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111章 猜猜我是谁(18)
 
所有人都盯着蔺怀生。

他们起先不相信, 并不是说蔺怀生不值得相信,而是没有人会主动承认。

被投出安全屋可不是换另一个地方过夜或探险。如果玩家之中有人真的高尚到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那么这样一个圣父, 又怎么会在第三晚把苏柏投出去?这本来就自相矛盾。

苏柏也清楚这点, 他笑出声, 促狭地对蔺怀生说道。

“难道这里有你对象?你这么护着他啊。”

对别人感情生活有分寸感的揶揄,是双方关系亲近的体现, 但蔺怀生和苏柏绝不属于这种情况。

蔺怀生的脸冷了下来。苏柏的话让他很不爽。

而苏柏说完话后, 目光灼灼地盯着蔺怀生,想要从蔺怀生的反应推断出那个害了自己的“真凶”。

苏柏心里藏着一份激动, 因为他觉得自己说得太对了:如果蔺怀生不是一个被感情冲昏头脑的恋爱脑,他为什么要替别人顶包?

于是苏柏第一时间关注覃白和施瑜,但他很快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狭隘了:谁说就得是一个女人呢?

苏柏重新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蔺怀生——这是一个好看的男人, 而“好看”这个词甚至有些平庸, 没有描述出他身上的特质。这种人, 可不仅仅只吸引异性。

甚至还不限于人类。

苏柏就记得那个管家npc特别喜欢“黏”着他。

蔺怀生僵着、僵着, 他的脸色没有再恢复健康的红润。这就足够让人忘了他之前一切的厉害和出挑表现, 相信他脆弱得足以被语言摧毁。

有的人怜悯, 有的人则狂欢, 人性的善与恶体现得淋漓尽致。

苏柏追问:“是谁!”

苏柏现在有一种自己能够把蔺怀生一层层地解剖并研究的感觉了,他会找出那个害自己的人!而这种桃色绯闻也成为过程中娱乐的添彩。

但蔺怀生最讨厌被研究。

蔺怀生狠狠皱眉, 表现出很反感的样子:“……不!”

他甚至连音量都提高了。

这一下重新把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蔺怀生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什么, 但接下来他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的额头逐渐爬满汗珠, 整个人身陷于难以言述的痛苦中。

他需要一个法子来缓解自己的痛苦, 而他最终选择向自己出手。

圆润的短指甲, 却像猫爪,也能在纤细美丽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红肿的伤疤,它们有的裂开,就变成更残忍和美丽的血痂。

苏柏骇住了:“你在搞什么花样!”

还是施瑜迅速。

“他也被‘嘴巴’的技能控制住了!”

现在蔺怀生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和之前赵铭传最难受时候一样。

两个玩家了。

与其说是“嘴巴”那个玩家厉害,不如说是他身份牌所带来的技能让人眼红羡慕。

这里只有苏柏不知道情况,他从地上费力地坐起来,伸长脖子,既不肯放过对蔺怀生一举一动最细致入微地剖析,也不肯错过施瑜的分析。

但人急起来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施瑜根本没理苏柏,她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蔺怀生。

“赵铭传被嘴巴封了口,但不全是。”

“他是被限制了说真话的权利,这之后说假话变成他的‘本能’。”

“那你呢,蔺怀生?你被嘴巴限制了什么能力?和赵铭传一样吗?”

施瑜问了一连串问题,说到最后,她反而镇静了下来。

“你是他。”

施瑜说得隐晦,但身为同类,蔺怀生瞬间就像理解自己一样理解了面前这个漂亮女生。

他是第三间安全屋的真正主人,

也是她一直要找的人,

同为首领,

互为敌人。

漂亮的女孩子目光一瞬间逼亮得像猎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游戏的恶趣味,喜欢让表面强势的人成为下臣,而表面上的菟丝花当主人。

一定有人小瞧了她。美丽既是施瑜天然的伪装,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让她成为被忽视的遗憾。

而蔺怀生敏感地注意到施瑜众多话语中的其中一个信息——

她知道赵铭传目前只能说假话。

如此精准的信息,作为“嘴巴”的仇主动告诉了蔺怀生,蔺怀生才知道。那么施瑜是怎么知道的?

皮肤、双腿、大脑,这三张牌所代表的玩家已知是敌对阵营的。蔺怀生快速将身份牌和这个讯息做匹配,最后大胆得出:施瑜作为敌方首领,她极有可能是“大脑”。

大脑作为人体的神经中枢,统摄其他器官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也许就指向了施瑜的技能呢?

“被拆穿”的蔺怀生脸色没有再红润过,这似乎是他的露怯,也是他的落败,极大得满足了施瑜的得胜心。

她以为自己要赢了,这个游戏马上就可以结束——

第六个房间是“大脑”的房间。

安全屋主是她。

只要再一个回合,她们这一方面就能获得胜利。

施瑜擅长于速记和信息整理,当她抽到身份牌后,几乎迅速就记下了卡牌上的信息。

【大脑:你是阵营首领,你的忠臣是“皮肤”和“双腿”,每一轮你可以在四位忠臣中任选一人,通过大脑寄生的方式感知对方的活动。请与你的忠臣相认,并识别敌方首领,最后于恶魔夜在你自己的安全屋内将敌方阵营首领推出安全屋。】

在第一个白天分组时,施瑜就盯上了赵铭传这个一看心思就很活络的人。

之后便顺理成章的知道了赵铭传的身份牌和他的安全屋。

赵铭传,“皮肤”,第二间安全屋。

找到忠臣后,施瑜并不急着暴露自己,但很快,在第三个安全屋时,她忽然听到系统私聊赵铭传的提示。

【玩家赵铭传,您的技能已生效。】

只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施瑜当时并不知道赵铭传用了什么技能,只看见赵铭传陡然轻松的表情。施瑜不喜欢未知,更不喜欢潜在的危险,就算赵铭传是她阵营里的人,在身份不明的情况下,不小心乌龙害到队友的情况都可能发生,就像“嘴巴”现在不小心害了他的首领蔺怀生一样,更何况人心是不可能靠游戏规则就能划分的。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重点都在于挖掘这个令她在意的秘密。

后来“嘴巴”的玩家对赵铭传使用技能……

赵铭传的各种言不由衷……

直到现在,随着蔺怀生似乎也在技能影响下的暴露,施瑜又源源不断感知到了赵铭传的内心想法……

她终于知道赵铭传所用的技能是什么了。

【皮肤,被你选定的玩家必须在自己的安全屋内留下你。】

而赵铭传把这个技能投放在了蔺怀生的身上。

就在第一次蔺怀生被投出房间又安然无恙回来之后,那时他们已经商定了轮流出屋的规则,赵铭传认为蔺怀生是接下来安全系数最高的玩家,于是和他绑定在一起。

当蔺怀生作为第三间安全屋主时,赵铭传同样知道自己的技能生效了。

所以接下来赵铭传才会有那么多明里暗里关注蔺怀生的举动,他知道蔺怀生是首领之一,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首领。

赵铭传自以为螳螂捕蝉,殊不知有一只黄雀默默剖析了他大脑里的一切思维活动。

就在这时,系统打断了这六个人脑中的各路思绪。

【安全屋主已做出选择。】

施瑜意识到她也不是最后赢的那个,她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施瑜脸色难堪地转过头,死死地盯着苏柏。

苏柏朝她一笑:“谢谢你啊,施大美女。”

相反,他的目光只看蔺怀生,他的手即便捆在一起,也要向蔺怀生展现一个动作——一个抓握的动作。

抓到你了。

致他伤残的罪魁祸首。

把他投出去。

把他投出去,他苏柏就爽了。

施瑜尖叫道:“不——!”

这个该死的、鲁莽的苏柏,现在把蔺怀生投出去,如果今晚是恶魔夜怎么办?!

【请玩家蔺怀生离开安全屋。】

蔺怀生从头到尾都沉默地像一道陪衬的影子,把这次的舞台留给了施瑜和苏柏。现在他即将退场,他单独只对施瑜扬起脸,看着她姣好的脸上难掩愤怒。蔺怀生还是苍白着脸,但他的眼睛却亮得诡异。

别人也许没有看到他的唇语,但施瑜一定看到了。她看到蔺怀生对她扬起笑容说:

拜拜。

……

蔺怀生又一次见到了夜晚的古堡。

更准确地说,是恶魔夜了。

眼前的景象已经和第一晚他所看到的有了极大的差别,断壁残垣的黑暗中,不详的气息几乎扑面而来。

虽然独自一个人身处如此危险的境地,但蔺怀生表现出来的状态却相当放松。他甚至有闲心去注意很多细微的地方。

外头的建筑要比他第一晚出来时更破败,有些残损更像是新添的,也许正是恶魔与苏柏展开追击时留下的痕迹。

此外蔺怀生还注意到,属于他的直播分屏还在亮着。

在这整个高强度思考的游戏中,本来最有互动感的直播屏却被玩家一致忽略了,包括蔺怀生。又或许是夜晚间直播屏的确变小了。

蔺怀生瞥了一眼,直播间实时呈现他个人所在的场景,但原本吵闹又古怪的观众们却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们去了哪里?

另一边的安全屋内,施瑜踩着苏柏的那只断腿,哪怕苏柏在她脚下冷汗涔涔地哀嚎,她冷漠的笑容面具也无动于衷。

“你不该投他出去的。”

苏柏在痛苦中还不明白:“你也看不爽他、要投他……?那你之后再投不就好了……”

却是覃白摇头,她说。

“没机会了……”

“今晚是恶魔夜。”

确凿无疑。

覃白“看到”了。

恶魔夜,恶魔倾巢出动,它们的一切感知,都为了锁定作为猎物的人类。

一只、两只……从残墙中探出的,不是恶魔的脑袋,而是恶魔的眼睛。

但它们完全现身时,甚至无法因为靠得太近而无法看清楚它们的全貌,只能看到拔长而扭曲的躯干。

它们高得像黑黝黝的一个个巨人,弓着腰,垂着脑袋,张阖的嘴是一条露着白光的缝隙,看着断壁残垣里如蝼蚁般矮小的人类,露出为美食而兴奋的笑容。

【欢迎,来到恶魔夜。】

欢迎……食物来到恶魔夜桀桀桀桀!!!!

蔺怀生从容一笑。

“欢迎……来到我的猎场,怪物们。”

说完,他掏出苏柏那里缴获的枪,一发发火力威猛的子弹朝恶魔的心脏发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