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100章 猜猜我是谁(7)
 
你的小羊还在派送中, 请稍后再来。  c端详着这个被他发现的印记。一开始他认为是昨天蔺怀生被那两人袭击时留下的,这使他憎恶。就好像别的野狗在闯进原本安宁的领地,并在这里留下肮脏的尿液, 但他拿这个恶劣的印记没有办法。

灼烧、挖掉、炮烙,通通会在小羊身上留下更惨烈的伤痕, 而他根本不应该让小羊受难。男人死死地盯着这两个指印,像困兽一般表现地十分焦躁,他甚至没有听到蔺怀生喊他。

c最后动手去摸蔺怀生的后颈。

沾上水的手指带来不一样的触感,蔺怀生明显蜷缩了起来, 上半身还往前躲, 被c揽住腰, 及时扶住了。小羊表达对狗的青睐,tipede就把这个身份贯彻得很好,牧羊犬通过不断围绕羊群奔跑,缩小羊活动的范围,并驱赶羊群往正确的方向去。而对于这只牧羊犬而言, 他希望驱赶这只小羊去往他的怀中。

c说:“不要动。”

蔺怀生很乖的听话,停住了。

c抚摸上去,想要覆盖它, 但他首先要经历那些柔软发丝的纠缠与考验,它们比本人要冷酷得多, 不相信c的真心,一遍又一遍地缠绕男人的手指, 试探真心。只要c在这期间胆敢弄掉一根发丝, 它们就会立刻诬告c居心叵测不值得相信。

c好不容易安抚好这些发丝,当他完全覆盖上这道肮脏的污迹时,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指与这道痕迹完全重合。c感到不可置信, 他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研究这个指印上。

蔺怀生透过镜子,看到c紧紧蹙眉的表情,笑了笑,假装不小心忘记了c的话,只稍微动了动脑袋,俯身的c就毫无防备地被那些撩起来的碎发扫到眼皮。c下意识地闭眼,再睁开时,小羊的头发又重新成为了那个指印的屏障,让它若隐若现,对着c有恃无恐地叫嚣。

“先生在看什么?”

像是忍耐了很久才终于说出这句话,蔺怀生的声音非常得小,几乎听不清。

c抬头去看,只见镜子里照出一个满脸绯红的青年,而自己红的是眼睛,有一点血丝,俯身把头埋在蔺怀生脖子旁的样子,活脱脱像一个病态的野兽。

小羊他自己不可能看到后颈的指印,无论他的眼睛有没有失明。所以他不知道c这番举动的真意,那会把c的举动理解成什么?c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但对着与他自己完全相符的指印,又说不出解释。他又盯着洗手台上诡异被交换了的牙刷。

“在看你的脖子,很性感,很漂亮。”

“可以亲你吗?”

c最终没说实话,但也许这些并非是凭空捏造的谎言。

他越来越爱小羊,爱这个以斯德哥尔摩羔羊的样子来到他身边的青年,爱到理想型有了轮廓,欲念有了寄托。他怎么会不喜欢这样纤细直挺的脖颈?而青色指印是印在这张白纸上的第一个污迹,来自他还是不来自他的诡谲,把这份绮丽推向高潮。如果不是,他用吻覆盖;如果是,他用吻添彩。

c问完,等了一会,没听到蔺怀生的回应。

他知道为什么,也不感到遗憾,因为镜子里的小羊已经羞愤欲死,而他和蔺怀生还没有一起看过相似的晚霞。c还等不到小羊主动说愿意的时候,但c知道,小羊的美在于欲拒还迎的羞涩,他的不拒绝就是最生动的回应。

c已经吻了上去。

第一次吻在这里,他表现得很绅士,唇只是轻轻贴着,留下他的体温。但下一次,恐怕他会留下一个过分的齿痕。

蔺怀生感受到了这份柔软但灼热的温度。人类的体温能烫到哪里去?但他还是表现得如同一块烙铁烫在那块皮肤,后仰,像一只濒死的天鹅的脖颈,引来猎人更进一步的射杀。

吻得更深。

c一边揽住小羊,另一只手从容不迫地换好牙刷,并还把牙刷挤好,递到蔺怀生的唇边。

“来,张嘴。”

他就差和蔺怀生说,我帮你刷。

蔺怀生急忙道:“我自己拿。”因为他相信c先生真的会做得出这种事。

c随小羊的意。

蔺怀生在洗手台边心不在焉地刷牙,c在后方空余出手,就做坏,他一会撩起蔺怀生稍长的碎发,一会吻蔺怀生的脖子,从那个指痕到不止那个指痕。

他变态地上瘾,做得过分,让蔺怀生逐渐整个身子颤起来。小羊受不住,撑在洗手台上的那只手紧紧地抓着边缘,手背浮现出青色纹路,所有暴露在外的皮肤都呈现被蒸熟似的虾粉色,后来拿牙刷的那只手也在颤抖。c终于得偿所愿,他帮忙握住小羊的手,连他的牙齿都要帮忙照顾。

粗硬的刷毛在口腔与齿贝之间来回扫过,伴随着泡沫中的含糊唔声,c虽然看不到真实的小羊的样子,但他可以透过镜子,看到那个被迫乖乖张大嘴口含牙膏泡沫的小羊。

c看得很认真,手上动作也很认真。

他把牙杯递到蔺怀生嘴边:“含一口,吐掉。”

在蔺怀生俯身咕噜咕噜地吐掉泡沫水时,男人又忍不住追上去,亲吻他的脖子。

当然,他也有很拿得出手的借口。

“头发有点长了,帮你修短一些?”

男人像个拙劣的推销员,没有丝毫言语的艺术,但遇到一个好骗的顾客,在蔺怀生还不懂得说拒绝时,完成一次强买强卖的亲昵。

却忘了他原本应该做什么,应该问什么。

也忘了他是一个绑匪,挟持有人质。从这间屋子打开门往外,一寸寸地黯淡成黑白,所以这个男人开始不愿意出去,不愿意离开蔺怀生的身边。这一次挟持他的小羊,是为了一起筑巢,就在这间屋子里,共铸浪漫的厮混。c觉得,和他的小羊在一起,做什么都是浪漫。所以他自大地认为,他已经把浪漫嚼尽了。

他要疯了,他已经疯了,可每当男人短暂这样认为时,他总会得到蔺怀生纵容又温柔的目光。看不见又努力望着他,c就深陷,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疯子。

他拿枪的手开始为蔺怀生修剪头发,也许哪一个晚上就会领着蔺怀生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跳交谊舞。

c在当夜就立刻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和小羊跳舞,无休止的,直到两个人的腿都断掉,他们也从未停止贴面的热情。

当c醒来时,他也感受到了相同的温热。

小羊背对着他,在他怀里。c低头,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为何放在蔺怀生的后颈,就是之前他发现的那个指印的位置,但令他感到恐怖的是,他的另一只手也同样放在蔺怀生的脖子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