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86章 进食游戏(15)
 
蔺怀生走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 这座宅邸陷入了极致的死寂。整个副本世界都是祂的,一切都在祂的喜怒间变换。而不知什么时候,祂的喜怒被一个十分可爱又有点可恨的生命挟持, 有了新的依托。

但祂不小心把他弄丢了。

无数的黑色数据如海浪一样怒涌, 以这间卧室为原点, 整栋房子被逐渐瓦解、吞噬,再去粉碎整个世界。祂已经不想去管什么颜色了,喜欢金色的蔺怀生不在这里,一切都没有意义。

而这片黑色海洋中只有一小块陆地,就是最初皮斯科的房间。

阿琉斯、皮斯科以及双子,他们现在都可以统称为祂了。祂降临在这里的每一个生命体上,收割这些派生体的意识, 积攒出一份份无能的愤怒和爱。

祂是游戏场的神明、游戏的主宰, 理所当然是傲慢, 也有资格傲慢。当祂中途代替阿琉斯亲自来玩这次游戏, 祂以为自己无往不利。但现在一切超出了祂的掌控。

当然, 竹叶青和生生都还在祂的世界里, 祂甚至现在就可以操纵数据的洪流将他们两个人困住。祂只是不明白,竹叶青的这部分自己为什么偏离了既定的行为。

祂在龙舌兰的身体里说:“为什么要思考?”

“杀掉竹叶青,生生就回到我身边了。”

祂派生的他们,现在眼睛都是黑的。

白兰地和龙舌兰是双子,也是祂的意识里最合拍的两部分,白兰地的那部分祂也说道:“就像定期处理无用的垃圾, 而生生则会回到我们的身边。”

皮斯科却持相反意见。

“想想生生,他那么喜欢玩, 说不定这是他的诡计呢, 就像骗了我, 骗了我们,现在正在骗另一个我……你们想要破坏他的游戏体验吗?”

阿琉斯断然道:“不!”

祂咬牙切齿:“生生的确被竹叶青下套了。”

但生生那么喜欢玩,玩得那么疯。

他还在自己的世界、还在自己的怀抱里……

祂与他们都应该再给生生一些自主的时间和空间,要相信他……如果生生这一次真的栽了跟头,祂和他们就替生生一起抹杀掉这次失败的记录。

在祂的游戏场里,怎么会让心爱的爱人输掉比赛?

即便对手是祂也不行。

阿琉斯目光冷锐:“该轮到它上场了。”

“这个游戏没这么轻易结束。”

黑色的潮水从这个世界里退去,一切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而浓郁的黑色最后回到四个男人的脚下,形成一片水洼,最后变成沙漏,流逝进木地板的接缝处。

游戏场会崩塌,也会因为他而重现。

这就是神明爱一个人时的能力。

而神明说——

我的爱人,他有一颗强者之心,不会轻易认输。

这个副本之外的金色空间,沉寂的电子屏幕听到了祂的神谕,开始闪现黑白相间的符点,后来它们变成一条线,再变成一支箭,穿透屏幕,完成从那个空间到这个空间的旅程。

“训导者编号751。”

“竭诚为您服务。”

……

在这寒冷的冬天里,萨利镇搬来了一对住客。

他们都是男人,他们都沉默寡言,他们甚至很少出现在人们面前。可称他们为“一对”,是因为谁也不会看错他们之间的感情。

两个男人,他们可真勇敢,毕竟这违背了神明的信条。

长发的年长者对此一笑了之:“我们不信神。”

大家“哦”了一声。

这听起来更加恐怖了。

但小镇上的人们打量两人的模样,典型的东方面孔,外乡人啊……原本的惊疑与排斥好像都有了放下的理由。

而且,他们的打扮可真像清教徒,浑身上下除了脸和一部分脖子,再也没有露在外头的地方,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他们的黑发上,好像都成为一种亵渎。

个子稍矮一些的那个倏地扭过脸来,狠狠地瞪了居民们一眼。人们猝不及防吓了一大跳,好些个甚至因为穿得过于笨重而栽倒进了雪里。

长发男人的皮相已经足够跨越大家审美上的刻板印象,让小镇人们咂摸出了东方人那和白瓷瓶与丝绸缎一样的美丽。但男人身边的短发青年竟然还要更加美丽,在雪天里闲得发慌的人们甚至愿意为这两个陌生的来客办一场品鉴大会,为年长者的相形见绌而惋惜,为年轻者的美丽而叹服。

而芸芸众生里,也许还要有人为这一份美丽叛教,从此踏上追逐男□□神的旅途。

竹叶青笑了笑,这份笑容里有适时的歉意,还有一分得意。他现在是这个稀世珍宝的主人,虚荣需要嫉妒的陪衬才带来快乐。

但他又是一个很有占有欲的普通男人,他很快就把身旁人揽进怀抱,甚至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深深藏起来了。

“抱歉,我的爱人太在意我了。”

人们又发出一声“哦”。

听听,这份感情真令人羡慕。

竹叶青怀里的那个脑袋挣了两下,发现男人没有打算让他抬头,就泄气地垂下脑袋,在温暖的怀抱里不动了。

最后,他竟然要竹叶青就这样面对面地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把他抱回去。

而竹叶青也真的做到了。

他们刚回到家,蔺怀生就恶狠狠地从男人的怀抱里抬头,他憋闷地太久,眼睛和脸蛋都是红通通的,好像既在生男人的气,又有些生自己的气。

“你是不是讨厌我的眼睛!”

竹叶青弯下腰,在这双剔透的血眸边亲了亲。

现在的蔺怀生有很多古怪的小脾气,时不时就因为生气而露出血族红瞳的标志,可竹叶青通通纵容,甚至帮蔺怀生养大了这些脾气。

“怎么会呢。”

“它是你的一部分,我怎么会不爱它?”

温柔的男人并非全无底线,他唯独不允许蔺怀生质疑他的爱情。男人为了证明,宁可长久维持着弯腰垂头的姿势,一遍遍濡湿蔺怀生的眼眶。

蔺怀生被他刺激地紧紧闭眼,但温热的舌尖还是锲而不舍地在他的眼前叩问,是蛇信,是撬棍,他千方百计只为了让蔺怀生睁眼,好好看着他是怎么在爱他。

蔺怀生被竹叶青一遍遍地弄湿,直到他觉得自己再不睁眼就要被竹叶青这条毒蛇的唾液毒瞎眼睛,他冷不防地一下睁开眼,想要很有气势地吓男人一下,湿漉漉的红眼睛,却像一只小兔子,沦为毒蛇的盘中餐。

竹叶青扑哧一声笑开,恶劣的坏心眼随着他最后轻柔的一吻而全部褪去。

蔺怀生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快倒戈,便色厉内荏地追问。

“既然你爱、你不讨厌……你为什么总是遮住我的眼睛?”

“因为我们在私奔啊。”

竹叶青从容地解惑。

“生生,你是这世上的珍宝。我怕稍不留神,你就会从我身边被抢走了。”

私……奔。

蔺怀生为这个形容而很不好意思。

尽管他们拥抱、亲吻,甚至还有更私密的举动,但私奔,为这份暗地里的感情倒满一整片荒野辽原的柴,让它为之英勇而壮烈。

仿佛他们在和全世界做抗争。

蔺怀生不说话了,竹叶青笑了笑,知道是生生的难为情,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男人放下集市采购回来的东西,脱下自身厚重的斗篷,准备进厨房做饭。

现如今一切事情几乎都要竹叶青亲力亲为。好在他是个很有手段的人类,否则恐怕根本不能带着只会露出獠牙威胁人的小蝙蝠在人类的世界里行走。

男人做饭的时候很专注,这时无所事事的蔺怀生要么把玩竹叶青束在身后的整齐长发,要么就捣乱案板上的那些配菜。

过了一会,竹叶青突然觉得背上一沉。

蔺怀生攀在男人的背上,凑到他耳边说道:“竹,我也饿了。”

竹叶青从善如流地放下刀,他转了个身,背抵台子,同时把身后的蔺怀生抱到了正面。蔺怀生自然而然地用腿环住竹叶青的腰,柔软的臀部则坐在竹叶青的手臂上,丝毫不担心男人会抱不住他。

他们这一两天经常这样。

蔺怀生埋下头,獠牙刺破竹叶青的脖颈,津津有味地喝着血液。

竹叶青连这也纵容,蔺怀生进食的过程中,他伸出单手,拍抚着蔺怀生的背。

蔺怀生嘟囔道。

“我总觉得,是因为你的血太好喝了,我才跟你私奔的。”

竹叶青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依旧这样贴着,过了一会,蔺怀生挪了挪身子,但不是要来下来,而是弓起身体想要倾听竹叶青的心跳。

“这是你有的、但我没有的声音。”

“但最近我错觉自己好像也长了一颗心脏,它在我的身体里,偶尔咚咚、咚咚,吵着我脑袋疼……”

蔺怀生他说这些话,也不知道是想要抱怨,还是想要撒娇。

竹叶青的目光闪了闪,他的眼中同样有黑色的数据流窜过,但他的一切行为和思想又让他与众不同。

尽管竹叶青与“祂”之间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因为蔺怀生而得到了进化,不再单纯只是祂的附属品。

可以说他现在是一个全新的“祂”了。

“也许是生生饿坏了肚子,把肚子的声音幻听成了心声。”

在蔺怀生怒瞪他之前,竹叶青抬手抚摸着蔺怀生的后脑勺。

“再喝一些吧。”

他这样温柔劝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