怀生看向他眼前的河神,河神回应以温柔笑意。明明是两个神魂,却融为一体般共生着。

河神微微用力,菩萨就如轻风来怀。

河神告诉蔺怀生。

“欢迎回到这个世界,我的新娘。”

这句话好像刻在了泥菩萨空荡的胸腔中,至此成为他的心脏。

……

通过河神的解释,蔺怀生明白了前后始末。

在副本伊始时,游戏导入明确提出本轮副本存在阵营对抗。根据角色卡,蔺怀生猜测应是河神与菩萨各为一方的主心牌,剩下四张角色牌中既有初始阵营也有中立角色,每张角色牌的玩法不同,通关的最佳途径更要积极探索,但新旧信仰争端源头的两位神明,在本质上注定不能共处。

但现在河神颠覆了这一切。

蔺怀生不知道这是河神情急之下的办法,还是预先图谋的准备,但他不能否认对方救人的实质。副本是戏里,玩家们再投入,等副本结束,一切由回归戏外。蔺怀生扪心自问,他不一定会做和河神相同的决定。不仅仅是神婚,而是性命同担,同生共死。蔺怀生可以为自己的性命负责,但他自认做不到去负责另一个陌生的生命。

“总之,谢谢你。”

绮丽的氛围渐渐消弭,河神也不遗憾,他笑着动了动手指,蔺怀生垂在身侧的掌心忽然一阵微痒,蔺怀生侧目,只听河神心情很好地说道。

“可以碰到菩萨了,于我而言倒是最大的惊喜。”

不管对方真实意图如何,到此为止,蔺怀生对这个副本里有过接触的角色其背后的玩家印象都还不错。

蔺怀生微笑道:“是河君解了我的后顾之忧。否则我遇到雨水,到底寸步难行。”

河神扬眉。

“那么‘把酒言欢’,怀生总能够兑现了?”

蔺怀生爽快地点头。

地窖里只有两个神明间的交谈,但到底不是正题,蔺怀生很快收住。可空间里太静了,他放眼望去,赵游背朝着他们坐在木箱上,双腿屈着,手还自欺欺人地捂着双耳,他遮得胡乱,耳垂到脖颈的部分全是通红。蔺怀生想到了他刚才在做什么,确实太荒唐……而参与的最后一人,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垂头坐着。

“汪旸。”

蔺怀生轻声喊了下他的名字。

片刻后,依然无人应声。

“汪旸。”

连远处的赵游都转了过来,他脸上是窥过一场□□般的慌乱与动摇,青年有一种羞愧,他不敢看,但菩萨在叫的是别人,赵游又觉得自己可以再悄悄望。

蔺怀生主动向汪旸伸出手欲拉他起来,汪旸抬头,露出一张红润微肿的唇。那该是一种酥麻的痛痒,但神明免痛,蔺怀生当下便不知,对方吻得这么重,那自己的嘴唇是不是也一样。

汪旸目光灼灼。他在看蔺怀生的嘴唇,而蔺怀生在看他手臂上被臂钏硌出的印子。

汪旸仰望许久,但最后起身时却独自。

他复活了菩萨,那么英勇;他没有得到菩萨,那么可笑。

他避开了蔺怀生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仓促来了,大家晚上好。

这几天还是把请假条挂着,因为确实不能保证日更_(:3」∠)_我会想大家的感谢在2021-08-19 16:02:07~2021-08-20 20:22: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明水木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混沌恶 2个;梨子吖、九落珩、豌豆种植爱好者、43567046、49562880、掉入一个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水木 50瓶;休、甜崽小药、叉指导、无 20瓶;蜜桃呀、乙骨忧太老婆、一只咸鱼 10瓶;贺大根 8瓶;一只快乐的野指针 7瓶;46443405、43567046 5瓶;不吃豆腐、53219797 3瓶;uni_浅析 2瓶;1551591、kalo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