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94章 猜猜我是谁(1)
 
蔺怀生饶有兴致地环顾周围。

敞亮而高科技感十足的平层, 长廊两侧不乏有奖杯奖牌的展示柜,可以说都是隐晦的炫耀。

委婉地炫耀着在相关领域取得的卓越成绩。

和祂告别后,蔺怀生进入了下一个副本。这一次没有副本指引,蔺怀生直接见到了其余的五名玩家。

玩家们初次见面基本都是心照不宣的试探环节, 但不等他们开口, 副本里的npc就笑吟吟地领着他们往巨大的建筑物里走。

现在, 他们似乎到了这一路的终点。

随着一扇十分巨大的门开启, 映入所有人眼前的是纯白到近乎没有边际的空间。

西装男在门边比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玩家之间相互对视, 没有人在最开始的时候退缩,一个接着一个都进到了门后。

近距离走进屋子, 他们也发现实际上这个纯白色的空间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大, 只能说设计师很巧妙地运用了色彩的障眼法。

但房间绝对不算小了,因为这里面摆着起码二三十个如同蛋一样的装置,它们呈点阵形状均匀地分布整个空间。每两台装置之间大约可以容纳两个成年人并行, 而每台装置底下还有珊瑚红的机械底座, 将“蛋”托举起来。

西装男清了清嗓子,自豪地介绍道。

“这就是我们本次游戏的模拟机。”

蔺怀生听到这边有一个女玩家说:“这也太多了……”

蔺怀生明白对方这句话的潜台词,虽然还没有副本的详细介绍, 但不难推测他们六个人需要进入这个装置, 但现场装置却远不止六个。

西装男微笑道:“事实上,我们的目标用户十分期待我们公司这次所要推出的新式沉浸逃生游戏, 而公司市值更在近两个季度屡创新高。所以在产品发布会那天,我们会直接邀请数十位用户共同参加体验这款逃生游戏。”

“而六位都是逃生游戏圈子里有名的玩家, 这次请六位来, 是想通过你们对于游戏的中肯反馈进行最后的用户优化。”

蔺怀生身边的一位男性玩家咂摸完, 口吻古怪地说道:“在逃生游戏里玩逃生游戏?好家伙, 套娃了这是。”

每个玩家来自不同的原生世界,蔺怀生没有听过“套娃”这个词,但大概能够理解对方的意思。

蔺怀生觉得这种形式挺有趣,他不免想到上一个副本结尾自己和祂说过的话。

当时他说他希望能在下一场游戏中看到作为神明的祂的能力。

所以这个有趣的副本就是他特意送的礼物吗?

那蔺怀生更想好好体验一把了。

npc对玩家的吐槽充耳不闻,他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六人。

“几位的模拟机在这边。”

说着,西装男侧身让开位置。前方还额外有一个约十五厘米高的平台,上面并列地摆着六台模拟机。

“为了模拟发布会当天的真实情境,在大家进入逃生游戏后,我们会全程直播。直播间有总屏,也有每位玩家的单独频道,我们的观众也会和大家进行互动。”

乍听下来,这个游戏公司的花样实在很多。

如果这个npc填补了副本介绍的环节,那么玩家就应该尽可能争取问出更多副本相关的信息。

这一点不止蔺怀生想到了,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玩家询问道:“那么关于游戏的更多信息,是否也能为我们介绍一下?”

西装男露出莞尔的微笑:“我们的这一款游戏坚持最真实的沉浸式体验,大家不妨进入游戏后慢慢探索。”

一开始吐槽的那个男玩家接话:“游戏的名称总可以说吧。”

西装男一下子收敛了笑容。之前他总是笑,让人觉得他是个好说话的好好先生,这也是几名玩家之所以会向他询问的原因之一。但现在他沉下脸,却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怖感。气氛斗转直下,这会也没人责怪吐槽的那个玩家,全部人都紧紧盯着西装npc,防止他突然攻击玩家。

西装介绍员的眼珠从左边平移地扫视到了右边,慢慢地打量完了所有玩家的表情。忽然的,他又露出爽朗的笑容。

“这当然可以。”

“这款逃生游戏名叫‘恶魔夜’,等到大家进入游戏后,就一定会觉得十分合适。”

“事不宜迟,请大家进入游戏吧。”

西装男说完,他身后的六台模拟机打开。立蛋造型的模拟机仿佛裂开一个口子的生蛋,但让人隐隐觉得不舒服的是,它并不是横裂掀盖的设计,而是竖着左右裂开,缓慢地打开一个缝隙,而里面红色的高档皮质沙发座倒是没什么让人可以指摘的。

蔺怀生没有什么顾虑地随便选了一个,这让他反而成为最先进入游戏舱的人。从在其他人的视野里,这个似乎内向但外貌实在惹眼的青年背对着他们逐渐走进了那个猩红的缝隙中,然后缝隙闭合,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躺在舱内蔺怀生同样看不到外面,他并不知道其余五个玩家到底是怎么商议的,但直到所有玩家都进入模拟舱后,蔺怀生的意识似乎被接入了所谓的“恶魔夜”游戏中,而玩家们昏沉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句话。

【欢迎来到恶魔夜。】

……

蔺怀生再睁眼的时候,他们六个人已经围坐在一张长桌边了。

几人环视四周,这栋古堡是典型的洛可可式,有大面积的浮雕壁画,而他们现在正在一楼餐厅的位置。

打量完环境,六个人彼此对视。他们从进入副本到现在实际上还没有真正进行自我介绍,除了彼此的脸,他们对同伴或对手的一切都不了解。

还是眼睛男做出了破冰的举动。

他推了推眼镜,温和但不失气场地说道:“大家相互介绍一下自己吧,毕竟接下来不知道要相处多久。”

因为之前蔺怀生遇到的所谓玩家都是“祂”的化身,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在游戏中遇到真正的女性玩家。

六名玩家为四男两女,两位女性玩家坐在长桌的左手边,而和他们同侧的是一个打着耳钉的酷哥,而长桌右手边的三个位置则分别为蔺怀生、眼镜男和看上去乐天派的吐槽男。

因为蔺怀生正好坐在右侧最靠近主位的位置,眼镜男便示意性地向蔺怀生投以目光,希望他可以开个头。

蔺怀生倒不介意做第一个,即便他的情况在一众玩家中太特殊了,多说或者少说都可能引起别人过度的关注。

他对众人点了点头:“我叫蔺怀生。”

他同侧的乐天派说:“就没了?”

其他玩家虽然没有表态,但似乎也有类似的想法。无他,蔺怀生的皮相实在很难不让人关注他。

蔺怀生笑了笑:“如果有对这场游戏有用的信息,我不介意后续再补充。”

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并不尖刻,所以大家明面上也没有再追问。

但也许因为蔺怀生开了这样一个“坏头”,大家也没有说太多。

眼镜男说道:“诸位好,我是赵铭传。”

乐天派两手枕在脑袋后头:“我叫苏柏,以前刚好也是做游戏主播的。”

然后轮到了桌对边。

两位女生先后介绍自己,第一位看起来十分干练,过耳的短发削得十分利落,身穿黑夹克,里面则是一件墨绿色的背心,并且身高上很有优势,蔺怀生记着对方踩着一双军靴,先前的空间中站在苏柏旁边时似乎比苏柏还要高一些。

听她说话显然也是雷厉风行的性格。

“覃白。”

而后一位女生则是与覃白截然相反的类型。她很漂亮,不但五官本身出彩,她还很会打扮,穿着白色缎面长裙,蓬松的长卷发,甚至染成浅金,像阳光一样大面积地披散在胸前。

“我叫施瑜,今年二十五。”

施瑜是一个很能吸引男性目光的女人,蔺怀生注意到起码他同侧的赵铭传和苏柏都在她介绍的时候有一些反应。

苏柏小声地嘟囔着,蔺怀生隐约听见一些,但蔺怀生可以猜到,无外乎是欣赏施瑜的漂亮,又担忧她的漂亮。毕竟她看起来并不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人。

但谁知道呢,蔺怀生从不小瞧漂亮的人。

已经轮到最后一位玩家。对方偏了偏头,目光不在他们几个人身上,蔺怀生只能看到他耳骨上银色的耳钉。

“仇。”

他甚至只说了自己的姓氏。

苏柏撇了撇嘴,在他看来,这一局太多不好交流的怪咖了。

赵铭传的情绪则要内敛地多,他仿若没察觉空气中尴尬的气氛,在言语中潜移默化地接过了六个人中的领导权。

“大家相互知道了名字,那么让我们回到游戏本身吧。”

顺着他的话,众人看向长桌上整齐摆成两列三行的六张卡牌。

赵铭传笑着调侃道:“之前心里还对没有抽取角色卡这个环节一直疑惑,看来在这个副本里是后置到现在了。”

施瑜心有戚戚地点了点头,人显然是惯性动物,一旦习以为常的事物被打乱,总会让人心中不安。

施瑜的手已经朝前伸了,覃白忽然说道:“大家就拿各自面前的这张牌,没意见吧。”

面前这六张牌是暗牌的状态,没有人知道六张牌的身份,甚至很难猜测卡牌身份的倾向,因为所有的玩家都没有从他们的系统那里得到副本介绍,更是第一次面对面同时抽牌。在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贸然抽牌实在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

气氛僵持住了。

这时候人心一定是利己的,希望自己抽到的身份牌最好。可在副本类型都不明了的情况下,如果开局就因为抽牌闹崩,反而得不偿失。

所有人都在相互计算、估量,蔺怀生才知道原来和真人玩家一起玩副本是这样子的。他倾身,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率先把自己面前的卡牌拿回来。

“可以啊。”

毕竟蔺怀生的牌运一向很差,他根本无所谓抽到什么牌了。何况覃白提出的也是目前相对最公平的方法。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现在摆在这的卡牌,是这个游戏定好的位置,如果它认为我应该倒霉,我就认了。”

蔺怀生笑吟吟说道。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其他人都觉得蔺怀生是一个特别虎的美人。

也不知道是蔺怀生的话说服了其余人,还是他们眼下只能相互制衡,大家最后都按照覃白的建议,拿了自己面前的身份牌。

身份牌只属于玩家自己,在确认身份牌的环节中是不会被其他玩家窃取信息的。当蔺怀生翻看自己的身份牌后,他却觉得莫名其妙。

【心脏:你是阵营首领,你的忠臣是“眼睛”和“嘴巴”。请小心,双边忠臣都能感知到你的存在,请你小心鉴别队友。但你可以在游戏场的空间中额外指定一个安全屋,仅你自己知道,本安全屋只可在恶魔夜使用一次。请与你的忠臣相认,并识别敌方首领,最后于恶魔夜在你自己的安全屋内将敌方阵营的首领推出安全屋。】

心脏、眼睛、嘴巴……这次的身份牌看起来和人体器官有关。

但安全屋?

恶魔夜?

只给身份牌却不给副本介绍的严重弊端就在于这里,蔺怀生毫无意外地看到所有人的表情几乎都是疑惑和烦闷的。但登录游戏之前,西装男偏偏不肯透露一丝信息,执意让他们在副本中抽丝剥茧。

随着六名玩家相继查看卡牌,他们脑海中忽然同时多出一条信息。

苏柏叫道:“游戏公告!”

所谓的游戏公告是这样写的:

【欢迎来到《恶魔夜》,这是一个3v3的阵营对抗本,双边阵营分别有一名首领两位忠臣,请在不主动暴露身份的情况下相互确认同盟,并由首领引导忠臣完成阵营任务。】

【请小心!此地有恶魔出没,愿诸位恶魔夜平安。】

施瑜目光闪烁,逐渐有些惶然:“所以‘恶魔夜’的恶魔是……”真的恶魔?

但她没来得及说完。

赵铭传对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只见长桌的主位烟雾缭绕,并迅速笼罩了整张桌子的桌面,烟雾中逐渐显现出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大家不知道来的是谁,是不是就是‘恶魔’。

先出现的是一双澄黄色类似兽瞳般的眼睛,随后眼睛的主人露出他的全副模样。身着三件套黑色西装的男人带着单边古铜色的圆镜,他头发稍长,但经过仔细的梳理和定型,使得他俊美锋锐的五官最大限度地展现出来。

来人薄唇轻弯。

“有失远迎,还望见谅,鄙人是负责招待诸位的管家。夜晚已近,大家在回到房间前不妨先用餐吧。”

说着,英俊的管家伸出双手,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拍掌时发出很不一样的声响,接着,桌面上的薄雾也散去,露出了他们所要吃的大餐。

巨大的圆盘直径几乎与桌同宽,这使得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看到他们的主菜。

白净的瓷盘底部盛满了血液,而这盘别出心裁的肉菜的摆盘也十分讲究,似乎按照一定的顺序不断往上堆叠,但堆叠的是各种人体器官。

管家微笑:“希望诸位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